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三卷:菩萨行
第232回、成就金仙知化转,再随轮回阅众生

提溜转低下头忽然钻入怀中抱住了他,梅振衣感觉自己就象被一阵温柔的风包围,只听提溜转的声音在神念中喃喃传来:“那我该怎么做呢?”

梅振衣没有把它推开,这是提溜转的妄境,别人管不着,谁叫他自己钻进来?只有劝道:“如果你想不明白,就永远无法凝聚实形,妄境中成为不了真正的自己。你要么放下,要么去试试,我建议你去问知焰仙子,不要在这里问,离开妄境,亲自去问她。”

提溜转:“为什么不能去问你呢?”

梅振衣:“也可以来问我,只要你想的话。”

提溜转:“可是我还想多待几天,这里的感觉很好,我真的很留恋,梅公子就是我想的样子。”

梅振衣虚拍它的肩膀:“那你就多待几天好了,心境勉强不得,也不着急。”

怀抱的阴风突然凝聚成了实形,就是一个妙龄村姑,提溜转似是撒娇的说道:“其实我想明白了,真没想到你会突然开口说这些,一听我就明白了。”

梅振衣苦笑:“堪破妄境,道理想明白是没有用的,但要发自真心修于行止,而不是违背妄念中的心意刻意去做什么。”

……

当东边的朝霞升起时,餐霞阁中的提溜转浑身也映衬出一层淡淡的霞光,朦胧的人形若有若无似成实质。它离定坐中的妄境而出,仿佛是眨了眨眼睛还在那里回味。

在妄境中它成了茶肆老板娘,而茶肆老板当然是梅振衣,它把自己变成了何幼姑的样子,以为那样梅振衣会更喜欢。妄境随它的心念化转,处处心想事成,但昨夜却起了变化,妄境中的梅振衣开口说了一番很意外的话,让它很有感触。

它不知道梅振衣昨夜来过,妄境中见到的就是真正的人,只是在那里若有所思。想了半天飘身而起,去随缘小筑找知焰了。

“仙子,我有事想对你说。”提溜转见到知焰就开口喊道。

知焰:“山中有什么事这么着急,让你这大总管连忙跑来?”

提溜转朦胧的身形低下了头,有几分羞怯的说:“不是山中的事,是我的事,我要说出来,仙子可不许笑我。”

这小鬼如此表现可真是少见,知焰似笑非笑道:“不妨说出来试试。”

提溜转弱弱的说:“其实是我妄境中所见……”

“自古妄境不问,你可以不必告诉我。”知焰打断了它的话。

提溜转有些着急的抬头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你,妄境中梅公子这么建议的。”它讲了自己妄境中所见,越讲声音越小,到最后简直就像蚊子哼哼,朦胧的身形也扭来扭去飘忽不定。

“你的那点心思,我当初就知道了,远在我未来青漪三山之前。想当年你要冒险进江都城救玉真,真去了恐怕就回不来了,我出手帮忙,等于将玉真和你都送到了振衣身边,既然如此,我还说什么呢?”知焰听完后说了这样一番话。

提溜转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些喜出望外道:“仙子真是这个意思?”

知焰:“你的心意,其实该问振衣,要么放下,要么堪破,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

提溜转:“我不好意思,也不敢。说实话,我可怕梅公子了!”

“你这不是怕他,去吧,他就在山下。”知焰忍不住又露出了笑意。

三山幽谷中,那条玉带般的小溪旁,梅振衣正在指挥胡龙腾等四个水妖徒弟搭建两间草堂,草堂外还放着桌椅板凳。有神通法力干这种活就是轻松,不到半天功夫,两间草庐已经搭建完毕。提溜转飘过来道:“梅公子,山中园林建筑,你何需亲自动手?”

梅振衣一笑:“有些事必须是我自己来,提溜转,你认识这个地方吗?”

“这不是在江都城外我们曾经停留的茶肆吗?”提溜转一眼就认了出来,随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头住口不再说话。

梅振衣伸手虚拍它的肩膀:“假如将来在三山中招开修行法会,天下同道交流结缘宛如市井之间,你能陪我在这里一起煮茶吗?”

提溜转脱口道:“好主意呀!与梅公子一起做什么都行。”

梅振衣:“那就等着吧,先恭喜了,你的修为就快能凝虚实形。但你所修之法最玄妙之处在虚实变换,他人所不能及,等你有了地仙修为之后,我再用九转紫金丹助你移换炉鼎。”

“好啊。”提溜转本有许多话想说,此刻又全部收了回去,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梅振衣手心触感一变,正放在一位女子的香肩上,只见提溜转朦胧的身形突然变了,成了一位容颜明媚的姑娘。

“呀!这是大总管的面貌吗?”胡龙腾等四个水妖吃了一惊,看着提溜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提溜转叱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没见过美女吗?”

四个水妖都笑了,一起躬身行礼:“恭喜大总管!”胡龙腾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脑门,想起了十年前提溜转在大官湖中说的一句话“你算什么修行人,号称湖中仙却有眼无珠,难道只能看见凡人之美吗?有些鬼也是很美的!”

