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4回、清风推演添妙数,镇元假手得仙丹

那两位童子不耐烦了,男童挥手道:“我家祖师爷的雅量,非你等所能知,二位请回吧,我要关门了。”

女童也道:“你们走吧,这些年来求药的人多了,说什么都没用的,我们真要关门了。”

知焰暗语道:“阎王好见,小鬼难当,我们还是去昆仑仙境找乔散人吧。”

梅振衣摇头道:“不必远去,镇元大仙推演之能冠绝天下,大神通明察秋毫,岂会不知道我们来此?若有缘就会相见,若无缘去别处也没用。”

两位门童正要关闭洞天门户赶他们走,忽听庄园中有人问:“清灵、明镜,与何人罗唣不休呢?”

清灵、明镜两位门童赶紧答道:“萧护法,有两位自称芜州来的修士求人身果,我们正要打发他们走呢。”

“来自芜州?请稍等。”五观庄大门一开,走出一位修士,头戴冲天冠手持拂尘,长衣大袖面如冠玉,颇有仙风道骨气象。

他走到门外正要说话,一抬头突然俯身跪拜下去,梅振衣和知焰吓了一跳,这位仙长为何行此大礼?赶紧往两旁一闪,随即就发现误会了,因为那位仙人跪在地上说道:“五观庄护法萧羽竹,拜见师父!”而那两位门童也同时下拜道:“拜见祖师爷!”

回头一看,只见镇元大仙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后面还有数十位仙人随驾,他们是在萧羽竹出门时突然现身的,事先连梅振衣与知焰也并未察觉。

梅振衣与知焰一起单膝点地施礼道:“晚辈修士拜见镇元大仙及万寿山众仙长。”

镇元大仙神色甚是祥和,大袖一拂把这两人扶了起来,上前一步朝梅振衣微笑道:“自从洛阳一别,短短十余年,梅公子修为精进如此,果是天下难遇之奇才。”他一眼就看出了梅振衣的修行底细,无论是法力还是境界,都比在洛阳云端之上精进许多。

梅振衣谦虚道:“微末修行,成仙道尚远,哪堪大仙夸奖。”

镇元大仙看着他微微点头道:“不远了,不远了!……清风、明月还好吗?”

这一句话问的很突兀,梅振衣赶紧答道:“二位金仙在芜州修行无恙,我能来此,还是得自清风仙童的指点与相助。”

镇元大仙叹了一口气:“清风指点你来,自己却不愿再回五观庄看一眼。”听他的言下之意,对清风当年带着明月出走五观庄仍然深感惋惜,其实从眼前这一对门童“清灵、明镜”的个法号,就能看出镇元大仙的感慨之意。

两位门童跪在那里抬头面露惊讶之色,因为祖师爷与这两位客人在谈清风、明月,那可是他俩崇拜的偶像啊,虽然嘴里不说,但是心里面一直是这么想的,毕竟那是五观庄创立之初的两位门童,如今已名动天下,尤其清风更是威名赫赫。

梅振衣不知如何回答,镇元又扫了一眼还跪在门前的两位童子,朝萧羽竹道:“五观庄门前也着实为难这两个孩子,总算他们还没有忘记我的叮嘱,还是让他们回昆仑仙境闻醉山清修吧,再派两名晚辈弟子为门童。”

萧羽竹下拜起身道:“弟子谨遵师父法诣,这就另遣门童。”

镇元大仙要把这两名门童的苦差事卸去,另外派人来看门,听上去对清灵、明镜是好事,可以不必经常处理闹心事去闻醉山清修了。知焰却悄悄向两位门童暗语道:“五观庄门前乃试炼之地,你们将祖师的叮嘱挂在嘴边向来客宣扬,尚不能自然而行之,达到所行无须言的心境,这样回山未免让长辈失望。”

清灵、明镜对望一眼,好似醒悟了什么,一齐磕头道:“祖师爷的叮嘱不必常挂嘴边,当自然发乎性情现于行止,历练未尽,请求祖师爷把我们留在五观庄门前。”

镇元子却问梅振衣道:“梅公子,我这两位门下今日失礼了,当如何责问呢?”

