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卷:观自在
第216回、古今多少高坛上,神语激引万人狂

“原来也不是在编排我,走了!……梅振衣,你看着办吧,这里是芜州。”耳边突然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竟是好久没遇见的小和尚法舟,梅振衣再度扭头望去,仍然不见其人踪影,想必也走了。

台上这位江泉居开坛讲法,竟然来了这么多高人,化身随先生的玉皇大天尊与化身小和尚法舟的弥勒菩萨看了一半热闹都走了,但还有很多人留在这里。这位江泉居究竟是什么来头,能把场面搞这么大?梅振衣越想越疑惑,还是看台上是如何召唤神迹罢。

看着看着,梅振衣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又觉得在这种场合不太合适,收住了笑声。知焰以神念问道:“你怎么了,因何发笑?”

梅振衣回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看不穿这江泉居的底细吗?”

知焰:“我也甚为疑惑,难道你看出什么破绽了?”

梅振衣的笑容有些古怪:“不,他没有破绽,我们看不穿底细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根本没什么底细,就是个普通人,没有半点修行。”

知焰噢了一声,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此时江泉居正在台上带领大家诚心祈祷,按统一的姿势与仪式屏除杂念专心听他的话语指引。没过多久功夫,台下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晃有人抖,有人说听见了阿罗诃大天尊的声音,有人说看见了天国净土的光芒。

这一套是什么手法?平常的识神进入半失控的状态,而灵台元神尚未显现明净,内外感应错位自然会导致种种异常反应与举止。按现代心理学的说法,是受引导的自我暗示,表面意识约束力薄弱之后导致的种种行为异常。

如果再进一步,这种不自主的神识受到外缘有意干扰,可以进入一种引导者希望的状态,就类似于现代所说的催眠了。很多人集体的削弱自我神识控制,主动的接受外缘内扰,引导者只需要掌握一些技巧,不需要任何神通法力,而且人越多效果越明显。

这种手法普通老百姓看起来当然神奇,但在梅振衣与知焰眼中就是一眼能看穿的小把戏。

梅振衣为什么会笑,因为他想起了穿越前的五叔梅正齐最擅长的就是这一套,完完全全的江湖手法,如果让五叔梅正齐上台,一点都不会比这位江泉居差,不用抬出阿罗诃大天尊的名头,顶一个气功大师的帽子就可以了。

梅振衣一开始为什么没有看出来?他被观众“骗”了,有金仙、菩萨与那么多仙家高人在台下看这场法会,台上之人他也不敢小看,他与知焰都没敢往这方面想。等到他梅振衣起了五叔,这才突然明白了,不由自主笑出了声,不仅是笑台上的人也觉得自己好笑。

“你莫管他是人是仙,就看他如何与人打交道。”师父孙思邈说的话他差点又忘了,莫管台下观众是谁,应该就看台上之人在做什么。

现代有很多研讨会、学术交流会,喜欢请一批大牌专家或业内名流坐在台上充场面,看上去似乎档次很高很有权威,但实际上发表的观点一样还是狗比倒灶胡扯八道。同样的话同样的事,由一个世外高人说出来或做出来,似乎比一个乡下老农显得更加深奥高妙,但在一个心念通透的修行人眼中,不应有所区别。

台上接下来的“表演”,不出意外是现场治病。有不少事先安排好的“托”纷纷登台,说自己有这个病那个病,有人长了个瘤子有人扭了腰有人受了风寒。提溜转暗中告诉梅振衣,这里面有谁和谁人就是江泉居家亲戚或者与他是一伙的。

其实不用提溜转说,梅振衣也能看出来有多少人是装的,又有多少人就是现场临时上台的老百姓。以他的修为以及在医道上的修养,只要神识一扫过,再以内省之术察看,大概就知道这些人有什么毛病。

果然,现场效果十分神奇,许多人纷纷宣称瘤子没了、腰也直了、头不疼了、鼻子也通气了云云,这其中当然有江泉居安排的托,还有很多上台的老百姓并不知情,他们原先感觉有些不适,此时有没有效果呢?应该说也是有效果的。

假如没有人内在修复机能与的生命力,那么世界上所有的药物与手术治疗手段都是无效的。自我强烈而专注的愿心也可以激发一个人的生命力,众人的心愿力气氛感染也是一种外在的精神推动力量,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起到身体机能激发。

当然了,这种效果是内在的、有限的、逐渐显现的,不可能被忽悠一顿就能治好各种病,但与此同时,精神上自我欺骗的效果是很明显的,有人上台之后真的就觉得自己好多了,或者相信自己感觉好多了。

其实有很多人并不明白,有很多奇迹是自己创造的。当人们越来越多的依靠外物,尤其在现代社会,往往已经忘记了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它可以自我激发、自我完善、自我轮回、自我超脱,同时也可能自我堕落、自我沉沦,否则谈不上修行的存在。

梅振衣这个老江湖当然明白其中的各种门道,但芜州的大部分老百姓哪明白这些?一时之间台下的气氛热烈无比,他们“真”的看见了诚心向往阿罗诃大天尊带来的奇迹!

