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12回、敬亭山仙童试法,左游仙再战清风

左游仙不是一个人来的,也不是从齐云观方向来,他的举止向来狂诞,穿着紫色长袍,有两名美女左右相随,从青漪湖中凌波踏浪直奔法柱峰后山五湖山庄而来。他想不知不觉突然带着人出现在青漪三山中,让“师父”梅振衣大吃一惊,也是借机告诉对方——我来拜师是遵守约定,但修为还是在你之上,用这种方式找回一点面子。

可惜左游仙一入芜州境,清风就以神念传音告诉了梅振衣,等他一入青漪湖,知焰就发现他了,青漪三山早已今非昔比,想悄然潜入哪有那么容易?

左游仙大袖飘飘凌波而来的时候,梅振衣早就领着知焰、提溜转、阿斑、梅毅等一众修士在五湖山庄门前等着呢。左游仙微微有些意外,梅振衣也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左游仙还有闲情逸致带着两位异族美女,而且是他认识的。

左游仙身边的两位女子二十多岁,衣服嘛——很省料,背心式的小坎肩腰肢露在外面,纱裙及膝开腰却低,嫩生生的小圆脐很晃眼;身材嘛——很性感,丰胸细腰肌肤呈健康的浅麦色,稍深的眼窝眸子很漂亮,却戴着薄薄的面纱挡住半张脸。光溜溜的手腕和脚踝上不仅有手镯、脚链,上面还挂着小金片,走起路来响声清脆,比汉族女子的环佩之声更有一种韵味。

这就是当年在突厥人的军帐中见过的、车簿可汗送来伺候左游仙的一对龟兹女奴,她们的变化并不大,就是看上去“成熟”了不少。

当年清风在终南山斗法逼退左游仙,这位左至尊后来又回到了热海军营,其时车簿大军已败,梅孝朗挥军杀来,热海军营大溃。左游仙见事不可为也就离开了,临走时动了恻隐之心,从乱军中带走了这两名一直很小心伺候他的龟兹女奴。

这两位龟兹少女是车簿挑选出来伺候左至尊起居的,模样身段自然一流,她们连汉地的话都不会说,也不知左游仙的来历,只知道他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神人”,也是自己的主人。左游仙被她们照顾的很舒服感觉很惬意,后来也就长留在身边为姬妾了——他常年奔波江湖独来独往,身边也没什么舒心的伴侣。

左游仙与梅振衣打赌后去了昆仑仙境,立一处洞府清修,把这一对龟兹女奴也带去了。闲来无事教她们说汉地语言,另起了名字,也传了她们修行法诀,这两位女子资质不错,竟过了入门这一关有些成就,左游仙就更欢喜了。

左大至尊说是闭关清修,日子过的可一点都不清苦,有美人相伴离俗务劳神,修为也有精进,简直是啥也没耽误。这一次到青漪三山来拜师,他把两名龟兹女也带来了,倒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按规矩认师门。

他刚刚踏上岸边,梅振衣就迎上前笑道:“左游仙,我已等你多时了。”

左游仙在水边站定,长揖道:“贫道左游仙,给梅真人见礼,依当年之约前来拜师。”这话说的倒也干脆,尚未拜师,此时见面只揖不跪。

两名龟兹女子见左游仙给梅振衣行礼,也连忙行礼道:“奴婢左金奴、左丹奴给梅真人见礼。”竟然是吴越一带的口音,与左游仙一样。

左丹奴?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左游仙给起的,怎么像穿越前听过的一个服装牌子?梅振衣伸手虚扶,微微点头道:“左游仙,你真是信人,不要在此地说话了,随我进五湖山庄吧,这里也是为你准备的修行地。”

五湖山庄如今已基本建成,作为出入青漪三山的门户屏障,规模当然很大,梅振衣心目中在此坐镇的最佳人选就是左游仙,但他也清楚山中未必能长留左游仙。进了正厅,众人都坐下,拜师不着急,先聊平起平坐几句闲话,也算给左至尊面子。

提溜转很好奇的问了一句:“左游仙,与梅公子打赌后这些年,与你前些年念念不忘四处捣乱相比,有什么区别吗?”这小鬼虽多嘴,但说话往往一语中的。

左游仙闻言神色一肃:“矢志不忘,精进之源;执念不消,也是修行之障。我虽有出神入化修为,却未历出世清静之心,总有关口难越。这几年清修暂忘一生之念,竟得多年未有之精进,仅此点化之缘,也可前来拜师了。”

梅振衣:“听你的话,心中有不甘,却守诺无怨。以修为论,我如今尚不如你,也不必再教法诀。所以你不必是我门下的传人,今日结师徒之名份,来日持弟子之礼则可。左游仙,拜师之后你还有什么打算?”

