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6回、天堂无路悄避走,地狱有门自来投

昆仑仙境传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东华上仙钟离权要找一个人,此人的本尊法身有三十六只如火焰状燃烧的翅膀,金发蓝眼相貌英俊至极,手中的法器是一支金黄色的长矛。钟离权开出了赏格,谁能悄悄找到他,并把钟离权带到此人藏身地,以大罗成就丹一枚相赠。

传话者还加了一番解释,所谓大罗成就丹就是传说中的仙方九转紫金丹,据说服用此丹之后在千年之内,只要定坐运转周身神气,法力增长即可精进无碍,如同身处仙灵洞天。另有一样奇效,如果本尊法身被毁,只要神识未散就可以重新凝聚法身,相当于多了一个真正的渡劫法身,不必转世托舍重修。——好东西呀!

为什么以钟离权的名义放出消息?因为东华上仙是此地六百多年的老混混了,在天上地下交游广、情面大,尤其在一众散修间非常有影响。梅振衣的名头虽在天庭与佛国高人中、世间修行界很响亮,但在那些散居昆仑仙境各处的清修人士中,听说过的并不多。

各金仙、菩萨以及各派祖师级别的高人,自不会为了贪得一枚九转紫金丹去惹那种业力,但那些有地仙修为的散修以及出山行游的各派晚辈弟子,谁不想要?这一次消息传扬很广,据说连蛮荒中的那些山野妖王都知道了,还有消息说龙空山的十大妖王已命手下妖兵集体出动,在山野中漫无目的地搜寻。

这些人能找到梅丹佐吗?以梅丹佐的修为,如果想刻意藏匿或潜行,只要不迎面碰上几乎是不可能被找到的。但是他在昆仑仙境却呆不住了,一旦暴露了藏身处被缠上,麻烦可能无穷无尽。

据暗中传回的消息,梅丹佐离开了藏身地,收敛神气潜行而去不知所踪。这些早在梅振衣的意料之中,并没有刻意去找梅丹佐,而是命人守在瑶池之外。

众散修都在昆仑仙境找,梅振衣却命人在瑶池门户外的昆仑群峰中“寻找”,搜索的人一共分为四队,左游仙带一队,徐妖王带一队,张妖王带一队,梅振衣与知焰一队,这次行动十大妖王都参与了。

然而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找到”梅丹佐,而就是为了“找不到”梅丹佐。

以梅丹佐之能,在没有事先暴露行藏的情况下,要想悄悄溜出昆仑仙境并不难,而且他也确实成功的溜了出来,这在梅振衣的算计之中。

瑶池门户可不是通常人理解的一扇门,它是一片结界出入口,有千里之广,梅丹佐一个人悄悄穿行而出不被察觉也能办到。梅丹佐穿过瑶池结界来到昆仑群峰间,立即就发现附近有人在找他,以傀眼术大神通不仅发现了这些人,还偷听到搜索者的谈话。

这些人就是左游仙与徐妖王带的搜索小队,他们飞天四处查寻,还在谈论集合多少仙人一定要找到梅丹佐云云。梅丹佐倒不是怕了这些人,可是一旦迎面撞上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惊动更多的人是个大麻烦,他也不清楚这些人的底细,到底还有多少后援?于是悄悄向北而去。

假如到处有人找你,而你的本事又足够大,在对方没有发现你之前就远远的能察觉到,你会怎么选择?自然是悄悄离开是非地,从那些人搜索不到的地方走,梅丹佐就是这么做的。

北行路上又发现了搜索他的人,这些搜索队伍都有高人率领结阵而行,领头的手中都有神器,一边搜索一边议论。他们虽然未必能挡得住梅丹佐,但还是能不遭遇最佳,梅丹佐都悄然避开了,没有留下一丝可追踪的形迹。

梅振衣布下搜索队并没有发现梅丹佐,搜索范围内连他的影子都没摸着,但梅振衣却心里有数——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但我知道你将去什么地方,路已经留好了。

梅丹佐一路北行避开所有搜索他的人,已经到了天山一带,正准备折转向西,迎面却察觉到隐藏的强大神气波动,这个地方最好避开。此时他的前方是海天谷,镇元大仙的五观庄所在,虽然不为凡人所知,梅丹佐还是能察觉出异常的。

梅丹佐绕开海天谷前行不远,又察觉到远方有强大的法力弥漫,有高人飞天而来似乎在搜索什么东西。来者展开了神识,正是芜州曾遭遇的金仙清风,梅丹佐一直在潜行,他先发现了清风,立刻绕行避开。

然而此时身后千里又有强大的法力弥漫而来,也是一位足以与他相斗一番的高手,梅丹佐不知这前后两人的来意也不想暴露行迹,落下云端在苍茫戈壁中彻底消失不见。

……

博格达峰海拔有五千多米,主峰形如笔架终年积雪,山风猛烈几不可攀,自古号称雪海。在它的周围,还有七座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峰,这八座山峰环绕着一片高原盆地,这八百里盆地是一片死寂的荒漠。

这一片盆地中温差极大,正午时热得如火炉一样,沙石能将鸡蛋烤熟,夜间又极为寒冷,寒风能将鸡蛋冻裂。这样的异常气候也导致高原云层的异常对流,经常片刻前还是暖阳微风,下一瞬间就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这里不仅没有人,也几乎寸草不生。

清风落在博格达峰之上,梅振衣与知焰就站在他的身后,这位仙童皱了皱眉头道:“我刚才展开神识飞天而来,察觉到梅丹佐曾一闪而过,随即不见踪影,你敢肯定他就在这八百里荒漠盆地中吗?”

