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3回、身言点化合师道,行止修证弟子规

钟离权要梅振衣命刘海带着四位师弟出去行游,没有明确的要求他们去做什么事情,只是告诉梅振衣,当年徐妖王与杨天感斗法时,世间修行各派高人造访青漪三山,如今可以派刘海代表三山修士回访,一路游历人间。

这样的话没个一、两年时间回不来呀,梅振衣眉头微皱,钟离权看出来了,笑着问道:“你不放心吗?”

梅振衣:“是有些为他们担忧,这一路行游何止万里,恐有几年时日,他们的修行未足,不知会碰见什么样的意外。”

钟离权一摇芭蕉扇:“臭小子,已有为人师之心了?我去天庭闭关清修之时,也是一般心思,想想你自己吧,为师我是否时刻在你身边?至于你的门下弟子,也该有这番经历,你以为他们修行未足,其实以修为论,都可以出山行游了。”

这一番话倒是提醒了梅振衣为师之道,自古修行上师对传人,都有与父母对子女类似的心思,天天护在身边倒是便于管教,但难成大器,放出去阅历吧,又担心会出意外,实在是一种两难的心态。

但人的成长迟早要有这个过程,修行人修于行,无论是见知还是心境感悟,并不能完全从定坐中求证,否则难悟道法的高深之处,也难以借鉴与融汇各派之法得大成就,想想梅振衣自己的经历就明白了。

梅振衣的两位上师孙思邈与钟离权的风格不同,各有巧妙之处。孙思邈是典型的言传身教,而且身教重于言传,他自己平日的一言一行就是最佳的榜样,潜移默化中感染弟子,做为一生修行的根基。

而钟离权不同,他是从梅振衣破妄大成之后开始传授仙家道法的,首要在于点拨,指出梅振衣的种种不足之处及时加以修正,经常吹胡子瞪眼拿扇子敲他的脑袋。梅振衣表面上嬉皮笑脸,经常和师父顶嘴开玩笑,但在大关节处,对钟离权的教导也是一丝不苟的去思考与体悟。

但是钟离权并不经常在梅振衣身边,甚至总见不到他的人影,这二十三年来更是去了天庭清修。他假如一直把梅振衣带在身边,有什么麻烦都替他出头挡住,遇到什么纠纷都提前出手化解,梅振衣可能不会纠缠那么多的业力,但同样也不会有今日的修为与眼界。

当然这么做也得有个限度,得了解自己徒弟的修行,知道掌握火候。至于像左游仙那样根本不再理会刘海放之江湖,是另外一回事,并非为师之道。

是时候让这些弟子们出去游历一番了,不能总在青漪三山里猫着,刘海闯荡江湖多年,由他带领师弟们应该能放心。梅振衣明白了师父的用意,又问道:“元充阅历有限,阿斑要找离离,但另外的弟子中,为何只让龙腾与秋水去呢?”

钟离权眉头一皱:“师父可不能只管传道,也要考虑弟子的缘法,我当年撮合你与知焰,你就不知撮合自己的徒弟吗?就像你撮合张果与星云那样。”

梅振衣点头道:“我明白了,希望他们这万里结伴行游,能解开心结。”

在原先的大官湖五妖中,以胡冲天与胡龙腾的修为最高,他们俩人的关系也最好,而且都对胡秋水有仰慕之心,彼此都清楚,因此谁都没有向胡秋水开口表达。胡冲天被敖小黑重伤不幸殒命,当时是为了掩护胡秋水冲出彭泽县来芜州报信。

在青漪三山修行的这些年,胡秋水对胡龙腾也有情意,但两人每每忆及胡冲天,都觉得无法向对方开口。借这次游历天下结伴而行的机会,若能让两人解开心结也是缘法,毕竟逝者已去,生者还是要珍惜彼此。

师父这么吩咐了,梅振衣当然会照办,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把所有的徒弟都叫到面前来,命其中五人出山行游回访天下修行各派,还亲手准备了各种灵丹妙药为拜山之礼,最后又给了徒弟们护身法宝。

刘海有金乌玄木剑、落宝金钱,还有他自己炼制的血煞天罗,另有随行瑞兽金蟾,法宝够多了。但是胡龙腾与胡秋水每人只有一根妖湟刺,虽然也不错,但在梅振衣这种炼器大宗师眼里不算太好的东西,至于阿斑与元充,并没有太好用的法宝。

梅振衣清理黑龙残骸,得到了八只神宵天雷淬炼后留下的龙牙,都是世间难求的天材地宝,他这些年一直在琢磨怎么进一步炼化为成形法器,根据各位弟子不同的修为特点分别赐于他们。

现在经钟离权的提醒他也想通了,不再事事亲历亲为,赐给元充、龙腾、鱼跃、双全、秋水、阿斑等六弟子每人一只龙牙,反正炼器之法已传授,就让他们自己去炼化吧。就算不炼化这也是可以使用的法宝,如果炼化失败只能是修为没到家或者不走运,若炼化成功最终成形,那一定是各人最趁手的法器。

