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9回、斩双龙神君祭剑,观缘法自在众仙

知焰困住敖小黑一时无法援手,梅振衣放出十丈霞光护身欲硬受这一击,同时手中剑势不断,天空的电光尚未散尽又重新闪亮,又是一道神宵天雷击向敖黑。

这是硬碰硬的打法,然而漫天鳞光却没有射到梅振衣身前,天空突然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紧接着一座山落了下来。不错,就是一座山,方圆百丈的大孤山倒着砸了下来!

龙隐姑动作也很快,刚才已经把胡春救了出来,将大孤山提出水面几乎尽了全力,此时奋余勇将那座大孤山砸向敖黑。这位彭泽龙王今天也真倒霉,接连挨了两记闷棍,梅振衣的神宵天雷剑势一旦展开,神识所及之内无法闪避,只能硬接或反击,它正顶着雷呢,不料大孤山砸了过来。

龙隐姑以仙家法力一掷之威,大孤山倒着将敖黑的百丈身形砸入水中,彭泽湖上翻起滔天巨浪。紧接着水底一声哀嚎般的闷吼,大孤山突然跳了起来,在水面上翻了一百八十度又落入湖中。岛还是那座岛,但上面的山岩形状已经面目全非,而且位置移了十里。

远处龙隐姑的身形抱着一个人向湖边飞遁而去,而敖黑也带着无数飞射的浪花,就像冲天而起的利刃枪阵,从水面钻了出来飞上半空。大孤山这么一砸,梅振衣已经占了先手,可不会再给敖黑反扑的机会,雷神剑在空中划过,神宵天雷不断劈击而下,浪花利刃被击的粉碎,水面电光四射,敖黑怒吼连连。

彭泽湖风雷激荡,不知何时上空早已乌云滚滚遮天蔽日,四面惨雾纷飞,风霜漫射。俗话说龙从云,敖黑的天生神通也是可召唤雷云的,梅振衣引天雷相击,敖黑也在半空中摇头甩尾喷云吐雾,凝聚云雷回击。

但敖黑很快发现了一件事,对方祭出的金光是引雷的利器也是雷法的克星,自己凝聚雷云发出的闪电劈击,竟有大半被那道金光引去反击回来劈在自己身上,硕大的黑龙在半空中仿佛成了一条闪着无数流光的金龙!就算敖黑天生强悍能抵御雷击,也受不了如此被动的打法。

于是敖黑不再引雷,在湖中卷起狂风,摄起无数浪花如水幕缓解天雷的攻势,同时凝聚巨浪卷向天空反击。这样一来,敖小黑承受的压力骤然增加。

知焰在梅振衣背后面对敖小黑,以魂音阵牵制围困,以紫青双剑合击对敌,敖小黑左右冲突斗了个旗鼓相当,正想奋力冲到战场另一侧与敖黑汇合,空中风浪一起,立刻化为无边的寒霜如无形的杀阵,都向敖小黑袭来——这是知焰的青霜剑妙用。

这一男一女手中的神器太厉害了,而且善借天时地利,攻守之间配合的天衣无缝,简直就是黑龙的克星。敖黑一看这样斗下去一定会吃亏,只有远遁反扑才能摆脱接连挨劈的被动,长吟一声甩尾硬抗一记神宵天雷,转身就向战团外围飞遁。

梅振衣如果追它的话,势必与知焰拉开距离,彼此不能互为依仗,那边紫电青霜合击的威力也会减弱。就在这时一声震耳的霹雳在敖黑的身前炸响,把它飞遁的身形凭空震退,却不是梅振衣发出的神宵天雷。

只见空有一人飞遁而来,大声叫道:“兄弟,哥哥来帮你了!”