盆地的另一端钟离权发来神念:“我没有发现梅丹佐,他不可能从我的身边经过,想必就是在此处藏身,若一味收敛神气,我们也发现不了他。”

梅振衣看不见师父,钟离权在数百里外的另一座高峰上,却把神念发送过来。这么大一片荒漠,以梅丹佐的修为要想刻意躲起来,清风也无法察觉。其实把他们的位置换过来也一样,假如梅丹佐站在博格达峰上,清风躲在荒漠中不露形迹,梅丹佐也发现不了。

要想准确的察知梅丹佐所在,恐怕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事先在他身上下神识灵引,但是在这种高人身上下灵引能得手,既不被对方发现也不被对方洗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梅振衣道:“若想知梅丹佐在不在,我有一个办法,但我无大法力施展此种神宵天雷术,要请仙童帮忙。”

梅振衣取出了一个瓷瓶,打开塞子往空中一撒,弥漫而出的是白色粉末状灰烬。这些正是当年何家村被毁后留下的,梅丹佐法身火翅当时被削损了一多半,全力逃遁落入何家村,这些粉末中也包含他损毁法身的残留气息。

清风取出了一把扇子,这扇子只有几寸长,像一个小葫芦的投影,扇面两头宽中间细,通体无色几乎透明。别看这扇子小,一祭出来,神识中就仿佛能听见风声呼啸,正是九天玄女宫的镇宫神器之一携风扇。

清风取出携风扇信手一挥,它就变成两尺来长普通的扇子大小,一道柔和的风将半空中的灰烬吹去,飘上云端散开。梅振衣的神识也随之展开,这些灰烬在携风扇的指引下,均匀洒落于这一片盆地中。

梅振衣以神宵天雷术激引外物之法感应梅丹佐所在,他没有这么广大的法力,让清风帮了一把。法术一展既收,他朝清风点头道:“梅丹佐就在八百里荒漠中,他的修为太高,我不能确定他的位置,但可以肯定他在此处。”

清风点了点头:“你方才施法恐他已察觉,事不宜迟需立刻动手,你与知焰速退,让韦昙做好准备。”

时间接近正午,天空有几朵云静静的浮着,在强烈的阳光下显得毫无生气,戈壁上的沙石都反射出炽热的气息,仿佛大地已被烤干,群峰间数百里荒原一片死气。地表的热浪泛起让人几乎无法呼吸,遍处是白花花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清风站在博格达峰上,一抖手中的携风扇,这柄扇子迎风变成了几十丈,清风的身形也随之增长,一抖二抖三抖,眨眼间清风已变成了百丈之高,手中的携风扇也成了一支擎天巨物,然后他将这巨大的扇子全力挥了出去。

风,瞬间的狂风,从博格达峰脚下升起,朝着盆地席卷而去,狂沙遮蔽天日,斗大的石头如炮弹般飞射、碰撞、碎裂、滚落,静悄悄的盆地中陡然传出了如万千怪兽一齐怒吼的声音。

好厉害的大法力,这一手神功绝对不能在芜州那样的地方随意使用,然而在这里却可以尽情的施展。狂风呼啸而去,数百里外荒原的另一端又发出一声长啸,钟离权站在盆地对面的一座高山上,手中仙风扇连挥,身形迎风暴长,立足巅峰也有百丈之高。

他那把扇子上的裂纹全部消失了,发出碧绿的青光,朝着盆地中挥扇,与其说挥起一阵狂风不如说卷起了一道飞沙走石的幕墙,烟尘弥漫向着谷中推了过去。两位金仙站在高峰上面对面挥扇子,两股狂风撞在一起,周围硕大的群峰恍惚间都颤了一颤,盆地之中已经看不见任何光影,连法力神识都是混沌散乱的。

荒漠中央有道巨大的烟尘升起,高度甚至超过了博格达峰,那是狂风相击形成的漩涡,在荒漠中四处游移,所过之处把整个荒原都翻卷了一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逃脱漩涡的吸力。在盆地外远望,这是多么壮观的一场沙尘暴,梅振衣第一次见师父全力出手,与清风合击竟有如此之威!

梅丹佐躲得再好,此刻也无法藏住了,不论是战是走,都必须现身动手。其实谁也没有发现他的形迹,但世间最怕有心算无心之事。怎能想到梅振衣这种修为接近仙道的修士,会为了世间普普通通一个村庄,锲而不舍暗中追寻了他二十三年,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找出他。

冲天的沙尘漩涡刚刚升起,就听一声巨响,在数百里之外也有惊天动地之感,荒漠中光焰爆射将那巨大的漩涡炸得粉碎,一位手持长矛的金发巨人现出身形怒吼道:“我本已回避,为何还要如此无礼逼我现身?”

