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1回、杨仙人作餐芳谱,徐妖王制瑞玫蜜

梅振衣建议杨天感去找玉鼎真人,杨天感却摇头答道:“我在天庭时,西王母已派人去找过玉鼎前辈,他手中确有一枚温心寒玉髓,却说将用之相谢芜州有缘人。我知道知焰也在芜州,故此前来,若无他法找到温心寒玉髓,就在此地设法相求。”

他把事情给挑明了,梅振衣越发肯定西王母是故意的,借口寻找温心寒玉髓,派使者到芜州来,天下之大,恐怕只能在自己手中求。

如此珍贵之物,当然不能白拿,杨天感会设法相谢,而梅振衣现在需要的就是尽快凿建三山洞天,那么妙法门派人来帮忙就顺理成章了。温心寒玉髓虽然珍贵,但远不能与这一大片仙家洞天的建造相比,这人情似乎送的太大了点。

西王母那边还有另外一个借口,那就是知焰为妙法门弟子,她有事情门中的长辈主动出手帮忙,没有拒绝的道理。假如十大妖王不在这里,知焰还真的不好拒绝,梅振衣如果强行拒绝,等于逼自己的道侣为难。

西王母这么做,从善意的角度来看可能也是为了保护与帮助梅振衣,假如把西王母换成钟离权,梅振衣会无条件的答应,但西王母的好意他可不敢接受。假如真是瑶池众仙建成了三山洞天,那么自己的一举一动、所有底细恐怕都在西王母的眼中了。梅振衣如果愿意这样,就不会费那么大劲洗掉照妖镜上随先生的神识灵引了。

知焰不等梅振衣开口,就主动说道:“真是巧了,玉鼎真人所说的那个有缘人就是振衣,一个月前玉鼎真人下界来到芜州,托振衣给一位瓦匠治疗摔伤的腿,并说事后以温心寒玉髓一枚相谢。……但那人的腿尚未治好,温心寒玉髓也是未知之物,不好先谈处置,等到玉鼎真人将温心寒玉髓送来时,我再与振衣商量,好吗?”

知焰也把事情给挑明了,说的话也没什么不对。女儿嫁了出去,也不等于夫婿家的东西说拿就能拿,人世间的事情如此,知焰的情况虽与此不同但道理是类似的。温心寒玉髓不是知焰之物,怎么处置她必须与梅振衣商量,此时就看梅振衣怎么表态了。

梅振衣还没说话,徐妖王突然举起杯子要和梅振衣喝酒,暂时把话题岔了过去。等梅振衣喝完酒放下杯子,杨天感才说道:“真是寻遍人间无觅处,有缘人就在眼前,妙法门不能擅求温心寒玉髓,这协助凿建仙家洞天的事,梅公子就万勿推辞了,就算不为你自己,也为知焰有一修行福地。”

“这姓杨的怎么回事,你明明请我们来凿建仙家洞天,他为什么非要插一杠子,是瞧不起我们十大妖王吗?梅公子,这要不是在你家,我就掀桌子跟他单挑了!”同席的肖妖王一顿酒杯,发来一道神念,意思很是不满,这位爱单挑的妖王总算给梅振衣几分面子,没有公开叫嚷出声。

这酒席有意思,杨天感除了对知焰说话外,其余时间神情淡然,根本就不理会十大妖王。那些妖王虽然天真烂漫但也不是傻子,当然会看人脸色,于是也不理会杨天感,就当他不在酒席上。刚才杨天感对知焰暗语时,神色很温柔,徐妖王也猜到他在干什么。

“肖妖王莫生气,看我几分薄面不要与他计较,三山洞天有诸位高人大神通相助,哪还用得着他?”梅振衣赶紧回一道神念安抚肖妖王,同时开口对杨天感道:“前辈也看见了,同席我请来的十位朋友个个有大神通,凿建洞天之事我们已有约定,真的不劳妙法门相助,否则就显得我无事生非了。……等温心寒玉髓到我手中之时,如无迫切他用,一定奉送,知焰是我的道侣,我也一向敬重她的师门。”

