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11回、寂寞红尘结仙侣,人间慰语忒多情

“只是上门相见,如果她不愿说出身份,我们也不必点破,总之表达谢意也是应该的,不能白领这个人情不闻不问。”梅振衣与知焰商量道。

……

“胡春与龙隐姑现在究竟会是什么关系?”渡过长江之后,知焰坐在马车中问道。

“说不定已经成亲了。”前面驾车的梅振衣答道,说话时不禁想起了董永与七仙女的传说,念头刚起又止住——这传说的结局可不是喜剧。

知焰:“师父给你在五湖岛找了五个水妖徒弟,而你自己看中了刘海,上佳传人确实难得。依我看那胡春的心性一流,淳朴但绝不迂腐,算是很出色的人物了。你说,龙隐姑会不会传他修行法诀?”

梅振衣:“一定会的,假如他们真的结缘的话。”

知焰:“你就这么肯定?那龙姑娘可是不愿意说破身份的。”

梅振衣笑着问:“假如你是龙隐姑,我是胡春,你传不传我修行法诀?”

知焰想了想答道:“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质和悟性了,如果有,心性也合适,我当然要传你,期待共享仙缘。”

梅振衣:“可惜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不是这般情景,一见面就被你揍了,出手可不轻啊。”

“那能怪我吗?是你自找的,当时你说话可够难听的,活脱脱一恶少!”知焰掩嘴而笑,忽然又眉头微皱道:“其实得传仙法未必一定是福缘,龙隐姑若真有什么难言之隐,胡春不知道也就罢了,假如传授仙法说破身份,等于将胡春卷入未知的麻烦中。”

梅振衣:“就算如此,我若是胡春,也愿意。”

知焰:“这种事当然是你情我愿。”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龙感湖畔,渔村的变化不大,湖边仍然停着不少渔船晒着渔网,村民见到一辆马车驶来纷纷好奇的驻足观望。梅振衣下车向村民打听胡春的住处,有人以手一指道:“村边那座新盖大宅就是胡春家,你是他家亲戚吗?”

“多谢指路!我是胡春故友,路过此地特来拜望。”梅振衣一边答话一边招呼知焰下车,两人一起往胡春家走去。

距上次来此已经过去五年多了,渔村旁多了一座大宅院,青砖绿瓦垂柳绕墙,显得既气派又不失雅致,在这样一个渔村中十分的显眼,没想到是胡春的家。这座宅子门前有一片空地,空地再往前有石阶直通湖边,尽头入水处两旁打着两根木桩,系着一新一旧大小两条船,那条小的旧船梅振衣认识,就是当年胡春的船,新刷了桐油养护的很好。

远处的村民望着他们在小声议论——

“马车不错,人也好气派,胡春几时有这样的朋友?”

“胡家娘子来历奇怪,会不会是她娘家人?”

“那胡家娘子十有八九是从大户大家偷跑出来的,现在人家找上门了。”

“真的吗?我早就觉得胡家娘子来历不正,这么长时间也没听说有什么娘家人,原来如此!”

“唉,这种好事怎么没让我胡老三遇上?”

“得了吧,谁能看上你胡老三,一副邋遢样!我胡小四还差不多,那胡春就是运气比我好,现在他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苦主找上门了。”

听见这些议论,知焰以神念道:“你猜对了,龙隐姑果然嫁给了胡春,而且未露身份。”说话间已来到胡春家门前,梅振衣对守门的童子道:“这位小哥,麻烦通报你家胡春老爷一声,就说故人梅振衣与知焰来访。”

“梅公子,知焰姑娘,久违了!今日才得知二位名号,快请进,二位怎么会来找我?”院中走出一人,迎门抱拳施礼,正是胡春。他的形容没有太大变化,但是服色鲜亮不少,不再是当初简朴寒酸的打扮,神情仍是很谦和有礼。

梅振衣还礼道:“胡兄好记性,一眼就能认出我们来?我们前日有事得此地高人相助,特来拜谢,顺便走访故友。”

“二位神仙一样的人物,自是一眼难忘,何况当初正是你们雇船游湖,我才结识了娘子,当然记得清楚。”胡春笑着解释道,却没有追问梅振衣提起的高人相助是怎么回事。

“胡春兄娶亲了?这么说,娘子就是那位龙姑娘喽?”知焰也问道,同时以神念对梅振衣道:“胡春有修行,而且根基不浅,易筋洗髓圆满,不在刘海之下,看来是龙隐姑教的。他见到我们一点都不意外,想必龙隐姑已料到我们会来,他应该知道自家娘子的底细,却不欲点破,我们也就上门做客莫多言了。”

