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1回、何束菩提寻烦恼,仙境开朗天地宽

梅振衣赶紧站到加百列面前,挡住善无畏笑呵呵的说道:“加百列小姐不要误会,高僧的话并无恶意,只不过逢教外之人就想指点菩提正果而已。恐怕二位也有一般的心思,逢异教之人自然就起了宣扬阿罗诃大天尊之心!我认为善无畏大师之所以会这么说,也是因为梅丹佐之行,那梅丹佐为何要去佛国盗走佛心舍利,您能告诉我吗?”

梅丹佐为什么要偷佛心舍利?加百列也不是很明白,可能有这么几个理由——

其一是梅丹佐有向佛之心,欲背叛阿罗诃大天尊投身佛国。但这不可能,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成了佛国的敌人,是韦驮天下界要斩灭的邪魔。

其二是梅丹佐有传教之心,弄清楚佛家能够进入中土流行的路径,所以打入佛国内部且窃取他们的圣物拿回来研究,为基督教在中土的流传制定方案。加百列希望事情是这样,但她也不赞成这么做。

其三是梅丹佐有堕落之心,他欲从自身信仰之外汲取新的力量,却走入了歧途。这个可能性最大。

具体是怎么回事,要问梅丹佐自己,加百列并不清楚,她在神念中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与思考,收起战斧又说道:“受到异教之说的蛊惑,动摇了对天主虔诚的正信,也可能是梅丹佐的堕落之源。”

善无畏也站了起来,脸容一肃道:“外道之人自守外道,但请勿谤佛。”

钟离权赶紧站了起来沉声劝阻道:“善无畏大师,您就不能少说两句吗?此厅中有三教之人,但你毕竟是客,莫于主人家中再起争执。”

一屋子人现在都站起来了,事情本来已经解决,虽不是很圆满,但善无畏毕竟是帮着梅振衣应付了两位大天使,此时钟离权可不想再节外生枝。

听见钟离权的语气有些重,明显有责问之意,善无畏展颜一笑又坐下道:“贫僧多言了,请恕过!……今日之事到此为止,等到韦昙居士前往天国仙界,命运之匙可为开门之物。”

加百列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梅振衣趁机以手势一引:“晚辈修士梅振衣,恭送二位大天使。”

刚才加百列祭出法器时,他吓了一跳也吃了一惊,她的神器相当了得啊!他站的很近,神识也小心翼翼的窥探,那柄银色的战斧出现在加百列手中,无形中斧刃两边的空间被斩开了,神识延伸的范围似乎被切出了一个裂口。

她还没有出手斗法呢,仅仅是将战斧拿在手中就有如此神威。梅振衣是炼器大宗师,他经手、炼制、研究过的神器可不少了,甚至包括来自天国的圣物命运之匙,很敏感的意识到那柄银色的战斧大有用处,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站在厅门口的胡春。

这关胡春什么事?待到胡春修成仙道,要劈开龙首山救出龙隐姑,如果用这把战斧做为法器是再合适不过了。这个念头只在心中一闪,他表现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声色,现在还不是打这种主意的时候。

梅振衣亲自将两位大天使送到五湖山庄门外,路上没话找话的问道:“加百列小姐,很抱歉,事关佛国圣物,那位高僧要留下命运之匙为交换,我也没有其它的办法。那支金色的长矛为什么要叫命运之匙,它有什么讲究吗?”

加百列:“它的尖端可以划开光明与黑暗的界限,使用者可以拥有不同的力量,就看心灵受何种指引,这将决定自己的命运,守护天神可以用它惩罚黑暗世界的罪恶。”

这不是与炼魂幡差不多的东西吗?但比炼魂幡的妙用要强大得多。梅振衣顺着话又问道:“掌握天国圣物的、崇高的大天使长,除了你们二位之外,天国之中还有谁?”

