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2回、来生缘销前人恨,再回首换百年身

一见到她,知焰首先惊呼道:“离离,是你吗?此生怎会这样?”

也难怪知焰惊讶,离离当年的修为已至世间法的尽头,在天刑中陨落炉鼎无存,但神识未散重入轮回脱舍。她的修行感悟以及各种心境,在来世伴随着炉鼎的成长与灵智开启,会在记忆中逐渐被唤醒。

眼前的离离转世之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弱女子,脚步虚浮显然没有任何修为,离离历天刑已经过去三十年了,这女子显然不到二十岁,也就意味着离离殒身之后,在轮回中已不止一世,却始终修行未成。

当年的段节梨精离离身材高大健美,几乎比梅振衣都要高一个头,浑身古铜色的肌肉呈流线形充满了爆发的力量感。而眼前的女子如风拂弱柳,站在阿斑身边显得娇小玲珑惹人怜惜。如果不是知焰有仙人境界,神识中有那一种熟悉的感应,还真的不敢开口相认。

听见知焰的问话,阿斑悄悄拍了拍这女子的肩膀,冲她点了点头。她离开阿斑的搀扶朝着梅振衣与知焰跪拜下去,以恳求的语气道:“小女子恳请梅真人、知焰仙子收我为徒,求金丹大道法诀。”

知焰想扶,梅振衣却拉住了她的袖子,站在那里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了却前尘事,只修此世缘,修习金丹大道心境如此,眼前的女子是离离转世,但她已不再是离离,虽有着离离的神识记忆,炉鼎与修为已经失去,此世有此世的缘法,所以梅振衣有此一问。

女子答道:“既入三山洞天,如再世为人,请赐名。”

自古以来,赐生者、赐养者、赐成者,方可赐名,如果在这个场合给她起了名字,就等于是将来在修行界中的法号,也等于答应收她为徒。

梅振衣还没开口,知焰先答道:“你前世曾在天刑来临之际将阿斑托付给我和振衣,希翼来生有缘找寻,今日如愿以偿,就叫应愿吧。”

“多谢师父!”应愿叩拜下去,师徒名份已定,知焰把她扶了起来。

梅振衣心中感慨万千,想当年他与知焰在昆仑仙境遇到离离时,那位段节梨精的修为比道侣两人都高。真没想到在天刑中陨落几经转世之后,今日会拜入门下。这才吩咐众弟子落座,详细询问了应愿这几世的经历。

一枚种子在荒野中落地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的可能性有多大?相当渺茫!离离托舍后第一世仍为草木,因为她只擅长草木之修,然而破土发芽不到两年就被野兽采食,第二世仍为草木,生长十年之后,在风雨中被连根拔起,第三世还是草木,这回运气更差,在大树荫下无足够的光露滋养,发芽后不久就自然枯死了。

这三世浑浑噩噩灵智未开,根本没有神识恢复的机会,只在重入轮回的中阴光明境中了解了自己的遭遇。好在她清明神识未失,在中阴光明境中尚可往生托舍,终于放弃了草木的选择,托舍为人。

这一次是十八年前了,她出生在巴州一户商贾人家,父亲姓封,她小字离儿,是这一家的独生女,自小日子过的倒也舒适。随着逐渐长大灵智开启,神识记忆也渐渐恢复,但她却无法以人身开始修行。

其中原因并不复杂,离离苦海已渡,苦海劫中曾见前世种种,不为前世所扰的心境可以渐渐找回,但她从没有以人身修行的经历。离离是段节梨树自感成灵,历数百年修行方有出神入化境界,并没有以人身修行入门的经验,也无人传她这种法诀。

假如她已有脱胎换骨修为,无须拜师,就以人身修行即可,而且修为精进会很快,因为离离当年已经化成人身炉鼎之形了。但是此前五气朝元至易筋洗髓的修行入门关口,她却过不去,直接以人身修行毕竟与草木化形不同,她要在人间拜师才行。

说到这里,很多人或许能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妖物精怪,化成人形后都希望得到世间传承的修行法诀,当年凌虚子也曾以此诱惑与控制大官湖五妖。

