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3回、空桑山立玲珑塔,安法座琢芙蓉玉

洗剑池两派斗剑,毕竟时间还早,梅振衣吩咐刘海这些年留心青城剑派与孤云川的消息,包括六十年来的恩怨纠葛、洗剑池的详细情况、当代弟子尤其是云飘渺与水无痕的个人信息。

梅振衣一走,刘海就成了青漪三山的主脑人物了,刚刚担此大任,梅振衣前前后后就给他派了不少任务,就是把他当作下一代掌门弟子培养并考验了。自古有根器的道法传承弟子难得,能成为一派掌门宗师人物的弟子更难得。

这样的人才需要有守护宗门与传承道法的心愿与能力,还要擅长与方方面面打交道,处理各种复杂的事情。这不仅仅是资质好、修为高超能够办到的,有的门派师父修为虽不错,教的弟子也不少,却并不擅长管束与治理宗门,往往一两代杰出的人物离开之后,传承也会式微。

仙家高人与一派宗师是两个概念,有的人自己修为高超,却性情闲散,只能做个长老供奉之类,不适合主持宗门事务。而且修为到了一定的阶段,也难以避免出世清修,门下必须有这样的继承者,有时候师长很难选择,需要用各种方式去考验去锻炼传人。

对于刘海而言,梅振衣的离开,就是他接受试练的机会,但这种事,师父一般不会明言的。

一切安排已毕,梅振衣与知焰拜别钟离权,携众家人、弟子离开青漪三山。这么多人修为参差不齐,而且玉真公主并无修行法力,自然不便飞天而行,仍然安排一支庞大的车马行游队伍,离开芜州向西而行。这么大的动静,芜州城内外都知道了。

月余之后,车马上高原来到西海,左游仙、张妖王、张果、星云在此等候,众人弃了车马,各展神通护住与携带修为低微的弟子飞天而起,直往瑶池结界而去。

知焰亲自携带谷儿、穗儿、玉真,并祭出穿云梭护住独力飞天的立岚、胡鱼跃、胡秋水,一行人中以她与张妖王的修为最高,左游仙次之。梅振衣修行多年,精进之神速远胜一般修行人,尤其服用大罗成就丹辅助修行之后,法力之强已不弱于左游仙,但他修为毕竟未成仙道。

波若罗摩没有其它任务,梅振衣专门给韦昙安排了一辆马车,这一路上就让波若罗摩专心守护与照顾他。待到飞天穿越瑶池结界时,波若罗摩就把韦昙的身躯抱在怀中,娇柔的花神将健硕的大汉横抱胸前,却显得是那么和谐与温馨,以仙家法力四面守护,稳稳的,让他不受到瑶池结界中凛冽罡风的一丝伤害。

波若罗摩飞天穿越结界,周身五彩缤纷飘扬,就如花雨随影起舞,看上去美到了极点,把一些晚辈弟子眼神都看直了。只惜如此美妙绝伦,只为韦昙一人,而韦昙却看不见。

韦昙如今已经有所恢复,可以展开神识感应周围的事物,却还不能达到清晰如五官一样的状态,只是能感应各种存在而已,而且他还不能主动以神念相交流,只能听见波若罗摩在他神念中的诉说,却无法回应。

周围的这一切,韦昙知道吗?就算不清楚他也能感觉到,心里都明白,但他说不出话来。曾几何时,波若罗摩的世界中只有韦驮天,而如今,韦昙的世界中只有波若罗摩。——梅振衣就是这么安排的,经过这样一段经历,他不信韦昙对波若罗摩无所感念。

等众人出现在瑶池上空,梅振衣听见了众弟子齐声发出惊叹,很多人张大了嘴半天都合不上。也难怪,有些世面要见过了才知道,手下这批晚辈弟子远不如自己阅历丰富,第一次来到这传说中的仙家福地,见到如此广袤玄妙的洞天景像,难免会失态。

自己的徒子徒孙,是从青漪三山带出来的,眼界已经不低了。更有很多世间修行门派,修士们所谓的飞升,指的就是穿行瑶池结界来到昆仑仙境,而非最终的跳出轮回成就仙道。

孙妖王等另外九大妖王就在瑶池边守候,待梅振衣等人一到,立刻上前接应,还准备了许多造形稀奇古怪、外表很粗糙但却很结实的车马,连日兼程赶往蛮荒,这一队人马迅速的消失在隐秘的蛮荒深处。

昆仑仙境的蛮荒比人世间的荒山野岭要凶险百倍,很多晚辈弟子如无高人护送根本不可能深入,且不说那些未知的凶险,千沟万壑纵横,连一条小路都没有。现在倒好,成了一趟安全的野外探险旅游,他们到达的地方叫空桑山。

空桑山距离龙空山有五千里,距离蛮荒野地边缘有两千里,距离太乙门道场乾元山以及妙法门道场妙法群山的外围各有三千里。

虽然有众多高人守护安全,但这一路上的险恶也让众晚辈弟子心惊不已,就连胡龙腾也觉得惴惴不安。等到达了空桑山,放眼望见一座山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心情大好仿佛这一路的疲惫都洗去了大半。虽然已身处蛮荒腹地,但感觉就像走出蛮荒来到仙府一般。