加百列:“还有拉斐尔与乌利尔。”

梅振衣:“刚才见到您祭出那柄银色的战斧,想必也是天国的圣物之一吧?”

加百列正要回答,米迦勒开口道:“不必多说了,我们走!……梅先生,希望你尽快完成自己的诺言,我们会在天国守候。”

这两人带着罗章脚踏青漪湖的波涛而去,罗章从头到尾没有多说一句话,连大气都没敢喘,临走时只是向梅振衣躬身一抱拳,满脸的歉意。他的意思梅振衣也看明白了——对不起了,这两位大天使要我带路,我也不得不带他们来!

回到山庄客厅中,善无畏也起身告辞,向钟离权与梅振衣道:“贫僧今天来的很巧,恰好碰上了两位天国使者登门,多谢梅真人能将命运之匙交给我,也将这个麻烦暂且让给老僧吧。还恳请二位去劝说山神,让出十丈之地,好让贫僧立广教寺道场。待广教寺建成,大毗卢遮那佛安座,贫僧将敬待梅真人修成仙道,送韦昙居士去天国仙界寻回佛心舍利。”

梅振衣:“大师请放心,我明日就去找绿雪,让你安然建寺就是。其实以大师的神通何惧一位山神,今日登门为我解围,无非是不想起争执冲突,一片好心呐!”

“一片好心”这四个字梅振衣咬的极重,他不得不感谢善无畏今日解围之情,但对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并不是很满意,甚至觉得很头疼。

善无畏走后,梅振衣坐在那里眉头紧锁良久无言,钟离权也不说话,摇着扇子看着徒弟不住的苦笑。知焰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伸出素手放在梅振衣的肩膀上,柔声道:“振衣,我还没见过你露出如此愁容,是否为芜州的时局烦恼?”

梅振衣抬头看着道侣,反问了三个字:“你说呢?”

如今芜州的局面已经形成了一张互相牵制的大网,一个表面平静的大漩涡,善无畏在敬亭山外立广教寺,两位天国的大天使也找到了这里,清风借口炼器干脆闭关不出,而钟离权受人所托守护敬亭山不受惊扰,城中还有金乔觉与关小姐两尊“大菩萨”。

小小的一座人间州城内外,竟堆了这么多高人,无论谁不小心闹出什么动静,其后果都是非常严重的。梅振衣花了这么大的气力打造三山洞天,就是想与道侣以及家人有个清静的世外修行福地,如今看来,恐怕也难得清静了。

知焰道:“你欲随愿而实行,为当为之事,但一人之所为,并非一人之事,必有所牵连,若心念通透,不必有此烦恼心。……师父,您老人家有什么指教?”

钟离权以手抚扇道:“哪怕是三山之重,能拿得起也要放得下,这才是大境界,否则心有挂碍自受束缚,还谈什么超脱轮回求证仙道?”

知焰眼神一亮:“这倒是个釜底抽薪之计,何必困于此洞天呢,应当离开了。”

他俩是什么意思?芜州的局面现在复杂到谁也无法从单方面去掌控的地步,这是多少年来一步步形成的。小人物搅动大事局,一切的发生都与梅振衣有关,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梅振衣在芜州,所有的冲突与相互制约都是围绕他展开的。

梅振衣打造三山洞天,最初的愿望是想求清静修行福地,而如今青漪三山已经成为漩涡的中心,他还留在这个地方干什么?既然芜州势力复杂,让他左右为难,走就是了!暂时离开经营多年的根基之地,一旦想通了,面前豁然开朗。

梅振衣砰的一拍桌案,茶杯跳了起来,茶水洒落了一地,只听他喝道:“对呀,今天这个上门明天那个有事,都在芜州插一腿,我不陪他们玩了,也换个地方建山庄!”

