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34回、人世间第一神器,射日弓光焰之威

按现在的话来说,灵珠子小时候绝对是个问题少年,天赋异禀力大无穷,不务正业成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其父李靖非常不喜欢他,甚至说过:“早知此子忤逆,还不如一生下来就溺死。”

一千七百多年前,太乙真人在人间云游遇到了灵珠子,告诉他前世曾在自己门下,历天劫未成而托舍重入轮回,今生再来接引。小小灵珠子一见太乙真人,当即福至心灵倒头便拜,在师父的指点下以及前世的神识逐渐开启中修行,太乙真人赐他前世的法宝混天绫与乾坤圈。

某一年天热,灵珠子带着仆从到城外九河湾洗澡,一时兴起祭出法宝混天绫于激浪中戏水。

神龙敖广的洞府在九河湾入东海口不远,他初成仙道,刚刚奉玉皇大天尊之诏掌管天庭东海,以接引水族飞升成仙者。正在洞府中设宴庆祝,忽觉洞府外波涛汹涌震撼,连忙命人查探究竟,敖广第三子敖丙率巡海夜叉李艮领命而去。

原来是灵珠子玩的兴起,顺流逐浪已来到东海岸边。突然一个红发蓝脸妖怪跳出水中喝道:“谁家小子,敢到东海做乱?”灵珠子吓了一跳,喝问道:“你这畜生是什么东西,也口吐人言?”

巡海夜叉李艮化形怪异,最恨别人说他是畜生,当即怒吼一声挥斧上前就砍灵珠子,两人一言不和动起手来。李艮哪里是灵珠子对手,几个照面就被打死了,待敖丙冲上岸来自然不能放过灵珠子,两人又斗起法来。

敖丙当时的修为还不如敖黑呢,连敖小黑都比不上,被灵珠子祭出乾坤圈砸死现出龙身。灵珠子也是胆大包天之徒,一见打死的是条龙,把敖丙的龙筋抽出来就回家了。这下祸可闯大了,敖广亲自上门问罪,并扬言要告到玉皇大天尊那里。

李靖无言以对,欲杀了这个闯祸的儿子。夫人闻讯袒护儿子,命人悄悄告诉他快逃,灵珠子逃到师父那里求救。太乙真人却直摇头道:“你欠父母的,当还之!”并在他胸口画了一道符,让他回家。

灵珠子回家之后,正遇敖广邀集一帮水族之仙向李靖要人,若交不出凶手就要拿他是问。见灵珠子回来,李靖拔剑欲斩子,灵珠子却主动开口:“一人做事一人当,子不累父母,我愿自拆骨肉相还。”

灵珠子一边讲述,梅振衣一边听得直皱眉。这个故事与他所知的传说相差不大,但灵珠子亲口说出来就是实情,感觉却有些不对劲。首先这一场冲突来的离奇,一言不合打出了两条“人”命,不似修行人所为。其次太乙真人告诉灵珠子的话也有些怪,居然是“还父母”,作为“现代人”很难理解。

这一段话是在酒席上讲的,两位金仙不必再用人间烟火,但梅振衣招待的依然恭谨,各种珍奇灵药为果品,五色五味饮为汤羹,还奉上人间美酒佳肴。不是每个人喝酒都喜欢一堆人簇拥,清风与灵珠子都不愿与无关的凡人同席,所以酒席上只有他们三个人,交谈都以无语观音术,他人不得闻。

见梅振衣皱眉,清风明白他在想这么,发来神念解释道:“当年之人世间与今日不同,与蛮荒杂处,时有未料之凶险遭遇。修士插手人间纷乱各为道统,天庭规模初成,仙家之斗多请大天尊仲裁,也有在世间依缘法力斗私了。其后人间有各教圣人出,教化黎民开灵智以世间法自处;天庭规模已成,各洞府门规渐整传于修行弟子。沧海桑田千年以下,方有今日之天地。”

清风一番话,梅振衣立刻就想通了,事情发生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当时人世间的观念和行为与所处的时代环境有关。比如他穿越前的现代社会很多事情与大唐就不一样,在灵珠子出生的那个年代,不仅儿子闯祸老子负责、父亲可以杀逆子,而且人间也很乱。

接下来的谈话让梅振衣很感兴趣。灵珠子自拆骨肉还父母,炉鼎魂魄散尽,一缕元神未灭,却依附香火修行,宛如提溜转当年。

灵珠子的运气比提溜转好,太乙真人给他母亲托梦,求其为灵珠子立神祠。这倒是个鬼修之法的门径,太乙真人手段百出。李夫人痛惜其子,出银两命心腹在城外翠屏山建祠堂,立灵珠子神像供奉。祠堂常有神异,因此香火旺盛,灵珠子依附神像之中得以继续修行。

偏偏这件事又传到李靖耳中,到了祠堂一看,百姓供奉的竟是逆子,当即怒道:“畜生,生前扰害父母,死后愚弄百姓!”将神像打碎祠堂烧毁。灵珠子再度无依,象提溜转一样飘到师父那里。太乙真人无奈,以座下九色莲台为器,得九转紫金丹之助,为灵珠子重塑炉鼎法身。