胡春答道:“正是当年偶遇的隐姑,一会儿就会见着,我们夫妻结缘还要多谢二位呢。”

等进了厅堂,有丫鬟献茶,四下一打量,看来胡春娶了龙隐姑之后日子过得很不错,难怪村里人既羡慕又妒忌。刚刚寒暄几句,就听后面钗环响动,龙隐姑走了出来,梅振衣与知焰赶紧起身相见。

龙隐姑绾起青丝已为人妇,言谈举止落落大方,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众人还聊起了当年相遇之事,就似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中午在胡家吃饭,席间梅振衣试探着问道:“我与胡兄一见投缘,若有空,可与家人一起到芜州做客,我派车船来接也行,青漪湖风光与龙感湖各有千秋,也颇值得一游。”

胡春致歉道:“隐姑身体柔弱,舟车远游恐水土不服,而我也不便离家太久,多谢梅公子的好意了。”

龙隐姑身体柔弱?梅振衣这位医家大师是一点都看不出来,料想只是借口而已,也就不再提这个话茬了。吃完午饭不便多打搅,两人拱手告辞,胡春也不挽留,龙隐姑却回到后堂取出一件东西道:“我略通医道望诊之术,见二位身体强健无患,却有神气疲惫之象,这里有一匣丹药,请二位收下。此丹每日只可服一枚,服药前后不可饮酒,有大补神气之效。”

知焰连忙道谢:“路过打扰,连一份礼物都没带,如此款待已经不好意思,怎好再收你如此珍贵的丹药?”

龙隐姑却以神念悄然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二位务必收下,梅公子既与我家郎君投缘,将来若有事,还请尽量关照,隐姑感激不尽”。一旁的胡春不知娘子的密语,虽有些意外,也尽力劝梅振衣收下礼物。

在离去之前,龙隐姑终于露了修行,赠送灵丹并以神念传音,知焰也就收了丹药,不动声色的道谢离开。渔村的闲人们见他俩从胡春家出来,胡春夫妇客客气气送到门口,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像来做客的,不禁有些奇怪也有些失望。

梅振衣驾车离去,等走出很远知焰才取出丹药仔细打量。装药的匣子形状与质地都十分奇特,像合在一起的贝壳,打开一看里面是十三枚红彤彤的丹药,似乎还带着火光。她问道:“振衣你看,这是什么丹药?”

梅振衣头也没回的答道:“朱果炼成的龙首丹,龙隐姑一说药性我就知道了。”

知焰:“看来那龙隐姑确实从未离开龙感湖,对世间事所知也不多,居然会送你大补灵药,她修为虽高,却不知你是这世间一等一的外丹大宗师。”这句话倒不是吹捧,不提医道仅论外丹饵药,在梅振衣炼成九转紫金丹之后,世间恐怕无人能比得上他了。

梅振衣:“她可能对我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也没有人告诉过她。但她所送的龙首丹确实是大补神气的灵药,正适合我们此时服用。九转紫金丹方中就有一味,须用朱果十三枚,而一枚朱果仅可炼成一枚龙首丹。这一匣丹药不论出自谁手,都是相当珍贵的馈赠。”

知焰:“两次出手相助,又赠送灵丹一匣,我们上门本想道谢,结果欠的人情更大。……她早料到我们会来,最后还是露出了修行,赠药时话中有话,似是有事相托却不愿明言。”

梅振衣点头道:“听她语气,似乎是担忧胡春将来万一有意外,希望我们能帮忙,以她的修为还要说这种话,看来确有身不由己的苦衷。谁叫我们受人恩惠又主动上门,真有什么事到时候再说吧。”

龙隐姑能有什么事为胡春担忧?梅振衣不禁又想起了董永与七仙女的传说,假如真是这样的麻烦,现在的梅振衣还真管不了。但传说中的天庭与他所知的仙界天庭不是一回事,胡春也不是董永,真有什么变故只能到时候尽力帮忙了。

……

梅振衣回到青漪三山修养,他没有服用龙隐姑赠送的龙首丹,却服了另一种更神奇的丹药——自己炼成的九转紫金丹。

九转紫金丹有移换炉鼎之功,不能带伤服用,但梅振衣并未受伤,只是神气耗损过巨一时无法恢复。不论九转紫金丹再珍贵,也是因为用处神妙,既然炼成有余,自己没有不服用的道理。

凡人服用九转紫金丹,化尽药力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梅振衣也一样,只是过程没有普通人那么凶险罢了,相当于又重新脱胎换骨一次,化尽药力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

梅振衣不仅完全恢复,且法力有增,定坐修炼时感觉法力精进之速也明显胜过当初,更能得到青漪三山灵枢地气之助。他阳神出游已然知常无碍,神识不依肉身炉鼎,能从容行走四方且有显形如实之妙。

