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5回、世间留行终有迹,怎堪锐意不舍心

这一次炼丹对于梅振衣而言出乎意料的顺利,也出乎意料的艰难。所谓顺利是指他未受到丝毫惊扰,五观庄内外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所谓艰难是指炼丹的过程,他竭尽全力浑然投入,就像始终行走在悬崖的边缘,差一丝火候都是丹毁人伤的结局。

人在悬崖边缘走几步路可能不会太艰难,但是你连续走一个月试试?非大法力、大定力不可为也!

知焰于天地灵根下定坐三十六日,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梅振衣就坐在对面望着她,微微一怔道:“你怎么没在炼丹?难道大罗成就丹已成,过去多长时间了?”

梅振衣:“三十六天,我七日前已炼成丹药,这天地灵根下果然不凡,丹成时筋疲力尽几欲昏厥,在此调养七日竟然已完全恢复,而且修为隐然已达化身五五之境。”

知焰露出了笑容:“这不仅仅是天地灵根之功,也不想想你炼成的是何种丹药?炼器是炼人,炼丹也是炼人,你的修行不是一向如此吗?大罗成就丹究竟是什么样子,让我看看。”

梅振衣没有伸手拿什么东西,坐在那里默运神通,身体上方凭空出现了十二枚紫气光华流转的灵珠,宛如与他一体的身外炉鼎。知焰惊叹道:“九转紫金丹已非凡品,这大罗成就丹竟超乎我的想像,还第一次见到丹药也是神器。”

梅振衣也感慨道:“我的炼器之法最早就是借鉴炼丹之法领悟,大罗成就丹是外丹饵药极致,丹药竟有神器之妙,若斗法时以此丹为器对敌,相当于身外分身合击。”

知焰莞尔摇头道:“恐怕没有人会拿它当法器用,一旦斗法时损毁相当于斩一化身,若不幸落败未及收回,那损失可就大了。”

梅振衣也笑道:“我只是说说而已,感叹其妙用。”

知焰一招手,一枚大罗成就丹飞旋着落在她手心,一片清凉寒意透体,她一边研究一边说道:“此丹最佳的服法,以阳神化身直接依附其中,比服用之后化转药力更加简便,没有脱胎换骨修为历苦海劫圆满,服不得此丹。……你这里只有十二枚,镇元大仙已经取走六枚了吗?”

梅振衣:“成丹三炉,镇元大仙取走一炉,他已离开五观庄去仙界了,我留在这里等你,现在也该回芜州了。”

两人走出五观庄后院,庄中护法羽竹仙人迎上前来道:“二位要回芜州,镇元大仙有交代,尽管放心径直回山,自会保你们这一路不会遭遇意外。”

这话说的漂亮,梅振衣在五观庄中炼成大罗成就丹,此事极少有人知,假如在回去的路上碰见意外,比如有人趁机抢夺之类,不论是不是五观庄泄露的消息,总有让人猜疑之处。镇元大仙却提前放出了话,保他们在离开五观庄至回到青漪三山之前,不会遭遇任何意外,让他们放心回家。

其实在人世间敢直接找梅振衣麻烦的人已经不多了,且不说他背后有没有高人罩着,就这道侣两人出手的威势也足够让人忌惮。除了仙界的那些有大法力神通的前辈之外,有把握与他俩交手取胜还能全身而退的仙人并不多。

神仙并不是好打架的,仙界有很多仙人从有修行之日起到飞升之后,除了门内演法印证之外,从未真正与人斗过,更别提生死相搏了,修仙本就是清静无为之事。杨天感是妙法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又有神器寒雾针,碰上山野出身的徐妖王,也被一顿乱拳打得四处乱窜,更何况是历尽杀伐的梅振衣呢?