后来李靖也修成正果,却拜入了佛门,如今已有各乘天境界,号托塔天王。韦驮天殒身下界之后,托塔天王接替他为灵山脚下守护天神。而灵珠子一千一百年前成就金仙,为天庭巡海大神,这一对父子也真是离奇,谁是谁非旁人也很难说清。

太乙真人所用的九转紫金丹,就是梅振衣所谓的大罗成就丹,听完灵珠子的讲述,他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改方后的九转紫金丹完全可以帮助提溜转凝聚炉鼎人身。虽然在以前的推演中知道该怎么做,但毕竟未曾实践,如今算是确定了。

太乙真人以炼器之法炼化九色莲台,融入大罗成就丹为灵珠子重塑法身,此炉鼎就是一件万分难得的仙家神器,没有金仙成就与灵台造化之功是做不到的。梅振衣修为远不及太乙真人也使不出这种手段,但他可以用另外一个办法——神农百草鞭术。

以炼药之法炼化提溜转的阴神之身,直接用九转紫金丹移换炉鼎,宛如炼制无形之器化虚为实,使提溜转凝聚真正的人身。虽然不能像灵珠子的莲台法身那么神妙,但也是神乎其技了。为了提溜转不失虚实变化的神通玄妙,应当在这小鬼修成阴神地仙之后。

说完仙家往事,梅振衣又问道:“灵珠子仙长从天庭来,可有我师父钟离权的消息?我已经有十来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时常挂念。”

灵珠子笑道:“你未成仙道,不知仙界时日,不过十余年而已。我听闻钟离仙人不久前去了碧桑洞清修,如今应尚在定坐之中。他修为高深法力广大,在昆仑仙境与天庭众散修中交游甚广,是很有名望的一位仙家。我师父曾言除明月之外,近百年来能成就金仙者,恐只有钟离权了。”

梅振衣:“我师父这么厉害?”

灵珠子:“那是当然,看你这个徒弟就知道了。”

梅振衣:“我?可惜我连仙道尚未成就。”

灵珠子眼睛一瞪:“也不想想你才修炼了多少年?你以为自己修为低微,也不想想你都与什么人打交道?别的不说,你在彭泽斩杀敖黑之举,就很震动了。天庭中的很多仙人,若到人间来斗法,都不是你的对手。”

清风淡淡道:“他的杀伐气太重,惹业过多,不似仙家清静无为之举。”

灵珠子:“他很象我当年未成仙道之时。”

清风微微一撇嘴:“梅振衣行事,可比你当年有分寸多了。……太乙天尊谈金仙,明月是个异数,钟离权的成就应在意料之中,等再见之时他就已是金仙了。还有一人也有此造化与愿心,就是当今九天玄女宫之主真阳,若无意外,当在百年之内。”

在天庭之中,很多仙人守清静无为之道不惹是非,仙界之祥和远非人间能比。修行是为了超脱轮回不是为了和谁打架斗法,许多金仙留下道统后,数百年也不会露一次面,象清风、灵珠子这样的金仙已经算是能惹事的祖宗了。

梅振衣叹道:“因为我的事,已经惊扰了师父的清修。”

清风似笑非笑:“那也未必,这说不定正是他成就金仙的机缘,发愿心历化形天劫哪有那么简单。……怎么,你想师父了?”

梅振衣:“有很多事,需要师父指点约束。”

清风:“人间之师,管教二字,也只有他才能管得了你,但若论‘教’的话,你已经无须再多教了,否则他也不会自去天庭清修。”

清风说的很对,许多修行人所遇到的困难,常常是修为到了地步却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而梅振衣不同,他已经领悟与见识了将来修行中很多东西,知其种种境界玄妙之处,只是自身修为未到而已,作为他的师父已经点化透了。

金仙之间的清谈与人间酒席不一样,不是一般人能陪得了的,清风与灵珠子根本没什么散席的概念,心念所及之事没说完就很自然的一直谈下去,也不理会室外天光变换,一连聊了三天三夜。

梅振衣当然也正襟危坐陪了三天三夜,早已将人间菜肴与茶水撤下,桌子上只摆着灵药果品与芳露之饮。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插话问清风要那支龙筋何用时,他了解到以前所不知的炼器之道。

仙人炼器与凡人炼器有何不同?除了法力更高境界更妙之外,主要是下的功夫不同。

凡人炼器,最重要的是找到天材地宝,然后才是炼器之功,使之成形不要损毁。而对于仙家神器来说,最重要的是炼化功夫,因为在漫长岁月中他们找到各种天材地宝的机会比较多,就看怎么去炼制。

比如清风所植的盘古藤与上面所结的十二个葫芦,都是很玄妙的神器,而它们是怎么来的?盘古藤虽然是珍稀瑞草,而修行高人也有办法找到,在药田中可以培植。但是清风在天地灵根下以仙家法力培育,让它缠绕天地灵根的主干生长,用了一千八百年时间,这份机缘与功夫积累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人就算知道清风是怎么做的,也能种植盘古藤,却几乎不可能得到同样的神器。把一种他人也能得到的材料,变成自己所独有的法宝,这才是金仙炼器之道。清风要那支龙筋,打算与盘古藤一起合炼,他学了打猴鞭法,就想炼制一支称手的长鞭。

明白这些道理,就明白为什么仙家法宝都几乎没有重样的,每一件都是大有讲究,这对梅振衣将来的炼器之道很有启发。他已经是一位炼器大师,但毕竟还只是人间的宗师。

这番谈话中,梅振衣小心翼翼提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清风与灵珠子也很感兴趣,于是就聊了下去,根据所知互相推演,梅振衣听得十分仔细。——什么问题?就是如何斩灭梅丹佐!

