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36回、强求天下未足事,难证功德圆满时

梅振衣很快就见到了张柬之与宋璟本人,在父亲的六十岁寿宴上。南鲁公几朝重臣,有大功于国,如今花甲寿辰虽然不欲张扬,但前来祝贺的人也极多,连宫中也特意传旨赏赐。有很多官员只是把礼物和礼单送来,本人并没有来参加寿宴,能在南鲁公府中列席的,都是朝中重臣与门下故交。

老管家梅安已病故,南鲁公府的管家现在是梅安之子梅祥,指挥众僮仆在府中排桌椅准备宴席,这一天南鲁公府从早忙到晚热闹的很。到了黄昏开宴,席上众人向南鲁公祝寿,梅孝朗端杯一一回谢,梅振衣也持壶侍立在父亲身后。

散席之后却有一拨客人没走,又被梅孝朗迎到了后堂小厅之中,领头的就是张柬之,还有朝臣桓彦、范敬晖、李湛、杨元琰、崔玄暐、姚元之、王同皎等人。梅孝朗要梅刚去休息,让梅振衣亲自守候在门厅隐秘处,客串了一回梅府家将,小厅中的谈话他都听见了——是梅孝朗故意让儿子来听的。

一进密室,张柬之开门见山,就讲了张易之与张昌宗兄弟俩最近的异动,以及张昌宗派刺客企图暗杀御史中丞宋璟之事,问道:“南鲁公今日富贵,从何而来?”

梅孝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表态道:“苟利天下,不敢自爱身家。”

张柬之又问:“先帝二子,今为二竖所危,南鲁公不思报先帝之德吗?”

梅孝朗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道:“我知诸位所谋何事,为臣者为天下而忠君,我是周臣也是唐臣,诸位若谋大事,我只有一愿。望尔等于宫中取事,莫致战乱牵连百姓。”

张柬之当即下拜,他比梅孝朗大了二十岁已经是八十长者,梅孝朗赶紧搀扶:“公等能一共前来,足见信任,我能做什么?”

张柬之一指身后的桓彦、范敬晖、李湛,沉声说道:“欲与公同荐此三人为羽林将军,节制禁军。”

他们找梅孝朗来干什么?当然是图谋京中禁军之权。梅孝朗是文昌台左相兼凤阁尚书,近年来虽然不再主理朝中政务,但仍掌京畿守卫兵马,并且在禁军基层将领中影响很大。唐代初年有很浓厚的门阀政治色彩,武则天当权年间逐渐推行官僚治国削弱门阀势力,但是门阀体系仍然有很大影响,尤其是在军方。

一班朝臣想搞宫廷政变,必须控制宫中禁军,同时要保证守卫京畿的戍卫兵马稳定,得到梅孝朗这种在朝中军中根深蒂固的元老支持很重要。张柬之敢把宝押到梅孝朗身上,一方面梅孝朗是前朝故臣近年来已淡出朝政,没有与武家与二张勾结,另一方面狄仁杰当年曾有私下的交代:“兄若在京中谋事,可问于南鲁公。”

话已至此,梅孝朗当然点头,众大臣又密谋了一番,张柬之最后道:“我等今日私语,已将身家性命托于南鲁公,望公莫负于先皇。……公子振衣在洛阳府中,今日一见人才无双,吾之幼女待字,愿结为姻亲,不知南鲁公意下如何?”

梅振衣在暗中听得一愣神,心道这个张柬之真多事,竟然拿自己来做政治筹码,父亲若不答应还真不好办。自从何幼姑死后,梅振衣早就熄了在世俗间娶正妻之心,其实论起来玉真公主就是他的家中正妻,只是身份见不得明面。这么多年来梅孝朗没有提过长子的婚姻大事,想必心里也明白这些。

假如梅孝朗答应了,梅振衣也没别的办法,娶就娶呗,这是一场宫廷政变的附带筹码。不料梅孝朗却摇头道:“我儿早有向道之心,结亲就不必了。久闻张公有才名,家学渊源不俗,振衣此次访洛阳,我命他入你府上受教,万望不要嫌弃。”

梅孝朗没有答应结亲,但做的事更干脆,直接让儿子以求教的名义去张柬之府上作客。梅振衣心中叹道:“老爹呀老爹,你真的很大方,就这么把我当成人质送过去了。也罢,知父莫如子,你知我有一身修为,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可自保。这么多年我在芜州未尽孝道,此刻就替你去一趟吧。”

梅孝朗立刻把儿子叫出来,命他向张柬之下拜行礼,并说这位张宰相才学不俗名震神都,要儿子到他府上作客多多请教,不得父命不要出门就留在张府。张柬之的车马就在南鲁公府门外,当即就带着梅振衣上车一同回家了。

其实梅振衣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只顾虑一旦京中出了乱子,父亲以及弟弟妹妹这一家人能否自保?但出门的时候耳边传来灵珠子的密语:“梅振衣,你放心的去吧,我在你家中做客,自会保你一家人的平安。他们在厅中密谋之事,也不会外泄。”

