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8回、吕纯阳拍门叫阵,龙隐姑神力提山

安葬了胡冲天,又在岛上为其它三个徒弟治疗伤势,梅振衣用药施法,让三人都沉沉睡去,这样对他们的身体与精神上的恢复都有好处。

龙隐姑过来向道侣二人行礼,知焰伸手相扶,梅振衣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龙隐姑的来历一直是个谜,事到如今,她会不会坦诚相告?

“多谢二位立即赶来援手,很抱歉没有救得了你们那名弟子。我隐居于此不问世事也不想暴露身份,情非得已,但今日我只想救回胡春……”龙隐姑发来了一道神念,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龙隐姑的来历不寻常,她是玉帝大天尊的女儿,“龙隐”是法号,“姑”是尊称,在人间就以此为名。她在天庭中十分受宠爱,行止也难免娇纵,整日在仙界游荡玩赏日子过的非常逍遥。灵宵宝殿守护神将,上古金仙玉鼎真人之徒杨戬对她十分仰慕,找到西王母那里求亲,在仙界求亲同时就是结为道侣的意思。

西王母找大天尊商量,大天尊点头答应了,认为这是一件美事,打算亲自去找龙隐姑说并尽量撮合。仙家撮合道侣的手段自然不一般,讲究缘法巧妙,参照钟离权如何促成知焰与梅振衣结缘就知道了。

然而还没等大天尊去安排,龙隐姑就从别处听到了消息,十分生气。她认为杨戬如果真有此心,应该直接来找自己,成不成就一句话,而她本人对杨戬并无心意。但杨戬私下里去找西王母与大天尊,就是成心要算计她这个人。

龙隐姑在天庭娇纵惯了,直接去了杨戬的洞府呵斥对方,杨戬开口解释,说是自己知道龙隐姑尚无结缘之意,这才去求的西王母。龙隐姑却越听越生气,还动手砸坏了人家的东西,正在杨戬洞府中的仙人张伯时站出来劝架,拦在龙隐姑身前。

龙隐姑正挥手砸杨戬呢,张伯时居然没躲,被龙隐姑失手打伤。仙人受伤自不会像凡人那样筋断骨折,但却损元神元气,化身法力也有所削。这位张伯时梅振衣见过,就是玉鼎真人派到青漪三山送温玉髓的那位使者。

杨戬的金身变化在灵宵神将中是最强悍的,龙隐姑知道不容易伤他所以出手特别重,但打在张伯时身上可就不一样了,张伯时伤得挺重。幸亏玉皇大天尊洞察天庭一切,及时赶到为张伯时施治,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龙隐姑闯的乱子可够大的。

大天尊呵斥龙隐姑道:“你若不愿与杨戬结缘,对我说一声也就罢了,怎能上门闹事还出手伤人,难道仰慕你也是罪过吗?……你往日过于娇纵,在仙界所行无忌,众仙也都让着你。但今日的举止已犯天庭之规,我也必须罚你。”

所谓天庭之规,与天条是两回事。随先生曾告诉梅振衣三大天条:“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天刑还一世业力、轮回之外灵台中开辟”,讲的是法自然之道。而天庭之规是玉皇大天尊在天庭仙界定下的戒律,天庭中的仙人都必须尊守。

而依附天庭延伸开辟仙家洞府的各位金仙及门下弟子,走出自家的中枢洞府之外,在广漠的天庭仙界中也必须遵守,这里毕竟是玉皇大天尊灵台造化的地盘。

玉皇大天尊罚龙隐姑离开天庭在人世间思过百年,不得离开龙感湖十里之外,不得泄露自己的身份与众仙家来往,不得出手伤人。

百年前的龙隐姑,也是一位脾气火爆的刁蛮仙女,大天尊罚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在龙感湖思过百年,也正能修磨她的心性。假如梅振衣与知焰在百年前就遇到了龙隐姑,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副温柔娴静的样子。龙感湖中寂寞独居近百年,龙隐姑的脾气确实收敛了不少。

