《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7回、妖王重游修身地,顽童戏水碧山潭

“随先生,帝君知我事繁,以你的神通,怎会打这样的赌呢?”梅振衣接过蟠桃,也不便在人前仔细端量,收入盘古葫芦开口问道。他这次飞升,除了随身法宝拜神鞭之外,只带了另外两件神器——雷神剑与盘古葫芦。

随先生:“当年你自己揽责,要助胡春劈龙首山救龙隐姑,如今飞升至天庭,总要知道龙首山所在吧?”

伴随着妙语声闻,龙首山的情况已印入梅振衣的神识中。此山竟然在天庭的“东海”,附近都是敖广的地盘,有一条雄伟的山脉由岸上延伸没入万顷波涛中,百里之外又有一座山峰自海中升起,四面绝壁皆高千仞,是一座孤岛。岛上有祥云环绕,隐隐笼罩着彩虹状的光辉,显然有法阵守护。

此地山神叫张伯时,为玉鼎真人门下,也是龙隐姑曾失手打伤的那一位仙人,玉皇大天尊将此山赐于他为修行道场,同时命他镇守。想要救出龙隐姑,需先通过那百里东海、击败山神,然后才能谈得上劈山救人。

不容易办啊,梅振衣在心里直嘀咕,一面答道:“胡春尚未成仙道,此事谈之过早,希望届时你不要为难。”

随先生:“我女儿在山中,为难你做什么?但我也不会偏袒。”

王玄甫在一旁道:“劈山之事,在胡春不在振衣,振衣也只能保他安然到达龙首山下。……时间不早了,振衣,你家中还有事,赶快回去吧。”

说话时的妙语声闻也传达了另一种信息,大天尊灵台造化而成的龙首山与人间的寻常土石之山不一样,其实就是天庭的地气灵枢显像,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如果一击不能彻底劈开,崩落的山石会再度合上,再劈多少记都是无用功。

这不仅需要大法力,还需要移转灵台空间的大神通,最好要借助有开辟天地之功的神器全力一击,把这座山彻底劈成两半。其玄妙之处还在于只针对山体,于山中龙隐姑所在空间无涉,这也只有仙家法力才能办得到。

梅振衣听闻此言,莫名又想起加百列手中那柄银色的战斧来。他没有再多说,赶紧起身道:“多谢二位尊长指点,请恕晚辈失礼,要告辞下界了。”

他正准备走,东华帝君坐在那里又问了一句:“你少年时,拜孙思邈为启蒙上师,家中另有星云与程玄鹄两位先生,如今想为膝下延请何师?”

梅振衣要给自己的孩子请什么样的老师?不论是文韬武略、世间手段、各类修行,梅振衣自己以及身边的人都很擅长,需要再请吗?但东华帝君不会无故有此一问,梅振衣赶紧抱拳道:“帝君在人间有何推荐吗?”

王玄甫:“当年狄仁杰身边侍卫李元中将军,文武双全,如今赋闲无事,你可请为西席先生。我知道你所学甚广,足以传子,但自古家学亲传难免失于娇纵,不若延师辅教。”

东华帝君给他推荐了一个人,此人梅振衣以前也认识,姓李名玄字元中,曾为狄仁杰身边的贴身护卫,在彭泽发榜立约斩群邪时,李元中也提剑来到大孤山上,是那一战的参与者。狄公去世后,李元中上战场做了将军,参与了对叛乱之族的多次征战,最近的消息就不清楚了。

东华帝君还给他讲了一个道理,自古有很多饱学之士,自己能教子女的东西就很多,但一样会请老师专门管教孩子。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精力可能有限,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自家人教育子女,难免失于溺爱放纵,不容易看到孩子的缺点,就像不容易回避自己治学的缺陷一样。

“多谢帝君推荐!”梅振衣已打定主意回到人间之后,一定找机会寻访李元中。

“我送送你。”随先生站起身来,与梅振衣一起走出碧桑洞仙府。

老随要送他一程,一定是有话没说完,梅振衣也不好立刻飞走,落后一步跟着随先生飘然而行。只听大天尊道:“你已成仙道,下一步有何打算?”