到了此时梅振衣已经完全明白,玉皇大天尊叫自己到洛阳来,是为了改周复唐之事,大天尊不可能直接插手朝政,却在暗中庇护这一班朝臣,灵珠子成了保镖,就住在南鲁公府中。

梅振衣到了张柬之府邸,自然是贵宾身份有单独的小院居住,但院外有家将守护,实则是等于被软禁了。张家好吃好喝招待的自然是极好,张柬之最小的女儿只有十六岁,眉清目秀长的也挺漂亮,经常到小院中与梅振衣探讨琴棋书画,从眼神中可以看出来,她对这位梅公子还真的有意思。

张柬之并未放弃结亲的打算,否则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经常来与梅振衣交谈。八十岁的凡人老头,还能有十六岁的闺女,这位张宰相生活也很享受啊。梅振衣心中有数并不多言,只是老老实实在张府做客,对于张小姐抛来的媚眼,也只能视而不见了。

梅振衣在张府作客得美人青眼暂且不提,梅孝朗翌日入文昌台,举荐桓彦、范敬晖、李湛、武攸宜为羽林将军,张柬之等权臣自然一致附议,这件事很容易就办成了。怎么还拉上了一位武家子弟武攸宜?这种事情当然要掩人耳目,同时举荐武攸宜可以让人不起疑心。

斋戒膜拜佛指舍利之后,武皇一直在宫中称疾不出,每日多半定坐修行或率一班国师诵经祈福。事不宜迟,张柬之立刻发动政变,连太子李显都蒙在鼓中。

二月初一这天,张柬之命几位心腹手下率领禁军值守宫门,而内值郎王同皎与羽林将军李湛率五百禁军驰入东宫逢迎太子。太子惊惧不敢出东宫,王同皎道:“先帝以神器托付殿下,却横遭废幽,迄今已二十二年。今日无心悔祸,只请殿下同心协力共讨凶竖,恢复大唐社稷,请陛下速至宫门安抚百官。”

短短几句话,一开始称李显为殿下,最后却又变成了陛下,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李显做过皇帝,高宗去世后继位的就是他,后来是被裴炎攒动武后废掉的,如今已二十二年。

太子仍然犹豫道:“凶竖自当诛灭,但母皇患病未愈,恐至惊扰,愿诸公再做后图。”

这李显真够优柔,没有帝王之威啊。王同皎暗自叹了一口气,也不能说太子什么,只有正色道:“诸将不顾身家欲再造社稷,请陛下自往面谕,决定进止。事已发动迟则生变,恐殿下亦难逃其祸。”然后把太子抱扶上马,直往宫中而去,张柬之率禁军早已在宫门前等候了。

……

就在太子骑马走出东宫之时,梅振衣正在张府与张小姐下棋呢,神念中突然听见从天空传来的声音:“大天尊,你插手人间帝王事,意欲为何?”

紧接着就听见随先生的声音道:“我插手了吗?那是世间人自取。”

张小姐一边翘着兰花指,一边含情脉脉的看着对面的梅振衣,突然眼前一花,对面的人不见了!她吓得娇呼一声:“梅公子,你哪去了?……快来人!”

梅振衣隐去身形冲出张府已经飞上云端,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此时又有一人飞来截住他的身形道:“今日洛阳云端之上不可乱闯,随我来!”一看正是灵珠子从南鲁公府飞出,也隐去身形来到云端之上。

洛阳城虽大,但在高人眼中也是一览无余,只见皇宫的上空站了不少人。东面是黄袍玉带的随先生,背手而立面容不怒而威,他身后站了一十二位高簪道士,梅振衣认识的太乙天尊与玉鼎真人也在其中,看来这些人个个都是天庭前辈金仙,好强大的阵容啊!

大天尊的对面站着一位老僧,慈眉善目面容甚是和善,宝相庄严头顶圆光。梅振衣觉得很熟悉,这位僧人他从未见过,但神识中却像早已结识,他一转念已经认出来了这人是智诜,如今佛国的金身罗汉菩萨。

罗汉果既是一种佛门修行的果位,也是一种尊称,比如玉鼎真人早已有金仙成就,但他人仍以真人称之。沙和尚智诜已在四年前圆寂,想必是转世功德圆满往生佛国,此刻又在人世间显现。

智诜身后站着近百人,穿着各色佛衣手持各种法器,一看就是佛门众高人,半空中隐约有梵音弥漫。如今佛指舍利在洛阳,天下名僧聚集,前来护法者不少。而玉皇大天尊带着十二名金仙,气势完全不弱,与众僧在空中对峙。

南边也站着一群人,武皇于云端之上千娇百媚仪态万千,然而神色却有些发寒,背后有十名高僧簇拥,皆双手合什默诵经文。

武皇对面的北面天空只站了一个人,此人未着道装,带着双梁冠身着墨绿长袍,三缕黑髯面若冠玉,凌空而立气度雍容,正双手抱拳向武皇长揖施礼。

灵珠子一到天空,就悄悄抽出混天绫站在了太乙天尊身后,梅振衣却没有往玉皇大天尊那边走,而是站在了北面那身着墨绿长袍的男子身后,只是冷眼观瞧一言不发,天上这种局面他也插不上手说不上话。

他为什么要站在北面,那位墨绿袍的男子梅振衣一眼就能认出来,就与他看见金身罗汉菩萨想起智诜类似,神识中与狄仁杰一样的熟悉。他能认出来武皇当然也能认出来,只见对面的武皇粉脸微寒道:“怀英,是你吗?我待怀英不薄,国家大事尽托,身逝之时亦哀恸不已,今日相见何故如此?”