这个地方在外面很难被发现,它的北侧是一道千刃绝壁绵延千里,绝壁上怪石嶙峋如刃密布,往下看是一望无际的苍茫沼泽与密林。绝壁的另一侧,是一个巨大的缓坡,延伸而下,半山的位置有一片平坦的坡地,足有百里方圆。

山势形成这一片巨大的平地之后,又向下延伸,是茂密的草原,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了望屏障,过了草原又是几乎密不透风的原始森林,有各种怪异的野兽出没。远远望去,对面有一条半环形的山脉,面对着这个缓坡将它围在中间,就像张开了一个巨大的怀抱。

高山上还有一道清泉流下,在半山平坡中形成一个方圆十里左右的湖泊,水波不兴清澈如镜。

无名山庄就建在那座湖泊旁,占地约有数十亩,比菁芜山庄还要大一圈。这里的建筑与人世间有所不同,这座山庄见不到一块砖,石材全部采用空桑山一带产的俪玉胚料,色泽温润带着各种纹路。木材是附近山林中特产的空桑木,质地细密坚硬,叩之有脆声,而且经过了简单的法力淬炼,可保不会腐朽,能防水火。

“这倒是制造古琴的上佳材料。”见到空桑木的时候,知焰笑着对梅振衣说。

附近的悬崖峭壁上、茂密草原中、原始丛林里,都生长着许多从未见过的奇花异草,梅振衣沿途祭出拜神鞭抽打,考察其物性,发现其中很多都有独特的药用。比如有一种野谷,果实的形状就像穿越前所见的玉米,但却比玉米小多了,只有一指长短,其尖端的穗子成漂亮的金棕色,飘洒开来竟有一尺多长。

这金棕色的长穗可以入药,有滋润清火,利于肾气舒泄之效,如果法力够高,也可以拿它来炼器,果实是可以吃的,能补益脾胃元气,在一位中医大行家眼里,往往食药同源。梅振衣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伸手摘了一枚果实,拿在手中研究,看看能不能开辟专门的药田大规模种植。

知焰问他这是何物,梅振衣答道:“天下无名之物甚多,你曾在昆仑仙境中百年都没有见过,我就更没有见过了。我给它起个名字,叫作仙谷穗。”

谷儿听见了,悄悄对穗儿说:“你听见了吗,这里有仙谷穗,看来是我们俩人成就仙道之地啊,郎君肯定就是这个意思!”

玉真在一旁道:“也是时候该结谷抽穗了,振衣这些年始终为诸事操劳不安,难得下决心到世外仙境隐居,正好可生养子女,在此地长大的孩子,一定天生有仙灵之气。”话还没说完,她自己先脸红了。

空桑山半坡百里平原上不仅有这么一座山庄,山庄外原野中还打了七口井,那是梅振衣运转地气灵枢的布置。此地不是九连山那样的标准龙脉风水局,凿建法阵收拢山川灵气,更利于修养生息。

七口井也是七片药田的地眼,这么多晚辈弟子平时也要有事做,修行并不仅仅是打坐清修,还有很多需要身体力行的修炼。有人跟随立岚去开建药田,这个过程也是学习外丹饵药的基本功,有人跟随梅二南去种茶、种菜、种各种果蔬,只要修为没有达到辟谷不食的境界,还是需要人间烟火补充炉鼎元气的。

梅振衣门下传人的修行,都很注重日常行止,比如在芜州时,大部分弟子都曾在梅大东主事的茶厂中炒过茶,以炼器文火之法炒制最上等的新茶,也是有工钱的,但这么做不仅仅是给弟子安排营生。

以炼器文火炒制茶叶,只要修为达到易筋洗髓的境界,偶尔为之都没有问题,但若反复的重复同一种工作,始终将法力控制的那么精妙,这对弟子的定力以及心性都是一种相当的磨练。

假如有人干不了几天就开始不耐烦的抱怨,甚至应付了事总出差错,这说明要么性情不好要么悟性不佳。如果经师父训斥或者教诲仍然不改习性,那恐怕就难结仙缘了。梅振衣的传承最注重的就是根基扎实,因为再往上所学颇为庞杂,弟子选择的余地很大,不可能都像祖师爷那样面面俱到。

七口井是设计图样中有的,但梅振衣同时看见了图样中没有的东西,有十座数十丈高的玲珑塔分布在高坡平原的周围,将山庄、湖泊、尚未建成的药田、茶园、花园都包围在中间。每座塔都有十三层,用大块的玉料建成,远看晶莹剔透、奇秀壮观。

十座高塔的所在,本应是一片道场的守护阵枢,表面上毫无异常,怎么出现了这种东西?梅振衣看了立岚一眼,立岚也一头雾水的表示不解,他小声问肖妖王道:“肖兄,这些高塔究竟作何用啊,难道是镇山川地气吗?似乎没必要修的这么显眼。”

肖妖王晓鸣得意的一笑:“当然有镇守阵枢之用,但还有更大的用处,就是我们十妖王的法座。我们去人间转了一圈,见很多佛寺的高塔修的很漂亮,上面供的菩萨也显得很威风,我们回来之后也建了十座高塔,更加精美,没事坐在上面也更神气!”