封离儿的情况十分特别,从五气朝元到易筋洗髓这入门的修行,不得师传十分艰难,而从脱胎换骨到出神入化这高深的境界修为,却能精进极快。也就是说以人身修行,需要重新筑基,一开始是最艰难的,越往后可能境界突破越快。

封离儿十二岁那年母亲去世,父亲做生意又赔了一大笔钱,积郁成疾不久后也告别人世,家道败落,她被族中叔父收养,又被卖到巴州别驾唐棣唐老爷府上为丫鬟。此时她的神识已渐渐恢复,却没有任何接触修行道法的机会,而且此生炉鼎柔弱,连突破五气朝元境界都很困难。

就在半月前,唐家小少爷逛集市,有两名仆人兼保镖随行照顾,还带着封离儿这个大丫鬟,巴州集市中忽然听见有人喊阿斑的名字,一回头正好看见刘海等人。

刘海与阿斑等五人此时从青城剑派拜山而回,路过巴州也逛集市看热闹,突然有个丫鬟模样的女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手中提的食盒也滚落到地上,一把扯住阿斑道:“是你吗,阿斑,我就是离离转世,终于见到你了。”

后面还有两个仆人模样的大汉正呼喝着拨开人群追过来,阿斑一把抱起封离儿就跑了,一溜烟直接来到巴州城外,等了半天,刘海等四人这才赶到汇合。

听到这里,事情的经过已经完全明白了,梅振衣眉头微微一皱道:“阿斑,你仗着跑得快,是把人家的丫鬟直接给抱走了,是吗?”

阿斑低着头,瓮声瓮气答道:“是的,我就想把她带走再说。”

刘海赶紧解释道:“师父不要责备阿斑,是我这个师兄的责任,应愿师妹既然是离离道友转世,又有缘于集市中找到阿斑,我当时也想尽快回山禀报师父。”

梅振衣:“那好吧,这件事我就不责罚阿斑了,巴州别驾唐棣是我旧识,曾在我父麾下为将军,也曾率军平息徐敬业叛乱驰援芜州。……刘海,你既然自承责任,就带着纹银百两与我的书信再去巴州一趟,好好的与人道歉。告诉唐棣,就说是我的门下弟子带走了他家的一位丫鬟,把卖身契也给拿回来烧了,从此世上再无封离儿此人。”

刘海:“弟子谨遵师命。”

梅振衣:“此事不着急,我写好书信再说,你们在巴州还干了别的事吗?”

元充最老实,也低着头答道:“阿斑师兄去了应愿师妹的叔父家,半夜闹得鸡飞狗跳,他们以为闹鬼了,一个个都吓坏了。”

梅振衣脸色又是一沉,提溜转赶紧道:“不做亏心事,哪有鬼闹人?要是我的话也会闹一闹的。”

梅振衣好气又好笑的问提溜转:“依你的意思,就不必责罚阿斑的行止喽?”

提溜转:“罚还是得罚,就看怎么罚了。”

梅振衣:“阿斑,你最喜欢乱跑胡闹,就罚你在青漪三山中禁足不出。为师要去昆仑仙境一段时间,在我未回山的这些年,你不得离山半步,也好好磨一磨野性。”

“师父,您要离开青漪三山吗?”五位弟子齐声问道。

梅振衣告诉了他们自己要去昆仑仙境的打算,留下刘海为齐云观主,镇守三山,阿斑与应愿也留在山中。应愿已拜师,梅振衣将传她得自孙思邈的省身之术,先强健炉鼎修养体质,然后再由掌门大弟子刘海代传二十四洞天法诀,镇山瑞兽阿斑在山中受罚禁足。

说话间还以神念暗中朝阿斑道:“应愿今生落到这个地步,未尝不是因为你啊,这些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说完了离山的安排,又取出那两份请帖问道:“青城剑派与孤云川,请我十二年后观摩斗剑,又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说来话就长了,青城剑派现任掌门四季书与孤云川现任掌门屡归尘,是各自门中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而且都是刚刚继任本派掌门不久。他们之间还有一段复杂的故事,这两人早就相识了,四季书好吟古诗骚赋,屡归尘精擅黄钟大吕,行游中结识很是投缘,差一点结为道侣。