这话什么意思?左游仙不是梅振衣教出来的徒弟,他的修为甚至在梅振衣之上,因为诺言而拜师,这种情况很特别。所以梅振衣没有让他以传人身份拜在门下,也就是说左游仙奉师命持弟子礼,只是梅振衣私人身份的弟子,却不是青漪三山的传人,也不受青漪三山这个“门派”的其他约束——假如梅振衣在此开宗立派的话。

梅振衣处置的很得体,左游仙很满意,当即起身相谢,答话道:“我有一事请求应允,清风仙童就在芜州,我想向他出手请教。”

梅振衣脸色变了变,摇手道:“左游仙,你的修为确实比当年有所精进,但怎会是金仙的对手?退而言之,就算你能胜,为了当年曾败,就要无端挑战辱人吗?狂放非罪过,但如此轻狂自寻事端却是不该。”

左游仙解释道:“您误会了,绝无挑战之意,就是试法请教,以印证这些年修行得失,希望师父帮我请求清风仙童。”说到这里,他不自觉中改口叫师父了。

知焰的手指轻轻敲击几案,笑着说:“左游仙的意思我明白了,有印证修为之心,希望清风仙童成全。……这样吧,今晚举行拜师仪式,明天我与振衣带你去敬亭山求见清风。”

当天黄昏时,就在五湖山庄举行了拜师仪式,积海、曲振声等人也到场观礼。拜天、问道就免了,直接受戒、赐器。

入门戒、门中弟子行止戒也免了,沿袭东华门的“大成十八戒”,天下共守的无伤戒,以及梅振衣在彭泽立约的那三则,直接作为师传戒律授给左游仙。最后取出昆吾剑道:“此器曾在你我之手来回数番,当真是结缘之物,今日正式赐予你。我名为尔师,实则互为师徒。”

左游仙接过昆吾剑以师礼拜谢,仪式就算完成了。

梅振衣为左游仙准备的修行居所就在五湖山庄,但是当晚左游仙却被他叫上方正峰。好不容易有这样的一位高手可以放手切磋,正好试一试自己新创的神宵天雷术的威力,当然不能错过机会。师徒两人试法切磋,没有让人来旁观,过程如何外人不知,如今的梅振衣论神通法力还是斗不过左游仙的,但左游仙也不好击败“师父”。

这一夜方正峰上神雷滚滚,法力激荡澎湃。左游仙带来的那一对侍姬左金奴、左丹奴也没在五湖山庄歇着,她们被知焰叫到随缘小筑的内宅说话去了。她们跟随左游仙来拜师,一起向梅振衣与知焰行跪拜礼,也不能白来,知焰赐给她们一人一支短刀和一瓶丹药。

这短刀不到一尺长,配着很漂亮的墨绿色皮鞘,看上去就是龟兹人佩在腰间切肉食常用的弯刀。其实刀鞘与刀身都是法器的一部分,各有其妙用,刀鞘当然是湟鱼皮炼制,刀身是妖湟头部后方那两片弯曲的骨头炼成。女人炼制的法宝除了实用之外,还讲究漂亮好看。

第二天梅振衣与左游仙走下方正峰,在五湖山庄看见左金奴与左丹奴,对望一眼神情有些古怪,都尽量忍住没有笑出声来。原来她们换了装束,乌亮的长发披在肩上,这与左游仙是一个发型,但妙龄女子披发与男人披发视觉效果不同,多了几分秀丽飘逸。

发型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衣服变了,换成了浅紫色长衣,似道袍又非道袍,是在道袍的基础上做了女性化的改动,束腰垂绦更显腰肢曲线,饰以璎珞衬托双肩窈窕。这衣服如果是立岚穿着肯定十分得体自然,但是穿在这两人身上举手投足总觉得有些别扭,尤其是那一双大袖,两个女子都不知道把手怎么放才好。

还好,面纱还在,原先的装束总算留了一件,然而就是这面纱看上去与这身服饰最不协调。

怎么回事?原来昨天刚见面时,梅振衣觉得她们眼熟多看了两眼。提溜转在一旁注意到了,以为是她俩身材好又穿得少的缘故,很不喜欢她们在青漪三山中这种打扮。当年晚上在随缘小筑趁说话的功夫,就攒动她们换衣服,不知它都说了些什么,知焰也命两人换装。

上好衣料当然不缺,谷儿、穗儿又是裁缝好手,大家出意见,连夜就给她们做了一套新衣服。梅振衣看见了心中暗乐,这些人如果放到现代社会可以去做服装设计师了。左游仙冲二女微微一笑道:“这身装束很好,你们将面纱除去吧。”