来者竟然是龙虎山弟子张修,刚才他祭出了一道紫府神雷符,出手正是时候,敖黑没有冲出去,梅振衣随后一记神宵天雷劈在它的背上。

张修怎么来了?梅振衣前脚刚离开青漪三山,不到两天张修就登门拜访了。自从上次随父亲观摩青漪三山仙人斗法之后,张修请求离开龙虎山四处行游,张士元见儿子修行有成也就放他远游了。张修在外面游玩了半年,又想到青漪三山找结义兄弟聊一聊最近的修行心得,却恰好听说了彭泽之事,立刻赶来帮忙。

激斗之中梅振衣来不及细问,只在神念中喝了一句:“大哥,连续用符要小心,不要卷入战场,退到远处掠阵,黑龙若逃窜,只祭符断它退路。”

这一声提醒太重要了,他与知焰联手站在两条黑龙之间激斗,张修若卷入这个战团非常凶险,而退到战场之外只以紫府神雷符掠阵,不让敖黑趁机远遁是最佳战略。

……

天庭,玉泉山,有一位披着黑披风的男子发出长吠之声,紧接着身后一声呵斥,他被一条飞来的锁链扣住,滚地化为一只身形细长的大犬。杨戬走了过来喝道:“哮天犬,你不许下界!”

哮天犬在神念中吼道:“我若不去解围,那两条黑龙就没命了!”

杨戬:“怎么不想想你自己的狗命?我问你,敖黑与敖小黑怎么去的彭泽湖?”

哮天犬:“是我告诉它们的,彭泽水域广阔灵气充盈,正是它们的修行福地。”

杨戬:“你明知龙隐姑也在那附近,故意的是不是?”

哮天犬:“我没有告诉它们龙隐姑的事呀。”

杨戬:“黑龙若作乱,十有八九会惊扰到龙隐姑,你虽然没告诉他们,但也有这种想法吧?”

哮天犬:“主人,我可是为你啊,当年你好意提亲,龙隐姑不领情也就罢了,反而……”

“住口!”杨戬打断了他的话,带着怒意说道:“这不关你的事,更何况大天尊已经惩罚龙隐姑,哪轮得到你自作主张?黑龙作乱彭泽,引来梅振衣斩杀,你知道这事闹得有多大吗?”

哮天犬也有些怕了,低低的说道:“我真没有要它们做乱啊,想必是它们自己野惯了。”

杨戬冷哼一声:“你没唆使它们做乱,所以今天我才会锁住你,否则的话,你就与那两只孽龙一个下场。”

……

彭泽湖中激战震天,敖黑几次想飞离梅振衣的剑势笼罩范围,都被迎面炸响的紫府神雷符挡住,已成困兽之斗。见此情景梅振衣以神念朝知焰道:“将那小的放过来,与大的合于一处。”

敖小黑正在嘶吼冲突,龙吟声压住四面琴音的冲击,口吐黑光漫天扫过抵挡青霜,卷起密云还击,全身的黑鳞闪亮在紫电的攻击下奋力支撑,就在此时突然一侧风霜散开琴声顿止,它一头就冲了过去,迎面就看见在神宵天雷下苦苦挣扎的敖黑,还没等反应过来,紫电青霜已从身后合围。

知焰此时与梅振衣并肩而立,已施展出了浑身解数,魂音阵无形无踪,笼住数百丈方圆,杀伐琴声专破龙吟的冲击法力,紫电青霜展开只护住自己与梅振衣的身形,抵挡两只黑龙掀起的风云与巨浪。

梅振衣无后顾之忧,四寸雷神剑金光大盛直冲天际,脚踩神宵天雷踏罡步,湖面上涌起一圈圈浪旋般的足迹,如一道道接连不断的紫府神雷符隐现,神宵天雷剑势不断劈击而下。两只黑龙纠缠在一起盘旋咆哮,身上鳞甲剥落片片焦糊,滴落的鲜血是黑色的还带着金光,随即在漫天雷闪中化为飞烟,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味。

成了气候的龙血,坚硬无比的龙鳞,分别是难寻的灵药与难求的天材地宝,都在神宵天雷中损毁化为飞灰。已经斗到这个程度,梅振衣万没有再手软的余地了,打蛇不死必遭其祸,何况是两条如此凶恶的龙呢?