这里不似仙界,不可随意行游,龙隐姑生性高傲不愿与凡夫俗子打交道,况且她也不便泄露身份,直到遇见了胡春。缘份这东西很难形容,她不愿与金仙杨戬结缘却看上了胡春,正想设计与胡春结识,钟离权等人路过等于顺势帮了她一把,后来的事情梅振衣也知道了,龙隐姑嫁给了胡春。

几年前梅振衣与知焰再度来访,龙隐姑赠送龙首丹并暗语相求,假如将来有事,托他们照顾胡春。一方面是因为百年之期将至,龙隐姑怕自己被招回天庭,她虽然教了胡春修行道法,但这么短时间内也很难成就仙道。

她知道梅振衣是钟离权的弟子,钟离权对于世间法传授非常擅长,梅振衣也精通此道。她希望梅振衣能够指引胡春修仙,将来能到天庭去找她,或者等她再下界来找胡春。胡春只是个凡人,龙隐姑如果回天庭再下界,不知多长时间,所以要托梅振衣指点照顾。

另一方面龙隐姑是担心出种种意外,自己毕竟是受罚在龙感湖思过,却嫁给了胡春,就算大天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怕也有别人会来捣乱,找不了她的麻烦还不能找胡春的麻烦吗?况且自己受罚不得离开龙感湖十里之外,假如胡春在外面遇到什么凶险,她必须找人帮忙。

不能说龙隐姑已经完全料到了今日黑龙作乱之事,但对于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有所准备的,早就结交梅振衣与知焰,今天才能把他们请来。

听完之后,知焰以神念回道:“龙隐仙人,既然大天尊罚你不得泄露自己的身份与众仙家来往,你今天告诉了我们,也算违规了。虽是神念暗语,但欺人不得欺心,你既是仙人,定要自认追罚了,何苦说的这么清楚?”

龙隐姑:“我已经想明白了,就算大天尊追罚,我也要救出胡春。但以我之力,很难把他安然救出。”

龙隐姑虽是仙人,修为境界玄妙,但法力并不是很强大,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而那两条黑龙神通广大,不是那么好斗的。况且就算龙隐姑离开龙感湖去找那两条黑龙斗法,激斗之中如果余威波及伤了胡春的性命,也违背了她的本意。

那两只黑龙的洞府入口就在大孤山下,大孤山里面被凿空了,洞府有一半在水面上,山上还有入口相连,胡春就被抓到那里面了。假如龙隐姑到彭泽湖与黑龙斗法,一不小心震动大孤山,巨浪涌入洞府或大孤山崩塌,胡春也就没命了。

最安全的办法是将那两只黑龙引开,再以仙家法力护住大孤山,阳神化身进入洞府驱逐小妖救走胡春,这些龙隐姑能做到,但什么人来对付黑龙呢?

听到这里梅振衣已经明白了,他点头道:“我一定要斩那两条黑龙,非为救胡春一人,斗法只能在彭泽湖中,防止它们飞出湖外或窜入长江祸及人烟。我们与黑龙一旦开斗,湖中肯定是处处凶险。龙姑娘欲救胡春,动作一定要快,你救出人后请尽量保护彭泽湖外围,同时也守好胡春。”

三人在岛上商量了半天,皆是以神念暗中交流,谁也没开口说话。最后定下了计划:梅振衣以纯阳道长的身份公开发榜,定日子去斩黑龙,到湖中叫阵将黑龙引出来,知焰随后现身,另一条黑龙也会被引出来。

然后龙隐姑迅速救走胡春,假如黑龙回袭,知焰与梅振衣会缠住,救人必须要在大战开始之前,否则胡春的处境很危险。龙隐姑把胡春救走之后,在彭泽湖外施法拢住湖岸,而梅振衣与知焰在湖中斩黑龙。

