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35回、两京沸腾迎佛指,朝臣密谋复李唐

清风又问:“你那一箭射落何处?”

灵珠子仍然苦笑:“八百里外的骷髅山,还惹下了一场杀业争端,此事不提也罢。”

清风:“当年你天生神力,并非开不了射日神弓,无非修为尚浅法力不足而已,我推演你是在正午烈日之下张开的射日弓。”

灵珠子:“这还用推演吗?如今成就金仙倒是法力广大,但重聚炉鼎法身之后,再拿到射日弓,恐怕也无法开弓满月了,估计只能拉满一半。”

梅振衣忍不住插话问道:“谁能拉开射日弓?”

灵珠子想了想道:“灵宵宝殿守护神将杨戬,我父托塔天王李靖,心猿悟空等人都有神力可以开弓,但想把射日弓拉满也够呛,这可是要如当年大禹、后羿一般的肉身炉鼎神力。”

清风补充道:“若不论修为法力只说天生神力,九天玄女宫真阳宫主,我的结拜大哥普陀道场护法熊居士,这二人也可以开弓,但同样不得控弦满月。倒有一个人神力更强,就是龙隐仙姑,但她的修为法力不足。”

灵珠子接着道:“要想射落梅丹佐,非得开弓满月不可,这开弓之人承受的反噬之力非同小可,一般的仙人炉鼎恐怕都受不了。”

梅振衣有些着急了:“说来说去,到底谁能拉满射日神弓,我行吗?”

灵珠子与清风齐声反问道:“你是天生神力吗?你有那么强的法力修为吗?”

梅振衣叹了一口气低下头,他当然不是项羽、吕布那种天生神力之人。只听清风又说道:“你青漪三山门下,梅毅天生炉鼎之力最强,但他也只能将射日神功拉开一半,至于法力修为就更不足了。你父亲梅孝朗可能将射日弓拉的更开,但他却无修行法力运转不得神器法阵。至于你嘛,虽然也是习武之人内劲强悍,但若不依神通法力,最多与梅毅平手。”

“灵珠子上仙的建议虽好,但却找不到合适的开弓之人啊?”梅振衣不无失望的说,然而随即发现这两位金仙的表情却很淡然,仿佛心中早有结果,语气一转又问道:“你们说这么多是在逗我玩吗?你们早知开弓之人是谁?”

两位金仙齐声道:“那是当然,韦昙居士神力无双,他完全可以张满射日神弓,法力修为也够。”

清风又补充了一句:“这开弓一箭可不轻松,除了韦昙自己,应该由谁去承受呢?”

灵珠子再补充一句:“若不是韦昙,我也想不到射日弓,这就是因果缘法巧妙之处。韦驮天殒身之时有此宏愿,那就让他亲手去完成。”

梅振衣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么去九天玄女宫借来射日弓,再找来韦昙,不就可以射落梅丹佐了吗?”

灵珠子直摇头:“哪有那么简单,首先你要找到梅丹佐,把他困于荒漠之中,在他斗法不得脱身、光焰之威最盛时,再让韦昙射落。韦昙只能在最后出手,前面那些事由谁来办?”

清风:“今日多谢仙友指点,否则我还真不太了解射日弓,想不起这一出。”

斩灭梅丹佐这件事其实与灵珠子没什么关系,而且此事牵扯的业力甚重,源头在佛国仙界佛心舍利失窃,实在不好将更多的仙家高人牵连进来,灵珠子能出这个主意,梅振衣已经很感激了。

既然九天玄女宫真阳宫主有话,等发现梅丹佐下落之后,再派使者持黑龙角去浮生谷一趟,借来射日神弓找到韦昙。这件事不能着急,应该等到自身修为堪破阳神化身变换之后,能成就仙道更好。