梅丹佐的神通清风亲眼所见,不在自己之下,很难将其斩灭。梅振衣一提这个话头,清风就以神念向灵珠子转述了当日混战的经过。灵珠子早就听说过这件事了,于是与清风探讨对付梅丹佐的办法,根据此人当日展现的神通,从“理论上”进行推演,得出了几个结论——

其一,要想对付此人,最好的地方就是人世间。因为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大家手段境界相同,比拼法力与法术之威,这样才能困住此人不让他逃跑。

其二,最好要在荒漠之中,否则斗法之时波及太大,谁也不好承受那份业力纠缠。

其三,据罗章所言“天使之王背后的燃烧的火翅就似地狱不灭的火焰”,这样的话在金仙听来别有含义,推断梅丹佐的修为不亚于道家金仙,这火翅化形与他的修行发愿有关,其人几乎不可能被斩灭。

那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破其法、殒其身,毁其愿。他们说的话很玄妙,梅振衣听得不是很明白,只朦胧听懂一个意思——“回归地狱火焰之中”。但是灵珠子有一个建议梅振衣是完完全全听懂了,用一件神器将梅丹佐射落。

灵珠子所说的这件神器是上古流传、后羿曾用之射落炎帝之子金乌的射日弓。非常巧,射日弓灵珠子小时候见过,就是陈塘关镇城之宝,他拿在手里玩过还因此闯了祸。后来武王伐纣天下混战,陨落仙家修士众多,人间平定之后射日弓被九天玄女宫收去,现为镇宫九神器之首,由宫主真阳仙子亲自掌管。

射日弓号称人间威力最巨大的神器,法宝自然要以御器之法才能使用,威力越大的神器需要的法力越深厚。但射日弓作为“弓”来说还有一个特异之处,仅凭法力张不开。

那这件法器怎么用?以御器之法拨弦,凝聚法力虚空成箭射出,其炽烈之威无比,而且它有一样妙用与梅振衣的神宵天雷类似却更强,那就是用这张弓射人,只要神识所及,发出的箭根本躲不开,瞬间就到眼前,对方不得不去硬挡。

然而这还不是射日弓最大的威力,想发挥更大的威力要把它张开才行,不能仅以法力,还要凭借肉身炉鼎的天生神力。弓被拉开的同时,围绕着这张弓与御器之人会形成一个法阵,汇聚神识所及范围内各种杀伐威力,尤其是光焰之威,弓开的越满汇聚的威力就越大。

梅丹佐的光焰之威无与伦比,而射日弓恰好可以克制他,开弓一箭破法。

要射出这样一箭,自身的法力也要相当深厚,否则这一个开弓的动作,就会将御器者的法力与神气消耗一空。而且周围的天地间弥漫的各种法力尤其是光焰之威越强,射日弓凝聚成箭的威力就越大,御弓者须运用的法力就越多,他相当于在运转一个法阵。

听到这里,梅振衣突然想起自己用引雷符在方正峰顶布下的引雷阵,以指妖针运转九连山地气发动,所汇聚激引的是天雷之力。这件射日弓倒好,以御器者的法力发动,汇聚的是周围各种法力与光焰之威——没想到天下竟有这般神器!

关于射日弓的妙用灵珠子还没讲完,张弓一箭射出之后,汇聚的法力与光焰之威袭向对手,弓弦震荡,法阵运转的力量也会反噬持弓者自身。虽然不似对手受到的攻击威力那么巨大,但是被自己的法力反噬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为什会有这种副作用?射日弓以及开弓法阵运转的原理的就是这样,不如此也不能获得那么巨大的威力,有得必有失,无法避免。

一般而言,使用它完全不必开弓射箭,仅以法力拨弦成箭,也是一件很强大的神器。

灵珠子介绍完射日弓的妙用,清风笑着问道:“你知晓的这么清楚,一定曾亲手开弓射过箭。我听说你天生神力,小时候又胆大妄为,动过射日弓并不奇怪,当时的感觉如何?”

灵珠子苦着脸摇头道:“别提了,少年顽劣不知天高地厚,妄动射日神弓。我当时把弓摘下来,仗着天生神力朝城外控弦张开,尚未拉满就感觉法力不足御器,赶紧松了手。反噬之力把我震下城楼,趴在地上浑身筋骨如火炙,好半天都没爬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