这一次道侣二人是有备而来,梅振衣带来了刚刚炼成的雷神剑,而知焰不仅有随身法宝穿云梭,还带来了紫青双剑。龙隐姑虽是仙人,但真要论在人间斗法打架的话,她可不如这两位。况且不论是为私仇还是公义,梅振衣是一定要斩杀那两条黑龙的,并不仅仅是为了救胡春。

道侣二人还有一番私语,以无语观音术交谈,龙隐姑没有听见——

知焰:“听龙姑娘讲述,那两条黑龙神通广大,并不是那么好斗。你我虽有神器在手,自保也许不难,但若想成功斩杀,恐在未知之数。”

梅振衣:“那又如何,难道我还不斩杀这两只孽畜了?既然已经来了,就应当出手。”

知焰:“我的意思是稳妥起见,是不是去芜州请清风仙童帮忙?”

梅振衣:“我们匆匆离开芜州,你以为那些仙家高人不知道吗?知道消息的肯定不止清风一人,这本与他们无关,若他们愿意帮忙就帮忙,若他们不愿意插手惹业,我们也强求不得。”

知焰:“我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偏偏是你不得不出手。”

梅振衣抬头望天,暗叹一声道:“是啊,我想应该有不少高人正盯着我呢,就想看我会怎么办?我就让他们看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做多心盘算!”

知焰:“那我们就先不想别的,只考虑你我之间如何联手,总之得有一个万全之策。”

梅振衣:“我主攻,你主守。你以紫青双剑合击断黑龙退路,新炼成的魂音阵困敌,掩护我发动神宵天雷剑势连击。”

知焰:“如果你的剑势一尽,我就立刻带着你撤离战场,彼时就算没有斩杀黑龙,它们也将元气大伤,我们也做了自己所能做的。”

梅振衣:“就这样办吧,斩黑龙的事要交给我来做,无论能否斩得了,你一定要记住。”

知焰:“你的心性很好,但为何一到杀伐之时,就如此争功好胜呢?每次斩敌之功,你都要争先。”

梅振衣并没有多解释关于天刑中的业力,而是以微笑的语气道:“你既知道侣好争功,那就让一让我吧。”

知焰:“听龙姑娘的描述,那敖黑与敖小黑,极似当初你炼九转紫金丹时惊扰敬亭山的那两只黑龙。”

梅振衣语气一紧:“这样更好,新仇旧怨一起了断!”

……

第二天,彭泽一带民间不知从何处传出一条消息,当年发榜约战淫祠妖邪的纯阳道长又回来了,要到彭泽湖中斩杀作乱的黑龙,还公开了日子,就在圣历元年三月十日清明这一天!甚至有好几道榜文贴在了彭泽湖岸边的岩石上,还有一条空船载着战书直接漂向了大孤山。

敖黑当然接到了战书,却笑那道人自不量力,斩杀了几个修为低微的淫祠妖邪,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来惹它,只等着一战灭了纯阳道长,往后就无人再敢触彭泽龙王的逆鳞。

闲话少述,三天后就是清明节,这一天是多云天气,空中飘着朵朵如鱼鳞状的白云,阳光柔和的洒下。日上三竿之时,远处天空传来一阵动听的七弦之音,随着琴声,有一高簪道人飘然飞天而来,离大孤山十里外,在彭泽湖心上空站住。

这道人的发簪十分奇异,仔细看是一把四寸长金光闪闪的小剑,他在天空中朗声道:“敖黑,敖小黑,本道人已至,两只孽畜还不出来受死?”

大孤山上发出一声龙吟,一道黑光直射天空,片刻间来到眼前化为人形。只见此人是一位中年男子,狮子鼻大海口眼如铜铃,长发披肩头上长着一对犄角,相貌甚是凶悍,身披黑色的盔甲闪烁着点点鳞光。

他一现身就满不在乎的冷笑道:“你就是吕纯阳?听说你还有两下子,假如是来投奔我的话,可以做个彭泽丞相之类的属下,假如你想来找茬,可就是自取死路了。”

梅振衣却根本没理会他说什么,寒着脸问道:“我听说这里有两条孽龙,你是敖黑还是敖小黑?”