梅振衣近年来在山中清修不问世事,但并没有放弃查找梅丹佐的下落。据清风与钟离权猜测梅丹佐可能躲在昆仑仙境蛮荒中疗伤,他也暗中托付十大妖王与左游仙留意,万一发现什么可疑之人不要惊动,悄悄派使者来芜州报信就行。

眼下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大天尊要自己明年去洛阳,还派了天庭巡海大神灵珠子这样的重量级角色陪他一同去,事情绝不简单。可惜灵珠子也不说内情,只是提前来传信而已。

一连谈了三天三夜终于散席了,清风告辞回敬亭山,而灵珠子就在听松居做客。与这些仙人打交道,梅振衣真切的感受到他们确实与凡人不同,不是指修为,而是身心都处于一种极大的自由与超然的状态。

就拿灵珠子来说,一抬手抽龙筋就是两天一夜,转眼下山到酒席上一坐,与清风一谈就是三天,不必理会世间俗务、不管天光变换、不受人间烟火。这确实不是凡人的岁月,想必成仙已久自然而然就是这样。

接下来的日子,梅振衣当然派胡春随行,随时听候灵珠子的吩咐。他还多了个心眼,灵珠子这样的金仙来访,不能只有一个仆从跟随,刘海、元充、胡龙腾、胡鱼跃、胡双全、胡秋水等人也与胡春一起轮流随行,至少也要两个随从才能显得青漪三山招待的恭敬。

梅振衣人还没到洛阳,但是神都之中已经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年冬天,武皇下令从长安城外法门寺迎奉佛指舍利,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为浩大的一次佛事活动。

武皇命凤阁侍郎崔玄暐与国师法藏为特使,先来到法门寺,法藏绕行佛塔诵经七昼夜,这才进地宫启出佛指舍利,除夕日将舍利迎入长安崇福寺,现于世人,以便万民供奉,长安留守会稽王率百官膜拜。

长安沸腾了,百姓争相供奉,为了表示对佛的虔诚,有许多人不惜倾家荡产布施,甚至还有人以燃指、头炙戒疤等方式来礼佛。佛指舍利供奉在长安崇福寺期间,新年格外热闹,官方的和私家的各种曲艺班子纷纷加入到这场轰轰隆隆的迎奉运动中。长安城中每日可见香烟弥漫,诵经声日夜不歇,各种佛教题材的曲艺演出不断,看热闹的老百姓人山人海。

次年正月十一日,佛指舍利被迎入神都洛阳,武皇下令自王公以下文武百官,于城中盛装列队迎接,锦绣华盖飘扬十里,四处鼓乐响彻神都,佛指舍利被迎入皇宫旁专门建造的明堂。正月十五日,武皇斋戒沐浴之后,在法藏的主持下、天下高僧的簇拥中,来到明堂膜拜佛指,虔诚祈祷愿受佛陀的指引。

洛阳百官供奉无数珍奇宝物,就连南鲁公梅孝朗也供奉了一套纯金器皿,事先请能工巧匠专门在江南润州打造好运到洛阳,当然是菁芜山庄出的钱,押运之人就是梅振衣。其实大天尊不招梅振衣来洛阳,他自己也会来,因为梅孝朗的六十大寿快到了。

梅振衣虽是修士,但毕竟不是超脱世外之人,孝道还是要尽的,他把弟弟妹妹一起带来了。大天尊让灵珠子与他随行,一方面可能是保护他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监督。梅振衣到达洛阳的这一天就是正月十五,城中热闹的很,然而见到父亲几番私谈之后,他也察觉到洛阳的气氛不太对。

盛大空前的佛事活动背后,洛阳城暗流涌动,此事还要从头说起——

自从狄仁杰回京二度为相,武皇已经渐渐疏于政事,更加专注于个人的生活与修行,做为帝王,宠爱张氏兄弟倒也没什么好多说的,另一方面她更加专注的礼佛,迎奉佛指舍利之举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例。

