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17回、身后随凶犹背手,眼前无路笑回头

“若不是因你,我们也不会来此,不对你说话又对谁说话?……闲话无关,只问眼前的一件事,梅真人精通医道,已见此情此景,你愿不愿治元充的腿?”关小姐的声音传来,然后推着卖水果的小车也离开了法会现场。

关小姐走时留了一个问题,问梅振衣会不会治元充的腿?别看元充此刻在台上走的欢,但是他的腿并没有治好,回家后过不了多久仍然不能行走。

要是在别的场合遇到,或者元充上门求医,梅振衣没有理由不给他治病,这违反了孙思邈的教导。但此时如果答应玉鼎真人的请求,找上门去把元充的腿治好,别人也说不清是谁治的,等于帮着江泉居这个骗子宣扬神迹。

玉鼎真人临走时还留下一个问题,梅振衣在彭泽向淫祠众妖立约的第一条“不得矫众显圣自称神,惑乱乡里”,今天景教法会发生的这一幕,梅振衣遇见了该怎么办?

玉鼎真人绝不是刁难他,因为梅振衣在那道榜文上说的清楚——“贫道及门下弟子,受之为戒一律护持之。”也就是说他遇见了这种事一定会管,虽然是以“吕纯阳”的名义,但“天上”的高人都知道是他,自从梅丹佐一战逃亡后,梅振衣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仙界的关注。

但今天的事梅振衣怎么管,又该去管谁?江泉居与那些淫祠精怪不一样,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江湖骗子,正常的世间众生相之一。菩萨、金仙不是衙门里的捕快,他们已跳出轮回完全不必主动参与这些事,只是留下道法点化或教诲世人而已。

仙佛们只留下了问题,却没有问答梅振衣大声的喝问,一个个都走了,包括人群中没有开口的、他不认识的高人。只有清风还站在那里,梅振衣只得看着清风,眼神仍是在问。

清风有些无可奈何,以神念反问道:“想知道这些仙家为什么来,先问问你自己为何会来此?”

梅振衣为什么会来这里凑这个热闹?是因为梅丹佐!这些年没人知道梅丹佐躲在哪里,清风曾说过梅丹佐的伤势要想彻底恢复至少需要十几年,并推测他很可能在昆仑仙境某处疗伤。

梅振衣曾自称能查出梅丹佐的来历,并且能找到佛心舍利的去向,但需要成就仙道之后才能印证。他并不是空口说白话,龙虎山弟子张修曾经和他提到过景教的一些事,他了解到信奉上帝的景教徒中也有真正的修士,他们也有修行法力。

根据自己的所知推演,那么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存在一个景教徒所谓的天国也是很正常的,梅丹佐很可能就来自于那个天国仙界。梅丹佐如今的状况可能回不去,仍然猫在昆仑仙境哪个犄角旮旯疗伤,但是他以前偷走的那枚佛心舍利,很可能就藏在天国仙界中。

要想去天国仙界有两个条件,一是能够穿越天刑雷劫到达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对梅振衣而言就是成就仙道。第二个条件按宗教术语来说,就是找到“通往天国的大门”。

以梅振衣的见闻,当然知道进入天国仙界并不一定要象基督教义所宣扬的那样虔诚的信奉唯一的“上帝”,比如清风不信奉佛,一样能够进入佛国仙界。但这并不等于想去就能去,你要了解他们的修行发愿、种种修为境界、以及最后所求的心境,结合自己的修行能够领悟与印证,这样你才能去得了。

龙空山的张妖王永均,已历天刑雷劫成就真仙,却没有去得了守望和尚在毒舌岭上指引的佛国,因为他从未听闻佛法也不了解佛法。据张果带回来的消息,在听闻九灵元圣主讲的乾元山法会之后,张妖王曾到天庭的东极妙岩宫转了一圈。

如果那个“上帝”真的存在的话,又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开辟了天国,那么他至少也是金仙以上的修为。“我是你唯一的神”,《圣经》中的这句话从某个角度去理解并不错,如果天国是“阿罗诃大天尊”开辟的,那么这一片仙界中一切都是他的灵台造化而成。

