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1回、返照人心即地狱,世界十方无量光

乔觉的眼神明澈深邃无比,梅振衣与他对视的一瞬,神识就像陷入无边无际的未知深渊。阳神离体随满院生魂而去,进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这个世界中什么都没有。

梅振衣自己并未变化,阳神是超脱炉鼎不散之神识,不仅仅是抽象的、超脱存在的意识,它可虚可实,等同于获得极大自由的自在身心。种种神通俱足,神通所能察等同凡人五官之所见,“出阳神为地仙”并不是一句妄语。

梅振衣当然都能看见,但是周围什么都没有,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东西让他看。他什么都能听见,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完全静悄。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初始时有一种一直向下的坠落感,恍惚间又似一种一直向上的漂浮感。

这是什么地方?如果一切都不存在,你会有一种连自己也不存在的错觉,彷佛所有意识与感官都要消散了。

这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吗?梅振衣曾在入境观中“见”清风短暂的出入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但那毕竟不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感觉有些类似又有不同,至于有什么不同却说不出来。

假如一个人“死了”,是他从世界上消失,还是原有的世界从他身边消失?

假如一个人从世界上消失不再回来,那么对于那个世界而言,他是不是就等于“死”了?

这是哲学家们探讨的关于死亡的定义问题,梅振衣进入这个世界中,也很自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心念一起,五官立刻有所见,所见不在周围,而是灵台中激起的种种念,此生包括穿越前的一切经历都一幕幕闪现——中阴光明境!

这一瞬就是一生,中阴光明境方起,梅振衣大喝一声,将灵台中的“中阴光明境”给喝破了。他已经有了奈何渊中历苦海的修行,当然能不为中阴光明境所扰,也不想被地藏菩萨窥探。

喝破中阴光明境,又重归一无所有的寂灭世界,梅振衣又喝了一声“幡!”在虚空现出实形,白色的炼魂幡出现在手中一抖,神识展开,白光四射而出,欲照破这无边黑暗。

此时神识中听见了乔觉的声音:“何为菩萨行?”

随着这一问,世界变了,梅振衣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坐在法坛上的地藏菩萨,非一时一地,化身于无数道场中,眼前所见应接不暇。

……

九林禅院的天井里,明月眉头一皱道:“菩萨,你这是在拦他的路吗?”

地藏:“在此地,仙童勿叫我菩萨,称我乔觉即可。”

明月:“好吧,乔觉和尚,以你的果位以他的修为,你如果没拦住的话,等他回来后若与你理论,你只有与他平心而谈了。”

乔觉一笑:“梅施主与乔觉僧,当然有话好说。”

明月一摇脑袋,很严肃的说:“你错了,他就是要找地藏王菩萨理论,就像当年在彭泽张榜立约一样。但你不是做乱的淫邪,说定的事情就是定了。……彭泽张榜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告诉你吧。”

……

梅振衣莫名坐在了地藏菩萨的法座上,听见了万民赞颂功德之声,一瞬间有些飘然忘乎所以,然后又听见了无数人的祈求与祷告。

他首先感受到的是深刻的惊惧之心,世间传言地藏菩萨为幽冥教主,很多人惊惧身后之事,都在地藏菩萨面前供奉,企图消弭罪业或求福于子孙。

还有很多人喜欢乱拜菩萨,跑到地藏座前求财、求色、求名、求子、求发达。古往今来事情不同,但欲念所求相通,比如后世人祈求菩萨保佑高考顺利,唐人祈求明经登科。

也有人在菩萨面前泄怨,某人做的坏事太多,求菩萨把他收了下地狱吧!某人怎么还不死?邻居有钱有势盖了一栋高楼,菩萨罚他家失火吧!有人借了我的钱不还,请菩萨诅咒他。

凡此种种欲念萦绕,定心不得安住。有善念、有恶念、更多的是难言因果对错之常念,比如某男仰慕某女,可是某女心向他人,于是某男祈求菩萨成全,这种事情怎么成全?众生之祷告,菩萨怎么办,世上没有一种大法力能满足。

梅振衣听见不是一人接一人依次的祈求,而是千万念合一应有尽有,折射世间众生态。他定心守住未乱,明白地藏的意思不是要他解决这些欲念,而是在此情景下回答刚才那一问——何为菩萨行?

梅振衣第一念想到的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因为心经的开篇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然而他在神念中回答却是:“我师孙真人教以大医精诚心,体疾患之苦常济世人,有病治病,无病养生以尽天年。”

阳神超脱炉鼎之外,外其身而身存,口就是心,说出来的就是真实感悟,没有什么故弄玄虚之妄语。老老实实此话一答,眼前所见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还是万念合一,却不是在菩萨座前,而是法眼所见世间众生各种念,与刚才所求一脉相承又有微妙的变化,伴随着种种批判与咒怨。首先是各种咒骂——世上那么多坏人横行,菩萨为什么不让他们下地狱?

