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7回、火焰成山八百里,天使陨落一箭仇

“最英俊的天使陨落,手持无底地狱的钥匙与锁链,他用那锁链锁住了自己,打开了地狱之门。

他曾是天使之王,在无边光焰的一箭中堕落为最丑陋的魔鬼,他名字是撒旦,地狱中不熄的火焰曾是他的力量源泉,也将灼烧他一千二百年。

地狱之门将他幽禁,封印曾经的一切,等待一千二百年后短暂无知的新生,他不再是天使之王。”

梅振衣的神念中听见了奇异的吟唱声,是一种他从未听过的语言,但带着“妙语殊胜”神通,自然而然理解了其中的含义。这吟唱声似乎来自天上、来自地下、来自四面八方,也来自被一箭射落的梅丹佐本人。

梅丹佐的修为不在梅振衣所见过的某些金仙、菩萨之下,应有灵台化转之功,成就化形不灭之身,如何能将他“斩灭”?此时的斩灭便是迷失自我的堕落、斩断力量的殒身!不仅以强大的力量削去他的法力,而且动摇他修行的根本,陨落入一个崩乱的世界。

梅丹佐的力量来自于所谓地狱中不熄的火焰,在他的愿心中,这火焰惩罚世间败坏信仰的一切恶行,如今他也重归地狱不熄的火焰中。——这是梅振衣听见吟唱时,自己心中的理解,至于是否悟透就不得而知了。

梅丹佐没有留下遗言,目睹他陨落的人们只听见了这奇异的吟唱。

北边那半座高峰轰然崩塌的同时,荒原中仿佛有两团太阳爆发,一处在韦昙的立足之地,另一处是荒漠中央的梅丹佐。

梅丹佐正在狂风卷成的巨大旋涡中冲天而起,身形瞬间爆散,火翅震碎四射,巨大的风漩也被震散。他被射落了,却没有落在荒漠中。他周围的空间有了奇异的变化,似乎与不知名的陌生黑暗世界重叠,无数火舌从黑暗中卷出将梅丹佐爆发的那一团光焰吞噬,然后与他一起消失。

不知名的空间似乎通向无尽的深渊,奇异的出现又消失,梅丹佐从世间陨落,然而一切还没有结束。

四射的火舌、满天的光焰在同一瞬间爆发,仿佛把这一片天地同时点燃了,冲天的火柱从盆地中升起,高度超过了周围的群峰。这一片荒漠凭空生成了八百里火焰山,强大的法力向每一个敌人袭击而去。

这是斩灭梅丹佐法身的反噬,宛如一个灵台空间的坍塌,是他对周围所有敌人最后的诅咒与反击。

梅振衣与知焰向后急退却躲避不开,清风大喝一声飞上高空,手中携风扇挥出带着湮灭的法力。八百里火焰山的威力全部被引向了他,冲天之火将清风包围,清风将携风扇抛了出去,巨大的近乎无色透明的扇面凌空挥舞,将所过之处火焰扇灭。

携风扇熄灭的火焰愈多,扇面上映衬出的火光就越耀眼,就似在空中燃烧一般。清风叹息一声,砰的一声响,携风扇真的开始燃烧了,所有的火焰都被吸附到这面扇子上,随着扇子化为灰烬,八百里火焰山的反击之威也最终熄灭。

梅振衣曾见刘海斗金蟾,刘海弃法器毁了一柄木剑,如今清风也不得不用了这一招,毁的却是九天玄女宫的神器携风扇。

损毁的神器不止携风扇,韦昙手中的射日弓也毁了,弓弦寸断弓脊化为焦炭,只剩下一根完整的金乌羽。他没有弃法器,开弓时法阵运转与他本人一体,想弃也弃不了,他把弓推的太满了,八百里荒原中光焰之威太盛了,这一箭凝聚的威力太大了,不如此也不足以射落梅丹佐。

张开射日弓一箭射出之后,汇聚的法力与光焰之威袭向对手,弓弦震荡,法阵运转的力量也会反噬持弓者自身,更何况是神器被毁的结局呢?韦昙的全身都在燃烧,包裹在浓烟与火舌中。

清风飞上高空的同时,钟离权也飞落到韦昙的身边,手中的仙风扇青光四射朝他挥去。一道仙灵之气扑面而来,熄灭了韦昙身上的火焰,然而钟离权还未停手,扇子不断在挥舞,一道道仙风接连不断罩住韦昙。

此时八百里火焰山已经熄灭,梅振衣、知焰、清风都飞落到钟离权身侧,清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疲倦之色。

梅振衣一眼就看出师父的扇子为什么没停下?韦昙身体上的火焰虽然熄灭,但炉鼎中所承受的灼烧并未停止,钟离权的仙风扇虽能克制,却修复不了韦昙所受的损伤,只能不断的化去他炉鼎中的灼烧之力。

此时一声佛号响,一片净露化作的雨雾散落在韦昙身上,半空中飘起一阵青烟,韦昙炉鼎中纠缠的灼烧之力全部灭去。抬头望去,只见观自在菩萨不知何时现身,一手捧净瓶,另一手挥出了杨柳枝。