钟离权:“有话说话,别拿桌子出气。你能在这个时候想通,时机正好。真要走的话也不着急,等刘海他们回来再说,三山洞天是你开宗立派的根基所在,留弟子在此镇山,经此磨练将来也好独挡一面。”

梅振衣决定离开芜州,不成仙道之前不回这个是非地,综合各方面因素,昆仑仙境是最佳的选择。

首先昆仑仙境是自古以来众位地仙的散居修行之所,也是各位上古金仙世间立传承道统之地,不仅有各处仙家洞府还有广漠蛮荒。佛国与天国的势力很难插进来,也不可能公然搞出什么大动静,这是与繁华人间最大的区别。

其次韦昙需要养伤,徐妖王与左游仙已经说出了最好的地方,本想等一年半载后将韦昙送到那里,梅振衣再派人守护。现在不必了,梅振衣打算与韦昙一起去,韦昙养伤,他隐居修行。

既然定下来要走,反而不必着急了,首先要等两件事:一是刘海等五名弟子行游回山,二是等韦昙的伤势稍有恢复,大半年时间也就足够了。在这么短的期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毕竟两位大天使刚刚离去,广教寺尚未开建。

大半年时间很短吗?仙家岁月与凡人不同,确实很短,梅振衣想要的是安然修成仙道的时光,也是韦昙彻底恢复的时间,至少也得十几年。

次日梅振衣去敬亭山找绿雪,就在山门前与她说话。他开口自然有商量,绿雪同意不“干涉”善无畏立寺,只要善无畏立寺不惊扰敬亭山。

绿雪没有答应将山神道场后退十丈,而是“允许”善无畏占据山神道场边缘之地建寺,只要不惊扰敬亭山,她也不会干扰对方立道场。——这相当于善无畏把房子建在人家的地基上,随时可以给你抽空了,但是绿雪答应只要相安无扰,她就不抽空广教寺的地基。

这个比喻或许不太恰当,广教寺的地契是芜州府按圣旨划拨的,建什么东西是善无畏的自由。但在修行人眼中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地脉灵枢,建真正道场不是挂一个寺院的牌子那么简单,否则青漪三山的凿建也无需那么费力。

绿雪还说了一番话,让梅振衣转告善无畏:“为山神不是我的本愿,但我既为山神,就有身为山神的尊严,有些事没有商谈的余地,有些事则可以商量,比如道场不退,却允许你建寺。你若不愿这么办,去找当年下旨封山神的武则天,削了我的山神位。”

上哪里再去找武则天?梅振衣只能这么转告善无畏。这位高僧也没别的办法,决定就这么建寺,“广教寺”的奠基石已经埋了下去,却将建成后的寺院改名为“庆教寺”。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

梅振衣要去昆仑仙境,带谁去呢?与山中众修士一说,谷儿、穗儿当然要跟随郎君,没有修为的玉真公主也要一起去,就连曲振声与立岚这一对道侣也想去昆仑仙境修行。传说中的天成福地,谁不想去见识一番呢,只是以前修行未到去不了而已。

与师父商量了一番,决定让大弟子刘海接任齐云观主,同时镇守青漪三山,领晚辈弟子于山中继续修行。这些年梅振衣传二十四洞天丹诀前六洞天显学次第于芜州一带,尤其是在梅家的佃户、仆从子弟中,考察有资质者的性情,也收了不少弟子,有男有女接近百人。

这些人在梅振衣眼里当然修为低微,仅仅突破五气朝元境界可以修习丹诀而已,但是在世间就算已入门的修行人了。他们不是梅振衣的亲传弟子,而是刘海、梅大东等人所传,是梅振衣的徒孙辈了,很多人就出身于梅家世代的仆从。

梅振衣与知焰要带一批人走,名单包括谷儿、穗儿、玉真、梅毅、提溜转、梅二南、梅三西、梅四北、立岚、曲振声、胡春、胡龙腾、胡鱼跃、胡双全、胡秋水,另外还有三十六名仆从及晚辈弟子,这是一次大搬家。

