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3回、相衔旖旎胸怀护,仙侣温情尽欢柔

他们议论时,知焰与梅振衣的斗法已经接近尾声,正如张妖王所说,梅振衣的神宵天雷凌厉,但元神、元气消耗过巨,剑势难以持久。知焰游走招架,反击渐弱眼看已经要落败,只听一声震耳的霹雳,连远处空中的杨天感身形都震了一震,梅振衣发出了威力惊人的最后一击。

知焰惊呼一声,身形没有闪避,反而两道身影一合向场中飞去,因为梅振衣这一剑不是劈向她而是劈向自己。神宵天雷从天而落,雷神剑也被梅振衣收回,挥剑迎向自己的法术,半空中一团耀眼的金光炸裂,然后梅振衣的身形就失去控制,如一片枯叶落下,恰好被飞来的知焰接住,两人一同落在平台中央。

“振衣,你没事吧?”知焰扶着他问道。

梅振衣的声音有些艰涩:“没事,就是不觉中神气耗尽,须闭关调养一段时间了,我祭出了多少剑?”

知焰:“九九八十一记神宵天雷,最后一剑你已神气消耗一空,控制不了发出的法力,真要与人斗法,一定要小心,不能这样不给自己留后路。”

梅振衣:“我就是要试试这门法术全力施展究竟会是什么情况?果然与符箓之道有类似之处,若一味施展毫无保留,不知觉中会突然耗尽法力无法动用神通,幸亏最后一剑看似骇然实则威力已弱。”

知焰以神念悄然道:“你这种练剑之法也太离奇了,竟然把自己也当剑炼了,幸亏有那枚九转紫金丹与山上那座法阵,才得如此精进神速。”

她为什么要说悄悄话,因为这是梅振衣修炼的秘诀。每到天雷汇聚之时,他常在方正峰绝壁石龛中定坐,神识与山势一体,引天雷淬剑之力淬炼炉鼎,恰在服用九转紫金丹移换炉鼎之后。他是借鉴炼器之法“炼人”,假如没有九转紫金丹之助,没有这座山与山上奇异的炼器法阵,他不能也不敢这么做。

如此修炼,不仅法力大增、炉鼎坚韧、神气悠长,而且在用鱼骨剑祭出神宵天雷术时能发挥最大的威力。缺点当然也有,要随时小心,人毕竟不是法器不可随意损毁,要极其精通内养与疗伤之术,除了九转紫金丹之外,还需要大量的珍奇外丹饵药辅助,一般修行高人是办不到的。

梅振衣微微一笑,身子倒在知焰怀中,有些耍赖的说:“我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你抱我下山吧。”

天上还有那些人在看着呢,知焰身形窈窕,把梅振衣这么大一人横抱在胸前,看上去有点别扭。她的脸臊红了,却没有拒绝这个要求,真把梅振衣抱下了方正峰,一直将他抱进了随缘小筑。

“真稀奇啊,倒过来了,女的把男人抱回家!……散了散了,架打完了,回去睡觉。”十大妖王一边议论一边飞下云端回听松居,没有理会远处天空发愣的杨天感。

知焰抱着梅振衣走进随缘小筑,正好看见谷儿、穗儿正在堂中掩嘴而笑,她手一松,梅振衣一个翻身就落地站稳。他虽然神气耗尽一时动用不了神通法力,但除此之外并非他碍。

“这么晚了,你们两个怎么还不休息?”知焰红着脸问道。

谷儿笑道:“姐姐与郎君闹了那么大动静,青漪三山中谁还能休息?”

穗儿接口道:“你们继续,我们俩休息了。”拉着谷儿走入了后面。

见四下无人,梅振衣又厚着脸皮道:“知焰,刚才是你抱的我,现在我抱你吧。”

又有人扑哧一笑,玉真公主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一溜烟也跑进了后面,再看知焰脸红得就像火烧云,头也低了下去。梅振衣说抱就抱,真的把知焰抱在怀前走进了后院,知焰的身子软软的仿佛也失去了法力一般,任他举止轻薄。

有一件事他人看来也许比较奇怪,知焰与梅振衣结为道侣,这么多年朝夕相伴,修行中神识相印心意相通,却从未有过枕席交欢之举。在梅振衣眼中,知焰一直如仙子般令他不敢亵渎与轻薄,两人之间的亲昵一直是发乎情止乎礼,以他的修为心境早已不受单纯的色欲勾牵,心中有了这种意念,自不敢刻意对知焰有求欢之举。

