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7回、秋水远遁冲天陨,鱼跃伤心龙腾哭

明月皱着小眉头呈思索状,样子有几分滑稽:“本就是神器损毁融合,材质已无可炼化,我也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它是人世间未曾有的,应该还有用处。我刚才摸了摸,它仍能随神念化身变换,还残留着指妖针与照妖镜的妙用。”

“您是说,这东西还有用?”梅振衣多少有些安慰。

明月:“它一直受天雷阵淬炼,又在你凿建洞天结界的地气灵根生发之处,因此有照彻洞天、辅成结界、运转地气的物性,但妙用不可独立显现,也不可以再独立炼化成法器。”

“那它可以做什么?”知焰有些不太明白,也开口问道。

明月:“作为施法布阵的辅材,可以在炼器时帮助其他的法宝成形,但所炼法宝必须是神器,而且要有类似的物性。……梅振衣,这东西能不能借给我用一阵子?清风哥哥打坏了九天玄女宫的指月玄光鉴,还有最后一道裂纹始终无法修复,正好用这件东西帮忙。”

梅振衣一摆手:“仙童有用,尽管拿去。”

明月眨了眨眼睛,表情很认真的说:“要先告诉你们,一不小心,这东西有可能就被我弄坏了,再也没用了。”

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一眼,将那件东西递了过去,齐声微笑道:“那您就小心些,若真是弄坏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明月点头道:“我会小心的。……清风哥哥,回敬亭山吧,我要闭关。”

清风挽着明月而去,回头冲梅振衣说了一句:“明月闭关,我也需守护,你自己多保重。”

……

几个月后,武周圣历元年(公元698年),惊蛰。

芜州一带斜风裹密雨而下,青漪江上浪花阵阵拍岸不止,云层低垂,从城中望去已看不清敬亭山与飞尽峰。这天凌晨,夜色格外的黑暗,半空中传来滚滚雷声,不时有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四野田庄农舍。

家家关窗闭户,江上舟楫不行,道中行人无踪。在远离人烟的青漪湖中,忽有七彩光芒冲天,将青漪三山照得如同白昼,待光芒隐去,湖中的三座大山连同怀抱的幽谷也随着七彩光芒消失不见。从这一天后,世间凡眼再也没有目睹过青漪三山。

青漪三山不见了,芜州百姓闻之,以为神迹。但这并没有引起太广泛的轰动,更多人只是把它当作一种传说,似乎这三座山从来就没有存在过。青漪湖本就是梅家私产,那三座山远离州城,也没有外人上去过,梅家人自己不报官府,他人只能议论而已。

……

三山洞天结界已成,十大妖王的任务就完成了。既然他们在芜州玩的高兴,梅振衣也留这批客人多盘桓一段时间。

程妖王却摇头道:“与这里比起来,我们的龙空山简直就是狗窝猪圈,在这里住的舒服,也想把老窝弄的舒服一点。多谢立岚姑娘帮我们设计了龙空山凿建图样,虽不需要青漪三山的结界洞天,但是修行洞府还是要凿建的,这就赶回去立即开工。”

既然如此,梅振衣也就不强留了,又问有什么可帮忙的?肖妖王很得意的笑道:“帮忙就不必了,我龙空山有十万妖兵。”

十大妖王离开芜州返回昆仑仙境,临别时徐妖王把玉骨扇拿了出来,梅振衣笑道:“徐妖王的扇子在我手中,上面的墨宝我还想观摩,不如就将这把玉骨扇押给你。你什么时候想拿回自己那把折扇,就用玉骨扇来交换,这样可否?”

这分明就是找个借口将玉骨扇送给他用,徐妖王也有些不好意思,张妖王在一旁暗语道:“老徐,你还是收下吧,假如在昆仑仙境再碰到杨天感,没有这件神器,你可不是对手。”

一听这话,徐妖王厚着脸皮收起玉骨扇,讪讪笑道:“这玉骨扇我就先留着了,梅公子什么时候想要,就派人拿着我的扇子来取便是。”

十大妖王走后,芜州的景福寺也建成了,元充的腿也治好了。玉鼎真人派天庭玉泉山仙界弟子张伯时下界,到青漪三山送来一枚温心寒玉髓。问了张伯时才知道,杨天感把梅振衣那封信带回了瑶池,然而西王母却说不必再寻温玉髓,也不必再去打扰玉鼎真人,于是这一枚温玉髓还是送到了梅振衣这里。

西王母的本意就不是想要一枚温玉髓,如此结果也不出人意料,甚至在梅振衣的预想之中。

张伯时走后,梅振衣又收了一个徒弟,就是那个瓦匠元充。对于普通人来说,元充的经历是难得的仙家福缘,而且梅振衣发现这人的资质很不错,在治腿的同时就传授了二十四洞天中的前六层显传法诀,等腿治好了,发现此人可入金丹大道门径,于是很自然的继续传授下去,将他带入青漪三山,举行了受戒拜师仪式。