梅振衣:“当助韦昙寻回佛心舍利,完成当年承诺,再引胡春飞升成仙,帮他救出龙隐姑,诸事仍很艰难。”

随先生眉头微微一皱:“你的麻烦不少啊,寻回佛心舍利之事,天庭仙家不会插手,东华帝君借我之手赐你一枚逃情丹,已是福缘。”他的话说的明白,打赌只是一个玩笑,王玄甫是找借口赐给梅振衣一枚上品蟠桃,他也愿意送这个顺水人情。

寻回佛心舍利是佛国的事,与天庭无关,大天尊以及天庭众仙没有理由亦无必要插手,更不会帮忙。至于清风与钟离权这等不属天庭的金仙,随先生也管不着。

“多谢了。”梅振衣只答了三个字。

随先生又问道:“你既已成仙,寻回佛心舍利之后,可到天庭来,在灵宵宝殿受仙箓,与知焰仙子共享仙缘。”

所谓受仙箓,不是普通的道士受箓书,而是在玉皇大天尊那里“登记”,天庭毕竟是他开劈的仙界,除了各金仙接引入自家洞府的弟子外,各路散仙欲在天庭修行,都应该到玉皇大天尊那里请求受仙箓,接受他的管束。

这是理所应当的,假如在梅振衣的青漪三山中,有其它修士欲驻足修行,也应该守梅振衣的规矩。

这种“管理方式”并不严格,不同于人间的“政府”,有些散仙不去受仙箓,只要不与其它仙家起冲突、不在这里闹事,玉皇大天尊也不去理会,天庭本就是清静无为的仙修之地。但很多仙人还是非常希望到灵宵宝殿拜见大天尊受仙箓的,因为这对他们自己有好处。

受仙箓之后,等于认可了天庭仙家的身份,玉皇大天尊会指定一片地方为真仙修行的道场洞府,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愿凿建。

有时候大天尊会主动召见一些仙人赐仙箓,并要求他们为天庭做一些事,这是难得的福缘。仙家行事讲究缘法玄妙,大天尊赐仙箓划道场,受箓的仙人接受天庭的神职,有责任同时也是一种功德。比如灵珠子,为太乙天尊门下,本身也有金仙成就,他还是欣然受仙箓为天庭巡海大神。

随先生主动对梅振衣提起受仙箓之事,显然是对他很看重,也是刻意拉拢。梅振衣想了想答道:“多谢美意,区区修行成仙未久,恐不值您如此看重。这件事,应等到胡春救出龙隐之后再谈。”

随先生:“人间五百年,于天庭并不算太长久,何必呢?龙隐之行,虽受累于胡春,但理当受罚。你我都是经历多少轮回早已超脱之人,何必为凡间之一世情纠缠不休呢?”

梅振衣:“不是我纠缠不休,胡春知情之后若是熄了此念,也就没我什么事了。我与你不同,与其它的仙人也不同,修行中未历前世种种,以众生观堪破心境,虽超脱于轮回,却不欺夺众生之取。”

随先生:“原来你的修行如此,还真不多见,但以你所说,我也未曾欺夺。”

梅振衣:“你好似不喜欢胡春做你的女婿?”

随先生:“我的确不喜欢他,但并未阻止龙隐下界时嫁给他,也不会帮他劈开龙首山。”

梅振衣苦笑道:“这就是难题,不论胡春能不能劈开龙首山,他若不去做,就不配为龙隐仙姑的道侣,所以这不是能不能的事,而是愿不愿的事。你让胡春证明给龙隐看,我也帮他证明给你看。”

……

天庭不知岁月,等梅振衣回到昆仑仙境,时间已经过去半年了。他再度穿越天刑来到的地点,就是昆仑仙境荒野中他的飞升之处。

知焰等了半年过后仍不见道侣返回,正准备也去天庭找人,恰好天刑出现梅振衣穿回来了。知焰飞身迎上前去问道:“怎会去了这么久,有事耽搁了吗?”