这时刘海从远处走来,抱拳道:“师父,胡春已破妄。”

梅振衣连连点头:“很好,他比我预想的更出色!你这就去招集山中弟子,我要为他举行入门受戒仪式,然后在方正峰上宣讲二十四洞天法诀,你把梅大东他们五个也都招回山。”

……

敬亭山中,清风正在对明月说话:“指月玄光已经修复,我们去九天玄女宫一趟把东西还给人家,虽然还没有大罗成就丹助持月恢复修行,但我这里有一枚九转紫金丹,也送去吧。”

明月眨着眼睛道:“我们要一起去吗?”

清风:“九天玄女宫中只有女子修行,她们不会让我进去,所以你替我走一趟。”

绿雪在一旁道:“二位仙童都要离山,多久才能回来?”

清风:“也就是几天功夫,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守好道场便是。”

清风牵着明月的手离开了敬亭山,并没有腾云飞天,足不沾尘飘然而行,穿过青漪江与市井村庄,行踪如风月不染,也未惊动沿途的市井凡人,脚程极快,第二天就到了数千里外的连绵群山中。

此处的山势十分奇特,层层叠嶂环绕,宛如天然的阵势分布,山中植被茂盛处处藤萝荆棘交缠根本没有路。清风与明月在草尖与树项上飘行,约行百里,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极为广漠的山谷,谷中草木葱茏,还开着各色细碎的野花。

明月皱了皱眉头说道:“清风哥哥,我虽然没有来过,但好像认识这个地方。”

清风摸了摸她的头顶:“神识中有所感应,灵台造化之缘,并不奇怪。这里就是九天玄女宫所在浮生谷,你叫门吧。”

明月脆生生的朝谷中喊道:“我是明月,为清风哥哥来交还修复的神器指月玄光。”

随着话音,广漠而祥和的浮生谷突然起了变化。空中阳光闪烁不定,满天群星也时隐时现,四面云雾升起,随风涌动中还带着流水之声,一片巨大的仙家洞天景像显现出来。只见一片开阔的原野上奇花异草丛生、清泉怪石罗布、亭台楼阁点缀、瑞气祥云环绕。远处有一座壮观的宫阙,九门重重、彩光环绕,似是凌空坐落在白云堆垛之间。

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请随指月玄光而入。”

明月祭起了指月玄光,一轮圆光升向天空缓缓飞去,柔和的月光轨迹凝在空中形成了一条神奇的道路,明月的身形也随着圆光向九天玄女宫飞去。那巨大的宫阙似极远,明月随月光飞天身形越来越小,到宫阙前消失不见。然后洞天门户关闭,眼前又是浮生谷的凡间景像。

清风不说话只是背手而立,在那里站了一天一夜眼皮都没眨一下,第二天快到中午时,眼前光影晃动,凭空出现了四个人。明月笑眯眯的捧着金击子,身后有两人正是在敬亭山见过的抚尘与持月,正中站的是一名穿着金红色长裙的女子,肤如脂玉,标致的五官几乎完美无暇,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明月一露面就说道:“清风哥哥,真阳掌门把金击子还给你了。”

那着金红色长裙的女子浅浅施了一礼:“九天玄女宫宫主真阳,见过清风上仙。”

清风略一拱手还礼:“不必多礼,我曾承诺祝持月恢复法力,如今尚未完成,为何把金击子还我?”

持月上前一步道:“当日之事只是意外,如今指月玄光已修复,您还亲自送来那枚灵丹,上仙的随身法器还请收回。”

清风也未推辞,只是淡淡道:“多谢了!真阳仙子,原来你是九天玄女宫之主,那么九天玄女何在?”

真阳:“早在千余年之前,本门祖师九天玄女就已化形离宫,于天地中了悟灵山久视之道。”

清风微微一怔:“她已是上古金仙,这又是什么修行?”

真阳:“祖师离去前曾言,老子出函谷,释迦人间寂,欲证终究大道,都要走这一遭。我修为低微尚无法领悟,九天玄女曾留有法旨,待我求证金仙之后,往天庭开辟仙府,接引此地众弟子飞升。”

清风:“九天玄女还说了什么?”

真阳答道:“她要去接引一个人,至于其它的,就非我所知了。”

清风眯着眼睛若有所思,似乎还有话想问,但想了半天也没问出来,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开口说道:“当日擅闯九天玄女宫的那两只黑龙,又到彭泽作乱,已被芜州修士梅振衣斩杀,其中一龙是天庭所辖东海龙王敖广之子。”

真阳微微动容道:“上仙若见到此修士,替我转达谢意,今后他若有事,可派使者持黑龙角向九天玄女宫求助。”

清风点头:“我定会转告,也会如约送来大罗成就丹。……明月,我们走。”

仙人打交道没什么废话,当即告辞牵着明月返回芜州,在路上明月皱着眉头问:“九天玄女去哪了?这一千多年都在干什么,这又是何种修行?我虽是金仙,也不太明白。”