杨天感要给梅振衣帮忙,但要人家有忙可帮才行,本就是不必要的事情你非得插手,那就不是帮忙而是找茬了。梅振衣话中的意思已经说尽,做为仙家高人也不会再纠缠,关于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接下来杨天感敬酒相谢,说自己既然帮不上凿建洞天结界的忙,那就有力尽力,帮助知焰在方正峰中种植生元杏,想当年知焰在妙法群山,年记尚幼修行未成时,最喜欢的就是看生元杏花、吃生元杏仁云云。这分明是找借口要留下来,做为一名上门做客的仙家长辈,梅振衣也不好拒绝。

酒席散后,十大妖王以及杨天感都留在了青漪三山中。十大妖王当然住在专门待客的听松居,那里地方很大,辟出十个相邻的套间对着一个大中庭,让十大妖王以及随从居住。

杨天感自然不愿与十大妖王住在一起,知焰也不想他受十大妖王及仆从的滋扰,随缘小筑所在的承枢峰接近峰顶朝东之处,有一座餐霞阁,原先是梅振衣习练护身霞光的地方,有时候他也带着玉真公主来此习练餐霞辟谷,此地非常清幽雅致,就安排杨天感在此清修。

青漪三山中有两处地方,弟子门人未得允许是不可以随便涉足的,一处是承枢峰半山腰越过随缘小筑再往上,另一处是接近方正峰的顶部那个大广场平台再往上。杨天感住在承枢峰顶,无事时去方正峰绝壁种植生元杏,恰恰都在这两片地方之中,十大妖王及其余仆从自然不会滋扰到他。

洞天结界的凿建可不是盖房子那么简单,不是凭人力物力就可以完成的,需要特殊的仙家法力,其中玄妙很难说清楚。怎么形容呢,就像钟离权当年施法断了纪家那一口井的水脉,后来又被梅振衣一鞭子抽开了。但这么大的青漪三山,比做一口井的文章要难太多了。

它需要在外围凿建各种法阵,最后要由众高人一起施法,运转灵枢地气使洞天结界一瞬功成,青漪三山将在世间隐去,凡人根本看不见也找不到。仙家高人可能会发现其形迹,但需破法才能进入,而破法不是那么简单的,一般都要找到门户才行。

一旦有外人企图进入,洞天中的修士会立刻察觉,除非来者是太上、佛陀那样的修为才能无碍出入。另一方面,洞天中灵枢之气充盈能汇聚,在此修行不亚于昆仑仙境中的洞府。这对梅振衣而言,是保护自己以及亲近家人一道重要的屏障。

洞天结界要在一瞬功成,需要的法力甚深神通甚大,一般要有多人合力。这一步很难,但集合山中众修士的力量,再不济可请清风、明月过来帮忙,应该可以搞定,最难的是之前漫长的凿建准备过程,总不能请清风、明月来替梅家做苦力。

青漪三山中有修为能参与结界凿建的高人原有六位,分别是知焰、梅振衣、张果、星云、梅毅、积海,现在又来了十大妖王。这十大妖王可比原先六位好用多了,最少也有地仙修为,修行日久法力深厚,其中还有两位真仙。

梅振衣将去凿建的工程划为十段,分别拿出阵法图样交代十妖王,每人分一段,就像承包责任田。第一天交代的时候,肖妖王就不满意了,拍着桌子吵吵道:“老张怎那么大一块,我的地盘比他小得多!”

这种事情也要抢地盘吗?梅振衣也不敢乐,解释道:“张妖王已成就真仙,神通更加广大,故此能者多劳。”

肖妖王把脖子一竖:“不行,我不服!”

徐妖王拿折扇敲了他一记:“不服你也成仙!……梅公子,忘了告诉你了,我也成就真仙了,不比那边山上姓杨的那位差,你别只捧着张妖王。”那顿酒席之后,徐妖王一直看杨天感不顺眼,说什么话都不忘沾边带角给捎上。

一番吵闹之后,梅振衣只得重新划段分配地盘,十妖王谁也别想“占便宜”。凿建洞天这种事情也急不得,梅振衣不仅按图样画段,还按法阵之间的互相配合设定工期,每个月的工程量十大妖王估计用一半时间就能完成了,也不能将人完全当苦力用,毕竟是上门的客人,剩下的一半时间可以在山中修行,也可以出山行游见闻人间景象。