今天倒好,借着这一场闹,直接将知焰仙子抱进了寝居,欢爱之心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次日天色微明时,知焰偎在梅振衣怀中媚眼如丝,看神情就是个初经人事的少女,柔柔的说道:“振衣,你需要调养恢复一段时间,恐有月余用不得神通法力,就不要再出门了。……给元充治腿的事,暂时也托曲师兄帮忙吧。”

梅振衣伸手又将她光润的身子搂紧了些,轻抚着说:“昨夜见你变换化身施展紫电、青霜合击,如果服用九转紫金丹相助修行正是最佳时机,不如我们都不出门了,过几天你就闭关服用九转紫金丹,我守在一旁为你护法。”

知焰:“那山中的事情怎么办?”

梅振衣:“我舍不得让你再操太多的心,放心吧,我明天安排一下,保证在你出关之后,一切都妥妥当当。”

“在我眼中,世上简直没有你想不出的办法,那好,我就不问了,听你的就是了。”知焰把脸颊贴在梅振衣的胸膛上,半闭着眼睛柔声细语。

……

次日,随缘小筑传出消息,梅振衣与道侣试法时损耗过巨,需闭关静养。而知焰仙子近日修行有所堪悟,也需闭关悟道。这下倒好,两人同时闭关了。

事情并不太出人意料,那天夜间的斗法大家都看见了,梅振衣最后耗尽神气以至于引天雷差点失控,确实需要闭关静养。而知焰修行中有新的堪悟也顺理成章,假如不是这种情况,两人为何要有那种规模的试法?显然是修行中有所得,出手印证,然后闭关参悟玄机。

山中事务都交给了提溜转打理,这个小鬼终于当家作主成了真正的三山大总管,而山外梅家的事务,都交给了张果关照,如今梅振衣的弟弟梅振庭已经长大成年,菁芜山庄的事情几乎都由他做主梅振衣并不干涉。

知焰特意到餐霞阁拜见天感仙人致歉,说自己要闭关清修,最少需要七七四十九天,前辈若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三山大总管提溜转。

梅振衣也来到听松居,告知十大妖王自己要闭关,在随缘小筑中至少一个多月不得出来,他们有什么事就吩咐梅家下人,并安排好了这一段时间凿建洞天的划段图样,让十大妖王自行建造,若有余暇尽可出山行游,还提前奉上了双份的零花钱。

办完这些事道侣二人回到随缘小筑不见外客,有点度蜜月的意思,十大妖王也没什么不高兴的,倒是杨天感觉得无聊了。

杨天感来此是奉师门之命,有两个目的:其一是尽量利用知焰的关系,将梅振衣与青漪三山控制在瑶池仙界势力范围内,能派瑶池众仙下界帮助凿建洞天,并有借口长留此地最好。其二是尽量摸清梅振衣的底细与一举一动,这人到底有什么神通与机巧,私下里都在琢磨什么事情?

第一个目的杨天感没达到,第二个目的也没完成,他的注意力全在知焰身上,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知焰闭关之后,杨天感想起了自己留在此地的借口——帮助青漪三山种植生元杏,因为知焰小时候最爱看生元杏花开,也最爱吃生元杏仁。这都快半年了,方正峰上一根生元杏的小苗都没长出来呢,应该趁此功夫种成几株,否则也太说不过去了。

方正峰绝顶上有引雷阵,时常有天雷滚滚劈击而落,地气扰动使生元杏生根发芽后很难存活,需要杨天感以仙家法力护持,至少守护一个月以上生元杏根苗已成才可稍微松一口气。以前没种成是因为他没功夫在这里看着,都去忙拈花惹草的事去了,这一个多月正好合适。

不知是巧合还是梅振衣故意安排,青漪三山洞天结界的凿建这一个月恰好延伸到方正峰的后山,而“承包”这一段“工程”的,恰恰是与杨天感最不对付的徐妖王胜治。

凿建仙家洞天并不是说拿个锤子在山上凿,而是以仙家法力移转地气灵枢,同时布下连环法阵。方正峰后山是嶙峋峭壁,如斧劈千丈直入青漪湖中,说是凿建三山洞天结界,其实法阵是在山外湖中,徐妖王胜治需凌空作法运转灵枢。

如此施法也是对灵枢地气的扰动,不可能不影响到方正峰上种植的生元杏,杨天感以仙家法力守护生元杏苗不被引雷阵所扰还要小心翼翼,现在又来了个凌空施法的徐妖王,这生元杏怎好种成?

