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6回、宝镜牺牲玉符碎,妖针献祭神剑成

梅振衣请玉鼎真人不必将那枚温心寒玉髓给自己了,如此也算拿得起放得下。

提溜转还对杨天感说:“我家公子交代了,本应亲自将这封信送到天庭玉鼎真人仙府,但他尚未成就真仙,去不了那里,只有托天感仙人转交。……你拿着这封信回瑶池仙界,也算是完成师门之命了。”

梅振衣把玉骨扇给了徐妖王,帮助徐妖王斗法打败了杨天感,将他赶出青漪三山,但同时也给了杨天感一个台阶下。这封信又是另一个台阶,杨天感可以拿回去交差,梅振衣对妙法门以及瑶池仙界没有丝毫得罪之处,知焰仙子面子上也可以过得去。

让对方下台阶的同时,这封信也有另一个作用,话都讲明了,不要再借口温心寒玉髓的事情再来骚扰,这就是江湖术中的“封门坎”。

杨天感走了,那些来观摩仙人斗法的各派修士可没走,难得这么多高人凑到一起又见到了如此精彩的斗法,是个交流切磋的大好机会。提溜转又一再挽留,只说梅公子与知焰仙子过不了几天就会出关,诸位客人至少得见面打个招呼。

这下青漪三山可是前所未有的热闹,除了十大妖王以及仆从之外,又多了一百来号客人,也就是梅家在芜州家大业大,青漪三山也规模庞大,才能接待这么多高人。梅振衣出关前的这几天,众位修士经常在山谷中饮宴聊天,互相交流请教,十妖王也凑在其中感觉很好。

最得意最高兴的当然是徐妖王,那天的斗法有很多人没看得太明白,尤其是他被困在寒星阵中的那一段,观众根本就不知内情,有好奇者当然要围着他问。

如果是换成其它的大派修行人,这样的经历都不会随意说的,一方面仙家境界的神奇难以解释清楚,另一方面这涉及到个人修行妙法的底细。徐妖王却不在乎这些,眉飞色舞的介绍那一天斗法的种种凶险之处。

他是怎么挥拳缠住杨天感的移形遁影,又怎么闯进了对方的阵中,当时满天星辰陨落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是如何如何的壮观!一边讲一边神念乱飞,将自己所见的场景展现到各位观众与听众的神识中。

前文提过,耳神通的最高境界是无语观音术,你可以不开口就能够让人听见想说的话,与正常交谈毫无区别,而且想让谁听见就让谁听见,只要在神识所及之内。听见的人只要没有看见你的嘴,不会有什么别的异常感觉,就以为你在与他正常交谈,对修行人与普通人都可以用。

发送神念也可以起到密语的效果,但却不是随便用的,要求对方至少能够理解这种神通境界,有元神清明的修为,否则会引起神识混乱,它是修行高人之间传送复杂信息的一种方式。不仅可以说话,也可以表达语言难以描述的各种场景与复杂事物,对于修为极深的仙家高人来说,也有可能察觉到这种交流的法力波动,知道你在说悄悄话。

仙人斗阵到底是什么场面,其中有什么玄机?徐妖王很难说清楚,直接发送神念。至于听众能否理解这种境界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别的不说,那种穿行色界的神境通,不到地仙修为根本就无法想像,告诉你也没用。

但徐妖王也不是什么都说,比如他发送的神念中,只有寒星阵种种变化以及群星陨落的壮观场面,自己怎么动手破的法却没交代,那柄玉骨扇也一直没有再拿出来。

十天之后,梅振衣与知焰也出关与众位故交与新友见面,并在听松居设宴三天款待,这一次十妖王带来的众小妖可要规矩多了,没有再酒后忘形大呼小叫,众人相处甚欢,酒喝的非常舒服。

梅振衣的名声早已传遍世间修行各派,但直到今天,才算是真正结交各派高人。很多修士比如青城剑派的掌门邢宇飞,也从未见过这种与群妖同席的场面,私下里问梅振衣——将这些世外精怪弄到人世间,也有很多后患,他是怎么约束的?

梅振衣介绍了自己与十妖王及其仆从的立约三则,众人纷纷点头称善。就是从这一场聚会后,梅振衣当年在彭泽与作乱淫邪之属张榜立约的三则,渐渐成为了传遍世间修行各派的“散行戒”,适用于所有得了神通法力,在人烟市井中行走,却未受师传戒律的散修。

众人又在青漪三山盘桓了半个月,陆续告辞离去,梅振衣与知焰一一相送,张士元与张修父子是最后告辞的客人。从此之后,青漪三山在世间修行界的地位可就不一样了,以前这里只不过是梅振衣隐居的地方,现在成了人世间赫赫有名的修行道场。

客人都走后,徐妖王私下里来找梅振衣,拿出玉骨扇挠着后脑勺道:“梅公子,那天我把扇子拿错了,这原来是你的神器,现在还给你,我的宝贝扇子呢?”