刘海已有法宝,尤其是神器落宝金钱的妙用还未完全掌握,不必再赐器。至于胡春,梅振衣没有赐龙牙,而是给了他一片龙鳞,并告诉他只是研究其妙用,变化纯熟于心,并不要轻易去炼化。

五人奉师命离山而去,带着梅振衣准备好的送给世间各派的礼物,都很兴奋。梅振衣并没有告诉阿斑这趟出游要找回离离,既然钟离权这么安排了,那么离离一定会出现在他们行游的路上,说不定也会遇见转世之后的恨贤夫妇。

胡鱼跃与胡双全仍在五湖山庄镇守三山门户,钟离权又说道:“我要在青漪三山待几年,胡春就跟着我吧,平时有什么事,就让他跑腿传信。”

这分明是有亲自点拨的用意,钟离权也清楚胡春将来背负的使命重大。梅振衣喜道:“师父能在青漪三山中留几年,真是太好了,弟子一直想亲自随行听候您老人家吩咐。”

钟离权:“为师替你看家目的有二,其一是九连山与青漪湖一带风景灵秀,我在此修行增长见知,将来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开辟仙界之时,也可化转同样的天地。其二嘛,你与知焰都要出远门了,要做的事情很多。你的当务之急是去五观庄求人身果,尽早炼成大罗成就丹。”

梅振衣下拜道:“擅其事应利其器,我刚刚堪破阳神化身变换,修行尚未知常,需与知焰一起闭关,请师父为我管束山中修士。出关之后,当以九转紫金丹为提溜转凝聚炉鼎,而后再去五观庄。”

钟离权很满意的捻了捻胡子:“急而不乱,进退有度,这才有一派宗师的样子。”

梅振衣在方正峰上的石龛中闭关,参研阳神化身变换,知焰为他护法。梅振衣勤修多年法力精进神速,但受见知所限迟迟未得突破,今日一朝堪破门径修为一日千里,在方正峰上闭关两个月,纯阳化身变换自如,又修成另一化身。

此化身的称谓不是人名,叫作八大门化身,总摄人间经历惊、疲、飘、册、风、火、爵、要八相,实际上就是闯荡江湖、通达机智的那个自我的清明剖析,修成阳神化身之相。

他出关之后又把提溜转叫到餐霞阁,助她服用九转紫金丹。提溜转若想服丹必须自愿还得冒一定的风险,让梅振衣以炼药之法将她的阴神之身摄入拜神鞭,历七七四十九天与九转紫金丹药性相合。也可以说梅振衣以神农百草鞭法炼成了一味药,名字叫作“九转紫金提溜转丹”。

这么说当然是开玩笑,其实就是提溜转的炉鼎,它与真身无区别,但另有独特的神通——可虚可实随心变化。做完这一切之后,梅振衣才与谷儿、穗儿、玉真等人告别,携知焰一起离开青漪三山。

提溜转也想一起去,但是知焰拍着她的肩膀道:“刘海等人出游,张果与星云又去了昆仑仙境未回,此地虽有钟离师父坐镇,但日常琐事总不能烦他老人家亲自处理,山外事有梅毅,但山中事怎么能离得了你这位大总管?”提溜转感觉责任重大,也就没有坚持要跟着去了。

闲话少述,道侣二人离开芜州飞上云端,一路往西北而行,经过了茫茫草原、千里无人的戈壁与沙漠,还重游了梅孝朗当年阵前射子的战场,回忆起往事道侣二人感慨不已。

通古河谷地中那一场大战积骨如山,如今将士多已化为尘土,世事变迁无常,唯有天道循行无亲,求超脱仙道才是正果。

继续前行,到了五观庄外围山野,与入境观中所见没有什么变化。经过茫茫的荒漠戈壁后,竟然又能看见满山葱茏青翠的景像,真如仙家福地,连心情也感觉舒爽清凉了不少。荒野山径崎岖险峻,这一段路是在茂盛的原始丛林中穿过的。

这条路当然难不住梅振衣与知焰,为了表示礼数以及不想引起误会,他们在百里之外就落下云头徒步而行,顺便欣赏沿途的风景。翻过一座险峻高山,面前豁然开朗,这是一片群峰间的高原谷地,灌木丛中鲜花点缀挂满藤萝,远处茫茫林海一望无际,山风吹来翠枝摇曳宛如涛声起伏,此地就是海天谷了。

梅振衣在谷中还发现了一种瑞草,是绕着高大乔木生长的盘古藤,其实这与清风当年在昆仑仙境中所种的是一样的东西,但普通的盘古藤自不能与清风在天地灵根下亲手培育了一千八百年的神藤相比。

五观庄就在海天谷中,但是站在高处一眼望去根本就看不见,它有洞天结界掩护,就像青漪三山隐藏在青漪湖中不为世人所见。他们自然清楚五观庄的门户在哪里,来到山中一条几乎被荒草淹没的山路旁,在两株缠绕着盘古藤的高大松树之间,知焰抱拳道:“芜州修士知焰随道侣梅振衣,拜访五观庄。”

一连叫了三声,竟然毫无反应。知焰看着梅振衣摇了摇头面带苦笑,以神念道:“五观庄不是一般的地方,非想入就能入,人家不给我们开门。”

梅振衣上前一步朗声道:“芜州修士梅振衣,携道侣知焰仙人,前来求见镇元大仙,奉上九转紫金丹为礼。”

这一声喊就有反应了,只见面前光影忽现,洞天开启,出现了一座庄园,门前有一男一女两位童子,垂髻未冠看上去约十五、六岁年纪,模样生的甚是清秀,脸上不经意间自然带着一丝傲然之气。

男童一现身就开口问道:“你们要求见我家祖师爷,送上九转紫金丹,为什么不去万寿山仙界,却来五观庄?”