道侣二人一路未遇任何事端,顺利回到了芜州,先入敬亭山将三枚大罗成就丹送给清风,又回青漪三山拜见师尊,不料钟离权座前有三个人正在等着他们,是从昆仑仙境而来的左游仙、张果、徐妖王。

左游仙因修行已至世间法尽头达待诏之境,欲主动飞升,梅振衣特意派张果去昆仑仙境帮他镇守洞府,如今左游仙历天刑已回修成真仙,回青漪三山拜见师父,张果也一道回来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事,他们三人还带回来一个重要的消息——有了梅丹佐的下落。

插叙一段前事,梅振衣曾经把玉骨扇“借”给徐妖王用,但他也知道另外九大妖王也没有十分得意的法宝,送礼也不能只送一份。在青漪三山这么多年的修行中,炼器之道也没放下,他重点做了三件事。

第一是给师父钟离权准备了一件礼物,得到那么多宝贝,不能只想着自己,首先要报师恩。想当年送给钟离权一双吉祥软草鞋,老人家就高兴的很,现在他修为高了、得到的宝物也多了,自然还要哄师父开心。

他将龙须分解,那些金黄色的纤维以法力细细剖开去芜存菁,以此为丝;再将一只龙牙小心炼化,以大神通雕琢,以此为柄,炼成的是一支拂尘。他在洛阳云端上见镇元大仙手挥拂尘很是气派,也想弄一柄好拂尘让师父拿着更显神气。

梅振衣穿越前是苦孩子出身,但别忘了梅溪家亲戚中有专门倒腾古董赝品的,对器物工艺很有讲究,穿越后这么多年来为梅府大少爷,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就带着华贵之气,加工出来的东西也不一般。

这一支拂尘手柄牙白色如脂玉般的光泽,拂丝是金色的,柔韧细密,远观如云霞,拿在手中就似水银一般滑顺垂拂。每个人炼制的器物当然都根据自己的修行感受,这支拂尘最大的妙用在于模仿乾坤大袖。

梅振衣见过杨天感以寒星阵模仿乾坤袖,自己也以拜神鞭模仿寒星阵炼成了银魄阵,而且不止一次亲眼目睹清风羽衣上的银丝变化飞出。以法力祭出这支拂尘,万道金丝舒卷如同大袖遮天,还有漫天金光闪烁如灿烂云霞。妙用威力如何要看御器之人的修为了,但至少御器时的景像无比华美威风。

在师父回山时,梅振衣召集众修士拜见,顺便把金丝拂尘送上。钟离权乐得够呛,捧着拂尘笑得合不拢嘴,众人都上前恭贺,只有谷儿、穗儿在那里偷偷掩嘴笑。梅振衣知道她们为什么笑,因为这支拂尘太过华贵了,师父拿在手里有点别扭。

钟离权一身灰布道袍半新不旧很是普通,腰间挂的葫芦也是斑驳旧物,头上的发簪更是一支简单的削了皮的细树枝而已,手上的芭蕉扇破的龇牙咧嘴,脚上穿的双耳芒鞋虽很精致但并不引人注目。

拿着这样一柄拂尘在手中光华四射,与他的打扮很是不协调,说不好听的形容——就像是偷来的!

但钟离权可不在乎这些,只要徒弟送的他就高兴,一手摇着扇子一手挥着拂尘道:“这拂尘很不错,徒儿呀,你若开宗立派,它可为历代掌门手持之物,为师就先拿着抖几天。”

除了这拂尘之外,其实最难处理的还是那一大块黑色的龙身骨肉残骸精华,缠绕的龙筋已经被灵珠子抽走,剩下的黑色结晶仍然很难处理。梅振衣这些年一直在“炼化”它,但此物没有丝毫变化,梅振衣并不是在炼器,而是在借物修行。

他将神识切入黑色结晶,主动承受龙魂咆哮之威的冲击,以求定心不散乱、灵台不受扰。这其实是在模拟对抗天刑雷劫中的“伤神”业力。他明白自己没有修成化身五五境界之前,无法克制龙魂咆哮的冲击去炼化这块东西,只是借此淬炼灵台而已。

