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33回、哪吒传信访三山,灵珠施法抽龙筋

残留的玄牝珠以及没有逃遁的龙魂,都已经融入这骨肉残留的结晶,龙魂神识已散而玄牝珠法力仍在,这东西本身就有不受控制的神通妙用。这种情况完全是个意外巧合,再找一百条黑龙来,绑好了让梅振衣去劈,都未必能有这种结果。

能斩杀黑龙是一回事,但炼器需要神识切入以身心感应,梅振衣连这第一步都无法做到。这与祭出神宵天雷乱劈一气不是一回事,在山上砸矿石与炼制精矿完全是两种难度,他不能完全展开自己的灵台神识去直接承受龙魂咆哮的冲击,至少现在还不能。

这块黑疙瘩动不了,缠绕在外面的龙筋总可以抽下来吧?梅振衣可以肯定只要将龙筋剥离出来,就已经是神器!很可惜那金黄色的纹路几乎与黑色的结晶体凝炼在一起,以他的法力根本剥离不了,除非直接用雷神剑将其损毁割下来,那样就没有必要了。

这一天,梅振衣又在方正峰西配殿中“琢磨”那一块黑色的东西,神识切入其中,灵台中传来龙魂咆哮之声,定心坚守不被扰动,并没有尝试炼器之法。

他在干什么?已经不是在炼器,而是修炼“守神”之术。天材地宝必有用,看你怎么用而已,梅振衣借助其独特的物性,为将来对抗天刑中“伤神”的业力做准备。就算有大罗成就丹可以重新凝聚法身炉鼎,但若神识被击灭下场更惨,今天用神识切入这件东西,是绝佳的磨砺之法。

借炼器而炼人,梅振衣一向擅长此道。

当他收回神识之时,灵台中还有滚滚雷音晃动,叹了一声道:“厉害!不知何时才能将龙筋剥下来。”

“你想抽龙筋吗?这事我可以帮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方正峰上怎会莫名出现外人?梅振衣吃了一惊,跳起来转身望去,只见知焰与提溜转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西配殿中。她俩的旁边站了一个人,看上去是一位十八、九岁蓄须加冠的少年,穿着一件碧绿色的坎肩腰系红绫,裸露的双臂如嫩藕一般,唇红齿白长得煞是好看。

“梅公子,在山下叫你未见回音,门外通报也没有反应,你没说今天要闭关谢客呀?我们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就进来了,见你正在行功没敢打扰。”提溜转首先说话。

梅振衣解释道:“神识有晃动,五官灵觉皆受扰,所以没听见,也不知你们进来。这位是……?”

那少年一抱拳:“我叫灵珠子,来自天庭东极妙岩宫,特来拜访梅真人,同时也受玉皇大天尊所托,传个话给你。”

来者是灵珠子,也就是《封神演义》中的哪吒,太乙天尊的门下金仙,不论是穿越前听传说还是穿越后知晓的仙家旧闻,梅振衣都久仰其名,他少年时起了炼制九转紫金丹之愿,与这位灵珠子也有莫大的渊源。

梅振衣赶紧上前行礼:“原来是前辈金仙灵珠子到访,久仰大名啊!快请到听松居一叙,不知您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灵珠子一挥手:“先不着急下山,空手上门没带什么见面礼,就帮你把这龙筋抽出来吧,这事我顺手。你也许还不知道,敖广之子敖丙,曾经就被我剥鳞抽筋。”灵珠子以为梅振衣不知道,其实他早就听说了,只是不知详细的内情而已,不就是“哪吒闹海”的神话故事嘛。

灵珠子说干就干,当即一抬手指向那块黑色的东西,只见上面缠绕的金色花纹刺眼发亮,似有龙吟之声传出,还带着冲击神识的法力。提溜转化为无形一闪身就飘到了门外,它还受不了这金光与龙吟,梅振衣与知焰都退到了门口看灵珠子施法。

灵珠子咦了一声道:“有意思,这可不是一般的天材地宝,古怪的很,可惜难不住我!”

梅振衣仔细关注灵珠子如何处置,能感应到灵珠子同时使用三种不同的、类似阳神化身神念的法力,其一封住那块黑色的东西,使龙吟声不再传出;其二切入金黄色的花纹中,使龙筋发出耀眼金光;其三是包裹住龙筋,使黑色物体中的奇异力量不再传出,切断两者的感应,以移转空间之法将缠绕的龙筋剥离。

然而他的动作却是抽而不是剥,那块黑色的物体缓缓原地转动,一缕细长的金色光带被抽了出来,延伸到灵珠子的手中。周围的光线渐渐明亮又暗淡下去趋于黑暗,重新亮起再变得暗淡。

残余的龙筋精华共有一长一短两条,纠结在一起难以分辨,灵珠子把它们分别都“抽”了出来。看上去就是举手之功,但梅振衣却有一种时光错乱之感,因为他说不清灵珠子的动作是快是慢。灵珠子刚来时是上午,等他抽完龙筋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黄昏。

