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2回、五五化身人皆有,世世修行不虚谈

“阳神变换分身”看上去就是另外一个自己,但也不能单纯的这么理解。千人有千面,一人也有多面,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在生活中就扮演着不同角色、拥有多种身份,每个身份都有不同的内涵、责任、情感与行为方式。

比如有人在下属面前傲慢难伺候,在领导面前又装孙子,对陌生人冷酷无情,在家人面前又变得和蔼可亲,在单位可能是一位彬彬有礼的人,上了网披上马甲时,又变得愤世嫉俗脏话连篇。如果说化身,这些都是化身,人格中的种种剖面。

对于修行人来说,首先要作到的是真妄合一、真如不二,在这个基础上继续修行,历苦海劫见前世种种,灵台是否能安住无恙,就在于对此生之我的明晰?否则在苦海中会堕入轮回,这一劫是过不去的。

前世种种就是世间众生轮回万象,所见是我亦不是我,这一段经历却是此生修行的见知,也是修成阳神变换分身的心境根基。明晰此生之我,在此基础上继续修行,超脱炉鼎之限,变换身外之身。

阳神化身依缘法而修成,剖析一个清晰完整的我,这不是别人仍然是自己,比如梅振衣修成的纯阳化身,就是世间行游有所做为的那个他。

从心境上来说是如此,从神通上来说却另有玄妙,化身等同于我并无分别,拥有此人格所具备的神识记忆与能力,也可以是神通法力。这当然不能凭空而生,也是法力修成,灭一化身如伤一命,神通法力也会有相应的折损。

继续往上修行,并非是要分出多少个化身来行走世间,而是要在心境中将自我的各各层面清晰的展现,以达到一生历证圆满。此所谓“化身五五”,指的未必是二十五个化身,而是五方五位明晰无碍。当然了,也有人在演法之时分身五五,其目的在于向晚辈弟子展示境界,以坚定其修证之心。

俗话说一心不二用,但是有了阳神化身变换神通,斗法时可以同时使用多件法器,平时也可以同时做几件事情。以阳神化身行走,需要时刻消耗法力维持,若没有特定的目的,一般修行人不会总是分出阳神化身。

修行中达到一生历证圆满即可,不必也不可能无限制的分出化身,除非有佛陀、太上那样的大神通法力,而那种境界,就不是小小的地仙所能企及了。

修至化身五五次第圆满,再往下修行要将所有化身变换合一,也等于自我人格中的种种剖面完美融合。这一步也很难,修成之后的境界称为“待诏”,一世修行明晰无碍,修为已到世间法的尽头,只待天刑到来,也可主动选择飞升。

……

梅振衣分出纯阳化身带着提溜转坐车离去,本人还留在九林禅院中,只听乔觉说道:“梅公子在此不必称菩萨,称我乔觉僧即可,你有何事要与我商谈?”

梅振衣:“乔觉大师,就在这幽冥教主法座前,我想问您几句话。”

乔觉:“但问无妨。”

梅振衣回头看了一眼九林禅院的大门,那是提溜转离开的地方,又转身问道:“一世尽处历中阴光明境,而后再入轮回,菩萨引众生入幽冥世界将一世功业展现分明,此为大功德。但也有人天年未尽而横死,未历中阴光明境,机缘巧合自感成阴神,因执念未消留神于世,是不是该给他们一个公平的机会?”

乔觉笑了笑反问道:“什么样的机会?”

梅振衣:“以阴神身尽天年,若执念消则自入轮回不必多言,若执念不消,那就让它们怀着这一生的执念吧,待天年尽,再引入幽冥世界。”

乔觉想了想似是自言自语:“若阴神已留于世,世人当有敬畏惊怖,执念消或天年尽再入轮回,应当如此。”

梅振衣:“既然应当如此,你为何没有这么做呢?”

乔觉:“你入幽冥世界曾答何为菩萨行,视众生为一人,合万念成一念,无人能与我有此说。”

梅振衣:“今天我能与你有此说吗?”

乔觉点头道:“能,就这么说定了。”他做事好干脆,这么重大的一件事情,一问一答间就决定了。

梅振衣又道:“我还有一事要请教。”

乔觉微微有些意外:“梅公子还有何事?”

梅振衣:“当然是为提溜转的事,我不知世间还有多少提溜转,但是如我一般肯入幽冥寻人者不多,有修行的阴神被收入幽冥世界,未必次次都能有人把它们带回来。假如它们自己不愿意入轮回,就想在此世修行,菩萨怎么看?”

乔觉叹了一口气:“入轮回者,哪有愿与不愿?”

要是问世上的人:“你愿不愿意死?”没有一个人会愿意的,但是身在生死轮回中谁也勉强不得。幽冥世界只是将去世之人的中阴光明境引入层层幽冥境而已,并没有决定谁的生死,地藏菩萨也没有额外改变任何事。

可以这样理解地藏菩萨所发下的大宏愿——世上众生入轮回时,皆得自性光明,如此之世间再无地狱。

梅振衣自知失言,立刻改口道:“我不该说愿不愿,而应说能不能,阴神修为已破天年之限,应以其修行论岁月。”

乔觉笑了:“梅公子此话多余了,依方才所言,如提溜转之属,修行已破原有天年之限,修行岁月未尽自不必入幽冥世界,这些有修行的阴神之属若不愿早入轮回,自己就不要乱闯幽冥世界,你说呢?”

