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18回、仙府门前谈异教,请入洞天论神灵

眼前光影晃动,不远处的空气似乎如流水一般折射汇聚成形,一个人出现在那里。这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看面目应该是汉人,个子不高眼神很明澈,穿着深青色长袍,胸前戴着十字架链坠。

梅振衣看得很仔细,他的十字架上并没有受难的基督像。那人一现身就以右手按心口微微鞠躬行礼:“在下景教僧罗章,给梅公子问安,愿阿罗诃大天尊保佑你。”

一见这人很客气,梅振衣也拱手还礼道:“多谢吉言了,为何跟了我这么长时间?”

罗章:“就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有些话想与梅公子私下谈谈。”

梅振衣:“若是因为江泉居的事,我想没什么别的话好说,他行骗是实。”

罗章笑了:“不是为他而来,世人不因信奉而有罪,也不因信奉而无罪,这个道理我明白。”

梅振衣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其实我一直在等你,你就是那天在空中出手的人吗?”

罗章:“就是我,但今天是为了另一件事来请教梅公子的。”

罗章来找梅振衣是什么事?当然是为景教立寺的事,出了江泉居这件事,芜州府虽然没有反对景教立寺,但是老百姓却不太愿意支持了,景福寺很难建起来。

一方面是因为江泉居败坏了景教徒的声誉,大部分老百姓不再理会。另一方面是因为是梅振衣拿住的江泉居,大家都推测这位梅公子有心阻止景教在此地流传。还有人私下里猜疑,其实那位泉居大师不是骗子,只不过是因为梅公子看不惯景教而已,勾结官府故意刁难。

有些老百姓议论,那位江泉居确实有神通,能召唤神迹,但梅公子神通更广大,斗法将江泉居打败了。另有人说江泉居虽然私下贪墨了一点钱财,但传教布道之举也是造福芜州百姓,梅公子找他的麻烦是因为私人恩怨。甚至还有江氏族人煽动乡里,扬言要进京告梅家与芜州府的御状。

芸芸众生之口,反正说什么话的人都有。

在芜州一带混,有钱有势的缙绅名流谁愿意无端得罪梅家呢?就算遇神拜神有心供奉的人,此刻也不会捧景教的场,能躲则躲。现在一切问题的核心矛盾已经不在江泉居,而都指向了梅振衣,假如不把梅家扳倒或者让这位梅公子点头表态,景教在芜州就很难立足,进而影响到整个江南一带传教局面。

罗章讲述了自己在芜州布道立寺遇到的困境,最后问道:“我奉命而来却有负使命,该如何办,请梅公子教我。”他表面上很客气没有追究江泉居之事的意思,请教梅振衣该怎么办,实际上就是责问之意。

两人就站在那里说话,也没找个地方坐下,梅振衣面不改色的答道:“罗道友今日遭遇的困境,是江泉居之过,他可不是我派来的人,依我看,你们如此布道,应有所自省吧?”

景教派了江泉居这个江湖骗子跑到芜州传道,被人戳穿了拿下,要怪也只能怪江泉居自己行为不检,怎么能怪到梅振衣身上?导致这一切后果的源头不是梅振衣,而是江泉居,是景教徒自己用错了人,就应该面对相应的后果。

罗章听见质问,表情有些歉然道:“我也知江泉居非正信之人,但此事影响颇大,芜州百姓对我教颇有误会。”

梅振衣似笑非笑的反问道:“这误会,是我造成的吗?”

话说到这里就有点僵了,罗章不好反驳但脸色也不好看,想了半天才鞠了一躬道:“我今天的来意就明说了吧,既然梅公子出手拿下了江泉居,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请梅公子出面解释一番,消除此地百姓对我教的误会。”

这个要求听上去有些过分,梅振衣却笑着说:“既然罗道友开口相求,我也不好拒绝,我有个建议,你们景教应该主动表态处置江泉居,这才是正理。”

罗章:“多谢梅公子的建议,我回去后开除江泉居教籍,宣布他是教中败类。但仅此一举,似乎解决不了眼前的难题,梅公子还有什么建议吗?”