有谁希望超脱人世间的苦难轮回来到天国,无论是在此凿建洞府还是延伸开辟,都是依附于阿罗诃的灵台造化,这个过程等于清晰无碍的向“上帝”展示自己的灵台。

怎么形容这种教派修行的过程?可以说教义引导弟子入修行的门径很干脆,一开始就直指最终点——就是要到唯一的仙界天国,并且用戒律来排除其它的任何道路,以坚定修行之心不受干扰。这种“道法”很绝,不论能不能修行到达终点,它希望天下所有人都能走到这条道路上,仙界的天国才能更完美。

梅振衣要想进入天国,不必向景教或者基督教其它教派的修士那样奉上帝为唯一的神,他只要找到这条道路的门径,能够印证与领悟那种心境就可以了,这是镇元大仙给他的启发。

镇元大仙邀集各派散修召开闻醉山法会,讲解“万流归宗诀”,其目的一方面也是为了传法,更重要的是希望这些散修成就仙道之后,能够去他的万寿山仙界。镇元子还有另一种方式去邀请人,那就是结交仙界各路高人,相互交流切磋修为境界,当年五观庄的人参果法会就是其中一出。

梅振衣是一位尚未成就真仙的修士,但已经了解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各仙界开辟的玄妙以及出入的方法,不得不说是个异数。

今天来听景教法会,本是想听闻真正的景教修士宣讲入门法诀,了解他们修行愿心的发端。这种东西不能完全靠凭空猜测与分析,必须有真正的了解与印证才行,结果却令他很失望,现场看到的不过是个江湖骗子的表演。

清风反问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梅振衣想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高人来听景教法会。这些高人谁也不是傻子,一个个粘上毛比猴还精,他们肯定是在猜疑梅振衣会如何确认梅丹佐的来历。

韦昙自不必说,清风与观自在都是那一场混战的参与者,玉鼎真人虽然没有参与那一场混战,但是他的徒弟杨戬有份。而随先生与法舟早就关注梅振衣了,同时也看看景教在芜州想干什么。至于在场还有其它的高人没露面——老百姓能看热闹,还不允许神仙看热闹了?

梅振衣一念及此,对清风道:“多谢仙童提醒,别人都走了,你为什么还不走?”

清风:“我知道你是因梅丹佐而来,当年何家村之事,我也有守护不周之责。听见你刚才的喝问不能说走就走,我想知道,你如何答应玉鼎真人的请求?他其实是给你一个结缘的机会。”

梅振衣笑了:“仙童,有些人太小看我了,这不需要谈什么大神通境界,治个病哪有那么啰嗦,收拾一个江湖骗子也没那么复杂。”

清风:“是吗,不用啰嗦很简单?那么天上出手的那位呢,就算你能对付他,能对付他背后的那一片仙界吗?我既受你师父钟离权所托,在芜州坐镇照看你修行,不得不提醒你。”

清风的话是正理,不要忘了江泉居是来干什么的,他是来为景教布道立寺的,梅振衣能收拾这个江湖骗子,但是他不能阻止景教传道。在暗中帮助江泉居圆场的高人,应该是一名有修行的景教修士,梅振衣如果收拾了江泉居能把他引出来,到时候该怎么办?

就算这个人能对付,梅振衣所作所为就等于阻止景教在芜州布道,可能引起整个天国仙界的仇视。这个结果恐怕既是随先生愿意看见的,也是小和尚法舟不反对的,弄不好梅振衣被人当枪使了,成为一枚冲锋陷阵棋子,而仙界之争是背后推手。

梅振衣稍有不慎卷到其中,恐怕就是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这小小的一场江湖骗子召开的法会,背后的纠缠文章可不小。

“仙童,这是你推演的结果吗?”梅振衣皱着眉头问道。

清风:“不是推演的结果,对你的所作所为很难推演,只是按事理推测,我若是你,这些年应该在青漪三山中闭关修行不问世事才对。”

梅振衣:“可惜,有些事是我必须要做的,比如杀了梅丹佐,确认佛心舍利的下落。”

清风叹息一声:“那你就先从元充的腿开始治起吧,我想看看你怎么做,又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梅振衣,我发现你变了。”

梅振衣:“我怎么变了?”