根据梅振衣的推演,三山洞天结界最终功成,不多不少恰好需要一年时间,他就是这么安排的,也就是说当玉鼎真人派人送来温心寒玉髓之后,十大妖王还没走。

梅振衣给每位妖王每月十吊钱,不能算工钱,就是一点心意让他们出去零花。江南繁华之地,哪怕是一件最简单的小东西,山野妖王都觉得稀奇好玩,看见什么都想买。每月十吊钱在民间是相当大的一笔了,只要不置办产业,在芜州城中哪怕是花天酒地也够了。十大妖王加起来这一年的零花钱折合黄金一百二十两,梅振衣觉得太值了,那十妖王也非常高兴。

说完十妖王再说杨天感,这位天感仙人来自天庭瑶池仙界,自然不会把青漪三山放在眼里,他之所以留下,于公是因为师门之命,于私是因为知焰仙子。知焰的心意他当然不能勉强,但他总觉得梅振衣不配为知焰的道侣,青漪三山也不该是知焰修行的福地,虽没说出口,但心里毕竟是这么想的。

他在餐霞阁中清修,有空去方正峰上种植生元杏,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尽显仙家高人气派,风采非凡且气度超然。他也没完全闲着,找各种机会与知焰谈论妙法,所谈境界高深玄妙,别人都插不上嘴。另外,他在餐霞阁中还写了一部书,名曰《餐芳谱》,企图为仙家传世之作。

《餐芳谱》是什么东西?既可以说是菜谱也可以说是丹方,甚至是一种仙家情趣。世外之人可以云霞为餐,也可以群芳为餐,现代人听来可能有焚琴煮鹤大煞风景的联想,但在古时确实是一种情趣。

以群芳为餐,其实也没什么太特异的地方,比如南瓜花如果放在炖肉汤中,也是一种美味,如果吃素的话,可以裹上豆粉油炸,吃起来香脆可口。张果最擅长做这些菜,比如他不用南瓜花,而用半个巴掌大小厚厚的白玉兰花瓣,略蒸熟,加素豆油以真火之力沁透,看上去如玉般透明,吃起来香甜酥脆,名为玉餐花,是当初特意讨好星云师太创出来的菜式。

天感仙人所做的《餐芳谱》,自然更加有品芳意境之趣,青漪三山药田中以及九连山中的各色芬芳,都能做出各种汤羹、茶饮、花露等,不仅有种种特殊功效,还可辅助修行。比如他制成的“五色五味饮”,可以辅助行走坐卧中元神安适,就算是普通人临睡前饮上几滴,安神养颜的效果也是相当好。

他制作的最受欢迎的一样东西,叫作“徘徊玫花露”,其实就是人们常说的玫瑰露,用三山药田中的瑞草刺玫花瓣制成。刺玫花是一种含有天然香精的蔷薇科植物,立岚在三山药田中种植的瑞草刺玫花,其天然香精的含量更纯效用更好。

杨天感以炼药之法代替普通人所使用的蒸馏法,凝练瑞草刺玫花中的药性精华,制成徘徊玫花露,其效用非常神奇。不仅可以舒筋活络、和血平肝,而且服下去之后周身附近有淡淡的芬芳徘徊不散,可使闻者神清气爽。

好东西啊,尤其深受女子欢迎的好东西!杨天感制成的第一瓶徘徊玫花露送给了知焰,长辈相赠知焰也不好拒绝美意,回头就转送给了玉真公主用,第二天倒是梅振衣觉得很舒服。

过了两天杨天感又来找知焰谈论妙法,问了一句为什么没有闻到徘徊芬芳?知焰说:“天感前辈所制妙露效用神奇,我特意拿去送人了。”

杨天感又去药园中采集瑞草刺玫花瓣,用了几天时间炼成两瓶花露又来送给知焰,知焰回头就去找立岚,对她道:“天感仙人所制妙露,用的原料都是你辛苦所植的瑞草刺玫花,这新炼成的两瓶妙露,你就拿回去尝尝吧,效用非常不错。”

立岚也喜欢啊,客气几句就收下了,这种好东西她也不独私,又送了一瓶给星云,接下来几天倒是张果眉开眼笑。这两人一用玫花露,青漪三山中众修士也都知道了,原来天感仙人还制出这种好东西给知焰。这件事却无意中得罪了一个人,就是早看杨天感不顺眼的徐妖王。

徐妖王来时让两个容颜俏丽的小妖女伴作丫鬟,这两个小妖女也知道了玫花露的事,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跑去找知焰,求知焰仙子能不能帮她们向天感仙人也要一瓶玫花露。知焰只是答道:“你们为何来找我,不去求你家徐妖王?”把这两个小妖女打发回来。

徐妖王听说之后很生气,骂手下道:“你们两个不懂事的小妖精,那知焰仙子自己都不留下而是转送别人的东西,可见就是不想收,你们竟然还上门要人家找姓杨的去求!……再说了,那姓杨的本就看你家妖王不顺眼,你们竟然还厚着脸皮去求人家的东西,还有没有点眼色?”

