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40回、阎君殿前询教主,持幡自愿入幽冥

三十八年前,在飞尽峰顶上,梅振衣与师父孙思邈之间曾有一段对话——

梅振衣:“既然人死为鬼,我又听老乡说,人死了之后要到阴曹地府,那么真有阴曹地府吗?”

孙思邈:“有!”

梅振衣:“我还听庵里的尼姑说,人死之后入轮回,那么真有阿鼻地狱吗?”

孙思邈:“有!”

当初孙思邈只答了两个“有”字,对刚刚入门拜师的梅振衣并未多做解释。而如今,梅振衣将不得不亲身去轮回地狱中走一遭,既为了带回提溜转,也为了自己的修行。

……

梅振衣并没有孤身直闯空门,而是提前一天派梅大东、赵启明领着数十名家人到九林禅院送上拜帖,“通知”寺中自己第二天将要来进香,同送上布施寺庙之物。

梅公子这次进香的布施足足装满了三大车:一车是大米、白面、菜油、黄豆、果蔬等出家人用的粮食,都是上等贡品。一车是僧衣、僧袜、僧鞋、僧帽等全套日用之物,九林禅院每位僧人都有两套。一车是供奉寺院的纹银、铜钱、香烛、锦缎、琉璃盏、宝莲灯等佛事财物。

三辆大车停在九林禅院门外,拜帖送进去东西也都布施完毕,梅家的人却没走,就在寺院外面洒扫空地、点燃檀香并连夜值守,迎接第二天梅公子到来。实际上九林禅院外面是被净场了,梅振衣要前来进香,劝退所有闲杂人等。

第二日天明时分,梅振衣乘一辆马车来到九林禅院门前,车之华贵马之雄骏,满芜州也找不到第二辆。进香的一切已准备妥当,梅振衣没有带人,独自随庙门前迎接的知客僧走入空门。他在门前瞪了弥勒像一眼,但还是低头拱手行了一礼。

寺中来了这么一位“大施主”,寺僧在天井院中两侧列队合什相迎,新任住持乔觉迎上前道:“梅施主慷慨布施,满寺众僧感佩、满城百姓赞颂,贫僧乔觉谢施主之舍!”

梅振衣还稽首礼:“区区三车供奉微不足道,菩萨座前有舍有得,还望乔觉大师接引缘法。”

九林禅院的格局前文有过介绍,穿过山门就是青石铺地的天井,四面飞檐汇聚,正中地上有一块圆形的大青石,圆心部位稍稍凹陷,上面开有两个对称的小孔。这下面有一口暗井与地脉相通,井口很窄并且被圆石封住,神识切入深远不可测。

正殿的格局更加奇特,走遍天下恐也见不到相同的寺院,它没有供奉三世佛的“大雄宝殿”,正殿狭长通过巧妙的设计,自然分隔成前后两进。

后殿两侧塑着十八座金身罗汉,左右各九,正中是释迦牟尼佛,两边墙角处是骑着青狮、白象的文殊与普贤二位菩萨。上方还挑空了一层阁楼状的回廊,在回廊的栏杆上悬挂禅宗历代祖师的法嗣传承像。

梅振衣上次来的时候左侧最前方的画像是空白的,而慧能当时就站在画像下与智诜说话。几十年后故地重游,那幅画像上绘制的是禅宗三十三祖、中华禅六祖慧能坐于大庾岭上的形象,与右侧最前面释迦牟尼灵山说法图相对。

乔觉引领梅振衣进香的顺序也有意思,先是直接进了后殿,给佛陀、文殊、普贤、十八罗汉依次进香,然后一一向历代禅宗祖师行礼。画像是挑空悬挂的,前面没有香案,梅振衣只是恭恭敬敬长揖而已,然而到了慧能像前,他却以大礼跪拜于地。

“梅施主非佛门弟子,为何对六祖像行师礼?”乔觉在一旁问道。

梅振衣答道:“当年有缘,曾得慧能大师指点。”

后殿进完香又回到前殿,此地的布置与当年不同,而且是在最近三天之间完成的。前殿左右两侧各有一溜高阶,上面的塑像是十殿阎君: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轮转王,左右各五,皆头戴珠帘挑梁冠身披锦缎。

正中的法坛上供奉着一位菩萨,正上方大殿藻井垂下一幡,上书“幽冥教主”四个大字,原来此地是地藏菩萨道场。左右锦帘上写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是地藏菩萨所发大宏愿。整座大殿格局深长,两面也没有窗户,只有法坛上点着两盏昏黄的油灯,大白天也显得很是阴森。

菩萨证佛果需圆满“大宏愿”,这与证菩萨果的“宏愿心”还有区别。证佛果宏愿功德何大?举世之大!这很难直接表达清楚,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大乘天证菩萨果发的宏愿心是“大乘佛法大行于中土”,而地藏菩萨欲证佛果发的大宏愿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来到地藏菩萨像前,乔觉将手中的香在油灯上点燃递给梅振衣,说了一句:“梅公子非佛门弟子,行礼则可,不必勉强叩拜。”

旁边陪同的僧人闻言都有些吃惊,乔觉不叫梅施主而改口称梅公子,还说他不是佛门弟子不必勉强叩拜,这是哪家的道理?刚才连慧能像都叩拜了,现在到了地藏菩萨面前岂有不拜之理?他供奉了寺中那么财物,向佛之心还不够虔诚吗?

