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6回、大天尊戏赌留果,东王公借佛赐花

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没有时间与空间,没有光明与黑暗,也没有生与死,没有色、香、味、声、触,飞升至此只是一缕出摄的神识,一种完全的“唯心”状态。绝对的清明,同时又绝对的混沌。

这就是仙界吗?它确实是永恒的,只有纯粹的自我唯心存在,没有其它的一切。梅振衣并未惊慌诧异,他知道自己能去什么地方,以神念运转法诀,从混沌的清明穿行而出,也许不能说是穿行,就似眼前豁然开朗,大千世界呈现,他出现在了天庭。

此地是如此广漠,神识延伸而开,有起伏无尽的山峦,四时不谢的繁花,郁郁葱葱的园林,淙淙流淌的泉流,远处还有一片原野。灵台中涌入这些景像,竟没有一丝污浊杂乱的气息。这个世界他虽然从未来过,但却并不陌生,这里是东华帝君碧桑洞仙府的外围道场。

东华帝君灵台化转三千六百里碧桑洞,与天庭仙界相融合,又延伸出三千六百里外围仙界。梅振衣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运转的是“九转金丹直指”的筑基入门心法,现在却成了仙界中指引神识的道路,直接出现在碧桑洞仙府外。

神识受指引,他自然而然抬头望去,这个“世界”之上,还有一个“世界”,远处云端上有连绵起伏的群山,险峻雄伟又瑰丽秀美。各金仙洞府依附于玉皇大天尊开辟的天庭仙界,延伸存在的形式不一,碧桑洞仙府是层叠式的,高悬于云端。

这里的云端不是人世间的云端,就算你有飞天之能,也可能根本飞不到那里去,不论你怎么飞,云端上的群山都是那么远的距离,灵台到达不了的地方,人也到不了。

想要进入金仙开辟的仙界洞府,只有两种办法,一是对方打开门户请你进去,二是你了解他的灵台化转妙法根基、了解他的道法传承,自己可“走”到洞府门前。这些从没有人告诉过梅振衣,但他来到这里,心中就自然明白了。

既然来了,应该去拜访东华帝君,心念一起,梅振衣自然向前方飘飞而去,一面察看这仙界景象。神识扫过,惊动了两位在碧水潭边清修的仙人,有一人传音道:“请问仙友,您是刚刚飞升的吧?”

梅振衣止住飘飞答道:“甫经飞升至此,二位是怎么知道的?”

另一位仙人笑道:“你既然能来到天庭,自有真仙修为,但却忘了凝聚身形,若非神识扫过我们还见不到你。我法号易水,当年飞升至此,也是与你一般,幸亏寒山师兄点醒。”

梅振衣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身形炉鼎,而是完全处于“神游”的状态,宛若阳神潜行出窍。此时心念一转,自然化出了身形,神通悄然发动,裸露的身形披上了道衣,头顶上还插着四寸发簪。

那位易水仙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梅振衣瞬间悟透了真仙境界的玄妙。

仙人炉鼎与凡人不同,进入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是没有寻常的血肉之身的,真仙的第一步成就就是在灵台中化转自己的仙家炉鼎。如果到了金仙境界又有不同,可以在仙灵中化转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那么这个过程就是唯心——证我——化物。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能随神念化身变化才可称神器,不是所有的法宝都能从人间带到天上来,只有神器才可以。

梅振衣落到碧水潭边向两位仙人施礼:“初来乍到,多谢仙友指点。”

寒山与易水两位仙人相貌清癯,皆身着青衣道袍,寒山约四十来岁的样子,易水稍显年轻大约三十出头。他们刚才坐的地方是碧水潭边两块润白无暇的大石,旁边各有一株柳树,垂下的柳枝如翠绿丝绦。

寒暄中得知,如果按人间岁月算的话,寒山仙人是三百六十年前飞升至此的,易水仙人在三百二十年前飞升,被寒山接引至此。他们是昆仑仙境一个门派的祖师,如今在昆仑仙境仍然留有传承,那个门派叫碧山潭,而寒山仙人早年与钟离权还曾有过结交。

“原来是前辈,我就是钟离权的弟子,名叫梅振衣。”梅振衣赶紧躬身长揖持晚辈礼。

寒山扶起了他:“若非门中直系传承,飞升之后可不论长幼,梅真人不必多礼。你是东华先生弟子,飞升至此倒不意外,准备在此驻足还是往别处去呢?”