梅振衣:“我还可以做一件事,一定可以帮你在芜州建立景福寺,但你也不能空口相求,我也有求于你。”然后轻声的说了几句话。

罗章闻言面露喜色,连声称善。梅振衣说了什么?其实就一句话最关键:“算一算你在此地立景福寺所需建造与置业供养之资,我梅家捐一半。”

不仅是建寺要花钱,景福寺建成之后还要购置田庄产业,以做为修行供养。所需要的资费,梅振衣愿意捐献一半,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他只要这么一表态不用再说别的话,整个芜州都会知道梅公子并不反对景教立寺,甚至是支持的,那么罗章的难题就迎刃而解,甚至都用不着梅振衣真的掏钱。

罗章硬着头皮来找梅振衣,他知道这位公子不太好惹,但又不得不来招惹,否则就完不成教中的任务,没想到天下掉下来一块幸福的大馅饼,差点没把他砸晕了,赶忙行礼连声问道:“不知梅公子有何事相托?”

梅振衣:“你布道传教,按你的信奉去指引人心,无可厚非,但惑乱乡里、残害众生、勒索黎民之举,万万不可。”

“当然不会,我教也有戒律,阿罗诃大天尊不会允许真正的信徒这样做的。”罗章答话的时候表情已经笑成了一朵花。

梅振衣:“是吗?那日罗道友在暗中相助江泉居,使其行骗成功,便有惑乱乡里之嫌。”

罗章愣了愣,随即答道:“是我考虑不周,当时只想助江泉居传教以利于景福寺建成,但我教确有光明神术。”

原来他们的修行神通叫作光明神术,这个称呼梅振衣倒也不意外,又笑着说道:“修行得神通,护法之用而已,非追求之根本,不知芸芸众生,几人能入此门?”

罗章:“入教者众,能入此门者寥寥,但对阿罗诃大天尊大天尊的信奉,是天国的指引,也是教化众生之举。”

梅振衣:“我明白了,你们布道传教为心法指引,少数有根器者能得光明神术之用,这与我所学金丹大道的显传与师传类似。那么请你以经义显传布道,而师传神术勿滥用于市井。……其实私下里,我对贵教也很感兴趣,很想找到通往天国的路途。”

罗章一听这话笑意更盛:“梅公子若助我立寺成功,就是对阿罗诃大天尊的供奉,天国的大门会向你敞开,也欢迎你投入阿罗诃大天尊的怀抱。”

梅振衣:“贵教的光明神术以及修行心法,我很好奇,其实我修行的丹道亦有神通法力与种种次地心境,有机会想与罗兄好好切磋印证。”

这如果是昆仑仙境两名散修之间的谈话,对方一定会很高兴,但罗章却微微一皱眉头:“梅公子既有向往天国之心,何必又随异教之说修行?”

罗章没有意识到,这话比较难听也很失礼,但梅振衣却不介意,微微一笑身形四周放出数丈霞光,提溜转半透明朦胧的身影也在光芒中显现出来,这小鬼终于插话道:“罗道友,你自称景教修行纯正,那总要让我家公子信服才行。我家公子愿向你讲解自己的修行,你若有信心指引芜州百姓,那就先指引我家公子试试。”

提溜转突然现身,罗章吓了一跳,刚才还真没看破这阴神的形藏,可见他的修为不如梅振衣,而提溜转的潜行之术已经修炼的相当不错。罗章有些错愕的答道:“这、这位小、小姐,说的话虽然不错,但教有教规,门中秘法是不能相传外人的。”

提溜转:“我家公子捐助景福寺一半的资费,还帮你解决师门的使命,怎么能算外人呢?你不是说阿罗诃大天尊敞开怀抱指引所有世人吗,连这点把握都没有?告诉你,我家公子字号很响亮的,假如你能把他拉入伙信奉景教,不仅能够为景教大大扬名,你自己在阿罗诃大天尊面前也是立了一大功啊。”

“提溜转,休得在罗道友面前胡言。”梅振衣喝止了这个小鬼,又对罗章道:“这是我的随行护法阴神提溜转,希望没吓着你。道友不要误会,我不求你传授景教的神术密法,只想切磋印证修为次地心境,请你为我指引通往天国的大门,我也好向同道宣扬,这不正合你意吗?……这是我捐建景福寺的一点小小要求,请道友考虑。”

罗章眨着眼睛想了半天,梅振衣的建议对他来说没有丝毫损失,但如果不答应的话,估计那捐建景福寺的大馅饼就吃不着了。这种利己不损人的事,有什么理由不做呢?万一真的把梅振衣拉过来加入景教,那自己在教中的影响可就大大不同了。

思前想后,罗章终于点头道:“那好,梅公子既有此心,我怎能相拂美意呢?待到景福寺建成之后,欢迎你常来听我教宣讲,我也愿私下切磋,虽神术秘法不可传,但心境所求修行所悟却可交流。”

梅振衣:“一言为定,道友若无嫌弃之心,我也可讲解金丹大道次地玄妙,或对你的神术修行有印证之处。”

罗章的表情有些犹豫,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终于下定决心弱弱的问了一句:“梅公子,你这周身数丈霞光,若有实质能护身,还能照破潜行之术,有什么讲究?”