立岚哭笑不得:“诸位为何将法座建在此处?”

肖妖王说话的嗓门有些尖锐:“自从在乾元山听闻九灵元圣的金仙法会,特别是到人世间青漪三山见到世间各派修士,我们感觉道法传承确实很重要。难怪龙空山那些小妖崽子很难教,修为总是没什么长进,我当年是鸡他们未必是鸡,就算他们是鸡也不是与我当初一样的五彩锦鸡,你说是不是?”

梅振衣赶紧打断他的话:“不必提这些,只说重点。”

肖妖王:“重点就是梅公子带着诸位仙友来了,看架势还要在这里教徒弟,我们也想常来观摩,多交流切磋,同时带着一批还算出息的小妖崽子,让他们开一开眼界和脑筋。总不能都住到山庄里打扰吧,所以我们修了十座塔,我们几个妖王可以常来常往,平时每人坐在一座塔的最高层,以神通妙语聊天吵架,小妖崽子们都住在下面十二层伺候着,也耳濡目染跟你的门下多学点东西。”

如果是别的修行人说出这种话,分明就是偷师盗法的用意,但是从肖妖王口中说出来,梅振衣也没什么顾忌,仍然笑着道:“佛家立浮屠,最早是埋葬高僧灵骨,供后世瞻仰祭拜,没想到你们却要自己住?”

肖妖王把眼一瞪:“那有什么不可以的?难道这塔修的不漂亮吗?我们坐在上面不神气吗?”

梅振衣连忙点头:“当然可以,非常漂亮,神气的不得了!”肖妖王这才满意的笑了。

说说笑笑间走到山庄门前,大门上和菁芜山庄一样也悬着一块匾,上面写着龙飞凤舞四个大字,如果不是梅振衣事先知道山庄的名字,恐怕也看不出来写的是啥。自古以来没见过门匾题狂草的,而且还草成这个样子,估计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认不出这上面写的是“无名山庄”。

“这是徐妖王的笔法吧?”梅振衣在大门前驻足问道。

徐妖王摇着玉骨扇挺胸答道:“确实是我的亲笔,请问书法如何?”

梅振衣忍住笑,一脸严肃的说:“飘逸,那是相当的飘逸!”

徐妖王玉骨扇一合,指着山庄门内道:“梅真人,快进山庄安置吧,你门下弟子大多累了需要休息,我们就不进去打扰了,山庄内的建造完全按照设计图样一丝不差,立岚姑娘最清楚。”

这一座山庄供数十名弟子与仆从居住修行是足够了,有主人与内眷的内院,有待客的前厅与休闲的后院,单独辟出的园林式花厅,韦昙疗伤的专门跨院,还有仆从休息的侧院以及门下众弟子的修行静室。

在立岚的指挥下,众弟子早就熟悉了这里的布置,很快安顿下来。梅振衣与知焰坐在客厅中正在与梅毅商量这里的事务,梅二南跑进门来禀报道:“不好了,十大妖王在湖中打起来了,据说是因为那十座高塔的分配吵不明白就动手了,打的风浪四起,谁也不好靠近去劝说。”

知焰抿嘴一笑:“不必惊慌,他们在龙空山中扭打嬉闹惯了,数百年来常有的事。”

梅振衣:“弟子们第一天来,就看见十位妖王前辈打群架,总是不太好,我们去看看吧。……毅叔,山庄里的事务就交给你作主了,就按在芜州商量好的办。”

梅振衣与知焰走出山庄,就见十里外的湖面上飞梭乱舞激浪滔天,根本难以靠近,法力澎湃却没有波及到湖泊之外,也没伤此地的一草一木。梅振衣长啸一声喝道:“十妖王,你们说要带着小妖崽子来此地学规矩,妖崽子没来,先让我的门下弟子欣赏你们十位前辈乱斗吗?”

这一嗓子喊出去,风浪立止,十大妖王各持梅振衣送的法宝飞鳍分水刺,立足于水面上停手罢斗,梅振衣与知焰也飞了过去问明情由。

原来是因为靠湖泊一左一右的两座塔,坐在这两座塔上风景与视野最好,十大妖王都想要,结果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他们打闹惯了自然觉得没什么,却惊动了梅二南以及山庄中的晚辈弟子。

一见梅振衣过来,十妖王纷纷开口道:“你们才是此地主人,给评一评理,说这两座塔应该归谁?”

梅振衣:“我先上去看看究竟有什么好争的,然后再帮你们拿主意好吗?”

他与知焰飞上高塔,穿过大块玉石凿成的拱门进入到最高的第十三层。此塔有八面,每层都开了八扇门户,放眼望去湖泊、平原、草地、幽谷、山脉尽收眼底,再看塔中有一座芙蓉纹俪玉凿成的八瓣莲花座,莲花座中央放着一块淬炼纯净的玉石垫,表面上还雕饰着如普通蒲团一样的编织纹路,应该就是十妖王为各自准备的法座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