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5回、妙算诀知已知彼,玉骨扇出奇致胜

杨天感心中虽惊神色却未慌乱,冷冷道:“徐妖王,你还要嘴硬吗?那就不要怪我得罪了!”说着话双臂张开,衣袂飘扬姿态十分潇洒,只见场中环绕的点点寒芒纷纷飞向雾气中凭空消失不见,然后又有无数寒芒在雾气外出现,接连不断的按各种方位变换位置,然后也纷纷飞射入雾气之中。

场边不少人现在已经回过神来不再头晕眼花,神识中却有一种奇异的压迫感,不知那些寒芒消失于何处,似乎场中的雾气是另外一个空间。

很多修为稍低的观众,比如已有大成真人境界的刘海,定睛观望时恍然间有一种错觉,觉得那些消失的寒芒都向自己飞来,站在场边似乎离周围的众人越来越遥远,被点点寒芒包围无法挣脱、无法动弹、无法说话。

观众的感觉尚且如此,那么徐妖王呢?场外虽然看不见他,但他就在雾气之中,眼前所见却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看不见青漪三山,没有天没有地,如同身处宇宙虚空之中,远处是点点星光闪烁,而这苍穹外的星星却在不断的移换着位置,宛如法阵运转。

这就是杨天感的神器寒雾针最得意的妙用——寒星阵,这杨天感平时挺傲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人的悟性相当不错,在门中也常受到长辈的赞赏,这一手法术,是他结合神器妙用所自创的,借鉴的竟然是镇元大仙的乾坤袖妙法。

他曾经厚着脸皮去参加过闻醉山的地仙之祖法会,听镇元大仙开讲万流归宗诀,虽然没有得传镇元大仙的独门秘法,但也领略了其修为的玄妙境界,以自己的修行相印证,成仙后能够以寒雾针变化出类似乾坤袖的妙用。

他所领悟当然远不能与镇元子本人以及清风相比,人家使出来的是真正的乾坤袖。他只能以无形神器化成阵式去模仿,一般仙家高人不会轻易让他困住,可一旦困住是很不容易脱身的。

徐妖王要是站定了各祭法器与他相斗,想用寒星阵罩住对方不是那么容易得手,但徐妖王偏偏选择近身挥拳,杨天感拼着让他打中一拳,趁机祭出了寒雾针,徐妖王等于是自己一头钻进去的。梅振衣事先也提醒过徐妖王关于杨天感的种种手段,可这位妖王偏偏拧着干。

徐妖王被寒星阵所困,脸上并无焦急之色,还在那里满不在乎的笑。他手上多了一把折扇,这扇子不到半尺长显得很小巧,只有扇骨,扇骨很薄展开连成一片就是扇面。扇面上雕饰的纹路是相接的风卷流云之形,就像一组小巧而精致的屏风连画,扇子的质地似玉似骨十分奇特。

在徐妖王的周围,包裹着一层朦胧涌动的光辉,似霞光似雾气又似混沌宇宙中生出的星云,这层光辉是从扇子上发出来的,奇异的是扇子本身质地纯白并无光泽。

观众看不见徐妖王所处的场景,只听他被法阵所困还在那里嘴硬,然后杨天感就下狠手了。

徐妖王只见四方星辰一阵晃动,忽然都化作了流星陨落,带着呼啸声向他立足之地飞来。群星陨落飞击徐妖王,这虽然是法阵中的幻像,但法力可化虚为实,神识中受到的侵扰与真正的群星陨落几乎没有分别。

不断的有星辰击落,飞到近处是一个个硕大的呼啸火球,在它们面前,徐妖王的身形如沧海一粟那么渺小。更奇异的是,四面虚空中的星辰陨落,又不断有新的群星生成,继续化为流星接连不断的向着徐妖王所在轰击。

仙家高人都有护身之法,但是在苍茫星空中,这种护身之力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并非杨天感法力远胜徐妖王,这就是阵势妙法之威,谁叫徐妖王给他困住了呢?

再看徐妖王神情也很紧张,收起了满不在乎的笑容,手中的折扇连挥,身边的星云团随着手势不断被撕下一片又一片,向周围四散而去,紧接着又有星云在徐妖王的身边生成。星云随扇势迎向流星,然后发出轰然之响,如虚空中无形的巨浪澎湃,巨大的陨星随即湮灭。

满天陨星越来越密集,冲到近前被星云湮灭,锐利的呼啸之声才从远处传来,徐妖王手中的扇子也越挥越急,发出风雷之声激荡着整个星空。

场边观战的人神识中也隐约听见了锐利的呼啸与激荡的风雷,场中那一片雾气不断涌动,寒芒生成又消失,方正峰上似乎有一种巨大的潮汐力在无形的鼓荡,连清风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杨天感此时已经没有了半点得意的神情,脸上并没有出汗,但英俊的五官变得如石雕般凝重,甚至发出淡金色的光芒,仙家法力已运用到极致。徐妖王被他的寒星阵困住,照说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神识中,然而杨天感感应的却不是那么清楚,徐妖王似乎有神奇的法宝护身遮蔽了身形。