狄仁杰去世后,朝中又任用张柬之、宋璟、魏元忠等大臣,都是当世才俊。武皇是位女子,好提拔赏赐亲近之人,其实谁上位都一样,但她也有识人之明,真正提拔上来处理朝政的都是治国之才。而且她还有个优点,虽然宠幸与袒护张氏兄弟,但并不因为张氏兄弟与朝臣之间的冲突而责罚大臣。

狄仁杰晚年时,武皇曾问他有何人才可引荐,狄仁杰两次推荐了张柬之,并一再强调张柬之有宰相之才。如今武皇任张柬之为司刑少卿、凤阁鸾台同平章事,位居宰相之列,而此时的张柬之已经八十岁了。

关于这位八十宰相张柬之,后世还有一段传说,他入京之前曾任合州刺史,与荆州长史杨元琰私交甚厚,杨元琰接任合州刺史,张柬之与他一共泛舟长江。等船到江心四下无人之时,张柬之突然道:“他日你我得志,当彼此相助,共同匡复唐室。”杨元琰当即点头。

随后因狄仁杰的举荐,张柬之入朝拜相,也推举杨元琰入京为右羽林将军,并问他道:“江上旧约,尚相忆否?”杨元琰答道:“谨记勿忘。”从此这两人一直在等待时机扶太子上位改周为唐,只是密而不发。

回头再说武皇,她修行净白莲台大法圆满,已至世间法的尽头,对朝中政事兴趣渐淡,经常称疾于宫中不出,朝政托付张柬之等大臣处置。这一次大肆迎奉佛指舍利,是她在自己修行圆满之前的宏愿,愿佛门昌行天下受万民礼拜。

张易之与张昌宗兄弟见状也在谋划长远之计,找了个术士占卜。这江湖术士信口胡言道:“昌宗有天子相。”不料这句话传了出去,有人告张氏兄弟谋反。御使中丞宋璟审问二张,坚决不肯宽纵要严办。

武皇也有意思,她不能阻止宋璟审案,想了个办法欲把他调出神都,任命宋璟为陇蜀安抚使。宋璟却上奏道:“本朝故例,中丞非军国大事不当出使,今陇蜀无变,臣不敢奉诏。”武皇无奈又改命宋璟去幽州审问都督赃污案,宋璟又上奏道:“外臣有罪,需由监察御史往审,臣不敢越俎代行。”

这个硬头中丞到底没有离京,还是拿下张昌宗审问,然而堂上未及定罪,宫中传旨特赦张昌宗。特赦之后武皇命张昌宗登门拜谢宋璟,也是私下结交之意,宋璟却不见,命下人传话道:“公事公言。”

从此之后张昌宗对宋璟既恨且惧,私下里也有异谋,声势浩大的迎奉佛指舍利活动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梅振衣与灵珠子也是在这个时间进入了洛阳。他们没有飞天而行,就是普通人的打扮,随着梅家的车队。

寿诞还没到儿子就提前来了,还带来了另一双子女,梅孝朗当然高兴。梅振衣的一位“仆从”却很特别,让人不敢怠慢。记得梅振衣第一次来洛阳时,带着金仙清风,这次倒好,又来了一位金仙灵珠子。梅振衣没说出灵珠子的身份,只说他是世外高人,别院安置不要相扰就行了。

灵珠子住在哪个院子里?就是当年清风住过的清静小园,白牡丹曾经的容身之地,如今此小园尚在。

正月十五之后,洛阳的佛事活动一直未完,各王公贵族轮流举行礼佛法会,洛阳城中佛教的影响一时到达顶点,天下高僧也云集于此。灵珠子在南鲁公府中也没什么事,偶尔就像个外地进京的游客到城中四处转转,并要梅振衣给他带路,无需别的仆从随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梅府公子带着贴身童仆逛街呢。

这一天灵珠子又在洛阳城中闲逛,梅振衣也只能陪着,洛阳城东一带有许多官员府邸,因为迎奉佛指的原故,很多人家在大门前设了香案,有人看守并布施来往僧人。大街小巷中能见到不少僧尼,其中有许多是从各地寺院赶来的。——梅振衣恍然乎有一种错觉,仿佛整个洛阳城都成了一座巨大的寺庙。

灵珠子面色淡然如视而不见,目不斜视只顾走自己的路,梅振衣正在纳闷他跑这里来做什么?耳边就听灵珠子以无语观音术说道:“前面那个灰衣者,脚下生根武功不俗,身怀利刃眼光闪烁,恐有不良之图。梅真人,既在洛阳城中遇见,世间法遇事而为,你不能不管吧?”