梅振衣却不意外,微微一笑仍然跪在蒲团上叩拜,行的却是道家拜师长的大礼——这就是恭敬与请教的意思了。

他的“灵山心法”修炼已接近于极致,能感应到面前的地藏菩萨像确有化身神识依附,而且与身边的乔觉和尚本人浑然一体无差别。这位乔觉住持就是地藏菩萨,本尊托舍轮转入世间,拜菩萨如同拜乔觉。

礼毕起身后梅振衣问道:“我欲向大师请教修行秘法,可否就在此私下一谈?”

乔觉点了点头,挥手命众僧都离开大殿退入后院,整座大殿以及殿外的天井都变的空空荡荡,九林禅院的大门也关上了。乔觉看着他问道:“梅公子以礼登门进香,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

梅振衣:“昨日大师超度满山鬼神入轮回,斯为大功德之举,但我青漪三山洞天总管提溜转也被摄入轮回地狱,特来请大师将她放回。”

乔觉笑了:“你说的轮回地狱,实指幽冥世界,轮转之事不可逆,哪有放回一说。”说话的同时带着声闻智慧神通,伴随着神念——

你也知超度孤魂野鬼入轮回是功德之举,既然众生无别,阴神也无别,不分你家的还是别人家的。今天你找个理由,明天他找个理由,阴神岂不皆留于世,这是不可能的。阴神既入幽冥,轮回之事不可逆转。

梅振衣解释道:“她已脱天年之限修行有成,实不必入。”同时也伴随着声闻智慧神通发出——

提溜转不是一般自感成灵的孤魂野鬼,她是一位有修行的阴神,早已有破妄修为,虽然当年横死,如今已突破生前天年所限,完全可以在人间继续修行。如果一世修行不成,入轮回自无话可说,但象现在这样误入幽冥世界则不该也不必。

乔觉仍然面带微笑说:“于我无分别,于世间无分别。”发出神念是这样的——

我管你们搞什么鬼?轮回中还能分辨是有修行的鬼与无修行的鬼吗?一世尽入轮回而已,阴神因此生执念难消,羁留于世实为困苦,超度往生来世再修才是正道。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希望亲近之人离去,但在众生轮回中就是如此,并不是我所能改变的。

梅振衣一指菩萨像两边的锦帘问道:“此大宏愿何说?”发出的神念暗示——既然不是你所能改变的,那这“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说法又从何而来呢?

“尔自入幽冥便知。”乔觉答了七个字,这回发出的神念就复杂了,滚滚而来包含多层意境——

首先他告诉梅振衣,以你的修为还不能完全了解此境界的含义,你亲身经历了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其次解释了众生入轮回的一瞬经历,最后阐述了地藏菩萨为何号称幽冥教主,幽冥世界又是何意?

凡是世上有灵众生,一世尽临死一瞬,元神清晰无碍,又称中阴光明,这一生的经历都会在灵台中闪现,这不仅仅是简单的回忆,一幕幕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清明”状态。

比如某人少年时曾经暗恋过一个女孩,却认为对方不会看上自己,一直没有表达,此刻才清楚那女孩当年也与他一般心思。后悔吧?可他已经“死”了。

比如当年有人说的话,他一直没听懂,把善意理解成了恶意,现在才明白是误会了。

比如有人害过他,他却一直蒙在鼓里,把仇人当朋友,此时灵台中回现种种经历,突然想清楚自己当初是被人陷害了。

如此种种不必细述,这一瞬就是一生,元神清明却又徒叹奈何,故世间传说人死之后要走“奈何桥”,其“奈何”二字的来源于此。将死之凡人灵台何能承受这种冲击?一世清明经历闪现之后,所有的记忆在寻常神识中被洗去,只将难忘奈何之事印入“阿赖耶识”中,或者说苦海定境中,然后重归天地轮回。

在灵台深处的苦海定境中有前世种种痕迹,只是不到这个境界看不见而已。

所谓孤魂野鬼,也就是羁留于世的阴神,未入轮回之前没有这段“中阴光明”的经历,仍停留在一世难消的执念之中。比如提溜转一直在想:“我是失足落崖,还是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到后来它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这个问题还没想通,不知不觉中张家长、李家短到处打探各种消息,已经成了习惯。

地藏菩萨以不可思议之大神通法力,于灵台中化转而成幽冥世界,这类似于各位金仙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开辟的仙界,但却不是仙界,是以大宏愿发出的另一种化转之功。看来地藏菩萨做出的牺牲很大,谁愿意自己灵台化转的世界是这个样子?这是他证佛果之劫也是证佛果之愿。

有一句话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有的人可能不理解,想下地狱还不容易,杀人放火就是了,有什么值得宣扬?这其实个误会,它指的就是地藏菩萨这种大慈悲无私宏愿。

