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5回、玄妙无边尽方广,九幽十类已除名

存思、初阳、三关、内景、摄欲、炼形、退病、五气、抽添、玉液、重楼、归壶、璇玑、开光、结丹、御物、炼器、外景、内息、九转、辟谷、御形、破妄、不堕、真空、玄关、胎动、养元、换骨、婴儿、具足、苦海、出摄、阳神、化身、待诏。

这是梅振衣所立的三十六洞天丹道次第法诀,体系严谨而完备,前六洞天为世间显传,后三十洞天为入门师传,其中最后十二洞天依缘法点传。——梅振衣前前后后用了十年时间,才将三十六洞天法诀整理完毕,自己会是一回事,能否形成传承体系留于后世又是另一回事,非一代宗师不可为。

这十年间,梅振衣做了另一件重要的事——又炼成了一件神器。

自从世间法修行圆满,由化身五五入待诏之境,梅振衣多年来做不到的一件事终于可以完成,就是炼化加工那一截黑龙骨肉的遗骸结晶。灵珠子抽龙筋的手法给了他启发,以阳神变换分身切入黑色遗骸,束缚大小龙魂,同时炼制雕琢这一块材料,使之成形。

这段黑色的遗骸原先有数十丈长,当年斗法时就经过一百二十八记神宵天雷的淬炼,后来梅振衣清理了多年,只剩下这一截约八尺长的结晶,本已无法再淬炼。不是材料已经完全精纯,而是梅振衣的修为、法力还不够。

当他终于能够以强大的神识法力束缚与驱使龙魂,也能够淬炼这块黑色的结晶,精心雕琢去芜存菁,法器最终的成形是一柄黑色的如意,他给这件神器起的名字很简单,就叫黑如意。

这柄如意一尺多长,通体乌黑。弓形的手柄与芝形盘头上分别雕刻了一绕一盘两条黑龙。在黑龙四周,是镂空的祥云状深浮雕花纹。材质看上去非金非玉,叩之有声,如此精巧雕功很像是木质,但拿在手里感觉比木头要硬,也要沉得多。

梅振衣在玲珑高塔的芙蓉玉莲花座上炼器,当神器开光定形时,龙魂咆哮之声在十个高塔法座连成的无形结界中激荡不止。当时有龙空山七大妖王在场,知焰仙子也在另一座高塔上联手施法,镇住咆哮冲击,勿使其惊扰无名山庄。

梅振衣所在的玲珑高塔上射出一道黑光,紧接着另外九座高塔上也有黑光射出,连成一片盘旋着直冲天际。无名山庄中飞出一条人影,登上了唯一空着的那座高塔,也来到芙蓉玉法座之上。

此人正是韦昙,他如今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修为,在山庄中被惊动,也施展神通与众高人一起镇住神器出世时的异相惊扰。

冲天黑光半个时辰后方才渐渐淡去,无名山庄的晚辈弟子与塔下小妖虽然未受冲击,但见此情景,心中的惊骇与敬畏可想而知。——梅真人究竟炼成了怎样一件神器?

梅振衣炼成黑如意,知焰这些年也没闲着,她将紫、青双剑交给谷儿、穗儿,趁手的法宝只有当年从妙法群山带出的无形之器穿云梭,这些年她也新炼成了一件神器。

远方与无名山庄遥遥相对的那一条半环形山脉中,有各种奇花异草与珍禽瑞兽的踪迹,还盛产世间罕见的空桑木,很多参天巨木已经生长了数百年。梅振衣与知焰曾多次深入其间,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一件难得的天材地宝。

在这条山脉环抱的中央最高峰,稍微往下几里路的地方,在一片空桑木与树下野生荆棘、蕨类形成的密不透风的丛林中,有一株巨大的空桑木“遗迹”。据梅振衣勘察推算,这一株空桑木的主干直径超过十丈,生长的位置也在这一整条环抱山脉的“藏风蓄水”格局中枢。它在千年之前就已枯死,看痕迹曾经遭遇天雷劈击,又曾被多次山火焚烧,究竟如何被毁已经很难考证。

千年之后这里只剩下大约五丈高的树干遗迹,在厚厚的一层枯枝落叶的覆盖下,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土包,不刻意挖掘查探根本不会发现任何异常。谁会到这种地方来散步,还会毫无目的地乱刨呢?梅振衣发现这里的机会也很偶然。

他循着山脉地气灵枢走向寻找珍奇灵药,走过此地时发现有个小土包比较特别,周围都是参天古木,只有这一片地方无大树生长,抬头可见天日。顺手以拜神鞭抽打土包上生长的几味草药,发现其药性相比别处有微妙的变化。

梅振衣推断土包下面可能有什么东西,于是以法力移开了表面的土层,结果看见了一块大岩石,再以神念仔细一查探,又发现这不是岩石,而是一株巨大空桑木的残迹。其表面已经成为碳化的结晶状,刨开之后,里面呈纹玉般的硅化状。

上等的空桑木已经是不错的材料,可用炼器之法进行简单的加工,而这种千年前留下来的纹玉状空桑木精华更是难得的天材地宝。梅振衣把知焰也叫来了,两人合力将这一大块材料剥离启出,带回了无名山庄。