男子哈哈一笑,大嗓门声如滚雷:“你听好了,我就是彭泽龙王。”

梅振衣嘴角一撇:“噢,原来你是敖黑,敖小黑呢?把它一起叫上来,我可不想动两遍手,怪麻烦的!”

这话太气人了,敖黑勃然大怒正要出手,梅振衣却毫无征兆的抢先动手了。他袖中飞出一条匹练般的白虹,在空中化为一团雾气带着点点银光罩向敖黑。

敖黑也没想到对方出手这么诡,刚才还鼻孔朝天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要把敖小黑叫出来一起受死,话音未落就突然偷袭了。敖黑发出一声大吼,身形一晃化作百丈黑龙原身,如黑压压一片垂天乌云。

梅振衣的拜神鞭也随敖黑的身形变化而散开,带着点点银光的雾气把黑龙罩住,这便是他新炼成的神器妙用——银魄阵。敖黑一来事先太轻敌,二来临敌太大意,竟然让梅振衣偷袭得手被困于阵中。

梅振衣祭出法阵身形向后飞退,同时发动银魄阵攻击敖黑,他知道自己的修为有限,这个新炼成的阵势还有破绽,困不了敖黑太久只是缓敌之计。

敖黑的身形消失在半空一片弥漫的雾气中,紧接着有一女子的声音在大孤山十里外朗声道:“敖黑将灭,湖中群妖快出来受降!”这人正是知焰,她站的位置与梅振衣成犄角呼应。

“大言不惭,看本太子怎么灭了你!”一声怒吼直接从神念中传来,大孤山上窜出一道黑烟,敖小黑直接现出数十丈龙身直扑知焰。

漫天琴声带着杀伐之意迎向敖小黑,知焰身形向后急退。敖小黑没有像敖黑那样闯入魂音阵被困,而是发出龙吟冲散四面琴声,口中喷出一片黑雾化为无数针芒直射知焰,一摆尾就追到了十里之外。

湖中突然激起一片水幕,凝成风霜扫向黑雾,同时风雷之声从敖小黑背后击来,只见知焰双手分别祭出了紫电青霜剑,而无形之器穿云梭仍散在周围,随着琴音四周光线扭折似乎这一片空间都受牵引撕扯。

她已化身为三,分别使出了紫电青霜合击与穿云梭新炼成的魂音阵,看上去还是一个身体,但已将敖小黑围住。就在这一瞬间,梅振衣已经退到了知焰身后,不远处拜神鞭化作的雾气涌动点点寒星光芒,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其中撕扯,被带动着冲向这边。

远处湖面上不知何时起了风,陡然间就变得狂暴无比,围绕着大孤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周围升起了一片浪涌形成的水幕,而大孤山附近的水面在漩涡中退了下去,潮湿的大片礁石露出一直能看见湖底。

咔嚓一声巨响,整座大孤山竟然被连根折断提到了半空中,那是龙隐姑出手了。

老巢被人端了,敖黑立刻反应过来,雾气中传出震耳的咆哮,点点银光四散炸裂而开,一条巨大的黑龙冲出了银魄阵,转身就向远处的大孤山扑去。紧接着一声霹雳,一道电光从空中直击而下,正打在敖黑的龙角上。

是梅振衣收回拜神鞭祭出雷神剑,发出神宵天雷,他一定不能让敖黑扑回大孤山。

敖黑被神宵天雷辟中龙角,龙身上无数道电光闪过,然后全身的黑鳞都发出了淡金色光芒,一片片鳞光如飞梭向梅振衣激射而来。此黑龙之强悍远胜当年的西海湟,它身上的鳞居然能抵御雷劈,还有法宝的妙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