可惜天意弄人啊,就在两人互相有好感的时候,孤云川与青城剑派的长辈之间起了冲突,争斗中双方还伤了好几位长老,尤其是他们两人的师父也是两派前任掌门成了仇家,导致两名弟子也不得不反目成仇。

谁是谁非,争斗因何而起刘海不是很清楚,已经是六十多年前的旧事了。据说是为了争夺一片名为“洗剑池”的道场洞天而起,那里有一个泉眼,泉水阴寒彻骨却最适合淬炼飞剑,地气特异,也适合炼剑之人试炼修为,是青城剑派与孤云川同时发现的。

眼看两派之间的争斗要演变成一场大冲突,丹霞派太上长老宝锋真人以及龙虎山掌门张士元出面劝解,终于劝说两派掌门不再率众弟子于世间起冲突,定下了斗剑论高下的规矩。每十二年一度,各派一名弟子出手,胜者的门派占据洗剑池,等到下一次斗剑。

斗剑的规矩就如修行人之间出手试法,而且不能依仗门中的法宝妙用威力,只用两柄一模一样的剑,互相展示剑术的高下,点到为止不得出手伤人。

互相试法不得出手伤人,如果是修为相当接近,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一般人也很难分辨出高下,所以要邀请世间各派公认的高人前辈在场观摩,一方面是监督,另外一方面也是做出评判。

上次斗剑在刘海拜访孤云川前不久已结束,孤云川输了,掌门屡归尘送上一份请帖,邀请梅振衣于十二年后以高人前辈的身份为斗剑仲裁,地点就在洗剑池。随后刘海又到了青城剑派拜山,掌门四季书也送上了同样的请帖,从青城剑派出来后不久就在巴州遇到了封离儿。

算一算,梅振衣在大唐总章元年(668年)出生,如今是开元八年(720年),一晃已经五十二年了。其实这个时间不算长,相对而言甚至很短。梅振衣自丹霞峰立书为戒少年成名,到了徐妖王与杨天感在青漪三山斗法时,天下各派高人前来观摩,梅振衣本人的修为以及地位,在世间修行界已经足以受人仰望了。

修为到他这种境界,已经不论人间年岁,只谈修行之长久。梅振衣如今也成了世间修行界的高人前辈,修为高、名望大,足以为洗剑池斗剑的仲裁。去不去呢?送这种请帖是表示青城、孤云两派对他的尊敬,有时间还是应该去的,反正还有十二年呢,到时候再说。

梅振衣放下请帖又问道:“四季书与屡归尘已经是一派掌门,一言一行身系满门荣辱,不便亲自下场斗剑,十二年后斗剑者是何人呢?”

刘海答道:“孤云川与妙法门一样,大多是女弟子,最近三十六年已经连输三次,但听说屡归尘门下新近出山一名弟子叫水无痕,剑术高超,资质悟性远胜同辈,十二年后将由她出场。而代表青城剑派出场的,是四季书座下掌门大弟子云飘渺。”

“云飘渺,水无痕?”梅振衣反复默念这两个名字,心念一动,忽然间莫名想到了什么,朝刘海道:“我会亲自给两派回帖,你派人送去,十二年后我一定到场观摩。”

知焰暗语道:“我也觉得很蹊跷,会是他们吗?如果真是,在那种场合下见面,实在很难办。”

梅振衣:“去了才知道,若是恨贤夫妇转世,真乃前世的孽缘啊,我既受人所托,尽力去化解这段仇怨,能撮合便撮合,若不能也不可强为。”

知焰:“仇怨不在他们两人自身,而是师门多年来积怨已深,又有洗剑池斗剑之约,已经成为门派荣辱的象征,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化解,我想只能从青城剑派与孤云川两派争端入手。”

梅振衣面露苦笑:“世间容易办的事情,怎会轮到我?恨贤夫妇可真会托人!”

知焰:“今生与前世有别,有缘法则循缘法,无缘法莫再纠缠。这两人若真是恨贤夫妇转世,又能在此世修成地仙,待到历苦海劫之后自然能够堪破,是否再为道侣就在他们自己了。”

梅振衣摇了摇头:“世间多少修行众,修成地仙者能有几人,飞升成仙道者更为寥寥,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我不能有负承诺,还是要尽量去化解青城剑派与孤云川的旧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