就在这时有一位中气十足的老者高声开口,压住了所有乱糟糟的声音:“泉居大师,能不能请阿罗诃大天尊帮一帮这个孩子,他还年轻,这条腿从此废了,实在太可惜。”

随着话音,一个老者搀扶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伙分开人群走向台前。这小伙微黑的皮肤长的很粗壮,但一条腿明显有残疾,拄着一支树杈做的拐杖,在老者的搀扶下吃力的在人群中走了过去。

这小伙叫元充,是芜州城外的一个瓦匠,今年十八岁,去年冬天从房顶上摔下来伤了一条腿,后来这条腿又受了寒,表面上筋骨养好了但却变得软弱无力,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

元充听说了前几次景教法会的传闻,今天也满怀希望的来到现场,但是他拖着一条残腿挤不到人群最前面去。其实他挤到前面去或许也上不了台,江湖人开这种场子,挤在台下的不一定都是看热闹的观众,会有人暗中控制不放这种人上去公开亮像,否则等于砸场子。

梅振衣看见这两个人,首先注意到了却不是元充,而是扶着元充的那位老者,他一开口梅振衣就感觉此人深不可测。

老者说话的声音就虽然哄亮却也普普通通,但却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下清晰的送到每一个人的耳中。他扶着元充往前走的时候,拥挤的人群不由自主让开一条道路,仿佛是无意识中量好的一般,就算有人想拦,时也不好出面了。

这老者灰白的头发,却有着细嫩如婴儿一般的皮肤,神色温和,却隐约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尊敬之意。梅振衣以神识扫过,却发现无法窥探,赶紧收回不再冒犯。这老头是谁呢?正在疑惑中,耳中听见清风的以无语观音术传来的话:“他就是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最早延伸开辟天庭仙界的十二金仙之一,灵宵宝殿守护神将杨戬的师父,大名鼎鼎的仙家高人,没想到今天也混入人群看热闹了,还把元充给扶上了台。

梅振衣今天有两点意外:一是想不通为什么有这么多高人跑来看一个江湖骗子,人间这种事多的是,芜州这场法会算不了什么特别隆重的大场面。二是既然来了,为什么不闻不问就看着这江湖骗子在台上耍。

现在玉鼎真人终于出手了,等于是来砸场子的,却用了一种不动声色的方式。但梅振衣却更疑惑了,以玉鼎真人之能,要想惩戒这个江泉居有的是办法,何必这么做呢?

不提梅振衣怎么想,元充已经走上了台,很兴奋也很激动全身都在微微发抖,脸涨的通红,一手拄着拐单掌行礼道:“泉居大师,我对阿罗诃大天尊完全信服,心诚的不能再诚,神仙能治好我的这条腿吗?”

元充上台的时候,江泉居心中有一阵慌乱,虽然表面上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状,但梅振衣感应的很清楚。修为到了阳神出游的境界,种种神通早已无碍,神识扫过可以感应到普通人的情绪波动,他不由得暗道一声:“这个骗子,心里素质还不错。”

江泉居仍然做高深莫测状,一手按在胸前说道:“苦难是大天尊对人间罪恶的惩罚,只有专心供奉大天尊为唯一的心灵指引,天国的大门才会对你敞开。神迹能否召唤在与我也在于你自己。我们心中是否还有罪恶?我们的信仰是否纯正?要这样问自己。……阿罗诃大天尊会指引所有人,但不会护佑拒绝被天国光辉照耀的心灵。”

这段话倒没什么破绽,但听在梅振衣耳中分明就是江湖术中的“抽门坎”,江湖人必须会这一招给自己留后路。他的意思分明是说如果治好了那自然是神迹,但不能保证每一次神迹都能召唤成功,还需要各种方面的因素配合,如果失败很可能是元充自己的原因。

抽门坎漂不漂亮,能看出一个江湖人的经验老不老道,而且还不能露出任何心虚与慌张来。江泉居说完这番话面不改色的说道:“你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了,那就诚心向阿罗诃大天尊祈祷吧!”