梅振衣呵呵笑道:“道友想学吗?不着急,等景福寺建成后,我们私下交流印证时,自会讲解其修行之境。”事情至此已皆大欢喜,罗章将圆满完成教中使命,梅振衣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两人相视而笑。

梅振衣愿意捐建景福寺,不是一时头脑发热的决定,是他早就想好的对策。他还不想因为一个江湖骗子江泉居,和世间的景教徒起无端的冲突,只想结交真正的景教修士,找到将来能够进入天国仙界的门径,而罗章是主动送上门来的。

罗章就算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论心机哪玩得过梅振衣这种老江湖,何况芜州立寺之事他有求于梅振衣。

就在此时,敬亭山脚下山林婆娑树影变换,一条蜿蜒小路出现在梅振衣身后,一名眉目如画神韵非凡的绿衣女子,站在山路的尽头行礼道:“清风仙童请三位入山做客。”

出面相请的是山神绿雪,这突然出现的变化又让罗章吃了一惊,梅振衣挽着他笑道:“不要意外,此山中有一位金仙隐居修行,或许也对贵教经义感兴趣,难得的布道机缘,你与我一起去见一见这位仙童吧。”

梅振衣今天故意把罗章引到敬亭山脚下,就是怕来的人修为太高自己搞不定,关键时刻清风能出面镇一镇场子。结果这位罗章的修为虽然不错,但相比他还有距离,也就用不着清风出面了,结果清风却主动请人上山。

同样有修行,人与人经历却是不同的,罗章的修为虽不低,至少也有飞天之能,可是他的见闻阅历远远无法与梅振衣相比。道家金仙,原先在他眼里不过是异教的传说,然而芜州却有一位金仙亲自请他相见。

梅振衣放出数丈护身霞光,提溜转突然现身开口,然后仙家结界门户开启,绿雪现身说话,又听闻有一位“金仙”相邀,罗章已经有些发懵,他万万没想到今天跟随梅公子而来会有这般奇遇。

“他们都是异教神灵吗?要把我带到哪里?”罗章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心情也忐忑不安,自己所会的“光明神术”似乎不够看啊,人家这才是真正的“神迹”。心里这么想但口中万万不能说出来,人已经晕晕乎乎被梅振衣挽着走上山路。

梅振衣看见罗章的表情心里就想笑,看来这位景教修士从未见识过这种仙家场面。沿路并未一丝“邪异”的气息,山外风轻云淡,林间静雅清幽。清风坐在竹林间一张椅子上,面前放着一张桌案,对面还有三张竹椅。

看见他们走来,清风并没有起身相迎,而是一挥银丝大袖淡淡道:“请坐,看茶。”

引路的绿雪来到桌案前,素手一招,桌案上凭空出现了火炉、铜壶、茶盏等物,尽极精致,然后她开始专心煮茶,给三位客人每门斟上一杯,连不喝茶的提溜转在内。

罗章彻底傻眼了,梦游一般的坐下,脑筋有点转不过来,眼前的震撼不仅来自天使一般的绿雪,亲眼所见的这位金仙只是位十四、五岁的童子,神色淡然毫无威压之气,然而坐在那里却如天际神风般不可琢磨,他的傀眼神术看出不任何痕迹。

“你,你,你是异教的神灵吗?”罗章开口结结巴巴的说了第一句话。

清风摇头道:“我是金仙,不是神灵,她才是山神。”说话时一指绿雪。

“梅公子,你是神灵吗?”罗章又问梅振衣,此情此景,他不禁重新审视这位梅公子的身份。

梅振衣一指提溜转:“我是小小地仙,不是神灵,它才是阴神。……呵呵,我们关于神灵之说,与罗兄的理解可能有误。”

罗章:“不不不,我理解诸位所言是什么意思,我也是汉人,在大唐长大,跟随我父信奉景教,山神、阴神我还是明白的,但我教所奉神灵就是阿罗诃大天尊。……我没想到今日能亲眼见到金仙,更没想到金仙不自称神灵。”

清风:“芜州的景教法会我也去听了,阿罗诃对摸西天王说‘我是你唯一的神’,只在教内修行一途宣扬,也没什么错,所谓用者为神,诚心专注而已。”

罗章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人也恢复了平静,试探着问道:“不知金仙请我相见,所为何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