黑龙结晶没有炼成什么法器,这十几年来,除了那柄精心打造的金拂尘之外,梅振衣只炼制了十八件法器,其中成器十件损毁八件。

以梅振衣的炼器大宗师的身份,怎会在炼器之时损毁了近一半呢?他炼制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异常难处理的天材地宝,就是得自西海湟的十八支飞鳍梭。灵珠子抽龙筋并向梅振衣讲解仙家炼器与凡间修士炼器的区别,最主要之处是花的心力与时日不同,哪怕是相对普通的材料,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梅振衣若有所悟,用十八支飞鳍梭练手,器物的妙用中包含炼器的心血超过天材地宝的本身,炼制过程中也损毁了八支。最后炼成十支如分水刺状的飞鳍梭,在张果去昆仑仙境时,命他顺便送到龙空山,给十大妖王每人一支。

左游仙自仙界而回之后,就与张果一起去了龙空山,十大妖王收到法宝当然高兴,同时正好有事要到芜州告诉梅振衣——找到疑似梅丹佐之人了。

十大妖王办事很认真,梅振衣早有叮嘱,他们这些年一直在昆仑仙境蛮荒中留意梅丹佐的行迹。手下的十万妖兵虽然修为不高,但人数众多很有用,这些年深入蛮荒查看还真发现了不少可疑的对象。

昆仑仙境蛮荒广漠,其中有很多瑞兽、妖王,也有个别自视修为高深避入深山的修行人,在这里面找一位刻意隐藏的高人其实很不容易。但梅振衣交代了三个原则——

其一是原先没有此人,二十三年前突然来到的,这就排除了很多长年占地修行的妖王与修士。

其二是原先能行走的地方,近二十年来突然进不去了,包括附近的妖怪精灵都被驱逐了,虽不知是何人所为,但也值得怀疑。

其三是某地有人修行,却不愿意泄露身份,也极少与人打交道。

就按这种找法,也如大海捞针一般,蛮荒中是危险之地,但山野妖物之间都有各自的地盘与交流方式,可以传达各种信息。十妖王至少找到了几十个嫌疑对象,一一排除最后只剩下一个,但一直未敢惊动。

在离龙空山五千里外的一处荒野中,极少有人涉足,连妖物都不多,二十三年前来了一位高人,隐藏形迹谁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偶尔闯进此地的妖类都被大法力逐出。山野中成灵之妖也知道好歹,久而久之无人再靠近。

此人神通广大匪夷所思,但似乎有所忌讳,照说他公然现身足以横行荒野,占据一方建立洞府开宗立派,却非常低调几乎默默无闻,也从不与人打交道。

左游仙与张果听闻之后,觉得此人很可能就是梅丹佐,与张妖王、徐妖王一起扮作穿行荒野的样子去了那里。张妖王与左游仙在千里之外止步,暗中监视接应,徐妖王与张果径直前行“路过”那人所在的深谷。

在百里之外,神念中有声劝阻他们绕道而行,山野中也有大法力拦路,其威势不可匹敌。

徐妖王故意做出不高兴的样子,大声叫嚷着就要走直道,取出玉骨扇出手破法,张果也放出了葫芦里的白蝙蝠阵。这时一道金光射来,一柄金色的长矛带着烈焰之威,把他们一一击退,并展开了反击。

徐妖王见好就收,赶紧服软道歉,两人“灰溜溜”的绕道走了,连对方的面都没见着。这一次试探性接触其实很玄,梅丹佐如果真追出来动手,他们很可能走不脱。但他们也算修为高超皆怀神器,举止就像横冲乱闯的山野妖类,没露出什么破绽。