然后他又向台下大声呼道:“乡亲们,所有信奉阿罗诃大天尊的道友们,让我们一起以最虔诚的愿心为这个年轻人祷告吧!”

有很多人都手按心口做祷告状,口中念念有词看着台上,这时知焰以神念悄然问道:“振衣,那小伙子的腿,你能治好吗?”

梅振衣皱着眉头答道:“让他此刻在台上走路,对我而言并不是很难,但要根治他的腿疾,需要下一番功夫,不是那么容易的。”

元充的腿部经脉凝滞不畅,虽还有冷热刺痛感觉,但生机元气运转虚弱,有半年没有正常行走,筋骨肌肉已经开始有萎缩的迹象。普通的医生可以用针灸、熏炙,梅振衣能以内劲点摩之法慢慢疏通经络,根据反应用汤药补益调匀五脏五气,使他的身体机能恢复均衡。并没有什么神奇的一针见效的办法,还要看这小伙子的体质如何,这是根治之道。

如果连梅振衣都治不了,这世上恐怕就无人能治了,换神仙来都不行。

但让元充在台上走路则要简单的多,直接以内省之术将神识切入他的经洛,催动体内元气运行,他也可以正常行走。这种办法也是一种辅助治疗手段,能够坚定病人的信心,毕竟自己曾经能走路了,如果病症不是很重的话,他有可能会经常挣扎着行走并慢慢的有所恢复。

假如这个人心念力与意志足够坚强的话,无需他人以神通施法,在这种气氛下自己都有可能放开拐杖走几步。但对于元充的病症,这种一时激发之法无法根本扭转症状,他可以一时能走路,但回家之后腿还是好不了。梅振衣对病症的诊断自然不会有误,神识扫过已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台上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元充颤巍巍的放开了拐杖,迈出了那只残废的右脚,脚尖先点地小心的试了试力道,然后稳稳落地走了出去。他越走越稳,已经完全是正常人的脚步,绕着台上转了好几圈,神情兴奋的已经接近于癫狂,张开双手朝天高呼道:“感谢阿罗诃大天尊!”

台上的江泉居脸色变了,这个元充绝对不是他按排的托,他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个结果,不是他干的!

台下的梅振衣脸色也变了,看元充的脚步,绝对不是他自己的力量,当然不是江泉居召唤的神迹,而是暗中有人出手帮忙。

在场有很多高人啊,谁会暗中出手?这个时候出手分明是帮江湖骗子圆场!梅振衣目光一闪抬头看天,半空中有人隐藏形迹施法,刚才没有察觉,现在一施法术就露出了形藏。

围观的百姓沸腾了,纷纷与元充一起大声欢呼,有人声音兴奋的已经嘶哑,这时又有人趁机捧着小竹箩进场募捐,老百姓纷纷掏钱如雨而落,给的比刚才可多多了。

梅振衣想施法阻止,然而心念刚动又硬生生的止住了念头。在场的高人如观小姐、韦昙、玉鼎真人、清风等,谁都不愿意看见有人帮这个江湖骗子圆场,但他们为什么没有出手阻止呢?因为台上的元充。

天空那人正在施法切入元充的右腿,催动他的元气运转,而元充在台上很兴奋,绕着圈子疾走不停。如果此时突然出手打断那人的法术,那么元充可能会受法力激荡之伤,他那条虚弱的腿根本受不了这种冲击。假如那样的话,元充的右腿就彻底废掉再也治不好了,所以在场的高人虽多,谁也没有出手阻止这一幕的发生。

“梅振衣,你在彭泽县张榜为众祠立约三则,而后大开杀戒,那么如何看待今日之事呢?贫道且求你一件事,请为那小伙治疗腿疾,我以温心寒玉髓一枚相谢,只是请求,你可以不答应。”玉鼎真人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梅振衣寻声望去,刚才那位扶元充上台的老者也不知去向。

“梅振衣,你自称成就仙道之后,可追查佛心舍利下落,我先谢过了,芜州若有事扰你修行,可来找我助一臂之力,先告辞了。”韦昙的声音也从耳边传来,然后只见他提着扁担离开人群而去。

“为什么,你们这些人哪一个修为不比我高?有人看了一半热闹就走,有人惹了事不收场,有人就站在那里不管,为什么偏偏都冲我说话?”梅振衣以神念放声喝道,眼前闹哄哄的法会场面似乎变得的很安静,天地之间只有几人说话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