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4回、妖王直捣寒星阵,乱拳打惊扬仙人

说完之后杨天感一挥袖,不理会天空以及山脚下的众人,径自飞回了承枢峰上的餐霞阁。

三山大总管、全权处理所有事务的提溜转,这回可彻底抓瞎了。它也看不惯杨天感,希望能把他赶走,最好走了就永远没脸再回来,但是出了这样的争端也是它的责任。

还有一个后果是最令人担忧的,万一徐妖法斗法输了,连累十大妖王都离开了青漪三山,那事情可就麻烦了,等梅振衣一出关,提溜转根本无法交代。这小鬼实在没办法了,就算打扰梅振衣的静养受责罚,也要禀报这件事,于是它硬着头皮去了随缘小筑。

知焰服用九转紫金丹,必须闭关清修不能随意走动,而梅振衣是因为斗法时神气耗损过巨,一时动不得神通法力,故此在随缘小筑中闭关静养,同时与谷儿、穗儿一起为知焰护法,其实他是可以出关的,山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梅振衣也被惊动走出了随缘小筑。

梅振衣首先来到听松居,与徐妖王一样,他今天也手持一把小巧的折扇,找到徐妖王劝说了半天,徐妖王却道:“梅公子,可是那杨天感主动找我单挑的,我若不迎战就等于认输,难道就让我这样卷着铺盖走路吗?我可是你请来的客人,又是为了帮你,这么劝我可太不讲究了!”

梅振衣赶紧解释道:“徐兄不要误会,那杨天感来自天庭仙界,师传妙法相当了得,他手中有一件神器叫作‘寒雾针’,在有形与无形之间,种种妙用十分诡异,我是怕徐妖王会吃亏啊。”

神器这种东西在仙家高人看来也并非那么珍惜罕见,能随神念化身变幻的法宝就可称神器,梅振衣手中的拜神鞭、妖王扣、照妖镜、鱼骨剑、盘古葫芦等都法宝是神器,但神器的威力和用处是不一样的。

杨天感的寒雾针当然不如紫电、青霜剑那么威力强大,但也是一件很不错的法宝了。徐妖王的修为也许与杨天感差不了太多,但他手中可没有像样的法宝,真要打起架来一定会吃亏。

就算梅振衣把鱼骨剑或拜神鞭借给他用,所修法术不同,修炼过程中使用法宝的习惯也不一样,不可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与妙用,恐怕也对付不了杨天感。关于寒雾针的妙用以及斗法时的变化梅振衣讲了很多,就像在吓唬徐妖王。

杨天感的这些事梅振衣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听知焰说的,他最后道:“请问徐妖王,你凭什么与杨天感相斗?我看还是算了,我也不希望你万一不敌要离开青漪三山,这就去劝说天感仙人收回斗法之约,你们两家停手罢斗如何?”

徐妖王听得直眨眼,憋了半天气哼哼的一挥手中折扇:“他有神器又怎么样,我一扇子把他拍趴下。”

梅振衣夺过他的折扇道:“这算什么法宝,仙人相斗,岂可如此儿戏?你还是找另外九位妖王好好商量一下。”

徐妖王劈手又把梅振衣手中的折扇夺回,还在那里嘴硬:“话已出口,我怎能首先怯战?他真要和我斗,就算用脚丫子踹,我也要把那姓杨的踹下方正峰!”

梅振衣叹息道:“我这就去劝说天感仙人,若这一场斗法实在不能免,我会请一位金仙来此坐镇,同时也为斗法仲裁。……十天后知焰闭关正在紧要关头,我需小心守护一刻也不能离开,恐怕就无法到场观摩了。”

梅振衣说完这番话就离开听松居去劝杨天感了,他刚出门就听徐妖王惊呼一声:“呀,这是什么?宝贝啊!——”紧接着就突然止住了声音没有再说话。

……

梅振衣劝说杨天感,这位杨仙人当然不肯收回成命,他只说那徐妖王一再找茬实在忍无可忍,况且话已出口断无收回之理。梅振衣只好说道:“前辈一定要斗法,那就注意只是切磋印证高下,莫要伤人。十天后知焰闭关修行正在紧要关头,我无法到场,只有请清风仙童前来坐镇仲裁。这位金仙想必你也听说过,就是当年的闻醉山清风。”

杨天感当然听说过清风,甚至还见过面,想当年清风携明月离开闻醉山来到妙法群山外,遇见妙法门掌门天意带着一批门人拦路,其中就有杨天感,那时他还没有成就仙道。来芜州之前,杨天感就知道清风也在这里,他一直想搞清楚清风与梅振衣究竟是什么关系?