墨绿袍的男子答道:“狄仁杰是我,而我却不是狄仁杰,我乃天庭金仙东华帝君王玄甫,曾亲身下界转世为狄仁杰,如今已尽职归天神识尽复。今日见陛下长揖,以全一世礼数。”

武皇半响无言,良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点头道:“原来如此,狄公也算尽职了,我只当你是东华帝君,今日前来又有何事?”

东华帝君:“狄仁杰一世功德圆满归天复位,陛下乃千古奇女子,一世功业无以复加,能行之事已臻圆满,勿再求天下不可足之欲,此所谓过犹不及,举世入妄反损其行,本帝君特来恭送陛下归天复位。”

东华帝君是来送武皇归天复位的,说的话很玄妙,梅振衣似懂非懂,只能理解其中大概——

古往今来有很多伟人一世功业无以复加,在当时条件下能做到的事情几乎都圆满了。然而这样的人最容易留下大遗憾,那就是他们还要去做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或者不该去做的事情,甚至自损其功业。

“举世入妄反损其行”,这里指的可不是一个修行人普通的妄境,而是指将整个真实的天下世界当作自己的妄念,企图随心念去化转。从古至今有多少伟人,建立了万世传诵的功业,随后却也留下各种洗不去的历史污点与创伤,甚至有人毁坏的远超过他所建立的,与这个因素总有说不清的关联。

东华帝君是这个意思吗?反正梅振衣暂时只能理解这么多。

这时又有一人开口道:“武皇陛下莲台真身在云端,帝王身在宫中。世间帝王相承世间帝王事,此时斩去俗身圆寂,一世功德圆满,贫僧也是此意。但大天尊不合勉强他人之修行,羁留武皇莲台真身于云端。”

开口说话的人站在金身罗汉旁边,梅振衣也认了出来,就玄奘宏愿心圆满之后成就的大乘天菩萨,他在入境观中也见过玄奘。

随先生淡淡一笑:“大乘天,昔年你发宏愿入轮回,欲兴大乘佛法于中土,也得到了李唐的迎奉,没人说什么,世人欲改周归唐,你也不该说什么。今日佛指一出,洛阳尽成佛国,你当然还想指天下为佛国,这与我却没什么好谈的,道不同而已。我敬你当年之精诚心,但传法则以法,世间自有可接引之信众,不依人皇法旨。……帝王相,承帝王事,我并未留难,莲台真身是否圆寂,在武皇自己,我何有勉强他人修行之事?”

大乘天看了一眼脚下的皇宫,双手合什道:“传法则以法,我亦无勉强他人修行之意,此为众生自取,佛指在神都,自有佛法指引众生。宫中之事我不插手,但云端之上,亦不容大天尊扰陛下修行。”

随先生点头道:“宫中之事我也不插手,只留武皇莲台真身在云端之上,不扰她修行圆满。……梅振衣,还记得白牡丹否?你可入宫去取人皇印,断绝世间同患,慰藉当年之憾!缘法如此,诸位不应有异议吧?”

梅振衣正站在东华帝君身后看热闹呢,突然听见随先生点自己的名字,所有人都看向他。还没有来得及答话,衣袖一紧有人拉了他一把。清风不知何时已来到他身后,拉住梅振衣上前两步说道:“白牡丹殒身是五衰已至,其祸不在人皇印。当年武氏以人皇印下法旨,夺我的修行道场,若取人皇印封存,也当由我去取。”

清风帮梅振衣挡了一件头疼的差事,话音未落就听见叮当响声传来,一个小和尚手持一根比他个子还高的九环锡杖,凭空出现在武皇身侧,也上前两步道:“尔非人皇,已是金仙,何故谋取人皇印?以修为论,实不必为之!这位仙家,你究竟是谁?”

清风:“我是小仙童清风,请问你又是何人?”

“我不是何人,就是小和尚法舟。”小和尚面带笑容的回答,已经将九环锡杖横在胸前。

梅振衣神识中有一种感觉,清风在云端之中,理论上四处可去,然而法舟笑眯眯的一横锡杖,清风四面八方的去路都被封住了,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大神通玄妙境界。清风却面不改色的一摊双手道:“只说当由我去取,我也没说要去取啊,武皇莲台真身留在云端,人皇印就留在下面好了!”

梅振衣知道修为境界越高,越不会直接斗法力相搏,这些人很难真正的打起来,大多是互相展示神通境界玄妙克制对方。但这么多高人相持不下,他也从未见过这种大场面,气氛着实很紧张啊。

此时众人对峙的正中间突然又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头戴九阳巾,身披百结垂绦大袖袍,手持拂尘一柄,三缕长髯无风飘拂,好一派仙风道骨。他也是位梅振衣没有见过面的“老熟人”——镇元大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