梅振衣:“我不想停留太久,还想尽快返回人间,但既然到了帝君门前,礼应上门拜见,不打扰二位仙家的清闲,这就去碧桑洞仙府。”

寒山仙人微微惊讶道:“我在此处这些岁月,还未有缘获邀进入碧桑洞仙府,恭喜梅真人有福缘拜见东王公。”

梅振衣笑了:“我也未曾获邀,去敲门试试。”

易水:“未曾获邀,又无事而登门?恐难待见啊。”

梅振衣:“没关系,我与帝君在人间曾有一面之缘,或许能见,过门而不见才是失礼,暂且告辞!”

仙界岁月与人间不同,仙人的交流与行止也与凡人完全不同,文字上描述只能是上述的几句谈话,但他们说话之间自然伴随妙语声闻,传达的信息相当庞杂,甚至比一部长篇小说的内容还要多。

灵台中化转仙家炉鼎的玄妙、昆仑仙境碧山潭这一门派的来历、寒山与钟离权的交往、师兄弟两人为何要在此立足建立修行洞府、仙家于仙界修行的各种事项、入中枢洞府拜见金仙的规矩。真要是展开讲的话,恐怕这只言片语的交流,寻常人数月功夫也讲不完。

在这里,你不会觉得时间过去很快,自古有“天上一天,地下一年”的说法,也不是毫无根据,但不是这么简单的换算关系,而是另一种很玄妙的、常人无法理解的存在方式。想当年清风等人给梅振衣讲了个故事,就是一夜功夫,而梅振衣足足用了三年时间才“听”完。

飞升成仙,是一种超脱、自由、清闲、祥和的存在方式,俗世中的很多“念”与很多“思”自然都淡了,绝大多数人当然不会再回去,就算再回时也恐怕早已物是人非、苍海桑田。甚至在他们飞升之前,已修行数百年,俗世中的牵扯都已经很淡泊了。

仙界可以没有俗务的纠缠,没有人间烟火事,没有难以交流的凡人,无一丝污浊,无一丝烦恼。可以用超然的眼光去看待一切,这是何等的解脱?

像寒山、易水,如今已是碧山潭供奉的两位祖师爷,但他们数百年来从未下界回去看一眼,甚至连这个心思都没有。反正道法传承已经留下,能否得道那是世间人的事了。后世子弟若能飞升,他们可以在神识中指引,至于其余,并不欲干涉。

但梅振衣却不是寒山、易水,他还想着拜见东华帝君,然后赶回无名山庄。飞天而起朝着云端的连绵群山而去,他的丹道根基与东华帝君所传一脉相承,自然能进入那灵台化转中的世界。

连绵秀丽的群山,却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人影,就似一幅幻象中的画卷展开,梅振衣已落在碧桑洞仙府的门前。所谓门前,却根本没有“门”,他向着虚空抱拳道:“金仙钟离权门下,晚辈弟子梅振衣,拜见帝君!”

