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20回、岂因择地而择侣,无事暗语献殷情

十大妖王的修为如今也有精进,除张妖王永军外,徐妖王胜治也成就仙道,刚去天庭转了一圈。原本除了肖妖王晓鸣之外,其他九大妖王的修为都在地仙以上,而如今肖妖王也成就了地仙。据说是在乾元山法会之后,其他九大妖王合伙把肖妖王扔进了奈何渊,并堵住一头不让他出来,肖妖王只好穿过奈何渊从另一端出来了。

他们一共来了四十个人,每个妖王带着三名小妖扮作丫鬟僮仆,每个人的习惯还不同,比如肖妖王就叫两个小妖扮作轿夫,另有一名小妖状如彪形大汉貌似保镖;徐妖王叫一位小妖扮作书童,另外两个貌美的小女妖扮作丫鬟;张妖王富商打扮,带着一名管家,另有两房姬妾。

这些随行小妖虽然都化为人形,但还是有些奇形怪状,有的长着怪异的蒜头鼻,有的以神识扫过会发现还留着小尾巴,论神通法力,甚至没一个能比得上小葱与阿斑。

看见这些随行小妖,梅振衣也明白了,这十大妖王实在是异数,他们自己的修为虽高,却不擅长于道法传承,各自的修行机缘也难以复制。毕竟对于山野妖王来说,完整而成体系的道法传承太难了些,修行大派的师道传承都是无数代先人心血凝聚的精华,就算是梅振衣自创的二十四洞天也不是凭空而成的,况且就算修为再高,也并非人人都有立派宗师的潜质。

带到人家做客,应该都是最能拿出手不至于太丢人的随从了,没带来的可想而知。龙空山号称十万妖兵,估计都是充数壮门面的,当初真要攻打幻法寺的话,估计能冲上毒舌岭只有这十大光杆妖王。

其实龙空山最早只有程妖王见仁,孙妖王见智,彭妖王见业这三位妖王,号称龙空三见客,其他七位都是后来的。他们之间的排行不按修为、年岁,只按来到龙空山的前后,徐妖王是最后一个来的,所以排行最末。

梅振衣到现在也没看出徐妖王是什么妖物,其实十大妖王自己也是一笔糊涂账。想当年徐妖王来到龙空山的时候,另外九大妖王怎么看他怎么就是一个人,可是徐妖王非说自己是传说中的瑞兽麒麟所化,也就只好随他了。

十妖王连同随从一共四十人,可是“客人”却来了四十一位,说来也巧,昆仑仙境妙法门派了一位使者到芜州找知焰,命知焰协助师门在人间寻找温心寒玉髓。知焰仙子当年请求离山,但仍是妙法门弟子,奉师门之命、持传人之礼、守妙法之戒,所以妙法门命他协助寻找温心寒玉髓,知焰也应尽力协助。

温心寒玉髓,就是清风改动九转紫金丹方,用来取代人身果的东西,不论是炼器还是炼药,都是难得的辅助性天材地宝。它能代替人身果,使炼成后的九转紫金丹连凡人都可服用,原足见其妙用神奇。不拿它来炼制九转紫金丹,也有很多别的用处。

梅振衣如果继续炼制此类灵丹的话,其他的灵药都还好说,就是温心寒玉髓或人身果难得,要么去向镇元子求人身果炼制大罗成就丹,要么寻找温心寒玉髓再炼九转紫金丹。

温心寒玉髓不是那么好找的,简直是可遇不可求,上次能得到一枚完全是意外的福缘。妙法门为何需要此物,使者没说。但梅振衣却觉得太巧合,因为玉鼎真人曾托他治疗元充的腿疾,答应以温心寒玉髓一枚相谢。

治疗元充的腿疾需要一年时间,现在才过去一个月,估计到时候玉鼎真人才会把东西送来,妙法门找的时机可真准啊!

对待师门使者,知焰也不会敷衍,直言会尽力协助,并告诉来使玉鼎真人相托之事,一年后自己的道侣可能会得到一枚温心寒玉髓,她可以与梅振衣商量。知焰回答还有分寸,温心寒玉髓毕竟未到手,要是她自己得到还好说,这么珍贵的东西,也不能一句话就替梅振衣送人了。

使者闻言连声称谢,并对梅振衣说不敢轻易相索,愿意帮助他在青漪三山的方正峰上种植生元杏。

生元杏是一种灵药,只能生长在云烟飘渺的极高峰,而且是在仙灵之气充盈之地,青漪三山中只有方正峰绝顶四周可以种植。以此为借口,那位使者就在青漪三山留了下来,在方正峰顶四周的绝壁上种植生元杏。