杨天感发动寒星阵威力最大的群星陨落之法,借助阵式的妙用,身处阵中的徐妖王承受的攻击比面对面斗法时大多了。阵式能够减弱对方的神通法力,使自己的攻击达到最大的效果,但也有一样弊端,它消耗的自身法力也是极大的。就如梅振衣剑势不断的神宵天雷,看上去威力无比却难以持久。

继续发动群星陨落之法如果制服不了徐妖王,首先挺不住的是杨天感自己,他在心中思量,若徐妖王真有法宝护身能够顶住这一轮攻击,那自己就不能再消耗下去了,首先停止群星陨落,只布阵先困住对手再说。

杨天感心念一起,寒星阵中群星不再陨落,四面虚空的星辰突然一晃又开始在天幕上游走,重新形成法阵运转之势。这个变化应该让徐妖王松一口气才对,他却没想到阵中的徐妖王早就在等这一刻了。

一见陨星有变化,攻击没有全止而漫天星辰法阵还没有完全成形的一瞬间,徐妖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手中的扇子突然挥了出去,展开之后就像无数巨大的叶片相连,几乎延伸到整个星空中。徐妖王的身形在其中仅是那么渺小的一点,就似一只蚂蚁挥出了一座山峰。

他手中的折扇幻化就似一片巨刃,竟然将这布满游走星辰的无边虚空裁出了一个缺口!

场外的观众陡然间觉得方正峰平台仿佛被切成了两个世界,对面的观众身形恍惚看上去还是那么大小,但感觉却似在看很远很远的景观。然后他们就听见了徐妖王的一声大喝,场中那片雾气被一道白光切开了一个口子,有人看见徐妖王的身形一闪,而大多数晚辈弟子根本没有看清徐妖王冲出来。

杨天感面前虚空中突然伸出了一个拳头,紧接着徐妖王身形突现,老天爷,他竟然还用这一招!

寒星阵竟然被徐妖王冲破了,又是一拳打到了面前。杨天感发出一声长啸震动天际,身形凭空后退数尺,场中的神器寒雾针突然化成无数道针尖似的飞芒,如闪电飞射向徐妖王背后。徐妖王的拳头再快,也不会比飞射的光芒快,他会先被法术击中然后才能打中杨天感。

但徐妖王还有更快的变化,他另一只手上一柄小巧的折扇消失不见,身形周围同时出现了一圈非玉非骨的屏风,上面雕饰的风云花纹似乎都活了过来开始奇异的流动,布成了一个运转的守护法阵。

玉骨屏风阵!杨天感的神器寒雾针可以布阵,徐妖王手中的这柄折扇也可以布阵,而且最大的妙用就是遮身守护。飞射的针芒全部打在了屏风阵上,发出密密麻麻的轰鸣声,小小的一点针芒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整个一片寒光的威势可想而知。

玉骨屏风阵并没有什么主动的攻击,专事遮身守护,但徐妖王布成的这个阵范围却有些出奇,因为他把杨天感的身形同时圈在了阵中。此阵从外面攻击很难,但是从内部破阵太容易了,而且很快就被破了!

只听咔嚓一声巨响,一个人的身形撞碎了屏风倒退着飞了出去,阵法一破整圈屏风立刻消失,折扇又回到徐妖王的手中。这一次几乎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玉骨屏风阵确实是杨天感倒飞撞破的,但他却不是自己飞出去的,徐妖王飞起的一脚正好从杨天感的前胸位置收回。

杨天感移形后退同时施法御寒雾针回击徐妖王,万没想到突然被徐妖王祭出的玉骨屏风阵一同围住,阵中施展不开移形遁影神通,躲得了拳头没躲得了那一脚啊。徐妖王曾经说用脚丫子踹也要把他踹下方正峰,果然说话算数。

这一片斗法场地东西两面是观众围坐的地方,北面绝壁下站着仲裁的清风,而南面朝山下的那一片是空的。杨天感就是从这个方位撞破玉骨屏风阵飞了出去,落向山下的幽谷。

还好他毕竟有仙家修为,神识中也没有切断与寒雾针的联系,没有真的被砸落到幽谷中,半空光芒一闪一片雾气接住了他,下一瞬间他凭空移换身形又回到方正峰平台上。

徐妖王正要大笑,突然天没了地也不见了,陷入到一片无边无际一无所有的虚空中,恍然间他有一种错觉,这是刚刚成就真仙之时历证的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搞什么鬼,他没飞升啊,这不会是杨天感施展的法术吧?紧接着眼前一亮又回到了方正峰,位置却已经退到广场另一侧的绝壁之下。

场外观众看得清楚,就在徐妖王一脚将杨天感踹下方正峰,正准备哈哈大笑之际,远在广场另一侧的清风突然一抽衣袖,羽衣上的银丝突然化作一只百丈大袖,将徐妖王罩了进去,收回来再一抖,徐妖王就落在了清风身边不远的位置。——这才是真正的乾坤大袖神通。

徐妖王落地之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问了一句:“仙童,为何偷袭我?”