梅振衣凝神观察,唯恐错过每一个细节,就像只过了片刻功夫,虽然只是感应其法术之妙没做别的,却有一丝疲惫。灵珠子的神通如何运用他都能看懂,但自己的法力还不足以模仿;同时施展这些神通,修为也不够。对他而言并不复杂都能领悟,但是还做不到。

看灵珠子的表情,好似根本不在乎已经是第二天黄昏了,就像抬手过了片刻而已。法力一收,龙筋天然有纠结之力,也自然收缩在一起就像两团缠得紧紧的乱麻绳,一般人用手是掰不开的,只有用御器之法才能展开成细长半透明的龙筋。

“搞定了,拿好。”灵珠子信手就将两团龙筋扔了过来。

梅振衣伸手只接住了那团小的,旁边突然伸出一只银丝大袖把大的那团收了过去,只听清风在耳边道:“这支龙筋我有用,送我好吗?”

梅振衣又吃了一惊,赶紧转身朝清风道:“仙童有用尽管拿去,您是什么时候来的?”

知焰在一旁道:“清风仙童昨天就来了,刘海通报你没听见。”

梅振衣连续做了两回“聋子”,灵珠子来时他神识晃动,没听见提溜转的通报,清风来时他正在凝神观摩灵珠子施法,又没听见刘海的通报。他的法力虽强,修为还是没有达到“一体多神用”的境界。

清风收起龙筋道:“我来找你,转达九天玄女宫的谢意,你往后若有事,可派使者持黑龙角到九天玄女宫求助,顺便提醒你,只有女子才能进九天玄女宫。”说话的同时发来一道神念,转述了真阳掌门的话以及浮生谷的位置。

那边灵珠子上前一拱手:“是清风仙友吗?久仰威名啊,幸会!”

梅振衣久仰灵珠子,灵珠子也久仰清风之名。金仙的见识自然与一般修行弟子不同,镇元大仙独立于天庭之外开辟万寿山仙界,一个最重要的臂助就是镇守昆仑仙境闻醉山的金仙清风。后来清风在五观庄打灭玄奘的护法金身,逼使观自在当众烧了锦斓袈裟搅乱人身果法会,带着明月一路打出昆仑仙境,在金光洞惊动太乙天尊亲自下界。近百年以来,他可是名头最响、最能惹事的一位金仙了。

清风也还礼道:“你就是天庭巡海大神灵珠子?幸会!”

清风称呼灵珠子为“天庭巡海大神”,其中自有缘故。天庭是玉皇大天尊灵台造化而成,多位金仙依附延伸开辟有今日规模,许多飞升的仙人也在天庭中建立洞府修行,它包含三个部分。首先当然是众金仙灵台造化的仙府,比如太乙天尊的东极妙岩宫、东华帝君的碧桑洞、西王母的瑶池圣境等。

这些仙府的中枢道场,是金仙与门下仙人的修行之地,自有各派戒律管束,称为“金仙洞府”,洞府可不是山洞的意思,而是指独立的灵台造化之境,地方可能相当大。清风就曾私下里说过,以他的大神通造化之功,假如当时到万寿山延伸开辟,别的不敢说,至少可以造化出如闻醉山那般八百里药田。

而明月如果以灵台相合,可以在这片药田中造化出天地灵根,这天地灵根笼罩下的八百里药田就是他们的金仙洞府,但清风的愿心并非如此,于是没有这么做。随着造化者见知与法力的增长,造化的范围还可以越来越大,所造化之物还能越来越多,这也是众金仙斩出历世化身增长见知修行的原因之一。

在天庭中开辟金仙洞府与人们所理解的“划地盘”概念不一样,它的延伸方式很玄妙,有可能就是一览无余,有可能是凌空层叠,也有可能是隐去的洞天结界。

天庭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金仙洞府外围的仙界,当金仙在玉皇大天尊的灵台造化中依附开辟之时,与原有仙界自然融合,还能同时延伸开辟出一片新空间,与天庭仙界相连,在金仙洞府的外围,方圆范围等于又延伸了一倍。

勉强用一个普通人能理解的方式来形容,比如清风开辟八百里仙界药田,灵台造化与天庭融合,自然又在金仙洞府外围延伸出八百里仙界,假如按常人的思维去算面积的话,应该是金仙洞府自身的八倍。

这不是谁“规定”的,金仙依附原有仙界开辟,自然就有这种妙处。

这一片延伸的仙界中没有别的东西,但在仙家神识感应中,同时有天庭仙界与清风药田的妙处,可供各路飞升的散仙立足修行,他们可在此安置修行洞府,或以仙家法力种植药田,不需自己去延伸开辟。

有这样的地方是很重要的,比如徐妖王那种山野散仙,飞升之后若想在仙界修行,就可以在这种地方立足。天庭是仙人修行所居,范围非常之大超乎常人的相像,也不是普通的空间概念。徐妖王如果想挑个喜欢的地方,他曾与九灵元圣有渊源,可以去东极妙岩宫外围,实际上他去天庭转了一圈去的就是那里。

众仙人在各金仙洞府外围散居,有的还是同门派系弟子,他们当然都受玉皇大天尊定下的天庭规矩约束,但谁来具体管束这些人呢?玉皇大天尊招集各金仙商议,各大金仙洞府分别派弟子约束天庭众仙行止,组成一支天庭巡行护法队,也就是老百姓传说的“天兵天将”。