钟离权收起仙风扇抱拳道:“幸亏菩萨赶到,保住了韦驮天转世法身。”

观自在:“法身虽然保住,但是韦昙受的伤我也无能为力,梅公子是当世神医,就拜托你为他疗伤了。”

再看韦昙,他仍然保持着张弓射箭的姿势,怒目圆睁一动不动,就似一尊石化的雕像。他浑身已经成了黝黑色,肌肤上还流动着淡淡的金光。梅振衣神识扫过就清楚了他的伤势,韦昙的炉鼎几乎全部受损,常人五官之感已不复存在。

如果面前是一个“人”的话,他又聋又哑,没有嗅觉、味觉、触觉,而且还是个瞎子。这是治不了的伤势,梅振衣也治不好。但韦昙不是普通人,只要恢复了法身的损伤,运转神通之际元神清明无碍,还是有五官之觉的,但那已经不是寻常的五官了。

这将是个漫长的调养的过程,就似梅丹佐躲在昆仑仙境养伤一样,就算恢复了,在他不用神通之际,仍然是个没有感觉的瞎子。——他的神识能“看”见东西,但是眼睛看不见东西,在人间就是如此。

“他怎会伤得这么重?”梅振衣倒吸一口冷气问道。

观自在答道:“损法身修为容易,斩灭梅丹佐岂是那么轻松?换而言之,如果斩灭一位金仙,也相当于天刑立至,承受灵台化转反噬之力,除非是对方自愿不得不殒身。”

“你们早就清楚这个结果,是不是?”梅振衣环顾观自在、清风、钟离权等人追问。

清风答道:“我们当然清楚,韦昙自己也清楚,这是他自愿承受的,也是韦驮天殒身入轮回的宏愿心。”韦驮天殒身之前曾经发愿,一是要斩灭梅丹佐,二是要寻回佛心舍利,三是要接引妙音伽蓝。如今梅振衣给他安排了这个机会,韦昙当然要动手,清风等人心里也都明白。

梅振衣看着韦昙心中五味杂陈,不知波若罗摩若见到他成了这个样子,会有多么伤心?想了想说道:“我有大罗成就丹,等韦昙恢复之后,可为他重塑法身。”

观自在摇头道:“他的法身就在眼前,不必谈重塑。所削损的是他的法力,伤残的是这一副转世依托的炉鼎。你还不了解韦昙的修为境界,最佳之计,是这一世宏愿心圆满,寂灭之后往生佛国证韦驮天菩萨。”

清风也发来一道神念,向梅振衣解释道——韦昙法身未灭,就是法力削损需要修养恢复。就算重塑炉鼎的话,无非是轮回中这一世韦昙的身体。他的情况很特别,与梅振衣所遇的其他高人都不一样,是韦驮天殒落之身。

梅振衣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在心中暗自盘算,等到韦昙的法力恢复之后再商量吧。服用大罗成就丹不象灌别的药,他人是无法勉强的,需服药者主动以法力化转药力才行。

其实来之前他就给了韦昙一枚大罗成就丹,但是韦昙没接受,摇头坚决拒绝道:“梅真人费如此心血让我有斩灭梅丹佐的机会,我应谢你的功德才对,怎能接受这千辛万苦炼成的灵丹?”

想到这里,梅振衣向观自在说道:“我将韦昙居士带走,尽力为他疗伤,助他早日恢复修行。”

观自在语气一转又说了另外一番话:“如今梅丹佐已灭,梅真人如愿以偿,但佛心舍利的下落何在?不要忘了你曾经之语。”

梅振衣拱手答道:“我说过的话自然会记得,待我成仙道之后,会请芜州卖水果的那位关小姐到青漪三山听闻一场法会,届时自会有眉目。”

观自在:“那好,我就等着梅真人飞升成仙的消息,告辞了!”

观自在走后,几人面面相觑,今日这一场大战成功斩灭梅丹佐,但是代价也不小啊。伤了韦昙、损毁了两件借来的神器,善后之事绝不轻松。

大战之后的戈壁荒漠已重归平静,遍地的砂石有不少已经成为琉璃状的结晶体,那是八百里火焰山的遗迹,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荒漠的正中央,一支金色的长矛浅浅的插在砂石中发出冷冷的光辉,那是梅丹佐唯一的遗物。

梅振衣飞天而去,将那支长矛取了回来。知焰还在回味观自在刚才的话,有些担忧的问道:“振衣,你真能找到佛心舍利的下落吗?”

钟离权看着金矛朝清风道:“仙童,九天玄女宫两件神器尽毁,已无法修复,不知能怎样补偿?梅丹佐留下的这件神器相当了得,也送给九天玄女宫如何?”

梅振衣截住话头道:“这支金矛我知其大概来历,留着它还有用,能帮助韦昙找回佛心舍利,至于如何赔偿九天玄女宫的神器,回山之后再慢慢商量,总之不能让清风仙童为难。”

清风苦笑道:“我的承诺自当由我负责,你虽脱不了干系,但你没有那么大本事,恐怕还要辛苦明月,这等神器,哪有那么容易赔?”