清风:“据说九天玄女是女娲散于天地众生间的一缕残留的神识,要么去寻找她的本源,要么重塑清明的自我,想必正是如此才会化形离宫。这只是猜测,我也不是很明白。”

……

清风交还指月玄光拿回金击子,回到敬亭山并无他事。而梅振衣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山中闭关清修不问世事,整整五年没有离开青漪三山一步。他虽然是个不怕事的主,但也不想主动纠缠业力。

梅振衣并不是没有打算,他所考虑的就是早日修成化身变换,然后去找镇元子炼成大罗成就丹,设法斩杀梅丹佐找到佛心舍利的下落。但是眼下这些事都急不得,他在山中修炼,同时指点众弟子修行,闲暇之时也没忘记炼器。

他手中有一块东西很难处理,就是指妖针与照妖镜损毁之后融合在一起的那个铜疙瘩,只有暂时放在一旁了。值得他花精力去加工整理的,当然是在彭泽湖中斩杀的那两只黑龙的遗骸。

真是可惜呀,这两条黑龙修炼多年并天生特异,全身上下无一物不是天材地宝与珍惜灵药,但在那一战中大多都被一百二十八记神宵天雷损毁。留下的遗骸是数十丈焦炭状的东西,已经分不清是敖黑还是敖小黑,龙筋、龙骨、龙魂包括玄牝珠的残留以及焦糊的血肉都已经凝结在一起。

这东西需要清理,其中有被神宵天雷淬炼过保留下来的天材地宝,其他的只是无用的灰烬。

他曾斩杀一只西海湟炼成了很多法宝,但有一点情况比较特殊,雷神剑的威势不仅仅在于法器的材料,梅振衣引天雷之力淬炼了多年,最后毁了一套珍贵的引雷符,损伤了两件神器。再让谁炼制同样的法器几乎已经不可能,那是不可复制的“奢侈品”。

现在斩杀了两条龙,所得的天材地宝当然更珍贵,可惜损毁的太厉害。在一百二十八记神宵天雷连续劈击之下,还能保持完整的材料都是绝对难寻的。神宵天雷也是一种炼器之法,但不是所有的材料都适合如此炼化,能剩下的可以说都经历了初步的淬炼。

梅振衣在方正峰平台的西侧,专门建了一座配殿,与计划中将来建造的正面主殿与对面的东配殿相呼应,现在专门用来存放黑龙的残骸,这些年有闲暇时就来清理。

五年功夫,除去了很多已经无用的灰烬杂质,剥离出来的东西有两副龙角,二十八片龙鳞,约排球那么大的龙涎结晶,四支残留的龙须,八枚龙牙。

相对完整的那副龙角应该是敖小黑的,如今已是半透明状火红色,上面还有闪电状放射的纹路,形状就像两端对称连在一起的弧形珊瑚枝,很多枝桠都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是被神雷淬炼后最精华的部分。

敖黑的龙角当初受到的劈击最多,梅振衣神宵天雷有一大半的法力都是冲着这个方位去的,如今只剩下了一半,就像一根完全透明的无色水晶枝。

龙须损毁的情况不一,呈金黄色有长有短,仔细看每一根都是很多细小纤维聚合在一起。这应该是可以分解的天材地宝,将这些纤维以法力分开,再编织炼化,可以成为很罕见的法宝。

龙涎结晶淡黄色琥珀状,无色无味,但以真火之力烤之,会发出腥臭的气息,再以法力化开,又变成了淡淡的怡人的清香。这是梅振衣在黑龙身上得到的唯一的灵药,用处也很多。

二十八片龙鳞有碗口大小,黑色发亮边缘锋利坚愈精钢,这是龙身上最坚硬的守护法宝了,每一片都完整无缺,至于其它的龙鳞都已经损毁了。八枚龙牙都有一尺多长,像个尖端略带弯曲的凿子,质地如玉却尖利无比。

东西虽然不少,但都是很难炼制之物,炼器时需要的修为以及法力相当高,连梅振衣这样的炼器大师都觉得很头痛不敢轻易下手。越珍贵的天材地宝越难炼制,远不似加工普通法器那么简单,把这些材料从那一大截焦炭状残骸中完整的剥离出来就很费劲了。

然而还有更头痛的,数十丈长的残骸清理完毕之后,最后还剩下了一根东西,不到一丈长二尺宽很不规则,纯黑色的物质凝结在一起,非金非玉叩之有声,上面还缠绕着金黄色的纹路。

金黄色的纹路应该是经神宵天雷淬炼后收缩的龙筋,而黑色物质是血肉和龙骨最后残留的精华,都已经凝结融合在一起。梅振衣遇到的困难不仅仅是难以处理这种材料,而是以他的修为根本炼制不了,连加工器形、感应妙用都办不到。

只要神识一切入这黑色的物体,灵台中就传来咆哮龙吟之声,仿佛陷入无边的黑暗波涛之中,需立刻撤法而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