还有人暗激其心——我当扫除一切障碍,这个世界本该为我。却又看不清他要扫除的障碍在哪里,自己也成了他人欲念中当扫除的障碍。

有更多人在表达失望与不满,对周围的不满,对家国的不满,对祖宗的不满,对神佛的不满,——我今日何至于此,不能立足世间扬眉吐气?我为什么生在这样一个世界?

凡此种种欲念交织,齐于灵台呈现难以评说尽处,正是这世间众念纠缠、限制、冲突,推动了世间历史前行,造就了各种“功”与各种“业”。然而梅振衣明白,地藏不是要他去解说这世间众生欲的功业,还是在此情景下回答那一问——何为菩萨行?

“观世人如一人,合万念成一念,自然洞明。”梅振衣答道。

这等于开口破法,从方才的欲念交织纠缠中跳出来了。眼前所见又有不同,成了方才所见众生的各种“行”,有的值得赞叹,有的值得感慨,有的值得惋惜,有人可笑,有人可恨。世上众生合一,呈千人千面,而一人之行,亦可见多人多面。

梅振衣没有再多看,直接答道:“世间事众生自取,向何处而往便是从何处而来,轮回如此,变迁亦如此。悲悯情怀从何而来,幽冥世界亦从何而来。”

三句话答话,一切回归沉寂,梅振衣从地藏菩萨法座上消失了,又回到无边无际一无所有之中。

梅振衣再次一抖炼魂幡,这回施展了收摄之法,周围无边的黑暗世界彷佛以他为中心不断涌来,在光芒中消失于无形。既然照不破无边黑暗,那就把周围的虚空都摄入炼魂幡,这幽冥世界中总有可见之物。

法术刚刚展开,神念中又听见乔觉的声音喝问道:“何为无量光?”

地藏菩萨也太欺负人了吧?在菩萨座上问完“菩萨行”还不够,又在这无边无物的世界中问“无量光”!然而这回却不是问,而是自问自答,紧接着梅振衣就听见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唱偈之声——

“无量光照尽十方世界,尽十方世界自性光明,尽十方世界在我光明中,尽十方世界无一人不是我。”

随着唱偈声,梅振衣忽有触动,心念起处入“众生观”境,自性光明照见幽冥世界。

幽冥世界中有何可见?就是方才在法座上所见众生的“死”后的幽冥境。“幽冥境”与清明回顾一生的“中阴光明境”有何不同?其实它涵盖了中阴光明境中的一切,但是多了别的感受,让人体会的更加清晰。

怎么形容呢?梅振衣的第一反应这幽冥境很类似于天刑,但又与天刑完全不同。一生所历之事,与世上有灵众生交往所留下的痕迹,全部被返照回来了。

什么叫“返照”?举个例子吧,张三曾陷害过李四,他会感受到李四被陷害经历的痛苦,在一生回忆中重新见证这件事的同时,不论李四本人是否知情。

为什么与天刑不同?因为这些人已经“死了”,肉身炉鼎消亡,只有一缕神识进入幽冥境,处于绝对的清醒状态,既不会昏迷也不能躲避。拿刀切排骨,猪是不会疼的,因为那头猪已经死了,其实一个人肉体上所承受的一切,只有转化为心灵的感知才有意义。

幽冥境中就是纯粹的心灵感知,返照这一生留下的一切痕迹,在中阴光明境回现的同时。一生所行带给他人的感受随一生的经历都返照回来,感同身受,互相交织、叠加、冲抵。

梅振衣突然想到一句评语:“幽冥不欺心,人心即地狱。”

心中想到“地狱”二字,此念一起,众生观中定境更深,仿佛又进入另一层更深的见知境界中,“他心通”自然俱足,不由自主的发动,观境中无一人不是我,眼前众生经历幽冥境的心态,就如自身的感受一般。

有种种喜怒酸甜,还有无边的惊惧与颤栗,不论生前是富贵还是贫贱,是强大还是弱小,此时就是一缕无从逃避的神识,各人心中皆有所感念。

梅振衣也有所感念,此念一起,观境又深入一层,进入到众人感念所衍生的境界中,看见了众生经历幽冥境,由此所生的“轮回心”。

什么是轮回心?玄妙很难形容,勉强打个比方,经历幽冥境的同时,众生都会不由自主的衍生出一种心念——我已经明晰了此生的一切,包括所有与我打交道的人一切真实言行,假如从头开始,会怎么办?