钟离权把自己的仙风扇递了过去:“我这把扇子虽比不上携风扇,但是算个添头,至少也能稍解九天玄女宫的不满。”

清风摇头:“东华上仙就不必操心了,这事我来解决,九天玄女宫要的是能施展九门道法的镇宫九器,我要还她们一样妙用的神器才行。”

……

带着无知无觉的韦昙回到了青漪三山,左游仙、张果、梅毅、徐妖王等人也回来了。在听松居中安顿好韦昙,梅振衣打算以各种灵药助他修养,在此之前,还要亲自去一趟乌龙山花溪谷,把这个消息告诉一直守候在那里,等待韦昙回家的波若罗摩。

梅振衣还没出发,清风也在青漪三山中,五湖山庄弟子通报——九天玄女宫使者来访。这一出是躲不过的,梅振衣与知焰将来使恭恭敬敬迎到随缘小筑的正厅中,钟离权与清风也在座。

这位使者以前来过芜州,就是那位持月仙子,她对清风的态度很温和,并未过多的责问,只是直截了当的说道:“真阳宫主已知射日弓、携风扇损毁之事,命我来问仙童,打算怎样偿还?”

真阳派使者来芜州,不问梅振衣却问清风,她也清楚梅振衣还不起。清风歉然答道:“两件神器已毁,只剩下一支完整的金乌羽,有通天手段也无法修复。我既有承诺,自会炼制两件妙用相同的神器,可为贵派九门镇宫之用。在神器未成之前,先将我的两件随身法器让你带回。”

清风将自己的金击子与打猴鞭递了过去,他可真够倒霉的,金击子拿回来没多久又抵押给了九天玄女宫,这次还搭上了打猴鞭。

梅振衣哪能让清风一个人担着,赶紧上前取出雷神剑与拜神鞭道:“神器是我借出的,怎能以仙童之物抵押?我的修为虽不高,但手中这两件法器还算不错,就让持月仙子带回宫吧。”这两件法器离身意味着什么,梅振衣很清楚,但此刻不得不为。

清风却阻止他道:“不必如此,我要炼制的神器须费多年之功,将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闭关不得出山了,留随身法器也无用。你也自有承担之处,不在雷神剑与拜神鞭,容后再谈。”

持月收去了金击子与打猴鞭,却没有立刻就走,又朝清风道:“仙童还有什么话转告真阳掌门,或者是要对我说的?”

清风:“二十三年前,因我失手,你的修为受损,如今恢复的怎样?”

持月柔声道:“仙童先后送来九转紫金丹与大罗成就丹,我不仅法力尽复且修为更有精进,如今已离成就仙道不远,说起来是因祸得福。这次是我主动请求真阳宫主派我为使者,就是为了当面向仙童说声谢谢。”

一旁的梅振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位持月仙子看清风的眼神很有些含情脉脉呀,难道……?二十三年前敬亭山外那一场混战中,清风失手打坏了指月玄光鉴,也将持月打昏跌落云端,然后在半空中接住抱回敬亭山把她救醒。看来持月对清风很有好感,难怪会主动要求到芜州为使者。

清风淡淡一笑道:“我当为之,你不必客气。有几句话托你转告真阳,我精擅御风神通,炼制出的神器比携风扇的妙用威力只增不减,但我炼不成一张连自己也打不开的弓。留下金乌羽合器,另一件神器与射日弓妙用相同甚至更添,只是那汇聚光焰之威的开弓法阵,不复神力威势。”

持月:“仙童说的也是正理,此为射日弓很难施展的妙用且隐患极大,如果仙童炼成的神弓,可用法力张开,无弓弦震动反噬之患,我可以劝说真阳宫主,这是善缘法。”

清风:“我就是这么想的,也会炼成这样一件法器。”

该说的都说了,持月仙子还不走,眨了眨眼睛又说道:“真阳宫主可能还会有疑虑,这两件神器要合我九天玄女宫风、阳两门的法诀,不如我请示宫主,派我到敬亭山中观摩仙童炼器,既为督促也为协助。……明月还好吗?我也很喜欢她,好久没见了。”

“这,这个嘛,你还是请示真阳宫主吧,她若就是要派人监督炼器,我也不能拒绝。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守约的,真阳不必有疑虑。”清风想必是看出持月的意思了,语气竟有些躲闪。

持月带着金击子与打猴鞭走了,清风朝梅振衣道:“赔神器之事,你也有份,仙家炼器首在心力,但也需天材地宝,把你山中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吧。”

梅振衣把自己所搜集的天材地宝都拿了出来让清风挑选,清风拿走了那两副龙角,还有剩下的一截龙筋,然后朝钟离权道:“当年你托我看护青漪三山,如今你已成就金仙而回,那我就托你看护敬亭山外吧。我此番闭关炼器,非一年半载之功,神器不成不会出山,你与你的弟子不要再来打扰我。”

钟离权问:“仙童需用多长时间?”

清风:“我也不知,合我与明月两人之力,只专心炼器,一切顺利的话,至少也需十余年,这段时间我不想再理会任何山外事了。……梅振衣,幸亏你师父回来了,你也好自为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