灵珠子说的那个人在前面不远,走路时落地很稳,抬脚却不带尘土,举手投足充满一种有张力的动感。他五官消瘦大约三、四十岁,穿的裤子比较肥,有风吹过的时候,隐约可以看见小腿外侧有一长条状的突出物,应该是藏着短刀一类的兵器,衣服是不起眼的灰色调。

这人应该是个练武的高手,身手相当不弱,但在灵珠子这种金仙眼中,根本就不值得多看一眼的。——这位金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闲的没事干带自己出来抓贼?梅振衣有些疑惑,然而转念一想也觉得不对了。

以那灰衣男子的身手,绝对不是普通的小毛贼,他带着凶器来这个地方做什么?梅振衣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两个字——刺客。此人想刺杀谁呢,梅振衣也不动声色的跟了过去。

那刺客非常警觉,一路小心观察周围的动静,却全然没有发现自己被两位高人盯上了。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他从一家茶肆中走出,穿街过巷来到一座府邸的后院高墙下,从怀中掏出一块布把自己的脸蒙上,只留下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然后提气纵身跃上高墙,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动作灵活的像一只狸猫。

……

御使中丞宋璟正在后堂书房中掌灯读书,耳边突然听见有人道:“中丞大人,今夜你府上有不速之客带刀来访,本真人路过帮你送进后院,请自查之。”

这声音就像在耳边,宋璟急忙站起身来喝道:“何人?”然而房中空空荡荡并无别人,门外守护的家将敲门问道:“大人有什么事?”

宋璟还没答话,就听后院有喧闹之声,府中护卫蹬蹬蹬跑来禀告:“大人,出事了!后院墙上突然摔下来一个灰衣蒙面人,脸上还写着‘刺客’二字。”

宋璟倒吸一口凉气,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呵斥道:“休得喧哗惊慌,都给我住嘴不得声张,将那人悄悄绑到后院柴房,我去亲自审问。”

宋璟带着心腹家人去了后院柴房,只见一灰衣男子已经被捆的像粽子一样被扔在地上,蒙面的灰布已经揭开,旁边还放着一柄从他身上搜出来的利刃。此人额头上写着刺客两个字,是很工整的楷书,竟然是前朝宰相褚遂良的笔体。

宋璟吩咐左右道:“把他弄醒,我有话要问。”

下人答道:“用凉水泼过了,还是昏迷未醒。”

宋璟语气一沉:“用马尿泼!”

宋璟秘审刺客,只有两个心腹家将在一旁,连家眷都没惊动,早已下了严令命知情者不许声张,连私下交谈时都不要再提。这一审就是两个时辰,过程外人不知,等宋璟走出后院已经是入夜时分了。

这位中丞大人却没有休息也没有报案,而是命人备一顶轿出府,连夜拜访府邸相隔不远的宰相张柬之。张柬之早就休息了,听闻御使中丞夜半来访吃了一惊,连忙披衣起身到客厅相见,二位大人屏退左右一直谈到了天色微明。

梅振衣顺手帮忙拿下刺客,并没有现身再管别的闲事,他也不知道刺客是张昌宗派来的,只知那是御使中丞宋璟的府邸,宋璟擅问案,就让他自己去问吧。梅振衣回家之后将这件事告诉了父亲,梅孝朗叹息一声道:“恐朝堂之上要有变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