留掌门大弟子刘海为齐云观主,执掌青漪三山中事,留梅大东为梅家在芜州的大总管,打理山外的一切事务,张果与星云仍然经营关中的梅家原,梅五中也在那里,有事可相互协助。芜州很多事端的焦点都是围绕梅振衣本人,如果他不在了,那些高人也不可能去找刘海这样的晚辈弟子麻烦。

钟离权受清风所托看护敬亭,在二位金仙炼成神器出关之前不便离开,当然留在了芜州,有师父顺便照看,梅振衣也更加放心。

穿越昆仑仙境的瑶池结界需要有飞天之能,脱胎换骨境界知常圆满方可,如果没有这份修为只能让人带过去,高人以阳神分身变换神通相携,或者借助妖王扣那样的神器。想当年十大妖王来到芜州,也就带出了三十名小妖为仆从。

曲振声、立岚、胡冲天等人刚刚有飞天之能,但还需要别人保护,至于剩下的五十多人,梅振衣、知焰、梅毅、提溜转这四位可带不了全部,通知了张果、星云、左游仙,届时让他们来帮忙“运人”,也和龙空山的十大妖王打了招呼。

左游仙特意来了一趟,送上了一样东西,就是昆仑仙境蛮荒中,梅丹佐曾经藏身地的信息,包括山川地貌以及风水地气,不是图册,而是以炼器之法打造的玉简,可以用神念读取。立岚擅长洞天设计,招集元充等晚辈弟子中也擅长此道者,提前半年就开始设计将来的清修道场。

按梅振衣的意思,不必搞成青漪三山这么大规模的洞天结界,因为整个昆仑仙境就是天成的福地洞天,按一座山庄的形式设计就行,只需凿建中枢之地的守护法阵,参照昆仑仙境其余的仙家洞府,分为道场中枢和外围福地,要省力很多。

这样立岚就更省事了,直接把菁芜山庄的图样拿来,按照修行道场的要求做了一些改变,很快就完成了。知焰问此山庄何名?梅振衣答道:“本就是隐居清修之地,不必有名,就叫无名山庄吧。”

十大妖王听说消息,派张妖王来芜州一趟,对梅振衣道:“出主意的事情帮不了忙,但出人出力没问题,我们手下有十万妖兵,建造一座几十人居住的山庄,只要有图样,就地取材月余可成。至于中枢守护法阵,我们十兄弟凿建过三山洞天,也是老手,用三个月时间足够了。干脆让我们来帮这个忙吧,等你过去的时候,保证山庄已在那里。”

梅振衣当然深表谢意,又送了一批灵丹妙药与瑞草灵苗为礼物,张妖王笑眯眯的收下,带着立岚设计的图样回去了。

接下来梅振衣又做了一件事,他将手中的大罗成就丹分为三份,交给师父三枚,让道侣知焰保管三枚,自己手中留下三枚,并服用了其中一枚。

以地仙修为服用大罗成就丹,需闭关化尽药力,阳神与等同神器的灵丹相合,也是闭关修炼的绝佳时机。梅振衣于方正峰上闭关不问外事,这一闭关服丹就是大半年。先后有九转紫金丹与大罗成就丹之助,梅振衣的法力增长极为精进,他反倒不欲过速,追求根基稳固为要。

梅振衣出关之时,恰好刘海等五名行游的弟子也回来了。走的时候是五个人,回来却变成了六个,他们带回来一位女子与两份请帖。

请帖分别来自青城剑派掌门四季书剑仙、孤云川掌门屡归尘道姑,他们一起邀请梅振衣前去观看青城山与孤云川弟子的斗剑,并以修行前辈的身份做见证仲裁,时间在十二年后。

那位女子约十七、八的年纪,一副大户人家的丫鬟打扮,显得弱不禁风,登上山路来到随缘小筑门前,已经有些气喘,额头有香汗渗出。阿斑一直搀扶着她,并用一块丝绢为她拭去汗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