绝壁上种东西可不简单,虽然人们在深山峭壁上能见到不少石缝中生长的野树,但那是多少年多少代各种因素巧合才存活下来的,绝大多数落在石缝中的树种根本没有发芽的机会,少数树种遇雨水发芽,但能够存活的少之又少。

种植生元杏,不仅要找到合适的地点,还要以仙家法力浇灌使它生根存活,也不能保证每一株都能长成。这位使者有仙家法力,方正峰也是合适的地方,却一样很难种成生元杏,原因很简单,方正峰的地气是经常被扰动的。

绝顶之上有引雷阵,以指妖针运转地气,引天雷劈击淬炼鱼骨剑,并有照妖镜反激天雷之力。刚发芽的生元杏仁非常娇弱,时常受地气扰动,在这种环境下很难成长,别说妙法门使者,就算把天下最擅长此道的明月仙童请来也不好用,但这位使者也不嫌麻烦,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种树,留在三山不走。

……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这位使者姓杨,法号天感,是一位俊朗的男子,脸颊稍显削瘦,两道剑眉很有神采。妙法门中大多是女弟子,但也有男子,这位杨天感据说与西王母还沾点亲戚关系,刚刚成就仙道不久,去了瑶池仙境一趟,带回了寻找温心寒玉髓的法旨。

妙法门不敢怠慢,派弟子到昆仑仙境自处搜寻,而杨天感自告奋勇来到人世间,首先向世间妙法门掌门彩琴传信,随后又来到青漪三山。

知焰在妙法门早就认识杨天感,听闻他来访,与梅振衣一起迎出青漪三山。知焰一见面就行礼道:“弟子拜见天感师叔!”

杨玄感立即伸手相扶:“我已成就仙道,超脱世间轮回,不必再叫我师叔,直呼法号天感就可以了。”

知焰怔了怔,不等杨天感相扶就已经起身道:“恭喜天感前辈!”不再叫师叔却换成了前辈。

一旁的梅振衣也有些奇怪,这杨天感说话是什么逻辑,成就仙道就不再叫师叔了?看样子是不想知焰那么称呼他。梅振衣所不知的是,这位天感仙人当初在妙法门时,就有与知焰结为道侣之意,可惜知焰没那种想法,反而请命离山去寻找飞云岫去了。

杨天感来到齐云观与十大妖王是前后脚,紧接着就听见门外大呼小叫的声音,十大妖王带着一群不伦不类的随从也到了。杨天感听见喧哗感应到一众妖类气息,当即眉头就是一皱,知焰赶忙致歉道:“门外是我与振衣邀请的客人,请前辈稍候,我们去迎接,大家一同入青漪三山。”

当晚在听松居设宴,为十大妖王与杨天感接风,设了好几席,陪席上坐的是十大妖王的随从,梅毅、张果、积海、刘海等三山中的修士同席招呼,连阿斑也人模人样的坐在一张凳子上伸爪子掏果品吃,这让众小妖感觉十分亲切。

主桌坐的是十大妖王与杨天感、梅振衣、知焰,杨天感坐在主座,梅振衣与知焰一左一右相陪,十妖王两侧散坐,主座对面一张椅子看似空着其实也有“人”,三山大总管提溜转虽然自己不喝酒,但也同席劝酒。

小妖们哪里尝过梅家厨师所做的人间美味?席上的果品中也有三山药田所植的灵药,酒是特酿的老春黄。听松居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酒过三巡,众小妖原形半露,呼喝连连,场面真有些群妖乱舞的感觉。

连梅振衣都觉得太闹得慌,何况已是瑶池仙界的仙人杨天感?杨天感很不喜欢这种气氛,甚至不愿意与十大妖王同席,出于礼数以及给知焰面子,他没说什么还是坐在那里饮酒,但却只与知焰主动交谈,梅振衣问一句他才答一句,并不理会十大妖王。

到最后还是十大妖王自己也看不过去了,程妖王一拍桌子喝道:“小子们,都给老子规矩点,注意修行威仪!出山时怎么交代的,到人间做客要有个人样子,不要喝两杯酒就呜啊乱叫!屁股坐正了,肩膀别乱晃,耳朵别乱甩,尾巴都收起来!”

这一嗓子还真好用,众小妖都正襟危坐不再吵闹,席间也安静下来。张妖王歉然道:“山野妖类不知礼数,让梅公子见笑了!按当年约定,我等在人间行事受梅公子约束,不知梅公子有什么指教?”

梅振衣:“指教不敢当,你们是贵客非我门下弟子,也不好立戒,这样吧,我与诸位立约三则,你们以及随行的仆从在人世间要遵守。至于其他的事,诸位自行约束,尤其是你们的随行仆从,出了青漪三山一定要注意收敛行止。”

哪三则?就是梅振衣在彭泽张榜所立的“散行戒”:其一,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其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其三,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

十大妖王听闻之后纷纷道:“就这三条啊?还以为多大的事呢!一定遵守,一点问题没有。你就放心好了,这些个小妖精,我们也一定会管得老老实实的,屁都不会乱放。……来来来,喝酒喝酒!”