此时的他才真切的体会到太上所言“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这七七四十九字“长生诀”的妙趣。

他已经达到神识不灭、阳神自如的境界,这也是借九转紫金丹的妙用相助。但外丹饵药毕竟不能代替心境修炼,梅振衣虽法力修为精进,仍没有修成种种阳神化身,只出神未入化。

一炉炼成六枚九转紫金丹,只可惜白牡丹与何幼姑都已不在。这六枚丹药,他自己服了一枚,如前约给了清风一枚,留下一枚为提溜转修行准备。提溜转本是阴神之身自己无法服用丹药,但梅振衣却有办法以神龙百草鞭化实为虚之术,直接将药力化入它的阴神之身。

梅振衣把这小鬼叫来说了一番话:“你此时服丹,仅可凝聚实形而已;若破妄之后服丹,可化阴神之身为真正的大成真人炉鼎;若修为有地仙境界再服丹,不仅可以凝炼真身实形,还不失无形阴神之妙,虚实变化自如。”

知焰在一旁道:“振衣把话都说清楚了,提溜转,你自己选。”

提溜转想了半天,下了很大决心才说道:“我愿意有地仙修为之后再服丹,先等着!”梅振衣与知焰相视一笑,提溜转也有能沉住气的时候,看来这些年的心境修炼有进步。

剩下的三枚九转紫金丹还真不好说给谁,梅振衣心中却有计较,理所当然有一枚是道侣知焰的,知焰暂且收下却没有立即服用。另外两枚,一枚孝敬师父钟离权,一枚送给父亲梅孝朗,这是应尽的孝道。

钟离权在仙界清修未回,他这一枚丹药先收好。这一年的秋天就是梅孝朗的五十岁寿辰,梅振衣与知焰赶到洛阳为南鲁公庆贺,顺便捎去了柳家以及玉真公主的贺礼。梅振衣告诉父亲九转紫金丹的妙用,说此丹普通人也可服用,虽不能长生不死,但可换一副全新炉鼎,形容不衰以尽天年。

如果梅孝朗要服丹药,可以告病请假四十九天,梅振衣为他护法服丹。

儿子炼制灵丹的事梅孝朗是知道的,也清楚这对于修行人来说是难求的至宝,拒绝了儿子的好意,并劝说道:“我若服此丹,千辛万苦炼制的仙家修行药力无功,无异于暴殄天物。若真有孝心,以你的医道修为,可教我善加养生。我非体弱之人,一样可以安享天年,何苦费此仙家宝物呢?”

梅振衣一再请求,梅孝朗就是不受,儿子到底争不过老子。后来转念一想,九转紫金丹对于一个体格无缺的普通人的这点效用,以自己的手段,可以借助其他的饵药达到,无非麻烦一些而已,也就没有再坚持了。

梅孝朗没有服用九转紫金丹,并说明了缘由,这一枚灵丹梅振衣也没有给玉真公主,基于同样的原因。

关于种种修行筑基的方法,梅振衣教玉真公主的,与他传授谷儿、穗儿的几乎没什么区别,但谷儿、穗儿已入修行门径,如今修为已达到二十四洞天丹法中的第十九洞天“九转”境界,而玉真公主却无入门资质。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仙家法诀,却不能替人修行成仙,玉真公主若服用九转紫金丹,无非是炉鼎轻健、容颜不衰以尽天年。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难,梅振衣有另外的手段帮助玉真达到。——玉真自己习练餐霞术,梅振衣经常以内劲帮她省身巡行,这也是闺房之趣,同时十二天服用一枚碧针黄芽丹。

一炉碧针黄芽丹可服用近三年,虽然炼制起来也很麻烦,但是比起九转紫金丹可容易太多了。丹霞三子当年送的那一匣碧针黄芽丹早已服完,后来梅振衣又向丹霞派要了一炉,自己也炼了一炉。

最后这一枚九转紫金丹,梅振衣又给了知焰,并说:“此丹由你保管,也由你随意处置。”

知焰:“那我就先留着吧,将来不论是谷儿、穗儿还是其他人,等修为到了,总会有大用的。”

九转紫金丹的处置暂且不提,梅振衣与知焰去洛阳庆贺梅孝朗生辰,刚刚回到青漪三山,就有一位很特别的“客人”登门拜见,就是当年号称“左道至尊”的左游仙。

左游仙很尴尬,前些年他跑到昆仑仙境,找了个清静之处隐居修行去了,才听说武皇改朝之事。当年那个赌是他输了,他虽性情狂放却不是言而无信之人,硬着头皮来“拜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