梅振衣拱手道:“五观庄门前是非多,他们守门职责所在,也并无失礼之处,大仙若要问我,我就求个人情,让他们继续守五观庄门户,以至心境修为圆满。若说责罚,这就是责罚,若说缘法,这也是缘法。”

镇元大仙眉头舒展,朝两位门童一挥袖道:“你们起来吧,守门数十年也辛苦了,继续为门童,你们愿意吗?”

“弟子愿意!”两位门童齐声答道。

镇元大仙一招手:“不要站在门前,有客远来,还是入庄中叙话。”

到了五观庄中,梅振衣虽是第一次来,却似轻车熟路,先领着知焰在门厅的“天地”二字匾额前焚香礼拜。行礼的时候知焰还偷偷瞄了梅振衣一眼,这场景挺有意思,一男一女拜天地,让人联想起成婚之礼来。

然后众人进厅中落座,镇元带来的仙人虽多,但没有都进来,只有七、八位陪坐,一一寒暄互相引见。这些都是万寿山仙界中的仙人,梅振衣与知焰当然很恭敬,有意思的是这些人几乎都转达了向清风与明月的问候,对他们也很是客气。

这里面有的人已成仙近千年,当年未成仙时都得到清风、明月的不少恩惠,可不像闻醉山中那些无知的世间晚辈弟子。

镇元大仙自然坐在主座,梅振衣与知焰却不敢直接坐到客座最上首,前面空了一个座位,这才依次坐下说话。寒暄引荐已毕,梅振衣取出一个白葫芦说道:“多年来我搜集天下灵药,清风仙童又给了我炼制九转紫金丹所需的药材,足够成丹两炉,只缺一味人身果。此番前来想与大仙商量,借一枚人身果炼药,若能成丹不论有多少枚,愿以三一之数相还。”

炼成什么丹药得看药方,但九转紫金丹这种东西能成丹几枚,得看药引,假如这两炉丹药炼制成功,梅振衣有把握成丹十二枚,拿出三分之一也就是四枚给镇元子换一枚人身果,双方应该都不吃亏。

镇元子笑道:“听说你改方炼制,无人身果也曾成丹,又命名原方为大罗成就丹,这名字起的很好。……其实你想求药,也不必以大罗成就丹交换,若钟离金仙有随缘之意,肯来我万寿山延伸开辟金仙洞府,我愿以一枚人身果相赠。”

梅振衣赶紧答道:“我一定将大仙的美意转告师尊,但弟子不能为师作主,也不能强求师尊的福缘。……此事应容后再谈,与我登门求药无关,否则是让师尊为难。”

镇元子表示若钟离权肯在万寿山延伸开辟仙界,他就直接把人身果给梅振衣。而梅振衣答的很得体——弟子不能替师父做决定,就算钟离权愿意而镇元子又给了人身果,那也是送钟离权的礼物,身为传人不能算计师尊之物为自己谋利,他只能转达镇元大仙的意思。

镇元子眼神中毫不掩饰赞许之意,朗声笑道:“钟离仙友好修行,也收了个好徒弟,凭这番话,我可以给你一枚人身果。请问梅真人,你一炉能成丹几枚?”

梅振衣:“如无意外,一炉当有六枚。”

旁边萧羽竹插话道:“两炉十二枚,四枚大罗成就丹换一枚人身果,梅真人所求甚重啊。其实若只炼两炉丹药,取一枚人参果的六一之数足矣。”他认为四枚大罗成就丹不值一枚人身果,但镇元大仙已答应自无异议,可是一枚人身果能同时入药炼制十二炉大罗成就丹,炼两炉丹药只需要一枚果的六分之一。

镇元摇了摇头道:“梅公子登门求药,我要么不答应,既然答应当结善缘,我会给你一枚完整的人身果,也会让你带走十二枚大罗成就丹。”