清风:“你不再是一个清静无为,只求成就仙道的修士,有些话,等你处理好眼前事再说罢,我就在敬亭山等你,希望你不要酿出大争端。”

……

元充父母已亡,跟着哥哥嫂嫂一起过日子还没有单独成家,他哥哥也是个瓦匠。自从他一条腿摔伤后没法再出门干活挣钱,在家里没少遭嫂嫂的白眼,要不是哥哥从小疼爱弟弟很照顾他,按嫂嫂的意思他在这家里都待不下去了。

元充那天从景教法会回家后很兴奋,因为他又能重新走路了,他哥很高兴,还特意买了点酒肉回家庆祝,嫂嫂也难得露出了笑脸。但是过了几天情况又不对劲了,他的右腿越来越无力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从一瘸一拐渐渐变成了无法支撑,又得拄着拐走路。

他去问过泉居大师,得到的回答是对阿罗诃大天尊的信仰还不够虔诚坚定,只要坚持祷告以及向众人宣扬阿罗诃大天尊,就可以得到天国光辉的照耀,信仰不在于一条腿是否有伤,还要看自己的内心是否纯正。

元充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他毕竟亲身见证了奇迹,回到家中之后仍然坚持每日虔诚的祷告,他在祖宅的偏屋祷告时,又隐约听见了嫂嫂的碎语:“天天念经,能当饭吃吗?一条腿残了,两只手还可以做些活计吧?”

哥哥喝止道:“不要在这里乱说,充弟愿意就让他去做吧,那么多乡亲都看见了,只要诚心信奉阿罗诃大天尊,二弟真的能走路了。”

元充看着屋梁暗中祷告道:“阿罗诃大天尊,原谅我嫂子吧,她不了解您的神奇。”

就在这时,元家门外停下了一辆马车,走下一位身姿挺拔五官俊朗的公子,连赶车的仆人都相貌堂堂仪表不俗。仆人先在门外朗声问道:“请问元充在家吗?”

家主元福来到门前一拱手:“请问这位大哥,你找我二弟何事?”

喊门的梅二南往身后一指:“这位是我家公子,受人之托,来给元充治疗腿疾。”

“我已信奉阿罗诃大天尊,只要诚心祷告,大天尊会保佑我恢复的,就不劳二位贵人了。”这时元充也拄着拐走了出来,看了门外两人一眼,连声开口拒绝。

哪有病人不希望治疗自己的残疾?就算是虔诚的信徒,生了病大多也会去找医生的。但元充一看门外两人服饰华美,那辆马车以锦绣为帘,拉车的两匹马也神骏非凡,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之人,自己哪有钱请这种医生看病?

“郎君,是你请的郎中吗?……我们小门小户人家,可请不起二位。”元充的嫂子也走出来了。

梅二南:“是受仙家高人所托,不受你们家钱,只是治病。”

“是阿罗诃大天尊让你们来的吗?他果然听见了我的祷告。”元充突然间激动起来,他只能想起这个理由。

梅二南喝道:“什么阿罗诃大天尊,我家公子是孙思邈真人的传人,姓梅名振衣。”

这一句话把元家三口人吓了一跳,芜州百姓没几个人见过梅家大少爷,但谁没有听说过呢?他们连说话都打颤了,赶紧道歉说刚才失礼了,将梅振衣迎到堂屋中坐下。元家没有茶,元充的嫂子到厨房将两只细瓷碗刷的干干净净倒上温水待客,连声说礼数不周。

贵客登门,元家三人忐忑不安,怎么也想不明白梅公子为何突然前来要给元充治病。看这个架式梅振衣没多说闲话,直截了当问拄拐站在堂前的元充道:“你前几天是不是去看了一场法会,还上台走了几步?”

元充连连点头:“是的,梅公子也听说了吗?是阿罗诃大天尊展现的神迹,若梅公子也想供奉景教,可以去找泉居大师。”

梅振衣摇头:“我是来给你治病的,你回家之后是不是又不能走路了?”