梅振衣:“我去碧桑洞拜见了东华帝君,不料却碰见老随多聊了两句,快随我回山庄,把波若罗摩、徐妖王、张妖王都请来,再派人把左游仙叫来,有好东西一起分享。”说着话掏出了一枚粉里透红、碗口大小的蟠桃递给知焰。

“逃情丹?”知焰神色一惊,随即又笑道:“幸亏是桃不是梨。”

蟠桃这东西放在盘古葫芦里可以保存很久,但是新鲜服用最好,若把果肉制成桃脯,就算以梅振衣的炼药手段,药性也差了好几分,所以还是招集众位真仙当场分桃服用最佳,他倒一点都不独私,一枚蟠桃请这么多人分享。

七日之后,无名山庄后院开了一场小小的蟠桃会,一枚碗口大小的蟠桃,果肉切开分为九份,知焰、梅振衣、左游仙、张妖王永均、徐妖王胜治每人一份,波若罗摩两份,其中一份是让她拿给韦昙的。另外两份将炼成果脯,那是留着孝敬钟离权的,药性打折但心意不打折。

在无名山庄蹭吃蹭喝真是好啊,居然还能蹭到一片上品蟠桃果肉,徐妖王乐得嘴都咧到耳后根去了。而龙空山妖王中最馋的肖妖王晓鸣直流口水,却无计可施,急得在院子外面直搓手,自言自语道:“真是倒霉,我怎么就没成仙呢?”

不是梅振衣小气不请他,而是逃情丹最主要的药力与奇效,对真仙才有用。

吃完了蟠桃,徐妖王咂着嘴道:“梅公子,等有一天你回青漪三山了,我打算再去做客,说不定又有这种好福气。”

提溜转在一旁看着也很眼馋,借机打趣道:“徐妖王,你也不能光蹭我家公子的好处啊。”

徐妖王把眼一瞪:“谁说我白吃了?当年在青漪三山时,是谁炼成的瑞玫露?是谁打走了杨天感?是我,是我,都是我!”

提溜转:“徐妖王好能耐,那么青漪三山晚辈弟子还有不少麻烦事,你帮忙都解决了呗?”

徐妖王一拍胸脯:“没问题,都包在我身上!”

梅振衣打岔道:“逃情丹分完了,还剩下这枚果核,用处却不清楚。”

知焰:“果核可以炼器。”

提溜转:“给我吧,我如今也有出神入化的修为,凝聚了真身炉鼎,也可炼一、两件法宝试试手艺了。”

梅振衣:“给你吧,那核中的果仁呢,是否可在此地种植蟠桃树?”

知焰想了想道:“蟠桃树种植颇不容易,需在仙家洞天中邻水而植,还需以大法力培育,并以专门的法阵凝聚地气。”

梅振衣:“那无名山庄中可不可以?”

知焰:“比较勉强,但可一试,唯一合适的地点就在湖边那两座高塔之间,就算能够种成,也不是仙界的蟠桃树,无仙家药力与奇效,只是人间一味灵药而已。”

梅振衣:“就算无仙家药力,仅为人间灵药也是相当不错的。立岚最擅长此道,把果仁交给她试试,以她的修为很难建成这种药田,我们一起出力帮忙。”

……

昆仑仙境蛮荒边缘,左侧是一座高山,一道玉带般的瀑布倾泻而下,落入一座大水潭中发出轰鸣之声。此水潭有一里方圆,山荫之下倒映藤萝,水波如翠碧之色,瀑布旁的悬崖上镌刻着“碧山潭”三个大字。

水流经过深潭形成一条小溪沿山坡流淌,因地势依次又汇聚成十几个小水潭,远望就如一连串的翡翠珠链。

山脚下的丘陵一带生长着一大片香樟树,不少树上缠绕着碗口粗的紫藤,正是紫藤开花时节,林间飘荡的藤枝上垂下一串串蝴蝶状的花朵,粉蕊紫瓣煞是好看,方圆数十里的香樟林间宛如一片垂帘花海。

一位身着紫、白相间长袍,腰系绿、棕交错玉带的男子,从林间蹑手蹑脚的钻了出来,正是龙空山的十大妖王之一谢妖王立全。他来到一座水潭边轻声喊道:“小子,别躲了,你厥着屁股我早看见了!”