天庭巡行护法队的首领也是一位金仙,太乙天尊的徒弟灵珠子,被称为“天庭巡海大神”。

为什么叫他“巡海大神”呢?这就涉及到天庭的第三个组成部分——海,也是天庭的边界。天上怎么会有“海”?这个问题无须答案,反正它是灵台造化而出,在仙家神识中有就是有。

想当年玉皇大天尊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开辟凌霄宝殿,西王母最早依附开辟瑶池圣境,延伸出的外围道场就是“海”,接引水族成仙者。随着凌霄宝殿与瑶池的规模扩大,以及整个天庭越来越广袤,“海”一直是天庭的边界,范围也越来越大。

天庭有边界吗?其实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无所谓边界的概念,可以借一个现代物理名词“有限无边”来形容,如果不懂穿行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之法,怎么往外走都是“海”,神识延伸不出去。

玉皇大天尊划海为三片,由三位龙王掌管,分别叫东海、南冥、北渊,敖广就是东海龙王。怎么没有“西海”一说呢?这个地方也是有的,名曰“化龙池”。

化龙池其实只是一条仙界通道,从这里穿行,可入灵山佛国仙界。不是说天庭与佛国相连,而是从化龙池出去,无须再穿行出入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只要能悟佛法声闻乘境界,就可以从这里直接穿行到达佛国仙界。玉皇大天尊惊才艳艳,于佛门修行之道也有很高深的印证心得。

以上这些,都是梅振衣在山中陪灵珠子饮宴时请教得知的。灵珠子来访,梅振衣当然要小心接待,恰好清风也来到山中,就请他留下在听松居同席而谈。梅振衣真的挺有面子,小小一位人间地仙,竟有天庭金仙登门拜访,他还能请到另外一位金仙陪席。

大天尊命灵珠子给梅振衣传话,明年正月十五到神都洛阳一趟,五年前梅振衣答应帮忙的事情该做了,并且让灵珠子与梅振衣一起去。至于是什么事,去了以后才知道。这五年来梅振衣一直在山中修行不问世事,终于还是躲不过要出山了。

但现在只是十月中旬,离明年正月十五还早呢,是灵珠子自己决定提前来的,想结识梅振衣盘桓一阵子,顺便在附近人间游历一番。以灵珠子的身份,为什么会主动结交梅振衣?

六百年前心猿悟空在天庭闹事,巡海大神灵珠子吃过他的亏,还因失职之过受到大天尊的责罚。梅振衣在濠水落欢桥上空斩灭了心猿历世化身,算是帮灵珠子出了一口气。这是其一。

梅振衣去过昆仑仙境乾元山,恰好结识了九灵元圣,并引荐十大妖王来听法会。九灵元圣回天庭后提到了他,灵珠子印象更深。后来张妖王与徐妖王分别拜访过东极妙岩宫,也提到了梅振衣的指引之恩,灵珠子对这位人间修士就更感兴趣了。这是其二。

梅振衣在彭泽斩了敖黑,敖到了玉皇大天尊那里,虽然没能把梅振衣怎样,龙隐仙姑却受到了幽禁五百年的责罚,梅振衣主动要求将来助胡春救出龙隐,不畏艰险揽事上身。灵珠子曾斩杀了敖广之子敖丙,并将敖丙剥鳞抽筋,因此事被逼拆骨肉还父母,若不是师父以九转紫金丹救他,险些就没命了。这是其三。

灵珠子在酒席上说道:“到天庭劈山救人可不简单,真有那么一天,有什么事我会尽量帮你的,只是不能亲自出手。这次来我也想见一见胡春,亲眼看看此人的资质与修为如何?”

梅振衣起身举杯道:“多谢上仙垂怜小徒胡春,他的资质很好,但修为尚浅,未突破易筋洗髓境界尚无飞天之能。若能得到金仙前辈指点一二,实乃三生之幸。只是我怕影响他的修行心境,龙隐姑被幽禁之事并没有告诉他。”

清风淡淡笑道:“以胡春此时的修为,灵珠子也无法教他更多,其实你更擅长传授世间法。我看这样好了,什么都不必告诉胡春,灵珠子仙友不是想在附近游历一番吗?就让胡春随行,如他真有悟性必有所获,有利长久修行之根基。”

这真是个好主意,想当年左游仙什么都没教过梅振衣,但是万里随行下来,梅振衣自悟了神龙百草鞭术以及其他很多东西,修行中长久获益。在灵珠子身边随行,不经意间有很多玄机点化,就看胡春自己的悟性如何了。别的不说,就昨天看灵珠子抽龙筋,对梅振衣今后领悟炼化神器之道也大有帮助。

胡春的事就这么定下了,灵珠子要在青漪三山住几个月并不时出山行游,梅振衣打算命胡春随行,小心恭敬专门听候这位金仙的吩咐。梅振衣也有很多事早想请教传说中的灵珠子,首先就是当年杀敖丙与后来用九转紫金丹重铸法身的经过,今天借着闲谈都问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