有人在设想如何干掉仇家,有人在设想如何勾引隔壁的小娘子,有人在设想如何做生意发大财,有人在设想上战场当将军出奇兵大获全胜,宛如一部部穿越重生小说,千奇百怪千姿百态。看上去很爽,但是它是伴随幽冥境回忆感受自然产生的,折射的是另一种“悔恨心”。

幽冥世界中纯粹的心灵感知无处可藏,轮回心一起,悔恨心伴随而来,如潮水般将神识卷入,梅振衣的定境更入一层,所见又有变化。

幽冥世界中的“悔恨心”,不是指某人一生中曾有过的悔恨,与生前行事后不后悔没有必然关系。而是经历幽冥境的一生功业返照,清晰无误感同他人因我所受,自然衍生出轮回心,又清晰折射出的“悔恨心”。

它不以你的愿望与意志为转移。不是说“我不想”就能不想,而是直接印在你的意念中,是一种层层深入的心境剖析,清晰而无处遁形。“幽”为“深邃”之意,“冥”为“暗境”之意。

以上的叙述似乎是轻描淡写,但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这层层幽冥世界可真够“恐怖”的!

梅振衣开始思索这幽冥世界的蕴意为何?此念一起,又进入更深一层的境遇。幽冥世界层层剖析展现,笔墨难以形容。梅振衣也明白了民间传说“十八层地狱”根源何来?

入最深处有何见?譬如明崇俨之流,一生所摄生魂之历,幽冥境中如受被摄生魂之苦厄,接踵而来几乎无始无终。一生所受功德感念甚微或近于无,苦厄之重在层层心境中皆不能解脱,以致沦落于最深之幽冥。

梅振衣想起了一个词——“无间道”,或称阿鼻地狱。“一瞬”和“无间”如何对应?在人世间的一瞬,就是中阴光明境中的一生,也可能是幽冥境中的近乎无始无终。

原来这幽冥世界中并没有改变什么,众生经历的仍是一世尽头那一瞬“中阴光明境”。地藏菩萨并没有凭空添加什么,只是在灵台化转中将之层层剖析为幽冥境,众生将这种奈何难忘的记忆印入阿赖耶识,再入轮回。

这就是前世的缘法,虽然看不见也形容不出来,但自有其玄妙。

梅振衣观法已明,又层层出离定境,返至“轮回心”所见之幽冥世界,抖幡大喝一声:“提溜转!”

“梅公子,是你吗?”一个女子声音传来,随着声音提溜转如一阵阴风被梅振衣摄到身前。

谢天谢地,这小鬼果然在幽冥世界中历苦海劫,成就不灭之神识,但还没有托舍而去。否则中阴光明境在人世间只是一瞬,梅振衣再大的神通也无法把她带回来了。

梅振衣一挥炼魂幡护住提溜转,身形一起于幽冥世界中消失。

……

乔觉面容一肃,目光中有赞赏之意,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叹息。这时九林禅院门外传来两声马嘶,有一辆马车离去的声音。

“何人离去?”乔觉问道。

“吕纯阳带着提溜转离去。”明月答道。

乔觉又问:“梅振衣呢?”

“我回来了,就在这里!出入幽冥世界,感叹菩萨大造化功德,但还有一事请教。”开口回答的人,正是站在天井院中的梅振衣。

……

敬亭山外的十里桃花道上,有一辆华贵的马车不紧不慢的前行,奇异的是这辆车没有赶车人,是两匹马自己在拉车,彷佛有看不见的指引。

哇!唐代就有无人驾驶吗?

车厢中坐了两个人,梅振衣身穿道袍,发簪是一柄金色的四寸小剑。提溜转在他怀中紧紧伸手相抱,看样子似乎生怕一松手人就不见了。梅振衣就像被一片温柔的风包围,只听提溜转用发颤几乎带着抽泣的声音说道:“梅公子,你竟会身入幽冥地狱找我。”

梅振衣:“这不是在你意料之中吗?你一直在等我来,否则为何没有托舍而去?”

提溜转:“我是在等,但是见了到梅公子,我真的好想哭!”

梅振衣笑道:“此刻哭也无真泪,你还是笑吧,恭喜你历苦海成就地仙,回山之后,我就用九转紫金丹助你凝聚真身炉鼎。”

提溜转笑了,她笑着抬头看梅振衣,有些疑惑的问:“梅公子,我发现你有些变化,却又形容不出哪里不同。”

梅振衣:“我还是我,但你面前所见,是我刚刚修成的吕纯阳化身,就是你妄境中所见的吕道长。”

“你怎么还提我的妄境?”提溜转脸红了,又说道:“我还是叫你梅公子吧,为什么要分出化身与我回山?”

梅振衣:“我还有事要与地藏菩萨理论,明月仙童在场做见证。”

“出神入化”之地仙境界,所修成的“化身”是什么?这与菩萨、金仙斩出的种种历世化身不是一回事,它严格的说起来应该叫做“阳神变换分身”,但是修行人一般也称之为化身,明白的人自然不会混淆。

这层修为境界很重要,尤其对于丹道修行人来说,是到达世间法尽头必须堪破的一道关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