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30回、梦回已是别离后,当年初遇早知卿

玉皇大天帝当年罚龙隐姑不得离龙感湖十里之外、不得泄露身份与众仙家来往、不得出手伤人。而今日百年之期未到,龙隐姑却全部违反了,当然要有惩处。听见敖广的话,龙隐姑身子一颤没有抬头,咬着嘴唇只看着怀中的胡春。

胡春到现在还没有醒,梅振衣神识略微扫过就知道了他的状况,在普通人看来也许会认为胡春已经死了,几乎察觉不到呼吸与脉搏。但他的身体还是软的,微微有些温度,呼吸与心跳极其缓慢,处于一种深度的休眠状态。

想必是那敖黑施了什么法术,让胡春这样昏睡过去,放在洞府中很长时间都不必再理会。梅振衣精通医道,知道这样的情况很难唤醒他,也不能立刻强行将其唤醒。

“龙姑娘为救夫君,离开龙感湖出手,何过之有?若说有罪,那也是敖黑之过!”知焰开口说话了,梅振衣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身体软软的站不稳,连话都说不出来。

随先生叹了口气轻轻摇头道:“龙隐救胡春,并无罪过。但一事归一事,她既然决定这么做,那就应该承担所知的后果,若受世事纷扰便可不守约定,那还要约定何用?这些本就是惩罚的一部分,仙家行事缘法如此,没有那么多纠扯不清。”

敖广沉声道:“大天尊明白,那怎么处置呢?”

随先生:“龙隐既不能守约自行思过百年,前功尽弃,那就得受幽禁之罚,镇于天庭龙首山中五百年。”

知焰失声道:“五百年!太长了吧?”

随先生:“仙界岁月与人间不同,况且这是追惩,五百年不长。”

龙隐姑抱着胡春抬起头来,眼中尽是哀求之色:“大天尊,那么他呢?”

随先生:“凡人一世之夫妻,哪得世世成姻缘?五百年之后,世上早无胡春。”

这时候梅振衣终于缓过一口气来,虽神通法力未复,但内劲运转周身已然无碍,离开知焰的搀扶上前施礼道:“大天……我还是叫你老随吧,胡春可是你姑爷呀,就一点情面不讲吗?”

老随?关小姐倒没什么异状,敖广可是脸色一变,他没想到这人间修士会这么称呼玉皇大天尊。随先生淡淡一笑:“小梅,冲你这个称呼,我可以给你一点情面,你想说什么?”

梅振衣:“假如胡春修成仙道,上天去找娘子怎么办?”

龙隐姑投来感激的一瞥,这正是她想说而没说的话。随先生一捻胡须:“我从来不愿无端拒绝任何仙人来天庭仙界立足,但也不是想来就能来,胡春要做我的女婿,首先要对得住龙隐。既然龙隐为了救他愿受今日之责罚,那就请他五百年之内来,劈开龙首山救出龙隐,否则永远不要踏入天庭一步。”

龙隐姑颤声道:“这怎么可能?就算他能成仙道,也没有这么大的神通!……您难道想让他殒身龙首山下吗?”

随先生:“若他成不了仙道,那就没什么好说了。若他能成仙道却不来救你,你还有必要与此人续前缘吗?如此处置,已是仁至义尽。”

梅振衣闻言心念一动,想到了另一个办法,那就是胡春成仙道不去救龙隐,等到五百年之后龙隐被放出来,偷摸再勾出来私奔就是了!然而转念一想,这个主意实在不怎么样,能不能办到是一回事,去不去做又是另一回事。假如是知焰被镇在龙首山中,他自己能不去救吗?假如不去,那也不配为道侣。

梅振衣眼珠子又一转朝随先生道:“既然老随你刚才说能给我一点情面,那么待到胡春上天庭救龙隐之时,能不能找人帮忙?”

随先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就知道你要说这句,龙隐救胡春,你帮忙了,那么胡春救龙隐,你一样可以帮忙,但不许找别人。”

“我也帮忙了,算我一个。”知焰在一旁道。

随先生:“你还真会揽事,如果梅振衣来帮忙,你也可以来,但不许再有他人插手。其实你们还是先想想自己吧,如今仙道尚未成就。……小梅,这算是我给你情面了。”

梅振衣一抱拳:“多谢!”

随先生一摆手:“先别着急谢我,也请你帮我一个忙。”

梅振衣一愣:“你神通广大,天上地下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随先生:“到时候再告诉你,其实你也能猜到,想想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因为何事?”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芜州的万家酒店,梅振衣与左游仙以李唐江山打赌,把随先生引了出来。难道随先生对武皇临朝天下崇佛深为不满,或者还在打人皇印的主意?他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梅振衣不清楚,但能猜到大概与武皇有关。

这话说的有文章啊,不知到时候随先生会找梅振衣干什么?听这语气假如梅振衣真帮忙了,待到将来胡春救龙隐之时,随先生未尝没有放水的可能,反正天庭是他的地盘。但这话没有明说,让梅振衣自己去琢磨。

龙隐姑走上前来,将昏迷不醒的胡春交给了梅振衣,退后三步倒身下拜,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她的意思也不必说出来。梅振衣站在那里叹了一口气,受了龙隐仙人的跪拜并未伸手相扶。

随先生把她拉了起来道:“此间事毕,龙隐,你该走了!……敖广,你也随我回天庭。”

他带着龙隐姑与敖广走了,关小姐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飘然飞身而去。知焰行礼致意,梅振衣却只是看着她飞走没有说一声谢谢,以神念朝天喝道:“大天尊,彭泽湖这么大动静,你磨磨叽叽一直等到我斩了黑龙才来,故意的吗?”