有些事不需要用神通推演,动脑筋想一下就知道了,两个互相不痛快的人待在一个地方,所做的事情又互相干扰,不起冲突才叫意外呢。

徐妖王也有意思,装作没看见方正峰上的杨天感,就当远处没那个人,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每天按照洞天图样施法凿建,不紧不慢一天都不歇着,总之在杨天感看来就是天天捣乱。杨天感一开始也当作没有看见徐妖王,但一个月后实在受不了了,这徐妖王分明是在拖延工期,半个月能办完的事情非要拖成一个多月一点点的干。

而此时正是生元杏发芽后能否存活的关键期,实在受不了太大的扰动,杨天感终于主动开口说话了:“徐妖王,你在此凿建洞天扰乱地气变动不休,而我在此种植灵药正值火候关键之时,你能不能停半个月?”

徐妖王反常的没有生气,而是在空中一拍手,大大咧咧的道:“杨仙人啊,你早说呀,怎么等到此时才开口?来不及了,我的进度已经耽误了,需要赶在这半个月内立刻完工,一天都停不下来,否则整个三山洞天的建造都受影响,实在对不起了!”

杨天感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你明知我在此种植灵药,这一个月是关键时刻,故意在这里磨磨蹭蹭每日施法扰动地气吗?”

徐妖王仍然没和他计较,反而笑眯眯的说:“这一个月我确实倦怠了,所以这几日要赶工,恐怕帮不上你的忙。但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这座山上有法阵,你如果请梅公子把阵中的那柄神剑取下来,整座山的地气就不会扰动,到时候再种植生元杏不就简单了?”

这真是个主意,杨天感抬头看向方正峰绝顶尚在犹豫,徐妖王又说道:“那是梅公子当日与知焰斗法所用的神剑,绝世神器啊,他自己闭关了就把这支剑留在山上,也不怕过路的飞天高人给偷走了?”

杨天感淡淡的回了一句:“我守在此山,何人能取走神剑?”

徐妖王连连点头:“说的也是,那天见梅公子手持神剑威力无匹,我本来也想把这柄剑要过来看一看,可惜他闭关了没有机会开口。山顶有法阵护持,取下那柄剑不容易,估计以杨仙人之能也够呛。”

杨天感飞身向方正峰绝顶而去,一边飘行一边说道:“我且把这柄神剑取下保管几日,也就不在乎你的小打小闹,自可安心培植生元杏,待梅振衣出关之时,再交还给他。”

话音未落就出了变故,陡然间天空有一条金色长鞭从极远处舒卷而至,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鞭梢打了个旋直抽向杨天感的顶门。

怎么回事?梅振衣闭关,既然敢把雷神剑留在方正峰上就不怕有人偷,此剑与他定坐石龛修行时身心一体淬炼,上面有他的神识灵引,千里之内都可以感应得到。另外方正峰绝顶周围有清风布置的拢音法阵,不使天雷之声传入青漪三山中。

只要一侵入这个法阵,敬亭山上的清风立刻就能察觉,梅振衣自然能够随意出入,可这位仙童是不会给别人面子的,只要外人进去了,他一定会出手阻止。清风当即在敬亭山上祭出盘古藤,化为万丈长鞭直接抽到了杨天感头上。

还算杨天感修为了得反应极快,一挥袖祭出万道亮白色的针芒,如一片雨雾卷去架住了盘古藤一击,身形却被当空打落。然后他在神念中听见有人喝了一句:“此法阵不得擅入!”天空那条金鞭又收了回去。

清风将杨天感逼退并发出警告,接着就收回了盘古藤,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然而此时徐妖王却扯开嗓子发出一声惊动三山的大喊:“抓贼呀——!”