这句话让在座的人都吃了一惊,镇元大仙好大方啊!这么做等于白送一枚人身果,梅振衣哪有这么大的情面?想当年清风守了天地灵根一千八百年,也不过取走三枚而已。至于心猿悟空盗走另外三枚,那是另有一番大缘法,在镇元大仙的推演之中。

知焰欠身道:“晚辈无福不敢凭空消受,如此仙家宝物,岂能这样上门空手而取。”

镇元大仙笑了笑:“你误会了,我也不吃亏,若是清风在此一定会明白我的做法。那盘古葫芦是清风之物吧?里面装的应该是成丹之药,梅公子能把这葫芦与丹方都交给我吗?”

镇元大仙要那个葫芦,还要梅振衣的九转紫金丹方,也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给还是不给?知焰用疑问的眼神看了梅振衣一眼。

梅振衣眨了眨眼睛突然想明白了,笑眯眯的上前将葫芦放在镇元子手边的茶几上,又从怀中取出九转紫金丹方躬身递过去道:“都在这里了,请大仙过目,此葫芦中的药,炼制两炉有余而三炉不足,不知大仙多长时间能够补全?”

镇元大仙赞道:“好精明的小子,我一开口你就知道用意,难得难得!……你们就暂且留在五观庄中清修吧,待我补齐药材再来,有什么事情就告之羽竹护法。”

镇元大仙什么意思?其实清风早就想到了,因为他给梅振衣的那个葫芦里装的灵药不仅仅可以炼成两炉九转紫金丹,这位仙童很了解镇元子的行事风格,今日之事也在他的推演之中。

明月曾说清风身上的灵药可以帮梅振衣炼制两炉九转紫金丹,指的是把丹方中不足的部分配齐,其中波若罗摩花、仙人不留果、千年夜明砂等物需要梅振衣自己找到。

这并不是说清风身上没有富余的灵药了,而是指他配不齐完整的第三炉了,大约缺了近百味。但只要是清风还有富余的,他又在白葫芦里每味多放了一份。镇元大仙要将这第三炉药材补齐,然后再让梅振衣去炼化。

炼完之后就是十八枚,还按照梅振衣的约定,还三分之一给镇元大仙,梅振衣自己带走十二枚,如此皆大欢喜。

镇元大仙带着葫芦和丹方暂且离去,召集门下众弟子按药方寻齐第三炉所缺之药材,梅振衣与知焰留在五观庄等候。他们倒也没提什么别的要求,只是说不必安排静室,想去天地灵根下静坐,萧羽竹想了想也答应了。

在海天谷中看不见五观庄,因为有洞天结界掩护,在五观庄中也看不见天地灵根,因为有法阵守护。萧羽竹打开法阵将他们送入后院,道侣二人才第一次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天地灵根。树高千丈枝叶繁茂,硕大的树冠如覆天青云,每一片长成的树叶都有芭蕉大小。

知焰在树下叹道:“真不愧为天地灵根,仙灵之气充盈是人间绝佳的修行地,一丝不染尘俗气,虽在人间完全不亚于仙境啊。”

梅振衣笑道:“我原先只道要同时炼两炉丹药,以如今的修行自然没有问题,但同时炼三炉尚无十分把握,正需在这天地灵根下体悟化身变换。”

知焰:“金仙行事果然玄妙,清风在你的葫芦里放药之时,恐怕早知今日这一出,料到能成丹三炉。你曾答应每炉丹药都送给清风一枚,他也借镇元之手多取一枚大罗成就丹。”

梅振衣曾答应清风,不论炼制成功九转紫金丹还是大罗成就丹,每炉都会送给清风一枚,如今若成丹三炉,清风就能拿走三枚,再去掉镇元子的六枚,梅振衣自己还能剩九枚。

辛苦这些年最终能成丹十八枚,而梅振衣自己只能剩下九枚,看上去好像很吃亏,但实际上他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想想炼丹之药都是怎么来的?假如没有清风、明月、镇元等人,梅振衣无论如何也炼不成大罗成就丹。

从某种缘法来看,清风与镇元就是在借梅振衣之手成丹,彼此有舍有得。

天地灵根下的仙灵不染之气笼罩,很难用笔墨形容,在此定坐几无人间岁月之感,一晃就是三个月,镇元大仙终于回来了。他将丹方和葫芦都交给梅振衣道:“药配齐了,不多不少恰好三炉之数,请问梅真人几时炼丹,在何处启炉?”