……

“左游仙,听说你要向我试法请教,究竟想如何出手啊?”这是在敬亭山谷中清风说的话,他神情淡然背手而立,站在五丈开外。

左游仙躬身施了一礼:“就像当年在终南山中一样,以昆吾剑御器直击。”

“好,你出手吧。”清风回答的很干脆。

左游仙神色凝重,口中发出一声清越的长啸,昆吾剑激射而出,爆发出无数耀眼的光芒。随着短剑的飞射,剑身上不断散出一道道短剑状的光芒,形成一片耀眼的剑雨带着呼啸之声。

站在谷地边缘的梅振衣与知焰看得仔细,一切仿佛就是当年那一幕重现。(详见073回)

清风站在那里没动,仍然是伸出了一只手,竖起一根食指指向前方。剑雨就在两人之间呼啸飞行,好像又始终没有前进,仿佛这不到五丈距离被无限延伸。梅振衣有一种错觉,不是空间延伸而是时间被延长,急速飞行的昆吾剑看起来去势很慢。

上次斗法的结果是左游仙祭出昆吾剑几乎延伸到神识的极限,却怎么也击不到清风身前,不得不收回法器。这一次情况却有了变化,只听他低喝了一声,昆吾剑光芒尽收又现出了普普通通一把短剑的模样,却似穿越了什么屏障,眨眼间就忽然飞击到清风面前。

清风羽衣飘荡,突然一弹指,已飞到三尺远的昆吾剑上爆发出剧烈的法力激荡,似有无数细小精微的激风散射而开,昆吾剑首当其冲倒卷而回。左游仙大喝一声腾空而起,身形往后疾飞好几里远,这才收回了倒射的昆吾剑。

“不错,放下化身中种种执念之障,这些年果然没有白白修行。不如此,你虽有出神入化修为,这一世也别想修至世间法的尽头。仅此一缘,你叫梅振衣一声师父也不冤了。”清风朝落回谷中的左游仙说道,语气很平淡,彷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左游仙的神色却有些遗憾:“我这一剑虽可击中你,但你弹指破法,连法器都没动。”

清风笑了:“你在人间修为虽不错,但毕竟只有百年修行,法力怎可与我相比?况且你刚刚堪破世间法的终究门径,修炼尚未到尽头,一对一,假如你能逼我原地动用法器,那就离成就仙道不远了。”

左游仙拜谢清风离开敬亭山,又在五湖山庄盘桓几日,然后向师父请求离山。与清风再度斗法,他印证了自己这些年的修行得失,也清楚哪里尚有欠缺,接下来的修炼就直指世间法的尽头了。青漪三山虽好,左游仙却觉得不是很自在,还是这些年在昆仑仙境的隐居地更舒服,于是想带着金奴、丹奴一起回去。

梅振衣很清楚他的想法,当然不会劝阻,只让他留下在昆仑仙境的隐居地址,有事可以派人去找。昆吾剑上有梅振衣炼制的神识灵引,三百里内只要没有洞天结界的屏蔽,梅振衣可以感应到,亲自找起来也容易。

临行之前,梅振衣特意提起刘海之事,左游仙毕竟只是名义上的弟子,他真正想收的传人还是刘海。左游仙决定亲自去一趟彭泽,见刘海当面交代,以后刘海就拜在青漪三山门下。左游仙还听说了大孤山战群妖之事,直呼来晚了,假如当时他也在,何至于一战那么凶险?

梅振衣笑道:“当日我连知焰都没让帮忙,其中自有缘由,等你成就仙道之后就明白了。”

左游仙去了昆仑仙境,可是有两个人一直在昆仑仙境未回,时间已经过去快五年了,就是星云师太与张果。难道他们进入奈何渊历苦海未成?这么多年也没消息,梅振衣不禁有些担忧,正与知焰商量再去龙空山一趟,恰在此时两人回来了,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两人回芜州后举止有些奇怪,好似都遇见了什么特别的事,首先说张果——

梅振衣问他为何一去这么长时间?本就是随口一问,知焰定坐中历苦海劫用了三年时间,张果用了快五年也不算太离奇,不料张果先跪下道:“老奴请少爷恕罪!”

梅振衣吃了一惊,把他扶起来道:“张老何必行此大礼?出了什么事,慢慢说!”同时心中暗自猜疑:“他不会是将星云师太怎样了吧?难怪师太回到芜州却不回翠亭庵,而是暂住在青漪三山的听松居中。”

张果的回答却出乎他的预料:“老奴擅做主张,炼化了少爷交给我的一件神器,此神器再也不能有别的用途了。”

“哪一件神器?究竟是怎么回事?”梅振衣很奇怪,他交给张果的紫青双剑与妖王扣,都是能随化身神念变化的神器,不必再炼化了,而且以张果之能也根本炼化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