……

遥远的天际传来一声沉闷的怒吼,有一个哄亮的声音喝问道:“观自在,你为何拦我去路,难道看不见我要去救儿子吗?”

一个女子的声音淡淡的答道:“敖广,你是想要本座助你纵子行凶,还是想要我去帮梅振衣湖中杀生?诸般因果咎由自取,只能拦你去路。”

敖广的声音气得直发抖:“好好好,既然如此,我找玉皇大天尊说理去!”

……

敖黑与敖小黑盘旋在一处,几次想突围,都被远处扔来的紫府神雷符挡住。张修今天也是大发神威了,站在半空中也不知自己祭出多少张符,轰的那两条龙无暇逃窜。正在意气风发之时突然眼前一黑,全身法力一空神识一片晕眩,一头就栽向湖中。

过度使用符箓就可能有这种后果,张修哪有这种恶斗的实战经验,一时兴起竟然忘了,他一连祭出了四十九道紫府神雷符。梅振衣看的清楚,神念中大喝一声:“阿斑,护法!”

斑节豸从远处脚踏波浪飞奔而来,未等张修落入水中就腾空一跃接住了他,然后驮着张修飞一般的离开了战场周边,这小畜生如今是越来越机灵了。

张修虽然撤出了战斗,但知焰紫电青霜剑飞射而开绕场盘旋,魂音阵琴声一紧,仍然把两只黑龙困住。此时敖黑与敖小黑已经伤的不轻,而梅振衣的神宵天雷之威丝毫不减反而更盛,天空似有万道金芒如雨而落,劈的这两只龙连声惨叫,已经无力硬冲出去。

龙性强悍,凶性一发不顾死活也要缠斗,这是它们最让人忌讳的地方。但今天两只孽龙遇到了更狠的角色,连连受挫之后终于凶性收起心生寒意,它们想逃命了。

别忘了这是在彭泽湖中,腾云而起能发挥最大的神通威力,但钻入水里却是逃窜最佳的掩护。假如梅振衣与知焰入水追击,攻击就要减弱不少。两条黑龙同时低吼一声,猛一扫尾激起一阵腥风乱射,向下飞遁直冲水面。

然而它们却没有钻入湖中,彭泽湖波涛汹涌有无数巨大的漩涡涌起,但水面上似乎有一丝薄薄的膜坚愈精钢,两条龙撞在坚韧的水面上,就像跳蹦床一样又被弹到了高空,恰好梅振衣又是一记神宵天雷迎面劈个正着,空中发出一阵爆射的黑色焦烟。

湖面怎么会有这种变化?百里外的湖边,有一名仙童脚踏波涛而立,身形随着湖中传来的浪涌起伏不定,却似脚下生根一样站的很稳。他手指湖面口中念念有词,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蓄势作法已久。

此人正是清风,他施法指水面如钢,黑龙竟不能再入湖中。

不能入水,又不能冲出对方的剑势笼罩,再不想办法那两条黑龙就只有等死了。它们一齐发出撕心裂肺的长吼,然后一团黑雾突然暴散向周围四射而开,梅振衣的神识中忽然感应不到这两只黑龙的所在了,因为这一团弥漫的黑雾处处带着黑龙的神气与法力。

这种场面梅振衣遇到过,在龙空山与姚妖王少杰打赌躲猫猫,姚妖王吐出妖丹玄牝珠化为一片黄色烟雾,就是这样的情景。

敖黑与敖小黑终于展开了最后的垂死挣扎行动,不为伤敌只为逃命,祭出了千年修炼的玄牝珠,化为黑雾掩住身形。这样知焰就很难困住它们了,不知它们向何处逃窜,紫电青霜也无法追踪截击。

就在此时远处的清风身形冉冉飞起,手中捧出了一轮圆光,正是明月修复的九天玄女宫神器指月玄光鉴,如今这件神器已不再叫指月玄光鉴,展开时就是一轮虚光,无质却有形,名曰指月玄光。