梅振衣笑道:“你的宝扇当然在我这里,怎么样,这把玉骨扇用得还顺手吗?”

徐妖王:“太顺手了!要不是它,我现在就不能留在青漪三山了。”说话时看着手中玉骨扇颇有不舍之色。

梅振衣顺水推舟道:“既然用着顺手,请帮我多研究一下它的妙用,我得到这把扇子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领会的十分透彻。”

一听这话,徐妖王眉开眼笑:“你惯用的法器以及所修法术不一样,也还没有仙家境界,当然不得领会与发挥此神器最大的妙用。既然你开口求我,我就帮你研究研究吧,谁叫你我交情这么好呢?……它在我手中你就放心好了,我那把扇子就暂放在你这里,上面有我的墨宝,你也要保管好啊。”

梅振衣忍住了没乐,很认真的点头道:“一定一定,我还有一件事要向你求教。”

“什么事?”徐妖王收起扇子来了精神。

梅振衣:“那天斗法,杨天感的寒星阵有何玄妙,又如何被你破去?我想知道详细的内情,不知徐妖王能否赐教?”

徐妖王想了想:“讲故事、看热闹容易,真想身临其境研磨就不是一两天的功夫了,修为不到、所学不同,恐根本认不清门径。”

梅振衣:“我手中神器拜神鞭也在虚实之间,我也曾学过奇门阵法变化,应可窥其门径。知焰是妙法门弟子有无形之器穿云梭,张果曾学飞云秘籍,都可以从中领悟一些玄机的,就看徐妖王能否演示当日情景了。”

徐妖王:“这样啊?那有空你就随我上方正峰试试,我只知道当时的变化,却不知杨天感怎么施展,需要你自己琢磨了。……其实清风仙童的袖子才厉害呢,被罩住那是真正的无迹可寻,你为何不去找他试法?”

梅振衣:“悟性再好,修为未到也不可好高骛远,我找清风试过法,被击出芜州飞到了江北,还是从有迹可寻处探玄机罢。”

……

方正峰广场平台上,徐妖王飞身上前,轻描淡写一拳打出,梅振衣闪身急退,袖中拜神鞭化成一片白雾飞出。徐妖王一头撞进雾气中,身形凭空消失不见,场中只有一片朦胧雾气,笼罩着点点游走的银光。

这一切都是模拟徐妖王当日与杨天感斗法的场景,然后就听见徐妖王叫道:“不错不错,试了三个月,你终于能布成阵式困住我的移形遁影。你再试试发动阵法攻击,让我看看威力如何?”

徐妖王所在是一片不知天地的混沌空间,白雾茫茫中有无数闪烁的寒星游走,布成法阵运转不停。梅振衣听见他的叫声,阵式一变,点点寒星急速游走,拖曳出长长的尾羽,这无数道星光尾羽化作一支支银色长鞭,接连不断向着徐妖王抽了过来,鞭梢旋转发出清脆的爆裂声。

“不过瘾、不过瘾,你放萤火虫玩呢?……再变阵!”徐妖王一挥玉骨扇破阵而出冲到梅振衣近前,折扇一合敲了他的肩头一记道:“变阵时与杨天感有一样的破绽,攻未止守未全,虽只是短短一瞬,若事先有准备,凭借玉骨扇不难破。”

梅振衣笑了:“我就是先模拟,然后再谈改进,只是它要求的修为境界颇高,我能想到的还做不到。”

徐妖王:“你方才发动阵法的威力,还不及那天与知焰斗法时接连不断的剑势,不应该啊?”

梅振衣收回拜神鞭道:“此神鞭化实为虚布阵,再化虚为实运转阵法,已是我此时修为能做到的极限。……我问你,假若方才阵中是满天神雷合击,结果又会如何?”

徐妖王倒抽一口凉气:“那可真不好办,我只能以玉骨屏风阵护身。但如此需要法力甚巨,你又能持续多久?一旦不能持久,击不败我,变阵时一样会有破绽。”

梅振衣:“现在不是法力能不能持久的问题,只要我没有堪破化身变换境界,拜神鞭虽妙,我却使不出这一招来,只是推演而已。”

在一旁观战的知焰插话道:“徐妖王,若以此推演,我以穿云梭化成魂音阵,与振衣一攻一守将你困在阵中,你怎么办?”

徐妖王直眨眼:“我,我,我有那么笨吗?真要是斗法,哪会象现在一样自己撞进阵中,小心些不就行了嘛?”