到现在他只知道清风救过梅振衣,而梅振衣送了清风一座山为修行道场。至于其它的事情,没人告诉他,他也没见过清风。今天他总算知道了一件事,方正峰上那一鞭子是清风抽下来的。他甚至有点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再硬闯方正峰绝顶,徐妖王那一嗓子也算是给他解了围,清风在昆仑仙境威名赫赫,可不是好惹的。

十天后,就在那夜知焰与梅振衣斗法的方正峰平台上,又有两人要斗法切磋,这回换成了两位真仙,还有一位金仙来坐镇仲裁。这种难得场面,谁不想来开开眼界?青漪三山中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到场观摩。

也不知是谁把消息放出去的,东华门的积渊掌门、丹霞派的几位长老,包括龙虎山的掌门张士元与儿子张修,都带着门中最重要的弟子赶到了青漪三山。另外还有一批以前与梅家没打过交道的世间各派高人,闻讯也特意赶来观摩仙家手段,宛若世间修行界的一场盛会,唯独此地主人梅振衣与道侣知焰没有露面。

张果与提溜转率领一众仆人忙着招呼客人,甚至在广场两侧摆上了茶几和板凳,放上茶水招待各位修行同道,热热闹闹的就像召开一场茶话会。山外来客都坐在广场的左侧,龙空山的妖王及仆从还有青漪三山中的梅家修士都坐在广场的右侧,广场正面绝壁下站着仙童清风。

杨天感并没有和围观的众人打招呼,正午时分他飘然落到广场中,向清风一抱拳道:“仙童,妙法群山一别,没想到能在此地重逢,小仙有礼了!多谢你来此仲裁。”

清风只是淡淡一点头:“杨天感,听说你开口约战龙空山来的徐妖王,梅振衣非要请我来做仲裁。我没什么好说的,一是不得斩对方化身,二是不得波及场外围观的众人。……徐妖王,你听见了没有?”他向远处还坐在那里喝茶的徐妖王问道。

徐妖王赶紧放下茶杯起身走到场中行礼:“听见了!”

清风一摆手:“那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可以斗法了。”他倒是干脆,一句废话都没有。

提溜转看着清风与杨天感心里直想乐,那杨天感一副冷傲的样子似乎高高在上,但站在清风的面前是那么的别扭,就连那冷傲的脸色仿佛都成了一种拙劣的模仿。在清风身上看见的是真正的超然气势,如风般淡而无形,而杨天感的架子明显是刻意端出来的。

杨天感大概也觉得站在清风面前有点别扭,行礼退后转身走到场中,与徐妖王面对面而立,中间大约隔了三十丈的距离,向周围朗声道:“道不同不相谋,这位龙空山来的徐妖王扬言,不欲与我同处一地,那么就以斗法定去留。不论谁胜谁负,此事到此为止,不得再纠缠恩怨,我妙法门也不会因此而计较其余。”

“不就是打个架嘛,你赢了我走,我赢了你走,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有必要扯别的吗?说完了没有,可以动手了吗?”徐妖王大声打断他的话。

杨天感昂然而立,一手背后一手前伸,很有派头的说道:“请吧,让我领教你的神通手段。”

他让徐妖王先出手,以显示自己的高人风范,正在那里凝神关注徐妖王会亮出什么法器施展何种法术?不料徐妖王嗷的一声叫,身形似电一头就向他这边撞了过来。

这哪里是仙人斗法,分明就是市井中的顽童撒泼打架,难道这位仙人要和对方抱在一起扭打摔跤?围观的众位高人眉头都是一皱,然而下一瞬间神情又皆是一肃。

只见徐妖王身形如电射大约冲出了十丈远,不是能看得清他的速度,而是从他立足之处到十丈外有一道视觉残留的虚影,然后他的身形就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三十丈外杨天感面前虚空中突然伸出一个拳头,迎面直捣打向他的鼻梁,徐妖王的身形露了出来。

世间法的极致,穿行色界的神境通,只有已成仙道之人才能变换的如此自如。杨天感猝不及防,这一拳正中他的鼻梁,然而仙人毕竟不是市井之徒,这一拳似打中又像没有打中,杨天感的身形似乎随拳势而消散,在三尺外又重新出现。

徐妖王可一点都没放松,当即身形前蹿又成虚影,三尺外虚空中又是一只拳头挥了出来,仍然打向杨天感的鼻梁。……接下来一瞬间,场面陡然就起了变化,除了清风之外,几乎所有人都看不清了。

只见百丈方圆之内,到处都是杨天感,到处都是徐妖王,到处都是挥舞的拳头。有的身形是在不同地方同时出现的,有的身形只是道道交错闪现的残影,没有一点声音,连风声都没有,只有徐妖王挥舞着拳头追着杨天感的化身变换乱砸,场面看着让人晕眩,有一种神识错乱之感。

瞪大眼睛看好戏的梅大东不知不觉突然脑袋一昏身体一软,旁边的梅毅扶了他一把,低喝道:“修为不足,莫看得太专注,会把你晃晕的。”

杨天感心中那个气呀,他为了显示高人的风范,让徐妖王先出招,没想到这厮根本不亮法器,运用仙家修为神通却以市井无赖的打法,直接移形换位一拳打到眼前,这要是让他打个跟头岂不是颜面扫地?