梅振衣施礼道:“我未成仙道,去不得仙界,听闻天地灵根在此处,我就是为它而来,故此到五观庄拜访。”

女童扑哧一声笑了:“你自己尚未成仙道,就想求见我家祖师爷?恐怕只能等昆仑仙境闻醉仙法会才有机会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说有九转紫金丹要送上,不会是吹牛吧?”

守门的童子分明是看不起人嘛,但想想也正常,镇元大仙岂是想见就能见?这两位童子并不认识梅振衣也不知他的来历,只当他们是来此地寻访仙踪的修士。知焰虽是真仙,但这两位童子也没怎么放在眼中。

梅振衣并不生气,微笑道:“我怎会妄语,来此地就是为了奉送九转紫金丹。”

男童一伸手:“是吗,拿出来我看看。”

知焰不紧不慢道:“我等求见的是镇元大仙,不是二位,等见到镇元大仙,自会交代九转紫金丹,二位则不必观。若愿意通报则请通报,若不愿通报就算了,不必多事。”

那男童脸色微沉道:“无事前来寻访仙迹的修士众多,长辈吩咐不必理会闲人,难道无论什么人到此地喊两声,都要惊动我家祖师爷吗?”

梅振衣的表情仍然在笑:“说的也对,那么请问山庄中主事之人是谁?能否将我们的来意转告一声?我看二位的修为有限,尚不能去仙界禀告镇元大仙,平日若有事也是先通报山庄中的仙家长辈吧?”

那女童也不高兴了,板着脸道:“我们的修为尚不高,但镇元大仙门下往来的仙长多的是,在此门前,二位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高人。若你拿出九转紫金丹,我们就替你通报,若拿不出来,请勿在这里骚扰。”

梅振衣摇了摇头说了实话:“我们来此是为了求一枚人身果,有了人身果才能炼成九转紫金丹,现在让我怎么拿出来?”

梅振衣此时说的九转紫金丹,当然不是他改方后所炼制的那一种,而就是原方所载的大罗成就丹。眼前这两位童子当然不可能听说过梅振衣改方之事,所以他言谈中仍然以“九转紫金丹”原名称呼。

两位童子闻言立即变色,寒着脸齐声喝道:“原来你们也是来求人参果的,这种东西上门就能求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么多年总有人骚扰不休,要不是祖师爷有命——‘守此门不得向拜见求药者口出恶言,不必理会妄想之徒’,我们真想好好训斥二位一顿。……就不该给你们开门,还不快走!”

梅振衣笑容更盛,反问道:“二位出言也不善啊?知道为什么祖师爷让你们在此守门又不得口出恶言吗?”

见这两位门童的反应,梅振衣能推演出很多事。五观庄有人身果在仙界不是秘密,世间很多修行人都可能听说过。那么平常因为各种原因来此求药的人必然不少,求不到是正常的,但万一求到了,岂不是千秋难遇之仙缘,反正来一趟碰碰运气又没损失。

有人带着各种贵重礼物上门欲行交换,还有人跪在五观庄门前好几年不走,有人求药不成破口而骂还闹过事,还有人企图效仿心猿悟空进去偷,当然一律都没得逞。

但这样一来,守门童子可够烦的,多年不得清静,换谁脾气都不会太好。对于那些闹事的或企图硬闯的,五观庄自不会客气,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但对于那些上门拜见求药的,镇元大仙吩咐门童不必多理会,也不要口出恶言。

这其实一种历练,是对于心境的穿凿,门童的地位看似不高却非常重要。五观庄门前多年来经历的几乎都是烦心事,要么性情超然一流,很自然的就达到祖师爷的要求;要么悟性很好能领会师门的用意,将之视为一种修行中自觉的磨练。

性情与悟性,这二者必然要有一样很出色,另一样须在修行中磨练进步,方为可造之才。梅振衣一直在思悟为师之道,自然能明白这些讲究。

开口反问的同时,梅振衣以神念与知焰暗中玩笑道:“清风、明月二位仙童误人不浅啊,眼前这两位门童修为不高,自视却很不低。”

这又关清风、明月什么事?若问谁是最“牛”的神仙?恐不好回答,但若问天下最“牛”的门童在哪里?没有别的答案,就是五观庄门童!——原因很简单,五观庄前任门童是清风与明月这两位大名鼎鼎的金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