随先生的神念传来:“你让我怎么办?只要我一到,就得带走龙隐,如果不是敖状,我还想再晚点来,让夫妻两人有个告别的机会。”

“敖广不足惧,但他与心猿悟空交情可不一般,你得小心了!就算没这回事,经此一战,你欲历天劫,恐怕是万难了。”清风的暗语也从梅振衣耳边传来,说话间人已经来到大孤山上,阿斑驮着昏迷的张修也一溜烟跑来跳上大孤山。

公开的话说完了,开始暗语交流。梅振衣心里如何不清楚利害,今天这一场斩龙之战,有很多高人都在看着,却没有人主动插手,各有各的原因,但不排除有人也想借机积累梅振衣这一世的业力,让他将来难成仙道。假如在天刑来临之前炼不成大罗成就丹的话,他几乎死定了。

死定了就死定了吧,众生皆有一死,何况还有转机呢?

知焰见清风到来,立刻谢道:“多谢仙童今日援手,否则黑龙可能逃脱。”

清风一挥袖:“不必谢,我不伤天下有灵众生,其实也算不得帮忙,你们还是想想怎么安置胡春吧。”见梅振衣在一旁发愣,他又以暗语道:“天刑尚且如此,就算成仙之后也不得安宁,你若真去帮胡春救龙隐姑,等于被大天尊捏在了手中,这么聪明的人,为何如此失算?”

去天庭龙首山救出龙隐姑,到底有多难?这在于随先生,他会在龙首山安排什么名堂谁也不知道。就算梅振衣历尽千难万险成就仙道,随先生假如有心将他在龙首山打下仙界重入轮回,也不是不可能,而且这是梅振衣自找的。

梅振衣暗语答道:“我再怎么能算,也算不过大天尊,不如不算,随愿而实行。假如真的到了那一天,我能袖手旁观吗?”

清风:“先不必空谈那一天的事,随先生与我都推演不了你能否成仙,只能用凡人的心术了。我建议你此次回山之后,切勿再招惹事端,闭门勤修护身之法,就算炼不成大罗成就丹,届时也还有一线生机,但若再有今日这样的事,你就一定过不了天刑了。”

……

胡春醒来的时候,睁开看见的是一位披发道人,他挣扎着从塌上坐了起来问道:“这是哪里,你是那孽龙的手下吗?”

道人摆手道:“莫要惊慌,我叫刘海,是梅真人的弟子,他已将你从孽龙手中救出带回芜州,这里叫五湖山庄,在梅真人修行的洞天福地中。”

胡春:“梅真人?就芜州梅振衣梅公子吗?原来是他救了我,我娘子呢?”

刘海尽量温和的说道:“你的娘子无恙,但不在此地,你若想见她,须修成仙道,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刘海对他讲了一个故事,关于龙隐姑的来历以及她受罚到龙感湖隐居的经过,梅振衣赶到彭泽斩杀黑龙而胡春昏迷未醒,龙隐姑被玉皇大天尊带回了天庭。但刘海没有说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大天尊将龙隐姑镇在天庭龙首山中五百年,等着胡春去救。

刘海只告诉他龙隐姑不是凡人而是天上的仙女,因故下界,如今期限已满回到天庭,胡春若想再见她,只有先修成仙道飞升天庭。这是梅振衣特意交代的,在胡春未成仙之前,不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他,以免乱了此人的修行心境。

“原来如此,娘子啊,其实我心中早就有数!”胡春仰天喊了这么一句,眼睛一闭又晕倒在床上,半天没有声息。

刘海也不知该不该叫醒他,叫醒之后怎么劝?只有守在床边,然而过了没多久,胡春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轱辘滚下床跪在了刘海面前:“师兄,带我去见梅真人,我要拜他为师!”