柔和的月光洒下,不带一点杀气,却照破了湖中弥漫涌动的黑雾,黑雾中有两条透明的虚影正在盘旋躲避神宵天雷漫无目的的劈击,而另外的黑龙原身也在黑雾中向另一侧飞驰。原来这两只黑龙见势不可为,竟然化龙魂离开原身,想用这种方法逃窜突围。

梅振衣与知焰都看见了,自然不会手软,风霜雷电以及漫天的金蛇霹雳从四周汇聚,所有伤神、伤形之法一起祭出,那两只黑龙无处可逃,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从头至尾,这番激斗时间其实不算太长,也就是半个时辰左右,其过程曲折惊心动魄。梅振衣到最后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剑势了,黑雾全部聚拢,龙魂与龙身纠缠在一起,早已被击成焦炭状的模样。

梅振衣却没有立刻停下来,雷神剑之威过于强大,到了力竭之时他想停也不能立刻停下来,又连挥十余剑,全身法力耗尽这才身子一软勉强收回雷神剑。今日一战,梅振衣一连发出一百二十八记神宵天雷,活活劈死两只黑龙。

而知焰此时已经收手,穿云梭一卷扶住了梅振衣的身形,否则他也会像张修那样从空中栽下来。

按事先的商量,知焰就是最后为梅振衣护法之人,现在又成了打扫战场之人,从袖中掏出一个白葫芦将正沉入水中的那一截数十丈焦炭状的东西收了去。

知焰扶着梅振衣没有飞远,而是缓缓落在早已面目全非的大孤山上,她也吃了一惊,大孤山上不知何时多了五个人,龙隐姑一脸忧郁与畏惧之色,低着头抱着昏迷不醒的胡春,旁边站着面无表情的随先生。

随先生面前还有两个人,一名妙曼端庄的女子,正是芜州卖水果的关小姐,此时应该是观自在菩萨下界了。她身边站着一名老者,身披淡粉色的锦袍,头上长着一对角,这角可没有敖黑原身上的那么大,看上去就像春天刚发的鹿茸。这人的面目如果是平时还算和蔼,但此时却显得有些狰狞,头发胡子也是乱糟糟的,想必就是刚才向观自在怒吼的敖广。

敖广看见知焰扶着梅振衣落到大孤山,目欲喷火,却被观自在挡着过不来,以悲愤的声音朝随先生道:“大天尊,可是你亲眼所见,他们杀了我的儿子。”

随先生微微一皱眉:“敖广,哪个是你的儿子?”

敖广:“私生子也是亲儿子啊,就是彭泽龙王敖黑。”

随先生淡淡道:“彭泽龙王,谁封的?”

敖广语气一顿:“敖黑确实顽劣,不该在这里肆意妄为,我闻讯赶来正想将它带回去严加惩处,不料观自在菩萨无端拦我去路,我眼睁睁的看着敖黑被人所杀。”

“且不说今日这场相斗,假如是这两人路过彭泽遭遇敖黑,事先没有斩龙的准备,就算无冤无仇,他们有活命吗?敖黑是你儿子,可是天下谁人不是父母之子?它们所为,岂仅仅是顽劣二字。”关小姐神色不变的答道。

敖广还要说话,随先生已经开口:“此地凡人弱如蝼蚁,黑龙神通广大傲视黎民,这是它们的福不是罪。但若无端践踏有意残害,哪也怪不得蝼蚁反咬自受其害。……敖广,你到我这里想告谁,又想告什么?”

关小姐点头道:“大天尊所言极是,人世间也是我等的化身历世轮回之所,佛曰众生无别,因由自取。”

随先生与关小姐的话入情入理,一看这个架势,敖广知道今天很难追究梅振衣了,他一咬牙指着龙感姑道:“我的儿子该死,大天尊,您的女儿所为,又当如何处置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