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4回、大器难成多凿炼,世传三十六洞天

知焰沉吟道:“这十座塔设计的很巧妙,就镇守在这片道场的守护阵枢之上,引道场内外灵气分隔空悬,只要有人接近外围,道场中自然就会有警示。更妙的是塔上的法座环绕相连,别成一片无形结界,彼此以妙语神通交流,却与道场内外毫无干涉,是绝佳的论道之所。”

梅振衣笑了笑:“也是绝佳的聊天打屁、吵架拌嘴的法座,徐妖王在青漪三山凿建洞天时,就很用心研究奇门阵法以及地气灵枢运转之术,这十座塔的设计应出自他的手笔。”

知焰环顾四周道:“除了在法座上论道拌嘴之外,这塔上还是最佳的炼器之地,其实这十座塔没什么区别,他们的争吵也十分有趣。”

道侣两人依次察看完十座高塔,又落到了湖面上,十妖王围过来问道:“怎么样,这十座塔都分好了吗?要不要我们抓阄?”

梅振衣一指湖畔左右:“这两座塔我已经分好了,免得你们再争吵,剩下的八座塔你们自己随便分占吧,也没什么好吵的。”

孙妖王见智:“你把这两座塔分给谁了?是不是张妖王和徐妖王?如果是你分派的我们没意见,他们俩自己给自己分,我们就有意见。”

梅振衣的表情有些狡猾,加重语气又问道:“我分派的,你们就没意见?”

十妖王齐声道:“是的。”

梅振衣一拍手:“那好,这两座就归我与知焰了,你们分派另外八座。”

程妖王摸了摸后脑勺:“不对呀,你没有分派给我们中的两位。”

知焰笑道:“诸位妖王欲时常到空桑山印证交流修为得失,不就是因为我们率弟子来此吗?问论玄机之时,怎能不为此地主人留法座?再说你们十大妖王也不能常年都在此,总得有人轮流镇守龙空山根本道场,这里有八个法座也足够了。……引起争端的两座塔,就让给无名山庄,也免得你们再打闹,有失妖王前辈的威仪。”

十大妖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点头道:“对啊,理应如此。”

他们不吵闹了,返回龙空山挑选手下最得意的小妖,准备抓阄决定怎样轮流到空桑山来。左游仙、张果、星云也告辞离去,梅振衣领家人与众弟子于无名山庄中修行。

自从服用大罗成就丹出关之后,梅振衣发现自己在人间没什么更高深的道法可修习了,倒不是说他无须再修炼,而是指修为到了化身五五圆满的境界,于丹道修行确实没有更高次第的世间法诀了。

从化身五五至“待诏”境界,要将种种阳神变换分身堪透,皆如我如一,人格与心境中的各个剖面都能完美融合无碍。这个过程不需要修习新的口诀心法,而是要将自己这一世所修炼各种法诀,各变换分身所行的各种事,在灵台中都梳理一遍。

一生修行所涉猎越庞杂,这个过程就越艰难,但是将来的仙道成就也越大,就看能不能修至世间法尽头历天刑成功了。定坐时需要绝对的静与定,所有动荡冲突都在自我的灵台中,难怪钟离权会让弟子离开身边,远远的隐居于昆仑仙境蛮荒深处。

众弟子也在各自修行,这里虽然被凶险蛮荒包围,但只要在十座俪玉玲珑塔环绕的百里方圆内活动,修为不高的晚辈弟子们也没什么危险。如果需要离开无名山庄进入荒野,采集罕见灵药或寻找各种天材地宝,则组队结阵,由高人前辈带领。

龙空山各位妖王率手下小妖来到空桑山后,最喜欢充当这种带队的“高人前辈”,倒也省了梅毅、提溜转等人不少事。各位妖王带队进入荒野,都很留意梅家弟子们采集了什么东西、准备做什么用处?命手下小妖们也照样弄一份,回去之后好好研究。

来到无名山庄三年后,胡春、龙腾、鱼跃、双全、秋水修为大进,皆有飞天之能,脱胎换骨境界圆满知常,算一算时间,大官湖四妖拜在梅振衣门下日子也不短了。胡春虽然入门时间最短,但资质与性情是所有弟子中最好的,而且龙隐姑早就为他打下了根基,如今的修为在无名山庄第二代弟子中最高,直追三年前留守芜州的刘海。

谷儿、穗儿曾跟随梅振衣修习省身之术与灵山心法,又得星云师太指点养气调身门径,还与梅毅学过御剑术,后来一直在知焰仙子的指点下修行。她们的涉猎也算庞杂,资质虽能入修行门径但不能与梅振衣相比,也幸亏梅振衣精擅外丹饵药,辅助修行的段节化润丹、乾元造化丹等灵药在他人看来珍贵难得,但只要对她们的修行有助益,梅振衣自会在不同的修为阶段提供最合适的外丹饵药。

这两位当年的贴身丫鬟,如今也初有飞天之能,刚刚可以使用紫电、青霜剑,知焰干脆就把这一对神器交给她俩,以紫电、青霜习练御器合击,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修炼。至于玉真公主也有了一件喜事,暂时留笔不提。

见胡春等门下弟子修为精进,梅振衣不禁想起留守三山的刘海,不知他的修行如何?最小的弟子应愿是否已经渡过了修行中最困难的起步关口?