明月在一旁拍手道:“乔觉和尚说的是正理,提溜转以后是不会乱闯了,她也不该乱闯。……梅振衣,清风哥哥说你不仅会带回一个提溜转,还会为天下阴神与幽冥教主理论,以免后事纷争,他说对了。”

梅振衣:“清风仙童的推演之功果然神妙,来之前连我自己也不知,还是在幽冥世界中想到的。”

明月摇头道:“清风哥哥未推演,他就是猜的。……你们理论完了,我可以去找提溜转了吗?”

梅振衣:“仙童请自去,她正在往敬亭山下的马车中。”

明月一副烂漫的可爱样子,朝梅振衣摇了摇小手道:“那我去找她玩了,谢谢你!”言毕转身走向山门殿消失不见。

这位仙童真是不带一点俗世心机,其实梅振衣应该谢她才对,但她却对梅振衣说谢谢,因为梅振衣把经常陪她玩的提溜转从幽冥世界带回来了。

……

提溜转正赖在梅振衣的纯阳化身怀中说话,车厢中突然发出一声笑,明月仙童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提溜转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手坐直身体。

明月倒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看着梅振衣笑道:“又看见你了,恭喜你修成阳神化身变换。”

车厢里高度有限,明月个子小站着没问题,梅振衣只能坐着拱手道:“微末修行,在仙童面前不值一提。”

明月又一指提溜转:“你当年若是执念已消,早就入轮回了,但现在若执念不消,对修行又有碍。出入幽冥世界历尽苦海劫,应当已清楚当年是怎么落下山崖的吧?”

“是被人推下去的。”被人谋杀应是生前的仇恨事,然而提溜转的表情却很有些不好意思,仿佛说出来很丢人似的。

提溜转死的冤呐,按现在的话来说她死于三角情杀,而且到死都蒙在鼓里。她原本是山村里长大的姑娘,村里有个小伙子暗恋她,却另有一个姑娘看上了这位小伙,非常之痴迷。那姑娘找了个机会委婉的向小伙表达心意,希望他能请媒人到自己家提亲,不料这小伙却说正准备求爹娘上提溜转家求亲。

于是惨剧发生了。提溜转上山采药时,在悬崖边弯腰摘一株花草,刚刚站起身立足未稳,背后有人轻轻推了一把。……她到死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在她“死”后,那个姑娘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心仪的小伙。在幽冥世界中经历幽冥境,历苦海劫成就不灭神识,提溜转这才恍然大悟。

世间万象无奇不有,竟有人心狠毒如此,提溜转也是个糊涂鬼呀!梅振衣暗自叹息,提溜转却没有什么怨恨之意,反而有些紧张的又解释了一句:“梅公子别误会,其实我和那男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句话把梅振衣给逗笑了,看来如今的提溜转执念早消,那些都是过去二百年的身前事了,当事之人除了提溜转早已作古。

明月眨了眨眼睛问道:“提溜转,你叫什么名字?”

“姓何,小字贤姑。”提溜转低下头,声弱的就像蚊子哼哼。

“管闲事的闲吗?”梅振衣追问道。

提溜转:“不,是贤慧的贤,我生前不识字,现在才清楚。梅公子,你还是叫我提溜转吧。”

原来她也曾姓何,何贤姑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像何仙姑,梅振衣莫名感到一阵悲悯,回想起何家村众人的遭遇,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他从怀中取出一杆白面小幡朝明月道:“仙童,能不能求您帮个忙?”

明月:“你今天把提溜转带回来了,我可以帮你一个忙,有什么事就说吧。”

梅振衣:“此幡叫作炼魂幡,本是一位妖道作恶之物,我师孙思邈将它交给我,嘱咐我藏此神器勿再为祸人间。人有恶而器无罪,但此物之用实在太过阴邪,仙童能否帮我处置?”

多年来梅振衣一直没有动过炼魂幡,今天借机缘而用之,请地藏菩萨释放生魂入轮回,再用它把提溜转带回来。现在他已知道这是一件了不得的神器,以他的修为还处置不了,甚至想毁去都不行。

这东西梅振衣不敢轻易交给别人,但明月仙童是个例外,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提防任何人也不该提防明月,而且她炼化与改变各种天材地宝甚至神器的本事举世无双,求她处置是再合适不过了。

明月皱了皱鼻子作吸气状,勉强伸手把炼魂幡接过去道:“如果此物不是经过地藏菩萨施法变得纯净,我都不愿意碰它。……嗯?你用此幡摄入了幽冥世界的一片虚空?那它的妙用是可以变化的,我拿去试试吧。”

梅振衣:“多谢仙童!若实在难以处置,就请将它毁去。”

明月一撅嘴:“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人有恶而器无罪,就看如何用,若尽是邪用自然不必留,但在我的手中,还从来没有毁过东西。……忘了告诉你了,我过来的时候,看见你师父在九林禅院门外站着。”

“我师父?”梅振衣一愣。

明月:“对呀,就是钟离权,他成就金仙刚刚从天庭回来,正在给九林禅院看大门呢。”

“提溜转,你陪仙童慢慢玩,我要全身心恭谨迎师!”话音未落,马车中的纯阳化身已经消失不见。

……

九林禅院中,梅振衣身形一震,容颜未见什么变化,却突然间变成了高簪,发髻上插着一枚四寸小剑,已将纯阳化身收回。他朝面前的乔觉和尚俯身下拜道:“事已毕,振衣多谢大师通情达理,亦多谢菩萨指点玄关!”