那两个小妖女本来脑筋就有些转不过来,哪能像徐妖王看得那么通透,被骂得眼泪汪汪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徐妖王叹了一口气,出门就去找十妖王中最擅炼药的谢妖王商量了一番,然后这两妖王又跑到齐云观去找曲振声,三个人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嘀咕什么,接下来一起去药田中采走了所有的瑞草玫花瓣。

十几天后徐妖王也炼成一样灵药,名曰“瑞玫蜜”。

杨天感炼成的玫花露是无色透明的净露,徐妖王炼成的瑞玫蜜却不同,玫瑰红色半透明如蜜。服用时舌下含一滴化开,有一股凉丝丝的甜香沁透全身,做为药用它还可以治疗各种内损之伤辅助炉鼎恢复,同时有舒活神气运转之效。

瑞玫蜜更有一样用处,在修炼丹道中的玉液周天时,可以含在舌下,有助行功之妙。这炼药之法是谢妖王与曲振声一起琢磨出来的,徐妖王以仙家法力炼成。他炼的可真不少,特意跑进芜州城花重金买来一批很漂亮的琉璃瓶装盛,先打赏妖王们带来的手下女妖,然后再送人,一天功夫就给送光了。

这些事梅振衣当然都看在眼里,并没有说什么,杨天感的所作所为表面上完全是善意,做为晚辈没有理由反对。他与知焰心里都有数,有一点是令人比较反感的,那就是杨天感随意进入青漪三山的药田采药。

虽然他所采的瑞草刺玫瓣都炼成玫花露送给知焰,也没贪图三山中的东西,但这种态度梅振衣不喜欢。也许在杨天感这种瑶池仙家眼中,区区的瑞草刺玫花不值一晒,以自己的身份取用做一番加工,是仙家赐福缘之举,不求人说声谢谢就显得超然了。

梅振衣没有指责杨天感这位仙家长辈什么,有些话也不太好说,免得知焰仙子尴尬。

这世上最擅炼药的是梅振衣,他看见杨天感与徐妖王分别鼓捣出玫花露与瑞玫蜜,也想试试弄出一种更神妙的新东西来,但今年已经没机会了,因为药田中的瑞草刺玫花都让徐妖王给采光了。前几天徐妖王还特意来找他,往他怀里塞了四个装着瑞玫蜜的琉璃瓶,不用说,一定是让他分给知焰、玉真、谷儿、穗儿一人一瓶。

青漪三山虽大,但不过方圆数十里,三座山峰怀抱一片幽谷,远远不能与清风在昆仑仙境天地灵根下开辟的八百里闻醉山药田相比,这里的药田,根据所灵药所需地气不同散布在山中各处,瑞草刺玫花就那么一片,采完了今年就没了。

梅振衣不愿意杨天感长留青漪三山,但也不好直接开口赶他走,人家毕竟没有什么公开得罪之处,表面上还是相安无事,还得尊敬这位长辈。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冲突,梅振衣的门下第一次给杨天感脸色看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位杀气冲天的梅毅将军。

瑞玫蜜的事情过去不久,这一日,天感仙人又来到随缘小筑找知焰谈论修行妙法,奇怪的是,随缘小筑前厅空空荡荡,门前也不见一个下人。杨天感也不以为意,信步前行飘然穿过前厅进入后面的中庭,然而却被院中一位威风凛凛、按剑而立的人拦住了。

“天感仙人,这里再进去就是梅公子内眷居所,外客不得擅入!”梅毅态度很客气,但语气中“外客”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杨天感微微一怔,也没介意,一指左侧的书房淡然道:“我有事要找知焰,见前厅无人,就未及通报进来了。既然你在此,就烦劳通报一声,我在书房等她便是。”

“知焰仙子不在山中,前辈若愿意等,请去前面的西花厅等候,若不愿等,可将来意告诉我,回头我转告知焰仙子或我家梅公子。”梅毅恭恭敬敬的答话,但是手势一引,看架势要请杨天感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