所谓幽冥世界与仙界最大的不同在于,仙界是超脱轮回的飞升或往生之所,而幽冥世界是一世尽再入轮回的轮转之所。地藏垂帘世间,大神通所及之内,将离世之有灵众生自“中阴光明境”直接接引入“幽冥境”,同时也可将孤魂野鬼引入幽冥境再入轮回。

幽冥境中涵盖了中阴光明境一切所见,但还有别的经历,至于是什么,乔觉和尚的神念中没说,梅振衣只有去了才清楚。

然而梅振衣却明白了一件事,关于提溜转的处境有两种可能,一是这小鬼已经再入轮回,那只能祝她来世好运了。第二种可能是提溜转借幽冥境历苦海劫,就像当初梅振衣在奈何渊中的经历一样,这小鬼如今的修为也到了,此刻正是机缘。

假如提溜转在幽冥境中历苦海成功,她有两个选择,一是带着神识记忆托舍而去,二是困在幽冥境中等人把她带回来,仍为阴神地仙。梅振衣很了解提溜转,这小鬼是不会愿意主动托舍而去的,她一定想以现在的身份回青漪三山,与梅振衣早就约定好重塑炉鼎。

梅振衣心念及此,将这些想法以神念告诉乔觉,同时开口道:“我愿入幽冥世界,带她回来。”

“凭何而入?”乔觉这回没有用声闻智慧神通,就是简简单单的问了四个字。

这一问是什么意思?假如有人跑到白宫门外招手喊道:“奥巴马,你出来!我要对你讲一讲国际形势。”想法也许是好的,但是凭什么呀?和地藏菩萨谈这种条件是要讲缘法的,一方面你得有这个资格、另一方面你得有这个修为,还有一方面你得知道怎么出入幽冥世界。

对于此时的梅振衣而言,这三方面条件一样都不具备,但他却有自己的办法。

他没有回答,大步走出大殿,在天井院正中那口深不可测的暗井上方转身站定,从怀中取出一面黑色小幡,身形一晃,手中黑幡抖成一丈余长。院中阴风四起,幡中有浓雾如黑云爆出,其中有无数朦胧的身影晃动,发出阴瘆瘆令人牙酸的怪异声音。

黑气展开遮蔽天日、涌入大殿。梅振衣祭出了三十八年来从未动用过的法器炼魂幡,这是孙思邈得自妖道明崇俨的遗物,在飞尽峰上问论鬼神之时赐给了梅振衣。

梅振衣驱使明崇俨收入幡中的无数生魂,将乔觉和尚包围,一片空间宛如人间地狱。但是在外人看来,在地藏菩萨面前玩这一手邪术很搞笑,这不如送小菜一般吗?

梅振衣就是要“送菜”,他放出这些生魂并未展开攻击,而是恭恭敬敬说道:“此幡中是妖道当年以邪术收摄的生魂,不得入轮回苦厄不堪,望大师慈悲,以大神通法力渡入幽冥世界。”

这个要求是乔觉和尚不能拒绝的,梅振衣想到的进入幽冥世界的方法与提溜转一样,提溜转是以阴神之身追着满山鬼神进去的,如今梅振衣要化出阳神随这些生魂一起进去。

乔觉身形一闪就来到梅振衣面前,叹息一声问道:“你凭何而出?”

梅振衣答道:“阳神化身变换而出,此幡另有护神之妙用。”阳神化身变换是他多年来未曾堪破的修为境界,看样子不证修行他也不能出来。

“观我之眼。”乔觉说了四个字,周围无数生魂消失不见,梅振衣的肉身炉鼎还站在原处,但手中的炼魂幡已经不见了。能随神念变换称神器,炼魂幡也是神器,被梅振衣的阳神带入幽冥世界,此时的幡面已变成了纯白色。

出入幽冥世界当然不能以凡人肉身,梅振衣以阳神而入,同时展开炼魂幡护住自己,如果他不能堪破化身变换,不可能将提溜转带回来,连自己都很难回来。得到明月的指点之后,梅振衣悟众生观心法,只差一点轮回见知,所以他不留退路的进入幽冥世界。

满院生魂刚刚消失,梅振衣的肉身炉鼎站在那里如同入定,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道:“地藏菩萨,他进去了!”

只见山门殿中走出了一个小女娃,皱着小鼻子脆生生的说话。神通广大的地藏王菩萨乔觉也微微一怔,单掌行礼道:“这位仙童,你就是明月吧?”

明月:“是啊,我就是明月,刚才站在山门弥勒像前面,被挡住了,你一直都没看见我。”

乔觉看着明月连连点头道:“灵台生而不染之白净识,难怪我方才没有发现你,请问仙童来此有何事?”

明月当然不如乔觉这般法力广大,但是她的修为心境是另一种极致,丝毫不受阴森幽冥气息所染,站在山门殿弥勒像的另一边,乔觉不刻意搜索的话也不能察觉。

明月一指梅振衣道:“我不喜欢你这里,是送他来的,现在看护炉鼎等他回来。我告诉你噢,梅振衣这个人做事很讲究,带回提溜转还没完,他回来后一定还有事情要和你谈,清风哥哥让我也做个见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