眼前光影晃动,就似一扇无形的门户打开,眼见还是连绵的群山,但神识中的感应完全变了,就似一副虚幻的画面变得鲜活真实:林间的藤萝随风摆动,远处有激流瀑布洒落之声,还隐隐传来猿啼鸟鸣。有两位仙人凭空出现在梅振衣身前,皆是二十出头的相貌,男子清秀俊朗,女子明媚艳丽。

两人道:“碧桑洞弟子岩中、箬雪见过梅真人,帝君正在等你。”

他们说完话就闪身而去,并没有引路,实际上也无需引路,一开口就伴随着妙语声闻,指点了他入山的路径以及东华帝君所在。那位箬雪仙人离去时还偷瞄了梅振衣一眼,神色有点好奇,不知是她早就听说过梅振衣的名字,还是对东华帝君特意开门邀见这位刚刚飞升的仙人有些不解。

……

在碧桑洞仙府中,梅振衣感受到的是纯净的仙灵生发之气,若与他的青漪三山相比较,与承枢峰上的餐霞阁一带十分相似,但却比餐霞阁纯净多了,而且此处广漠三千六百里啊!

在一片幽谷中有两株参天巨树,竟然是空桑木,梅振衣从昆仑仙境空桑山来,却没有见过哪株空桑木有如此葱翠馥郁的树冠与挺拔秀丽的树干,树围各七尺,相距三丈。东华帝君就坐在两树中间的一个树墩上,面前空地上还有三个空着的树墩,他的相貌与洛阳云端上所见没什么不同。

梅振衣一见到东华帝君,就恭恭敬敬以师礼下拜。王玄甫笑道:“钟离权非我弟子,你来到仙境见我,长揖即可,不必正式叩拜。”

梅振衣道:“狄梁公赐我字放为,为我尊长,理应如此。”

王玄甫摇了摇头道:“狄仁杰不是我,就如你外公柳伯舒也不是道祖太上。”嘴里这么说,却没有阻止梅振衣跪下叩首。

王玄甫提到了柳伯舒,梅振衣心中暗暗一惊,但没有追问。王玄甫的妙语声闻中向他解释了一遍关于金仙轮转历世、化身历世的究竟,并没有涉及柳伯舒,这些话清风早年也曾解释过,但此刻梅振衣体会的更加深刻。

叩拜已毕,梅振衣起身,王玄甫挥袖一笑道:“请坐喝茶,这是你家的茶。”

梅振衣身边的树墩前凭空出现了一个茶案,上面放着一盏茶,热气中还有淡淡的茗香,正是梅家在芜州炒制的最上品绿茶,梅振衣闻一下就知道了。经历了狄仁杰这一世,王玄甫的灵台化转世界中,竟然能端出这种茶来,金仙境界真是玄妙。

在仙界的一切行止,与凡间有微妙的不同。比如喝茶,在凡人看来,这茶不是人间的茶,只是声色味触,以及佳茗的物性服用,并没有真正的茶饮入真正的血肉炉鼎。但对于仙家来说,这行止就是喝茶,喝的是一模一样的茶,一模一样的感受与效用。

梅振衣坐下饮茶,东华帝君看着他点头道:“人间修行区区半百年,就已飞升成仙,实乃难得之异数,钟离权真是收了一个好弟子啊。”

梅振衣自十二岁那天睁开眼睛看见孙思邈,就已踏入修行门径,今年六十二岁飞升成仙,恰好整整五十年。对于修道之凡人而言,其精进之神速千年以来极为罕见,当代更是第一。而且梅振衣与其它的仙人不太一样,纠缠的业力甚重,手段多法术威力强大,一般仙人不是他的对手。

听帝君夸自己,梅振衣也不好附和,一指旁边两棵空桑木道:“我虽了解金仙灵台化转之功,但毕竟对其境界不能详知,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空桑木,帝君是如何化转而出的?”