梅振衣:“随时可以开始,就在此地启炉最佳,但成丹之时将有天生异象袭扰,还需大仙的门下弟子出力守护。”

镇元大仙甩袖朝天道:“这些你不必担心,天地灵根下不会受丝毫惊扰,你尽管放心炼丹便是,还有什么别的需要吗?”

梅振衣:“没有了,请大仙赐一枚人身果而已。”

镇元子亲自飞上天地灵根,以金槌击下一枚人身果,以绵缎托于盘中递给梅振衣道:“人身果已取来,无论是服用还是炼化,需在一个时辰之内药效方能保持最佳。……你们二位在此专心炼丹吧,我命弟子在五观庄外结阵。”

镇元大仙出去了,梅振衣将这枚人身果以净露化开分为两份,炼制三炉丹药只需其中的四分之一就行了,他把剩下的人身果净露递到知焰唇边柔声道:“快服下吧,然后定坐运转药力,以你的修为,将药力化尽最好在一个月以上,当你能恢复行动时,我也就炼丹成功了。”

知焰看着他,眼神水汪汪的:“千辛万苦求得一枚人身果,小半炼丹,大半却让我服用,你自己为什么不服?”

梅振衣笑嘻嘻的说:“来不及呀,我在一个时辰之内就得启炉炼丹,而这剩下的人身果也需在一个时辰之内服用。服此果,阴寒之气入骨,炉鼎僵硬不能行动,连阳神也会被寒气凝住,需在形骸百脉中散尽,然后如暖阳煦照温养全身,如同阴极而阳生。当年明月服人身果时,也定坐了好几个时辰动弹不得,何况你我呢?”

知焰瞪了他一眼,却轻声道:“你不必解释这么多,清风有推演你也有算计,带我来此就是要让我享福缘,是不是?”

梅振衣也不否认,含情脉脉道:“我的便宜不让你占让谁占?屈身为我道侣这些年,我亏欠你的地方甚多,今天就借人身果相还吧。”

知焰微嗔道:“又说这种话!赶紧炼成大罗成就丹,保自己将来不为天劫所灭,一世同享仙缘才是正经。”

梅振衣:“你快把这净露服下,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知焰服下人身果净露,就在天地灵根下静坐,收摄心神运转法力化解药力。梅振衣恐炼丹时惊扰她,绕过数十丈粗的树干,来到另一侧祭出拜神鞭,身形一分为三,成品字形面对中心站立。拜神鞭如一片白雾凝聚在中间,白葫芦飘上天空倒着悬浮。

梅振衣炼药与他人不同,并没有摆出药鼎,看上去从来都是凭空成丹,用的是独门奇技神农百草鞭术。同时炼制三炉大罗成就丹,比当初炼制一炉九转紫金丹要难多了,如果没有堪破化身变换修为境界,是不可想象的。

五观庄外的天生异象会何等猛烈,虽不能亲眼看见也能推想,比之当年的敬亭山不可同日而语。但这一切不需梅振衣操心,镇元大仙命万寿山的数十位仙人结成阵势守护此地,自己在五观庄中坐镇。尽管外面风雨雷电惊天动地,但整片海天谷丝毫不受影响,更别提谷中的五观庄了。

此处远离人烟,众仙人不必理会山外事,以大法力守好海天谷就行了。如此守护阵容,天上地下恐没有人能来捣乱,天生异象更无需担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