这时杨天感已经回到了方正峰上,远远的站在广场另一侧。只听清风朗声道:“斗法已毕,徐妖王胜。”

确实是徐妖王胜了,而且是完胜,就算是不懂其中玄妙的晚辈弟子也能看出结果,何况在场有那么多高人。其它人不好喝彩,但另外九大妖王以及那三十个小妖可没什么顾忌,一起拍桌子打板凳鼓掌大声欢呼。

“斗法切磋,分胜负而已,尔等休得鼓噪!”清风喝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有传透之力,震得那些小妖脑袋一晕直打嗝喊不出声来,有人还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另外九大妖王也止住了欢呼,再看看别人也都没吱声呢。

安静之后,清风又问道:“杨天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杨天感站在百丈之外,脸色阴晴几变,终于恢复如常,带着几分遗憾与落寞。徐妖王那一脚踹的可不轻,他需调均神气,好半天之后才开口道:“我输了,将如约离开此地,不与徐妖王为伍,斗法定去留也没什么好说。……只是想问徐妖王一句,你手中的扇子是什么法宝?”

斗法输给徐妖王,出乎杨天感意料之外。徐妖王虽也有真仙修为,但怎能与他这种仙家大派的得意弟子相比?种种道法传承、各式法术及神器妙用,山野妖王所知连他的一个零头都比不上。就算比修为法力,徐妖王也还微微差他一线,况且他还拥有神器寒雾针,断没有输的道理。

徐妖王完全是出奇致胜,似乎杨天感的每一步变化、法器最得意的妙用他都很了解,甚至连对方出手的风格都很熟悉。他一开始挥拳头让杨天感很烦躁,同时也让杨天感觉得他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法宝,竟然一头撞进了对方最得意的法阵,面对杨天感威力最大的攻击,却在变阵一瞬的间隙破阵而出。

到最后杨天感才发现对方手中也有一件神器,最擅长的就是遮身守护,等他发现了斗法也就输了。

杨天感一方面输在知己不知彼,另一方面就是输给了这把折扇,当然要开口相问。这句话却把徐妖王问住了,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扇子,刚拿到手中十天而已。

十天前梅振衣到听松居劝他,徐妖王挥着折扇嘴硬,被梅振衣把折扇夺了过去,徐妖王又劈手夺了回来,然后梅振衣就走了。徐妖王突然发现自己的扇子拿错了,梅振衣也不知变了什么戏法左手交右手,徐妖王拿回的是对方的扇子——就是他今天所用的神器。

徐妖王也鬼的很,如何不知梅振衣的用意?于是他在听松居中闭门不出,还专门把张妖王找来一同试法研究,琢磨这件法宝的妙用,越用越是顺手,就像专门给他打造的一样。但他却不知这把折扇的来历,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又没法去问,因为梅振衣再度闭关不出了。

徐妖王答不上来,清风却开口道:“那是玉皇大天尊在人间打赏留下的玉骨扇。”

杨天感微微一怔,神情却轻松了不少,抱拳施礼道:“多谢仙童指教,原来如此,我今日输的也不冤了!”

清风说破玉骨扇的来历,算是给了杨天感一个台阶下,他是瑶池仙界的弟子,瑶池祖师西王母也是玉皇大天尊的道侣,今天输给了玉皇大天尊留下的神器,别人如果问起来,这也不算很没面子。

……

杨天感离开青漪三山时,知焰与梅振衣还在闭关,因此没有机会告别。提溜转将他送出青漪三山,还奉上一封梅振衣特意留下的书信,却不是写给杨天感的,而是写给玉鼎真人的。

信中写道——

“芜州城中惊鸿一现,事后方知玉鼎金仙前辈尊驾临凡,仰慕不已。前辈托我治疗元充腿疾,并言以温心寒玉髓一枚相谢。区区小事身为医者自当为之,不敢再求前辈重宝厚赐。日前有妙法门使者来我家中,听闻瑶池仙长曾向前辈求赐温玉髓,前辈因许我之故未曾予之。故特意投书拜谢,恳请前辈不必赐我。是否可转赠瑶池仙长?晚辈心中期望却不敢多言,请玉鼎前辈自择善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