知焰以大法力将这么一大块天材地宝按天然纹路分解成很多份,赐给晚辈弟子修习炼器之用,到后来,空桑玉杖成为了无名山庄弟子的标志性法器。

发现这件宝物在他们刚到空桑山的一年后,当时徐妖王也在,见梅振衣与知焰找到这样一件宝贝,问明情由后,也拉着段妖王与宋妖王于附近山中搜寻。然而他们寻遍了千里方圆内有空桑木生长的地方,也没发现同样的宝贝,最后还是厚着脸皮向知焰要了不小的一块。

知焰将纹玉状的千年空桑木精华全部剖离完毕,在中心的位置又发现了一块完整的木髓——罕见的异宝,炼制神器的材料啊!

知焰用了近九年的时间,将这块木髓炼成了一件神器,形制如一面古琴。它有三尺六寸长,通体淡碧色晶莹如玉,首端七寸宽饰以流水纹,尾端五寸宽饰以火焰纹,还有一抹深翠色宛如焦痕。法器表面有七条整齐的发散状淡金色细纹,是木髓中的天然纹路,看上去恰如七根琴弦。——知焰给这件神器起名叫空桑弦。

知焰炼制成空桑弦,在梅振衣炼制成黑如意的三个月前,这件神器出世开光之时,空桑山中妙曼的仙乐之声飘荡,波若罗摩飞到半空起舞,满天花雨洒下,落地旋即化为不见。这番景象比黑如意出世时的龙魂咆哮、黑光冲天的动静,要美妙祥和太多了。

空桑弦、黑如意先后炼成,梅振衣的修为已至世间法尽头,他有预感——天刑雷劫快到了。

在天刑来临之前,梅振衣做了一件事:招集无名山庄众弟子,开讲三十六洞天丹道法诀,包括空桑山中各妖王带来的那些小妖,都可以听闻。

这么多人,又不全是门下弟子,修为参差不齐,这完整的三十六洞天法诀怎么讲呢?梅振衣开口只讲丹经,从头至尾的境界解说。伴随讲法以声闻智慧神通,在神念中讲述层层心法口诀,修为到不同的地步自然可以“听见”不同次第的内容。如果弟子修为未到,只在灵台中留下心印,可在将来的修行中渐渐了悟印证。

这一次讲法,后世称为空桑山法会,也称正一祖师第一会。

空桑山法会后,有很多弟子闭关悟道,梅振衣则带着知焰、梅毅、提溜转等三人离开了空桑山,翻过远处那条山脉,在蛮荒中寻找了一片开阔幽静之处,开始定坐闭关,知焰等三人为他护法。这一次入坐,不到天刑来临是不会出关了。

……

梅振衣睁开眼睛站起身来,抬头望天,周身法力激荡澎湃,知焰等人都远远的退开。他的身形缓缓向空中飞去,似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吸引着他,看上去好似没什么惊险,然而就在下一瞬间,场面突然发生了变化!

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梅振衣卷在中间,似是这一片空间被扭曲撕裂,通向不知名的无穷远处。与此同时,漩涡深处有一道明亮的巨大黑色闪电呈螺旋状射出,无声无息的劈向他的身形。

一道耀眼的金光带着霹雳之声闪现,梅振衣祭出了雷神剑,竟然以神宵天雷术引天刑砺雷回击。虽然有大罗成就丹“保底”,梅振衣也要尽一切可能抗住天刑,然而他的法术却落了空,无法引动天刑砺雷。

天刑是一世业力回击,不是与谁斗法,梅振衣想玩这种手段,除非有大罗金仙的太上境界。那道闪电漆黑如墨又明亮刺眼,带着弥漫的毁灭气息,穿过金光盘旋着连击在四扇屏风上。——梅振衣把玉骨扇也从徐妖王手中暂时取回,祭出玉骨屏风阵护身。

一道金光从空中落下,原来是梅振衣见雷神剑对抗天刑无用,不想再分出阳神变换之力催动,及时舍弃了这件神器,连收回神器的一丝法力也不想多费。知焰施法收去了四寸雷神剑。

玉骨屏风阵在天刑砺雷下一击即碎,玉骨扇也从半空飘落。梅振衣不想直接挥扇遮身,这不是适合硬打硬砸的法器,假如这件神器被天刑击毁,不仅可惜而且毁器之力也会伤到自己。他可是亲眼见过当年离离的法器,一柄锯齿梭叶刀在天刑中被击毁。

知焰收去玉骨扇的同时,天刑砺雷击中了一片银光点点的白雾,雾气中还有七彩霞光射出,凝聚成如有实质的力量。这是梅振衣以拜神鞭祭出银魄阵,同时发出护身霞光。

闪电的尖端化为一片细碎的黑雾散去。但螺旋状的闪电旋转着又生成无数分叉,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护身霞光渐渐吞噬、扯碎,带着黑色的火焰炸散、飞舞、消失。