主座上的杨天感悄然以神念道:“知焰,若这里是真正的修行福地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看今日席间,群妖呼喝行止散漫,想必这青漪三山也不是清静之地。”

知焰以神念回到:“多谢前辈关心,其实青漪三山也是第一次有这种场面,事出有因,请他们来相助凿建洞天结界,我与振衣自会约束。青漪三山中,自会为前辈安排雅静下处,不让十妖王以及属下相扰。”

今天的酒席场面确实是头一回,别说青漪三山,就算人世间或昆仑仙境各大派也很难遇见。结交十大妖王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请他们来?内情很复杂,有些话也不方便说给杨天感这个“外人”听。

杨天感又道:“青漪三山虽有灵枢之气,但未必赶的上妙法群山,如今还要借这些散漫妖类之力凿建洞天,恐滋扰劳神难免。……你若不愿,莫不如随我回妙法群山,也可早成仙道,飞升至瑶池仙境同享仙缘,岂不更好?”

知焰:“多谢前辈关心,但这是我私事,您就不必再多言了!”

同席的徐妖王一手勾着肖妖王的肩膀,一手端着杯子,斜着脸与对面的宋妖王斗酒,冷不丁突然向梅振衣发出一道神念:“梅公子,那姓杨的好像在与你的道侣说悄悄话,我也不知他在嘀咕什么,你小心点,别叫人给算计了。”

梅振衣以神念回到:“多谢提醒,我心中有数。”

话音刚落,就见杨天感举杯开口道:“梅公子,我听知焰说,你欲早日建成此地洞天结界,需仙家法力相助。知焰是我妙法门弟子,妙法门没有不相助之理,我可请门中高人前来相助,甚至可请天庭瑶池众仙家下界来此助力。”

这句话是酒席上公开说的,知焰立刻发来一道神念:“振衣,千万不要因我的师门而为难,不能答应他。”

不用知焰提醒,梅振衣岂是没心眼?他虽然想早日建成三山洞天,妙法门高人以及瑶池仙界的众仙下界帮忙,听上去很好,但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真要是那样,这青漪三山还能姓梅吗?恐怕就成了妙法门在人世间的另一处道场,梅振衣受人恩惠的同时也受人挟制了。

瑶池众仙与十大妖王可不一样,十妖王是受他约束的客人,呆在青漪三山闹是闹了点,但没有别的麻烦。而瑶池众仙是知焰的门中长辈,没有理由不好冒犯,仙界根基庞大也招惹不起。

梅振衣敬了杨天感一杯酒,笑着说:“我与知焰深谢天感前辈的美意!但我梅振衣何德何能有此福缘?能得知焰仙子垂青结为此生道侣,我已经感激不尽,万不敢再受妙法门如此大的恩惠。……况且我已邀请龙空山十位高人故友前来相助,凿建此地洞天足矣,前辈的好意我与知焰心领了,但此事就不必了!”

杨天感略显失望,话锋一转又说道:“梅真人不要误会,其实是我不好意思,我是奉师门之命而来,告之天下妙法门弟子协助寻找一枚温心寒玉髓,听闻梅真人曾找到一枚,特意来此求助。如此珍贵难求之物,怎可轻易索取?故此看看梅公子这里有什么可相助之事,妙法门也应尽力,梅真人实在不必推辞。”

他终于说明了来意,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了一样,不用神念交流都明了彼此的意思,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件事,就是玉鼎真人曾说要以温心寒玉髓一枚相谢梅振衣,这也太巧了吧?

知焰首先开口问道:“我见过温心寒玉髓,但已被振衣炼药所用,不知此物还用什么别的妙用?”

杨天感:“此物效用甚妙。以之为炼器辅材,可助心火纯正达淬炼之极,成器时物性妙用能尽然显现;以之为炼药辅材,可助炉火纯正达凝练之极,成丹时药性妙用能混然相合。以之为静室布阵中枢,定坐阵中修行,可助神气运转火候合度。”

原来温心寒玉髓有这么多的用处,梅振衣炼化过一枚,但他当时只有一枚需要格外小心,不可乱作尝试,对它的妙用虽然有直观的体会,却不能像杨天感说的这么全面清楚。估计这不可能是杨天感自己研究出来的,应该是听瑶池仙界的长辈说的,看来仙界大派洞府的传承积累当真不可小瞧。

“此物我们现在也没有,世间万难找到,但我偶尔得知,天庭金仙玉鼎真人手中可能会有,前辈何不回天庭一趟,去找玉鼎真人试试?”梅振衣不动声色的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