留张妖王在千里之外暗中隐藏,继续监视此地的动静,另外三人立刻离开昆仑仙境赶到青漪三山报信。

听说这个消息后,梅振衣确定那人就是梅丹佐,等了二十三年的仇人终于有了下落,这次一定不会再放过他了。钟离权当然明白徒弟的心思,于是将清风请到青漪三山餐霞阁商议。

梅振衣要斩灭梅丹佐,这事拦也拦不住,清风与钟离权都打算帮忙。但梅丹佐修为之高惊世骇俗,真要动手不在清风之下,更在钟离权之上。

像这种高人之间的斗法,分出境界高下不难,但要斩灭对方却太不容易了,还要防止其逃走并在斗法过程中尽量不伤及无辜,听起来几乎不可能。

十几年前灵珠子已经说出了对付梅丹佐的方法,就是让韦昙以射日弓凝聚千里光焰之威,一箭将他射落。但是怎样才能让梅丹佐不逃窜不反击,老老实实让韦昙射一箭呢?需找一片荒漠缠住他,韦昙事先不能出手,只能是最后的突然一击。

斩灭梅丹佐需付出的代价不小,而且高人去的太多也不行,大法力混乱之间谁也不好控制,还可能造成不可测的后果,甚至导致生灵涂炭山河破碎。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为了杀一个人,总不能往一座城市里丢原子弹。

清风冲钟离权说道:“需在一片开阔荒漠,正午时分动手最佳,除了射日弓之外,最好把九天玄女宫的另一件神器借来,就是携风扇。若无携风扇,把你的仙风扇借给我也行。”

钟离权:“风助火势,你这是要煽风点火吗?”

清风:“我们二人先要缠住梅丹佐足够长的时间,让韦昙张开射日弓,最后一刻知焰以魂音阵点火,梅振衣趁机祭出神宵天雷,梅丹佐斗法还击的光焰之威将达到最盛,我以携风扇你以仙风扇一起煽风,韦昙一箭射出。”

钟离权:“这种阵势的斗法,知焰与振衣能插得上手吗?”

清风淡然道:“不插手也得插手,这本就是梅振衣与韦昙的事,你我只是顺势随缘相助,他们出手是牵制与最终克敌,你我只是阻敌逃窜伤人。”

钟离权又问:“射日弓乃九天玄女宫神器之首,携风扇也是镇宫九器之一,能同时借出来吗?”

清风:“真阳宫主有言,梅振衣若有事,可派使者持黑龙角到九天玄女宫求助,也顺便传我的话,送去大罗成就丹一枚,并承诺神器若有失由我偿还,若有损由我修复。”

钟离权又问道:“就算神器能借出来,事情也不能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你我怎样在千里荒漠中恰好出手缠住梅丹佐呢?而且你怎能肯定,他不会直去仙界不留人间呢?”

清风:“当年此人受伤颇重,在昆仑仙境中养伤二十余年不过刚刚恢复元气,以常理论应该不会硬抗天刑立刻返回他的仙界,需在人间修养并为渡劫做准备,或寻法宝或积功德。而当他突然遭遇你我,被神识锁定斗法之时,是无法飞升的。”

钟离权苦笑道:“这说了等于没说,仙童没有回答我刚才那一问。”

清风面无表情显得很是严肃:“此非推演所能知,在于世间兵法了。你我插手就是如此一斗,至于其余的事,应该让梅振衣自己想办法,他如果做不到就不要揽这件事。”

梅振衣一直在旁边听着没敢插嘴,此时才接话道:“多谢仙童与师父愿意出手,不敢再求太多,剩下的事情我自会设法安排。”

行礼退出餐霞阁,梅振衣将修为在地仙以上的山中修士全部找来,包括知焰仙子、左游仙、张果、梅毅、星云、提溜转,还有来访的徐妖王。众人在随缘小筑中密谋了一夜。

由梅振衣定“战略”,徐妖王也帮着补充完善,梅毅具体指挥确定“战术”,分派各人的任务,包括昆仑仙境中十大妖王以及手下妖兵“骨干”,还有左游仙门下的太道宗弟子,都以不同的方式参与这次行动。

最后梅振衣手指大唐行军图册,在高昌以西,博格达峰群山之间的戈壁荒漠中,画了一个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