刘海把他扶了起来:“胡春师弟,天长地久不必急于一朝一暮,师父正在闭关修炼,暂时不能见你,但他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特意要我传授一套口诀心法,并要你做一件事,如果办到了,一年之后收你为徒,传你仙家金丹大道法诀。”

梅振衣没有立刻见胡春收他为徒,而是交代了一件事,要这位渔夫在九连山做一年樵夫。

樵夫就是砍柴的,青漪三山中众位高人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但偶尔也会饮宴,而那些晚辈弟子和仆从们,包括齐云观中的下人,都是要有一日三餐的,所以也需要木柴烧灶。

梅振衣要胡春做的可不是一般的樵夫,他没有拉柴的车,甚至连一把砍柴的斧头都不许有。梅振衣让刘海传了他一套心法口诀,就是专修法力隔空劈击,砍柴的时候不许动手,只允许以法力隔空劈木柴。

而且从山上背下来的柴,要规规矩矩按事先画好的图样,整支一气劈成,出一丝差错都不行。梅振衣一共给了十二种图样,一年之中每个月都不一样,最复杂的胡春还没看见,第一个月就是方方正正一寸粗细一尺长短的木条。

龙隐姑教过胡春修行道法,早已入门有了根基,如今易筋洗髓境界知常,破妄大成只差一步,他当然有隔空劈击的法力,可以修习梅振衣所传的这套道法,用之砍柴,供齐云观以及整个青漪三山所用。

其实以胡春之能,就算一棵大树也能一剑斩断,想砍柴的话实在太轻松了,但以这种方法却为难的很。施法打倒一棵树不难,但将一根树枝在瞬间削成指定的图样,对法力的运用和控制那要相当的精微才行。

这是一个非常“笨”的办法,看上去对修为境界的提升并无直接的帮助,也没传授他更高次第的修行法诀。梅振衣没有解释为什么,这就是收胡春入门的考验。

胡春回了一趟龙感湖,摇着一只小船去了湖中,独自一人待了三天,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然后又回到了芜州住进了五湖山庄。从这一天开始,每日他夜间在五湖山庄修炼,午时在九连山中静坐,其它的时间大多在砍柴,按梅振衣的要求。

胡龙腾、胡鱼跃、胡双全、胡秋水也住在五湖山庄中,他们几个对胡春的故事并不是很清楚,所知仍然是刘海说的那一套,对这位师弟都挺同情的。但刘海下令,他们四个不许帮忙,只让胡春一人每日出山砍柴。

假如给胡春一把剑的话,他会发现按此心法施展开劈柴,很类似梅毅所传的“切菜刀法”。但这套道法融入了其它的玄机,就以隔空法力施展,十二种图样越来越怪异,到最后已经不是单纯的力量劈击能办到的,必须结合修行中独特的神识心印运用。

若胡春将来修为有所突破运用到极致,这就是移转空间的大神通根基。它可不是梅振衣一个人想出来的,知焰也研究了很久,还是清风仙童主动出面指点,最后完成了心法口诀。清风为什么会这么做,原因谁也不太清楚,想必是因为当日争斗他也在场吧。

小小一套道法,其中水深得很,胡春本人并不知情,当然还无法领悟其最终的玄妙。

五湖岛四妖,还有刘海、元充、胡春这七个人都住在五湖山庄,相处的很好,日子久了也就熟了,几乎无话不谈。

大师兄刘海有一天问胡春:“师弟好福气,能娶天庭仙女为妻,你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就没发现她的来历吗?”

胡春答道:“我见到娘子的第一面,其实就怀疑她不是凡人。但那又怎么样?我该帮她还是帮她。后来我们多有交往互有情意,当然也想娶她,而她就嫁给了我。她教我修行筑基,希望能天长地久,并且告诉我,她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能远离龙感湖十里之外。”

胡秋水瞪大眼睛道:“那你就一直没问她是谁吗?”

胡春:“我又何必问呢?她就是我的娘子,我喜欢和她一起过日子,这就足够了!如果聪明的话就不要问,何苦逼她说出难言之隐。”

刘海拍着他的肩膀道:“这才是真聪明,师弟好性情啊!可惜世间绝大多数人,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也是做不到的。”

胡双全眨了眨眼睛:“假如是我,恐怕就做不到。”

胡鱼跃瞪了他一眼:“所以师父说胡师弟心性好,既明理则能行,假如不是这样,龙隐仙人也不会嫁给他,师父可没这么夸过你。”

刘海笑道:“你们俩别在这里拌嘴,正因为不容易做到,所以我们才要修行。”

胡春却低下头喃喃道:“娘子还是走了,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也不知这一世的缘份能否再续?”

刘海又安慰胡春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不必总是去想,尤其不要在定坐时去想,否则纠缠于心境之中未必对修行有利。你逢此变故恐妄境难破,所以师父才要你去砍一年的柴,让你好好修复心境。”

胡春:“一年期满之后,师父有什么安排?”

刘海:“不必着急,师父早就安排好了,希望届时你能过了自己这一关。”

刘海在这些人中修为最高,阅历也最为丰富,早有大成真人境界,当梅振衣不在的时候,他就是负责约束与照顾这些师弟、师妹的大师兄。

胡春每日在太阳初升之时出山砍柴,都会回头望一眼方正峰,绝顶之上霞光万丈映日生辉,那是梅振衣在修炼独门护身之法。他很迫切的希望能够早日拜师修成仙道,但还要坚持去做一年的九连山樵夫。

……

青漪三山之事暂且不提,这一年的秋天,神都洛阳朝堂之上又有事了,武皇欲下诏立佛教为国教,却被宰相狄仁杰劝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