白雾一翻忽呈墨色,一声龙吟般的咆哮传出,梅振衣同时祭出了黑如意,紧接着又大叫一声,脱手将黑如意扔下半空,知焰赶紧再施法收去。

怎么回事?在祭出黑如意驱使龙魂抵挡天刑对炉鼎劈击的同时,梅振衣的灵台中还承受着神念攻击,要以大定力守护神识不散。这些年他以炼制黑如意之法来磨练自己,已经得心应手,但天刑中祭出龙魂,一样要分出神念驱使,削弱了灵台中对抗“伤神”攻击的力量。

力保清明神识不散,是梅振衣历天刑的第一要务,发现使用黑如意会增加灵台中所承受的天刑威力,梅振衣毫不犹豫的就把黑如意给扔了。

天刑砺雷接连不断的一击,不过片刻功夫,梅振衣一个劲的往下面扔神器。假如他是个独自历劫的散修,恰好有别人路过发现这一幕的话,能拣的便宜可就大了!

梅振衣亲身经历天刑雷劫,印证了很多玄妙——

不同的神器妙用不同,雷神剑在天刑中几乎没有太大用处,动用黑如意甚至会反受其害。天刑就是天刑,无私也无亲,不是一个与你斗法的对手,不会因为你的反击有多强大而改变威力。

使用太多的法宝,哪怕全是威力强大的神器,也无多大帮助。御器越多,分出的法力与念力也就越多,最好的办法是全力使用一、两件能护身与安定心神的法宝。

知焰在远处观看,也是心惊不已,她是天刑已历的真仙,但梅振衣所遭遇的天刑之猛烈,远胜她当初飞升之时。提溜转与梅毅几乎惊呆了,若不是早就见过知焰历天刑的场景,知道天刑砺雷并非总是这么猛烈,恐怕也就熄了飞升成仙的心思了。

见护身霞光被吞噬,黑如意被扔了出来,知焰就知道梅振衣的炉鼎抗不过这一次天刑雷劫,必须借助大罗成就丹重塑法身,她的神情凝重如山。

梅振衣发出一声长啸,身体周围不断有虚影在燃烧,融化入黑色的火焰之中,身形被黑色闪电缠绕吞没。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而开,带着隆隆的滚雷声,梅振衣骨肉消融殆尽。

天刑收去,就似什么都没发生,然而拜神鞭却没有落下,银色的鞭身仍在空中盘旋,渐渐散开成一片白雾,接着雾气收又化为一支长鞭握在赤身裸体的梅振衣手中。只听他惊呼一声:“怎会这样?”就一头栽下了天空,被知焰施法接住。

梅振衣历天劫,知焰可够忙乎的,不仅负责回收各种神器,最后连人也要接。

梅振衣历劫成功了吗?如果说不成功,他的形神仍在,如果说成功,他并未飞升成仙。出现了一种事先没有预料到的状况。外丹饵药果然只能辅助修行,不能直接改变修为境界,神妙如大罗成就丹也一样。

梅振衣在天刑中炉鼎被毁,同时借助大罗成就丹凝聚法身,他还是他,没有成仙。

梅振衣事先做了周密的准备,担忧自己在天刑中神识受损,他没有采用直接在灵台中运转大罗成就丹药力的方法,而是又用了一枚大罗成就丹,药力就化入拜神鞭中,到最后阳神依附其中,就似给提溜转凝聚真身实形的手段一样,再塑炉鼎法身。

还有一件事他此刻才明白,假如不是修至世间法尽头飞升时遭遇天劫,而是因为业力积累招来的天刑,情况可能会不一样。

若他没有待诏境界,已将种种阳神变换分身堪透、完美融合无碍。若引来天刑炉鼎被毁,就算有大罗成就丹重塑法身,那么辛苦修成的阳神变换分身也会被尽数斩灭,虽然心境还在,毕竟需要重新修证一遍,那也不是一点半点的功夫啊!

自古地仙有“五百年天刑”一说,不论是否修至世间法尽头,世间行止业力积累,到了一定时间自会有天刑到来。所谓五百年是虚指,象梅振衣这种人,天刑来临的时间必定大大少于五百年。幸亏他在被动遭遇天刑之前,已修行至世间法尽头。

梅振衣相当于又服用了一枚大罗成就丹,而且在对抗天刑的过程中神气法力都一时耗尽了,此时炉鼎阴寒彻骨,需小心调养恢复。他自定坐中睁开眼睛就迎接天刑砺雷,然后又重归定坐,连山庄都没回,这一入坐就是九九八十一天。

难怪自古修行者都讲究“出家”,出世清修这一步最终免不了,这的确不是“正常人”过的日子。

九九八十一天之后,梅振衣再一次睁开眼睛,身形再一次缓缓向空中飞去,空中再一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将这一片空间撕裂通向不知名的无穷远处。这一次他手中只祭出了一条拜神鞭,没有动用其他任何神器。

上次天刑已将此前的一世业力洗去,如今的天刑是否毫无威力?也不尽然,穿越天刑仍然有一种强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凡人炉鼎销融散去。

这种销散与天刑砺雷损毁炉鼎、击散神识是不一样的,而是自然而然的消融于另一个世界中,仿佛不复存在,或者说进入了另一种存在的状态,这里就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