王玄甫笑道:“你看着玄妙,其实也简单,在我未成仙道之前,曾有一世为空桑树精。……不要说我,还是谈你吧,你来仙界拜见我,是否应该去灵宵宝殿拜见大天尊?我想他是愿意见你的,曾对我提起。”

梅振衣摇了摇头道:“改日再去吧,我没空。”

那寒山、易水两位仙人在碧桑洞仙府外数百年,也无缘拜见东华帝君,今日天庭之主玉皇大天尊主动给王玄甫留了话,说如果梅振衣飞升至此,他想见一面。然而梅振衣却说“我没空”,让别的仙人听见可能会吃惊不已。倒不是梅振衣狂妄,他确实没空,打算拜见帝君之后立刻赶回昆仑仙境。

话音未落,只听一人哈哈一笑,从一株空桑木后转出来道:“你没空,我有空,就在此地见你吧。”然后又朝东华帝君道:“王仙友,我输了,这两枚蟠桃归你了。”

原来大天尊就在碧桑洞,听他的话,好似与王玄甫打了个赌,赌的就是梅振衣去不去见他,结果他输了,彩头是两枚蟠桃。他扔给王玄甫两枚桃子,这桃果有碗口大小,粉里透红的颜色,鲜嫩欲滴就似刚从树上摘下来。

王玄甫笑眯眯的接过蟠桃放在膝上。梅振衣站起身来向着大天尊一抱拳,打的招呼却很特别——只听他开口道:“老随,你好!”

王玄甫眉头微微一皱:“你这孩子,既入仙界,还要这么称呼大天尊吗?”

梅振衣答道:“我师孙思邈如此教我。”

“老随”这个称呼关孙思邈什么事?梅振衣答话时也带着妙语声闻,可不是简单的一道神念,而是非常丰富的一系列信息:包括孙思邈当年怎么教导他的,如何留下了那三句话,重点强调了那一句“你莫管他是谁,就看他如何与人打交道。”梅振衣曾犯了哪些错,后来又是如何反省的。

大天尊从一开始,就是以“随先生”的身份与梅振衣打交道,虽然这个名字是梅振衣随口起的。如果到了灵宵宝殿上拜见,梅振衣自会敬称他为玉皇大天尊,但他毕竟还没去,在此地见到猫在树后的随先生,当然还是叫他老随。

随先生微微一笑并不介意,抱拳还礼道:“小梅,你也不错呀!”然后找了个树墩坐了下来。

东华帝君扔过来一枚蟠桃:“振衣,我是因你才赢了这两枚逃情丹,理应分你一半,不必客气,就收下吧。借佛散花,也算是赐你今日上门的见面礼。”

蟠桃?好东西啊!梅振衣没见过,但是妙法门的祖师爷是西王母,蟠桃就是西王母在瑶池圣境中所植,关于此物的用处他听知焰说过。它有上、中、下三品,最上品的蟠桃又称“逃情丹”,对于仙家而言,它的效用如下——

服用之后无须专门行功化转药力,在修炼之时,其药力自然化转为环绕炉鼎的仙灵之气,助灵台的定心安稳外魔难侵,修为更加精进。化尽药力的时间,视各仙家的修为以及修炼精深程度而论,修为越高,修行中化尽药力的时间就越短。

以人间岁月论,上品蟠桃药力最多可以持续九千年,如还未在修炼中化尽,将失去效力。中品蟠桃药力可以持续六千年,下品蟠桃药力可以持续三千年,其功效也有区别。

最上品的蟠桃“逃情丹”还有一样奇效,如果你能在修炼中将药力化尽,遭遇“伤神”的法力攻击时,可以守护灵台最后一丝神识不寐。举个例子,假如某人在天刑雷劫中神识被击散,可借此奇效保留最后一缕清明神识入轮回,对于仙人来说意义也很重要。

当然了,假如神识都被击散了,一世修为法力也全部失去,炉鼎一般不会留下,就算有大罗成就丹也无法重塑法身。但有逃情丹之助,可托舍重修,至少避免了形神俱灭的下场。

只有真仙以上的境界服用,才有上述的药力与奇效。

未飞升的“凡人”也可以服用蟠桃,假如你能搞到手的话。此时它也是一味滋补灵药,对于普通人而言,可补益气血、养阴生津;对修行人而言,可在定坐中助神气调和、定心安稳。但相比真仙修为而言,其真正的神妙之用是浪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