他施展移形换位之法企图暂时甩脱,不料徐妖王也同样随着他移形换位,抢占了先机竟然让杨天感没有缓手的间隙,法宝妙用以及种种手段都来不及使出。两人此时完全是在比仙家身形变换,杨天感的修为不在徐妖王之下,但让徐妖王占了先机就很难缓下来。

自从杨天感修行道法之日起,就从来没与人这么斗过。凡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仙家高人也不会这么“无赖”。他以前在门中与人斗法切磋时,都是双方站好方位亮出法器,晚辈先行礼出手,各施妙法你来我往,做梦也没想到成了仙之后,还能碰见徐妖王这种打法。

杨天感不知道,徐妖王平时在龙空山中与那些妖精扭打胡闹惯了,就是这么打架的!而且梅振衣说的对,徐妖王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法宝,十大妖王中像程妖王的法宝是他原身头上的角,而姚妖王的法宝是妖丹玄牝珠和大尾巴,徐妖王没炼成这些,只仗着仙家神通变换仍然是打架的招式。

场外观战的不少晚辈弟子已经头晕目眩,不少人在长辈的提醒下都把眼睛闭上,场中的身形不仅晃眼睛而且还能晃神识。两个人打架,竟然能在百丈方圆内打出人山人海的效果,也是难得的奇观啊,这一片空间似乎都被无数的身形闪灭给扭曲了。

假如梅振衣在此地观战也会皱眉头的,他事先已经提醒过徐妖王,杨天感的随身神器寒雾针在有形与无形之间,近身施法最为诡异,不要贸然欺身太近,要以移身换位之法避开保持距离才是上策。

不料这番口水白废了,徐妖王一上来就是近身挥拳,逼的杨天感连寒雾针都祭不出来。

这两人移形换位、分身遁影,徐妖王追着杨天感挥拳头,一纠缠就是半个时辰。徐妖王无所谓,但杨天感有些绷不住了,被一个山野妖王挥着拳头追着满场乱打这么长时间,看上去狼狈的是他,不得不使出绝招了。

只听场中传来砰的一声响,就像有什么东西砸中一面沉闷的巨鼓,接着就听见徐妖王发出哈哈半声大笑。杨天感的虚影一收现出身形站在离场中央几十丈远的地方,然后徐妖王的满场虚影消失殆尽,人也看不见了。广场中央五丈方圆内有点点寒芒闪烁,似乎还在空中不断变换着方位,中央是一团雾气。

这雾气是朦胧透明的,透过它可以看见对面坐的观众,奇异的是视线能穿过,神识却无法穿越感应到对面,这一片空间被杨天感施法封闭了。徐妖王应该在雾气中被寒芒包围,但别人却看不见他的身形。

观众中只有修为最高的少数几位前辈看清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到处闪现的虚影中,徐妖王一拳打中了杨天感,把他打飞了几十丈远落地之后分身幻影尽收。徐妖王发出哈哈大笑,随即情况陡变。

杨天感拼着损失颜面,让徐妖王打中了一拳,打得他神识一涣几欲跌落尘埃,凝聚护身法力硬抗落到几十丈外才站稳。他向后飞的同时,袖中飞出无数道针尖似的细小寒芒,凝聚在一起就像一片闪光的雾气,徐妖王哈哈大笑间正好一头撞进雾气中,接着身形隐去也没了声息。

杨天感的神情有些狼狈,神色也凝重了许多,站在那里过了片刻才略带得意的开口道:“徐妖王,你已被我的寒星阵困住,若无法脱身,就认输吧,我自会放你出来。”

从雾气中传出呵呵呵一连串的笑声,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在挠徐妖王的胳肢窝,笑声在方正峰上回响,只听他笑道:“行啊,你真有两下子,就这么把我困住了?你也别得意,鼻梁有没有被打断啊,流没流鼻血?让大家看一眼。”

杨天感的鼻子差点没给气歪了,同时心中也是一惊,徐妖王被自己祭出的神器寒雾针化成的寒星阵所困,他说话应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对方怎么能把笑声传出来呢?难到他另有护身之法,虽困在阵中,神识运转却不受影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