就这一嗓子,效果比阿斑当日那一声巨吼还要轰动。方正峰上闹贼了?这怎么可能!三山中的修士几乎全部向此地赶来,就连五湖山庄中不会飞天的刘海也提着剑赶向方正峰后山脚下,阿斑的身形一溜烟超过了他,小葱也紧跟着阿斑。

等众人到了地方一看,也没什么贼影子啊?方正峰半山之外的空中,杨天感与徐妖王面对面怒目而视。提溜转站在山腰喊了一句:“徐妖王,你吓了我们一大跳,贼在哪里呢?”

徐妖王一指杨天感:“这么个大活人你看不见吗?我刚才亲眼见他飞上方正峰绝顶,欲取梅公子的神剑。姓杨的,有一不能再二,你那日擅入牡丹园已经够无礼,这次还要闯入人家特意布下的守护法阵盗取神器吗,这算什么仙家所为?”

杨天感气的脸色铁青,也指着徐妖王道:“分明是你给我出的主意,要我取下山顶神剑。”

徐妖王一翻白眼:“我要你自己取剑了吗?我是要你去请梅公子取剑,没让你自作主张。退而言之,就算是我的主意,我既非此剑主人,你也非我门下弟子,你为什么要听我的?行此盗窃之举,竟然还要推过于人,谁教你的?”

只见呼拉一下,张果、梅毅、星云、积海等人都飞到徐妖王与杨天感中间,把两人拦开怕他俩当场打起来,提溜转也赶紧劝道:“二位且息怒,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消消火,慢慢说。”

杨天感强忍怒意道:“我在方正峰上种植生元杏,地气总被山顶上激引天雷的法阵所扰,这几日正是灵苗生长的关键时期,故此想把阵中的神剑暂且取出善加保管,等梅公子出关后再交还给他。这徐妖王明明知道我的用意,却大声呼喝诬我做贼。”

没等旁人说话,徐妖王又嚷道:“你打招呼了吗,就擅自保管别人的神器?我看中你什么东西,也不打招呼替你保管个几百年行否?……兄弟们,这青漪三山我是不能待了,我这一次可带了不少宝贝,一不小心都被他保管了怎么办?……提溜转,你要是想留我,就赶他走,要是想留他,我就告辞!”

身份相对中立的积海真人开口劝道:“二位何必为这件事闹得不可开交?三山主人如今闭关未出,有什么话不能等梅公子出关之后再说,都是修行高人,不必起这种无谓的冲突。”

也不知哪位妖王嘟囔了一句:“梅公子未闭关之前,姓杨的不也是这个德性,老徐,我支持你跟他单挑!”

杨天感气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他并无窃取神剑之意,但的确是有一点私心的。那天见梅振衣手持神剑与知焰试法,神雷滚滚威势惊人,他也吃了一惊啊,以前是小瞧这位梅公子了。但他也看出梅振衣的修为法力无法与自己相比,斗法时的威力大半全仗这柄神剑发挥的独特妙用,因此也有心想把鱼骨剑拿下来仔细研究一番,他的使命之一就是来摸清梅振衣的底细。

以他的前辈身份,再以种植生元杏为借口,将这把剑保管半个月好好研究,到时候再还给梅振衣就是了,料想对方也不能多说什么。他却没想到天上抽下来一鞭子,剑没取成却被徐妖王吼了一嗓子,搞得自己如此尴尬。

听见徐妖王对提溜转说“你要是想留我,就赶他走,要是想留他,我就告辞!”,杨天感的心念又是一动,不再那么生气,突然有了另一种想法。

假如真借这个机会把徐妖王给赶走了,那十大妖王进退一体可能都会离开青漪三山,那么三山洞天的凿建就会停下来。等知焰与梅振衣出关之后,他再以自己鲁莽的行为导致的后果表示歉意,请瑶池众仙下界帮助凿建,不仅建造洞天结界,还可承诺帮助建造青漪三山所有的园林、药田、大殿、楼阁。

这样一来等于送了个天大的人情,梅振衣与知焰也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师门使命就圆满的完成了。

想到这里他收起怒意,又恢复冷傲的神色,背手淡淡道:“山野妖王殊为无礼,若不是看知焰的面子,本仙人也不欲与尔等为伍。徐妖王,你一再生事与我为难,我就如你所愿,十天后,在方正峰演法台上与你斗法,以胜负定去留。我若胜了,请你离开青漪三山,勿再留此地生事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