一连喊了几声,周围毫无回应,谢妖王瞄了水潭一眼在心中暗道:“这小子水性真不错,藏的还挺好,可惜忘了我是紫藤精修成地仙,在这里能躲过我的神识吗?……我看你能憋多久,可别忘了冒头还要让我下去救你。……嗯,不如我先躲起来,到时候再吓他一跳。”

谢妖王身形一晃,变化缠绕入林间紫藤中不见。他当年原身就生长在此地,自感成灵为紫藤精。如今又到了仙境紫藤花期,他特意故地重游采集紫藤蕊粉、花蜜炼制独门饵药。无名山庄那位最爱调皮捣蛋的小太岁,非要缠着他一起来,结果在这里捉起了迷藏。

谢妖王隐身林间看了一眼远处瀑布上的高山,四百年前那里有一对修士叫寒山、易水,与他曾有结交。谢妖王擅长外丹饵药,一方面是天生特异,另一方面也是与寒山、易水交流时学得。

寒山、易水也不吃亏,谢妖王采集与炼制的独门饵药、可做天材地宝的紫藤筋,也赠送了不少给那两位修士与他们的弟子。后来寒山与易水先后飞升成仙,他们的弟子将两位仙人奉为祖师爷,立碧山潭一派招揽门徒,日子过得很滋润。而谢妖王修成地仙之后,也离开此地去了蛮荒中的龙空山。

谢妖王与碧山潭的关系,有点类似清风、明月与万寿宗的关系,他没有清风那么大的神通,而碧山潭弟子也没有万寿宗弟子那么大的出息。听说这三百多年来碧山潭一派无人飞升成仙,后世弟子中修至出神入化境界的地仙都没有,只有几位飞天高人。

看来寒山、易水自己虽能修成仙道,但道法传承对每个人而言是不同的,资质、悟性、福缘、法缘要求都很高,一世成仙道太难了。

谢妖王正在回忆往事,不远处的水潭里冒出一个大气泡,有半个小脑袋探出来,瞪着乌溜溜的眼珠警惕的环顾四周,见附近没有动静,一个鱼跃从水里蹦了出来笑着喊道:“谢妖伯,你没找到我,你输了,快采紫藤蜜给我吃,还要带我荡飞天秋千。”

这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粉扑扑的小脸模样机灵可爱,穿着磷光点点的青黄色坎肩,从水中出来,头发与脸上都是湿漉漉的,但衣服上一点水迹都没有。

谢妖王心中暗道:“又想玩飞天秋千?等你走进树林,我用紫藤一条一条的抛你乱飞玩接龙,直到你求饶!”

小孩喊了好几声没见回应,眼珠一转又嚷嚷道:“你也躲起来了吗?找不到我就不好意思见人了?快出来,不许耍赖,我看见你了,再不出来就敲你了!”一边喊着,从腰间抽出一根一尺多长的黑色双龙如意,走进树林敲打垂下的紫藤。

那些藤萝一瞬间仿佛都变活了,看上去很忌惮男孩手中的黑如意,都纷纷飘荡躲避而开。孩子笑道:“谢妖伯,我就知道你躲在这里,不敢让我敲中吗?”他挥着如意向林中走去,这下可就上当了,已被四周的紫藤垂枝包围。

身后有一支紫藤一卷,已无声无息的缠住小孩的腰,却又突然停住了。因为谢妖王发现远处瀑布下有一人飞身而来,已越过最近的水潭站在林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