回答他的是四面八方同时响起的一声大喝,只见狂风骤停,漫天落石如雨。东北面的一座高峰上飞来一道金光,是清风的金击子迎头砸下,东南面的高峰上仿佛有一条盘旋的金龙咆哮而来,那是清风的打猴鞭。

西南的高峰上万千道丝光舒卷,如垂天大袖将这一片天地完全缠绕罩住,是钟离权的金拂尘出手。北面一片银光带着霹雳之声如蛟龙飞驰而来,那是拜神鞭,钟离权这一次把徒弟的神器也借了过来,与清风的打猴鞭呼应出手就是要缠住梅丹佐。

两位金仙,四件神器,八方合围,一言不发突然出手。梅丹佐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片刻之内冲出重围逃走,只得全力出手斗法。他发出一声怪哮,身后的火翅爆射而开,宛如四面八方燃烧的天神化身,手中金矛挥舞,漫天都是锐利的金色光影。

梅振衣与知焰此刻已离开博格达峰,站在战场左侧约三百里外的一座高峰上,以梅振衣的修为,几乎已分辨不出场中相斗的情景,是谁的法力展开了何种攻击,又是谁的神通化解还击?连神识都不敢轻易切入窥探,唯恐被震动波及所伤。

这样级别的斗法,果然不是他们能直接插手的!

场中相斗看着猛烈,其实梅丹佐毫发未伤,清风与钟离权都以大法力纠缠为主,目的就是要让对方无法脱身。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该是他们出手的时候了。

知焰祭出无形之器穿云梭,飘散到战场外围极力避开最核心的法力澎湃,然后布成了魂音阵。天空有琴声响起,在激荡的战场中几乎细不可闻,梅丹佐有些意外,显然又有一位仙人出手,但看上去却不是来攻击他的,而是在帮他!

随着音符,天空中似乎有无形的火焰在跳动,燃烧着光焰的热力,正午的阳光也变得更加刺眼,梅丹佐的火翅以及金矛之威在此映衬下更添显赫。此时梅振衣也出手了,他朝天祭出了雷神剑,一道耀眼的霹雳击了下来,却没有劈中梅丹佐,正劈在知焰布成的魂音阵中,虚空中电光与火光四射!——这是指引韦昙射箭的信号。

韦昙的位置在战场核心以北,大约三百里外一座高峰的半山腰,他胸前戴着藏神真如佩,衣衫是敞开的,露出古铜色健壮的胸膛。手中有一张长弓,几乎与他高大的身材一样长短,弓弦是金红色的,而弓脊的颜色深得几乎发黑,看上去如紫檀的质地,弓的最上端还装饰着一支金乌的羽毛。

梅振衣与知焰出手的同时,韦昙也开始张弓。

韦昙的姿势很标准,侧身箭步,前膝微弓后腿蹬直,半转身扭腰发动全身之力。这张弓不是拉开的而是推开的,他右手控住弓弦最中央扣在右胸靠肩的位置,左手缓缓伸直向前推开弓脊,朝着烈焰与金光之中的梅丹佐。

弓弦发出吱吱的响声,韦昙全身的骨节也发出一连串脆响,随着这开弓的动作,就连他脚下的那座巨大的山峰也有咔咔响声从地底深处隐约传出,天地之间起了奇妙的变化。

阳光变得越来越炙热,看上去似乎能将地面上的一切融化,然而站在阳光下却感受不到一点暖意,似乎八百里盆地之内所有的光焰热力都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抽空了。

韦昙在发光,他的身形已与射日弓融为一体,向周围散射着刺眼的光芒,仿佛也如梅丹佐一般带着燃烧的火焰。随着射日弓推开,远处的梅丹佐立刻有了自然的反应,他发出的光焰法力似乎与几百里外相呼应,那里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生成,他周身的火翅也在不自觉中随之跳动。

梅丹佐在同一时间感应到了强大的危险与忿怖气息正在将自己锁定,下意识的就想避开,火焰爆射漫天金矛光影一收,合成一道锐利的锋芒,向南方突击而去。

可不能让他走了,清风与钟离权在同一时间长啸一声,一齐挥动了携风扇与仙风扇,远远的只听“扑”的一声响,梅丹佐周围的一切都化为齑粉,狂风对撞再度形成巨大的漩涡把他罩住,天空无形的火焰与飞舞的电光都在风势中瞬间变得炽烈无比。

韦昙手中的射日弓已经推满了,两千多年来几乎没有人能够拉开的天下第一神弓,此刻已弓脊曲张弦如满月,这张弓连同手持它的韦昙变得如太阳一般耀眼,凝聚了八百里荒原中所有的光焰之威。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射出这样的一箭,从来没有!

韦昙咬着牙,双眼瞪的如铜铃一般,浑然不觉全身被火炙的感觉,也不在乎弓身上的光芒几乎要刺瞎他的双眼。弓弦发出一声痛苦的崩响,脚下的山峰轰然一声塌了半边,这一箭终于射了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