张果曾送来消息,刘海将青漪三山打理的很好,真有独当一面的掌门大弟子风范。而在梅振衣走后,善无畏就离开芜州回长安去了,应该也把命运之匙带回了长安,寺院第二年才建成,名字却变成了庆教寺。

无独有偶,九灵禅院的住持金乔觉也离开了芜州,带着神犬谛听去九华山一带云游,建立道场宣扬佛法。这多少在梅振衣的预料之中,芜州虽好,但一座小庙怎会长留大菩萨本尊?既然梅振衣走了,无形中的漩涡中心也就消失了,他留着大殿法座上有神识依附的坐像就够了。

穿越前梅振衣就知道,九华山才是唐代建立的地藏菩萨道场,金乔觉十有八九会去九华山。但如果他不离开芜州,金乔觉会去么?谁也不敢说。

历史就是这样奇妙,有些人读古书时总有一种妄想,莫名以为自己成了过往时代的上帝,比所有的古人都高明、聪明以及英明,因为他什么都“知道”了。只有设身处地才会明白,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每个人都在面对、见证、创造属于自己、也属于他人的历史。

梅振衣正想派人回芜州一趟,韦昙却让波若罗摩来请他,说有事相托。

韦昙所受的损伤恢复的越来越快,如今已能以神念清晰的与人交流了,这些年来只有波若罗摩一人与他居住在山庄中一处单独的院落里,静室外开满四时不谢的花朵,也从来没有别人打扰。他有事主动要找梅振衣,还是第一次。

随着波若罗摩穿过开满鲜花的院落,见到了韦昙居士,从外貌上看他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梅振衣一走进室中,韦昙立刻发来神念,先向他表达了谢意,既谢梅振衣创造机会让他斩灭了梅丹佐,也谢他这几年的照顾。

梅振衣答道:“若说梅丹佐之事,我应谢你才对,若说这些年的照顾,你应谢波若罗摩姑娘才对。你有何事尽管开口,不必客气。”

韦昙:“波若罗摩花神告诉我,你与知焰仙子曾经提过,欲派弟子去落花溪激流中建一座桥,启用我历年积蓄的船资。我稍事推演,如今廖凤即将功德圆满,听说你的几位弟子也修行有成,我想求你此时派他们去修桥。”

梅振衣:“我们想到一块了,我正准备派五名弟子回人世间一趟,顺便把这件事办了,这五人中有一人曾为渔夫,另四人就是水妖出身,不仅有些神通法力也精熟水性。”

韦昙:“多谢梅公子,我无他事了。”

梅振衣:“你若真想谢我,我也求你一件事。”

韦昙:“请说。”

梅振衣:“就算在你我的神念私谈中,也不要再称呼守护你的那位姑娘为波若罗摩花神,就叫她波若罗摩,她并不以仙界花神的身份在这里,她就是你身边的她,我想韦昙居士能明白我的意思。”

韦昙默然片刻,答道:“好,应该如此,但梅公子也应该清楚,我终究不能……”

欺负韦昙的神通法力没有完全恢复,梅振衣运转灵山心法强行打断他的神念道:“你答应就好,至于你说的能不能,等到你此世宏愿圆满之时,我自有办法。”说完也不等韦昙再多言,径自离开了静室。

韦昙当然是个言出必诺的人,从此对花神改了称呼,从波若罗摩的容光中就可以看出来,她的微笑变得比满园鲜花还要娇艳。

派胡春等五名弟子离开无名山庄,梅振衣还是有点不放心,派梅毅一路跟随走出荒野,把他们送到瑶池岸边,亲眼看着五人独力穿行出瑶池结界。

众弟子修行如此,梅振衣自己的修行,这些年也到了世间法最微妙的境地。将自己这一世修行在灵台中都清晰无碍的梳理一遍,他同时还做了两件最重要的事。

第一是将自己所学的金丹大道法诀,结合其他各类道法修行感悟与门下不同弟子实修过程中的印证,在原有的二十四洞天基础上,整理出世间丹道修行完整的法诀体系——三十六洞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