元充:“是的,泉居大师告诉我,是因为信仰之心还不够坚定,供奉阿罗诃大天尊的时间还短。”

“他骗你的!”梅振衣断然说道。

“不,梅公子,你不能对阿罗诃大天尊不敬,不能这样说泉居大师!”元充的脸突然涨红了,壮着胆子反驳道。

“二弟,不得对梅公子无礼!”元福连忙喝止,一面还向梅振衣道歉。

梅振衣一摆手:“无妨,他被骗了自然要这么说,其实那不是什么阿罗诃大天尊独有的神迹,无非是有人暗中施展法术,而这法术我也会。……元充,你若不信,就放开拐,走两步。”

元充将信将疑的松开了拐,脚尖点地试了试,然后在屋子里走了几步,越走越稳行动如常,他哥哥嫂子在一旁瞪大眼睛已经呆若木鸡。梅振衣没有忽悠,而元充已经不瘸了。

“现在相信了吧,我不是阿罗诃大天尊,是孙思邈真人的徒弟,这只是一时激发元气运转之法,让你能走几步,但你的腿疾并未根治。”梅振衣不紧不慢的说道。

正在转圈疾走的元充突然停下,跪倒在梅振衣面前:“梅公子,求你治好我的腿,我元充这一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梅振衣:“不必求,我今天来就是给你治病的,你心中还有什么疑问,此刻都可以问。”

元充:“梅公子能让我走路,泉居大师也能让我走路,你们都会一样的法术吗?”

梅振衣:“我已说过了,那天出手施展法术的不是他,那江泉居就是个骗子,不信你问问他自己。”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飞进来一个人,吧唧落在地上摔的七荤八素,定睛一看是鼻青脸肿的江泉居。元充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扶:“这不是泉居大师吗?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江泉居趴在地上半支起身子,带着惊恐的神眼看了梅振衣一眼,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没有治好你的腿,召唤神迹也是蒙人的,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搞不清楚,我到芜州开法会立寺,就是想带着一批族人趁机捞点钱财。……梅公子,实话我都说了,可以放过我了吧?”

梅振衣一摆手:“行,再到公堂上说一遍吧。……二南,把他押送衙门,要让他自己一瘸一拐的走着去,让芜州百姓都看见。”

梅二南像提小鸡一样拎着的江泉居走了,元充等人都傻了半天没敢说话。梅振衣喝了一口水缓缓道:“元充,你的腿要想完全治愈,我估计需要一年时间,但三个月后你就可以扶墙慢行了,自己要注意多锻炼。……我每半个月来一次,给你用针施药,不收你诊金,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全凭梅公子吩咐。”

梅振衣:“往后不论是谁问起你的腿是怎么治好的,你都要实话实说,将今日所见所闻与我治病的经过,如实的告诉他们。”

……

江泉居被梅二南押到衙门自首,如实的招供自己带领族人在芜州借布道之名行骗之事,私下吞了多少银子,合伙的又私分了多少。此事很快在芜州传开了,据说是梅家大少爷亲手抓住的他。

芜州府给江泉居定的罪名不止行骗,还有另外一条:亵渎神灵冒犯景教阿罗诃大天尊,扰乱立寺之举,加罚脊杖八十。

这一条罪名定的很有讲究,因为在各州立景教寺是武皇点头的,要罚也只能罚江泉居借景教之名行骗,而不能说景教行骗,也不能不让景教在芜州布道立寺。有罪之人是江泉居,不是景教,江泉居不仅欺骗了芜州百姓,还冒犯了阿罗诃大天尊,这样的判罚才能说得过去。

……

官府的板子只打在江泉居身上,没有针对景教,更与阿罗诃大天尊无关,但景教的“传道事业”在芜州遭遇重大挫折。其后长安又来了一名修士叫罗章,带着一批景教徒来到芜州重新传道,然而芜州百姓却相应寥寥,看样子那一座景福寺很难修起来。

梅振衣知道肯定会有人来找他的,那天暗中出手帮江泉居圆场的高人不会不闻不问。这一天他又出山行游,提溜转也在一旁跟着,在万家酒店喝了一壶老春黄,然后沿十里桃花道背手漫步,不觉间走到了敬亭山脚下。

道路在山脚下消失,已经是敬亭山道场结界的入口,梅振衣转身微笑道:“朋友,一路跟了我这么远,眼前已无路,何不现身相见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