此时积海真人告辞,带领十二名弟子回终南山太牢灵境,他当年来此是受东华先生所托,保护与照顾齐云观中的一切,如今梅振衣气候已成,这里早就不需要他的保护了。留了这么长时间是喜欢这里,现在也该走了,他回东华门之后,还想去昆仑仙境转转。

梅振衣这个人物出现在芜州是个异数,甚至在许多仙家高人的推演之外,恐怕连他的师父钟离权都没想到。当年东华门派了一位飞天高人积海,来保护这位人间少年修士,没成想今日之芜州会是如此风云暗涌的局面,不过十几年光阴,变化也太大了。

积海告辞,曲振声的道侣立岚却留了下来,正式成为青漪三山的修士。这一段时间,除了邀请景福寺主罗章偶尔入青漪三山“单独布道”之外,梅振衣不见外客,人也在山中不出。

他在山中指点弟子修行,其余大部分时间在方正峰绝壁下石龛中修炼。引雷阵已毁洞天已成,不能再以神识激应天雷之法淬炼炉鼎,梅振衣以温玉髓为枢在石龛中布成法阵,使方正峰地气灵根尽汇于此,定坐其中法力精进神速,但修为境界还是没有突破。

阿斑如今已经能化为人形,是一位虎头虎脑的少爷,面貌就似评书中常说的“豹头环眼”,但这小崽子还是更喜欢以原身行走,甩着大尾巴在山中与小葱追逐打闹。

算一算日子,再过几个月,钟离权与大官湖五妖的十年之约就快到了,梅振衣正想派刘海去一趟彭泽,将那五个徒弟招回青漪三山,不料彩貂精胡秋水却主动找到了齐云观。

梅振衣命人将她接到山中,见到胡秋水有两点意外:一是十年之期未满,胡秋水为何擅自离开大官湖?二是这位少女俏丽的容颜显得十分憔悴,身上幻化的锦衣也破碎不堪有碍观瞻,显然受了很重的伤。

大官湖五妖如今修为不低,以五湖岛为依托,又有梅振衣所赐的法宝妖湟刺,什么人能把胡秋水伤成这样?

胡秋水一见到梅振衣与知焰,挣扎着下拜行礼,知焰一挥袖把她扶住,梅振衣问道:“秋水,你怎会伤成这样,彭泽出了什么事?”

“十年之期未满,请师父恕罪。……五湖岛毁了,彭泽来了一对黑龙。……龙腾老大他们四个拼命引开黑龙,我跑来芜州向师父报信。……黑龙太厉害,我们不是对手,躲进了龙感湖,但敖小黑抓走了胡春。……龙隐姑也托我来,求你设法救胡春。”

胡秋水喘息着说了一番没头没尾颠三倒四的话,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渗出了血沫。知焰赶紧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轻抚其后背以法力帮她调匀气息暂压伤势,穗儿夫人拿出一个琉璃瓶递到她嘴边说:“不要着急,到了师父这里就没事了,先含几滴瑞玫蜜在舌下,慢慢把事情讲清楚。”

缓过一口气,胡秋水才把事情的经过讲明白——

不久前,彭泽湖中来了一对黑龙,大的叫敖黑,自称彭泽龙王,小的叫敖小黑,自称彭泽龙太子。它们占据湖中大孤山为洞府,号令彭泽一带包括长江中的水族听命。与梅振衣大孤山一战中逃脱的淫祠妖邪,也有不少人重新聚集在黑龙周围。

那两只黑龙可能是听说浩州巫风盛行,也想到此地来弄神逞威敲诈供奉,但它们来到彭泽时,巫风早已被纯阳道长肃清,百姓也不再供奉淫祠。

敖黑与敖小黑却完全没把纯阳道长张榜立约当一回事,反而认为这样更好,浩州淫祠尽毁,此地百姓与精怪就只供奉它们这一对大小龙王了。于是在彭泽湖中兴风作浪,要挟附近所有的渔民,要想下湖打鱼必须按期送上牺牲祭礼,否则必有灾祸。

不仅如此,它们还指挥手下小妖窜入长江,威胁来往渡船,就连渡船接送来往客商渡河,都要先祭龙王方可安然通行。

彭泽一带的修行水妖都要听它们号令,水妖中也有不从的,比如大官湖中梅振衣的五位弟子。这两只黑龙神通广大,找上门来命胡龙腾等人听命,遭到拒绝与斥责。黑龙一怒出手,结果五湖岛被毁,五妖都受了伤。

一方面五妖的修为相差黑龙太远,另一方面龙为水族之王,天生神通就能克制胡龙腾等人。五妖仗着妖湟刺结阵抵挡黑龙攻击,一边苦苦逃窜,眼见形势危急,恰好西边龙感湖方向有法力传来挡住敖黑的攻击。