这是一个雷雨天,方正峰上阴云密布,不时有阵阵天雷击向绝顶的引雷阵中,有清风布下拢音法阵,这雷声一向不惊扰青漪三山。

正在说话间,几人突然听见一连串惊天动地的霹雳,似半空发出的巨大咆哮,整座方正峰都颤了颤。抬头看绝顶之上,一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满天惊雷炸响都汇聚到这金光之上,威势是如此猛烈,梅振衣等人飘身形远落到山谷中,竟然没敢立即靠近。

山顶上出了什么事?清风布下的拢音法阵竟然被天雷击破了!金光从鱼骨剑上发出,被照妖镜反射成了冲天光柱,一瞬间吸引汇聚了满天惊雷,冲击力竟然将布成引雷阵的十三枚玉符击得粉碎。清风的拢音法阵是借引雷阵布成的,引雷符一碎,引雷阵与拢音阵同时破了。

幸亏有这两道法阵消去了天雷之威,否则这一轮天雷汇聚的冲击力能将方正峰顶给劈开!金色光柱持续了大约半盏茶时间,渐渐光华隐去,满天雷云化作倾盆大雨而下。雨势并不持久,片刻之后就云开雾散,阳光又照在方正峰上,远处蓝天点缀白云朵朵,方正峰绝顶烟云缥缈一如往昔。

那柄炼化多时的鱼骨剑,精纯至极最终成器定形,光芒四射是神器出世开光景象。这一天的雷云尤其密集,加上神剑成器之威,竟然形成了这么壮观而猛烈的场面。

方正峰上的动静惊动了青漪三山中的所有人,大家纷纷到山下来看究竟,等金色光华渐渐收去,梅振衣与十妖王等人都飞上方正峰。但有人来的比他们还早,迎面只见清风手持一支金光闪闪的东西飘然而下,明月双手捧着什么跟在后面。

梅振衣赶紧迎上前去道:“仙童,你也被惊动了?”

“引雷符尽毁,我布下的法阵消失,当然会被惊动。神器成形,恭喜你!但有得亦有失,世事本如此。”清风答话间将手中的金光递了过来。

鱼骨剑已经炼化为仅有四寸长短,看上去仿佛是一道凝成实质的金光,没有一丝杂质纯正无比,此神器只用一种材质经过漫长岁月淬炼而成,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加工与修饰,这在成形法器中非常少见,作为一件神器就更加罕见了。

“振衣,它像不像道人的发簪?”知焰在一旁问道。

“真的很像,简直就是,今后我若换道装,便以它为簪。”梅振衣点头答道。

徐妖王哈哈笑道:“别人的神器都随神念化身暗中携带,你倒好,直接顶在头上!……原来它今日才最终定形器用不变,真是了不得的法宝,叫什么名字?”

梅振衣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道:“雷神剑。”好名字!众人齐声附和。

见清风脸色淡然没有说话,梅振衣收起雷神剑,不无担忧的问道:“仙童,除了引雷符被毁之外,方正峰上还出了别的意外吗?”那十三枚引雷符也是难得的法宝,连张修都夸赞不已,损毁了实在可惜,但相比炼成雷神剑所得,也值了。

清风:“炼成一件神器,却损毁两件神器,这柄雷神剑,可是珍贵的很啊!”

“什么,损毁两件神器!”梅振衣与周围众人都吃了一惊。

“幸亏我来得早,金光与雷电还没有收尽,神器虽然没有了,它们的材质融合在一起却留了下来,就是这个。”明月走上前来,将一双小手中捧的东西递给了梅振衣。

看上去这是一块大致成圆形不太规则的盘状物,呈青铜色,大约有七寸宽半寸厚。一面光滑呈镜状,却灰蒙蒙的照不出景象,另一面分布着放射状如电光般的纹路。

知焰:“这是什么,难道是指妖针与照妖镜?”

“嗯。”明月点头道:“材质物性未失,但器形已经损毁了一半,另一半自然炼化融合在一起,不复可分了,也不再有原先的妙用。”明月又解释了一番大家这才听明白,原来刚才出了一个意外——

以指妖针凝聚灵枢之气,运转引雷阵,再以照妖镜反激天雷,淬炼的不仅是鱼骨剑,照妖镜与指妖针也一同在阵中被淬炼,它们已是成形法宝不可再有变化,只是承受淬炼之力而已。鱼骨剑刚开始炼化时很艰难,但随着材质越来越纯净,淬炼的效率也越来越快,所激引的天雷威力也就越大。

这甚至超出了明月的预料,当初是她建议梅振衣如此淬剑的,可没想到雷神剑成器之威竟如此巨大,最后那一下损毁了指妖针与照妖镜。也说不清梅振衣是倒霉还是走运,若说走运的话,那就是这柄雷神剑的妙用之威超出了预想,但正因如此,指妖针与照妖镜才会变成这样。

“这又是什么样的东西,还可以再为炼器的天材地宝吗?”梅振衣捧着青铜色的圆疙瘩,不无惋惜的问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