乔觉一伸手就把他扶了起来,梅振衣没有拜下去,只听这年轻的僧人道:“贫僧多谢梅公子的三车布施,菩萨亦谢梅公子借今日之论,明晰阴神入幽冥之时,后世当如此。……门外有一位金仙在等你,快去吧。”

九林禅院山门外站着一位面容古朴的灰衣道人,手摇一把芭蕉扇,知焰静静站在一旁正望着空门。只见庙门一开,梅振衣抢步而出,来到钟离权前面扑通跪倒,扯着师父的道袍说:“您老人家可算回来了,弟子多年来好生想念!”声音竟有几分哽咽。

钟离权一去就是二十三年,二十几年光阴对于仙家高人来说很短,但梅振衣却在人间经历了太多的事,师父不在身边,常常觉得有些茫然却无处述说,因为有些话只能向师父说。钟离权终于回来了,而且成就金仙,梅振衣是又惊又喜又感慨。

钟离权还是老样子,眼睛一瞪一扇子就敲了下去:“臭小子挺出息啊,到了幽冥世界走一圈修成化身变换还不够,还要找地藏菩萨理论一番,你以为你是谁呀?我担心你出不来,特意在门口守着呢。”

他的语气挺凶,神情却甚是温和,扇子举得高落得轻,另一只手已经把梅振衣拉了起来。梅振衣凑在师父身边笑道:“我是您老人家教出来的好徒弟呀,有理论理莫问是谁,师父您说是不是?”

知焰在一旁道:“我们就别在庙门前说话了,快回三山洞天吧,师父成就金仙,山中弟子都等着恭贺他老人家。”

钟离权点头:“这么短的时间,你就能将三山洞天凿建成功,也是了不起的大手笔了,快带我去看看。”

提溜转以阴神之身修成地仙,梅振衣堪破阳神化身境界,钟离权成就金仙而回,青漪三山众修士皆大欢喜不必细述。小小人间芜州城算是风云际会,城里城外总共有两位菩萨三位金仙驻足,就算在仙界这么点大的地盘内,恐也难见此种场面。

回到青漪三山,梅振衣与知焰招集门下弟子与山中众修士一一拜见钟离权,并私下里向师父详细禀报这二十三年来所遇。钟离权提醒了徒弟一件事:“你把提溜转从幽冥世界中带了回来,这事做的很漂亮,但是否忘记了另外三个人?前世之托既已承诺,就应该尽力办到。”

梅振衣答道:“师父说的是恨贤夫妇与段节梨精离离吗?我当然未忘,以我的修为却不知上何处去寻找,一直想向师父求教。”

恨贤夫妇当年上丹霞峰领罪入生死关之前,曾托人将紫青双剑送给梅振衣,求来世再结夫妻之缘,不由得梅振衣不答应。而离离在历天刑雷劫之前,曾将阿斑托付给梅振衣与知焰照顾,并希望来世再来寻找。

如今很多年过去了,没有恨贤夫妇转世的消息,并不是梅振衣不想找,而是以他的修为根本不知如何去找。而离离在天刑中神识未散,这么多年却没有主动找来,也不知遭遇了什么变故。

钟离权拍了拍芭蕉扇:“你在山中不出,恨贤夫妇并无地仙修为,转世之后是不会知道主动来找你的,他们来生若有缘自会相见,但相见却不相识,一世夫妻岂能世世夫妻?这个要求确实为难于你,不是很好办。”

梅振衣道:“好办难办,也要依缘法尽力去办,师父有没有办法找到他们?”

钟离权:“若无金仙修为,是看不透化转轮回的,就算有金仙修为,也要在他们的一世尽时下神识灵引才行,到了此时师父我也无能为力。但有此缘法将来自会遇见,只是让他们结缘恐怕颇不容易。”

梅振衣:“我明白了,等遇到了自会设法。那离离又是怎么回事?就算转世,她也应该知道上哪里找我们。”

钟离权:“转世未必就有前生之福缘,也可能她自己来不了,需要你派人去接,她与恨贤夫妇不同,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梅振衣惊喜道:“师父知道?快告诉我,我马上派人去接。”

钟离权摇了摇头:“这段业缘是阿斑惹出来的,应该让阿斑亲自把离离带回来,这样吧,你把刘海、元充、阿斑、秋水、龙腾他们五个叫来,我有话吩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