五妖立刻逃入龙感湖中,敖黑随后追赶,却在空中被龙隐姑现身拦住。龙隐姑呵斥敖黑不该作乱,应赶紧回头莫行恶业,两人天上对峙,敖小黑却趁机掳走了地上的胡春。

敖黑以胡春为人质,威胁龙感姑莫管闲事,彭泽一带应奉它为龙王,如果她答应就把胡春放了。龙感姑没答应,胡春就被敖黑扣下了,同时还派手下监视龙感湖,就等着胡龙腾等人离开后好捉拿。

不知什么原因,龙隐姑本人不能离开龙感湖周围十里之外,以前做法帮梅振衣的忙,人也是远在龙感湖中。见此情景,胡龙腾、胡鱼跃、胡冲天、胡双全持妖湟刺冲出龙感湖相斗,吸引了两只黑龙与众小妖的注意,胡秋水带伤逃出,来到芜州向师父求救。

这件事是最近才发生的,两头黑龙来到彭泽还不到半个月,这段时间主要在聚集群妖听命,攻击不听号令的水妖,抓走胡春发生在两天前。而梅振衣这几个月在山中清修不问世事,还不知道彭泽又出了乱子。

胡秋水是带伤拼着一口元气赶到齐云观的,讲完了这番话,终于坚持不住,随着瑞玫蜜的药力化入周身炉鼎,她一阵晕眩昏睡过去。

时间非常不巧,梅毅闭关历苦海劫,张果与星云去了关中的梅家原山庄。事态紧急,将胡秋水留在山中养伤,梅振衣与知焰立刻动身赶往彭泽,只带着坐骑阿斑,青漪三山事务交给刘海与提溜转。

道侣二人飞天赶往彭泽,知焰叹道:“振衣,自从三山结界建成之后,你闭门不出专心清修,就是不想再惹业力纠缠,可惜今日,你又不得不离山惹业啊!”

梅振衣苦笑:“彭泽真是我的是非地,几次麻烦都在那里,躲都躲不开。”

知焰:“那龙隐姑不能离开龙感湖十里之外,不知是什么原因,想必这就是她的难言之隐。她几次出手相助,后来又赠药相求,果然有用意,这份人情今天我们一定要还了。”

梅振衣:“我们是直奔大孤山查看,还是先去见龙隐姑?”

知焰:“先去龙感湖吧,秋水说的不清楚,见到龙隐姑才好从长计较。我们小心隐藏行迹,只要不被黑龙迎面撞见,应该不会被察觉,我把藏神真如佩给阿斑配上。”

说话间已离龙感湖不远,梅振衣忽然哎呀一声眉头紧锁道:“有些不妙,我神识中朦胧有感,我那五个徒弟中只怕有人出事了。”

知焰的脸色一沉:“快,速去龙感湖中。”

两人从上空飞落,湖中有法力波动传来,似是一种方位的接引,却不是来自湖边渔村而是湖中。

一阵风吹过,湖中出现了一座岛,这个岛不小方圆有百丈,是伸出湖面的一座小山。岛上开满奇花异草,还有几株罕见的朱果树,树下有一眼清泉。离清泉不远,有一片搭建的很精致的竹棚与凉亭。

梅振衣一眼就看见躺在凉亭中昏迷不醒的光头徒弟胡冲天,而胡龙腾等人围坐在四周,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样子十分狼狈,龙隐姑静静的站在一旁目光悲凉。

梅振衣一落地,来不及打招呼就抢步上前握住了胡冲天的脉门,以省身之术切入他的经脉查看伤势,一阵悲凉之意涌上心头。胡冲天的伤势太重了,经脉俱断五脏皆碎,这伤势连梅振衣也治不了,也就是修行有成才能挺到现在。

梅振衣运转元气唤醒他昏沉的元神,见弟子最后一面。胡冲天睁开眼睛看见了梅振衣,气若游丝的说道:“师父,你终于来了,秋水应该没事了!……弟子无能,毁了您赐的法宝。”

说完这句话,胡冲天眼中光华淡去,再也没有了声息,另外三名水妖都发出了哭声。梅振衣与知焰恻然无语,眼看着胡冲天的身形化为一只脸盆大小的蛤蟆。这蛤蟆精可怜啦!有幸拜高人为师结仙缘,在五湖岛等了十年,到头来连青漪三山的门都没进,就死在龙感湖。

龙隐姑发来一道神念:“很抱歉,他的伤势太重,我也救不了。你的这五名弟子中,以这位光头少年法力最高,竟自悟毁器之道,挡住了敖小黑一击。”

何为毁器之道?就是运转全身法力损毁自己的法宝,一瞬间爆发最强大的威力。御器之时法器与身心一体,这么做等于自伤炉鼎。修为不足做不到,而且有的法器不能如此损毁,还有的法器很难直接损毁。师父一般不会教弟子这么做,修行是为了超脱,不是拿自己拼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