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08回、传书红尘留三戒,端午约战大孤山

名义上浩州府管着彭泽县,州府长官管着彭泽县令,但实际上没有人会轻易指挥狄仁杰,他老人家毕竟是朝中宰相下来的,地位尊崇门生故吏无数,实际的影响远远超过一任知县的地位。况且这种外放的官,说不定哪天就被一旨招回官复原位,所以还是不要开罪的好。

但如果浩州府同意狄仁杰的请求,一旦出了什么闪失,谁来背这个黑锅呢?浩州府也是两难,狄仁杰久经官场当然知道其中的门道。所以他想到了借吕纯阳之名,彭泽县受精怪滋扰,请来一名道人降妖,范围可超出彭泽一县在浩州全境,且此人早已在浩州境内做过焚毁淫祠之事,那就让他去干吧。

干成了是浩州府的功劳,出了什么差错,那是道士吕纯阳的疏失,再要追究大不了也只是狄仁杰用人不当。如今想到借吕纯阳之名,当初为什么不借刘海之名呢?因为刘海在当地名声已经臭了,而且他也没那么大本事。

狄仁杰一说梅振衣就明白了,当即点头答应再充一次吕纯阳。他又建议道:“我是修行人,考虑的事情更多,那些山野精怪自感成灵,有了些许修行法力,但无上师约束难免自行其事,误入歧途而不自知。假如一举焚尽淫祠,精怪恼羞成怒大举来攻就无法善了,我只得将他们全部斩杀,也算不教而诛,还是另想个稳妥的办法比较好。”

梅振衣心中略一推演,如果直接焚尽淫祠的话,必然会引来一番滔天杀业,所以还是要处置妥当,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杀劫。

狄仁杰沉吟片刻也问道:“这些山野精怪无上师指点,行事不知约束,那像贤侄这等有上师指点的修行人呢?”

“修行人传法既受戒,比如我,受东华门之戒,按修行次第不同,先后有入门九戒、传法三十六戒、大成十八戒……”梅振衣讲解了一番东华门之戒。

狄仁杰又问道:“那是否可为这些山野精怪立戒呢?”

梅振衣摇头道:“没那么简单,修行中戒、定、慧一体不可分割,不能只传法不受戒,也不便只受戒不传法。我不可能将这些山野精怪都收入门下,他们也不可能都答应,但狄公的建议可以考虑,想当初我师钟离权就在五湖岛立约,我想可以这么办,先发榜立约,然后再焚毁淫祠。”

狄仁杰:“此计甚好,就按贤侄说的办,但有一点你恐怕不知,我不是不想饶人,可彭泽最近发生了一件事,说明此地淫祠妖类真的是大多当诛!”

出了什么事?——彭泽一带大旱!

此刻正值秧苗抽穗灌浆时节,彭泽一带艳阳高照,已快一个月没下雨了。彭泽一带并不缺水源,但天不下雨,老百姓只靠车马运水与手提肩挑灌溉农田,实在是苦不堪言。假如这一个月内再不下足够的雨水,很多地里的庄稼秋后就要绝收。

最近又起了传言,说是狄仁杰到任要整治神祠,开罪了当地的神灵,众神灵联手施法,驱逐雨云不落彭泽,以示惩罚。

彭泽一带地处江南水乡啊,这个季节正是雨多的时候,况且外围州县雨水很正常,恰恰到了彭泽县境内就不下雨了,肯定是有人捣鬼。而且干旱这么大规模这么长时间,说明是一批妖邪联手做乱,而不是一、两个人捣乱。

妖邪一党这么做的目的可能是想引起民怨,最终赶走狄仁杰,但最直接的结果是老百姓先遭殃。这些精怪多年来享受乡民供奉,不仅不护佑而且还联手祸害,有什么私怨可以冲狄仁杰来,为什么要裹挟当地百姓呢?此种做法让狄公如何不恨,连梅振衣听说后都起了杀心。

在客厅中说完话,梅振衣又陪着梅毅去后堂看望李元中,亲自为他治疗伤势,此时李元中已无什么大碍。这天晚饭后,梅振衣与狄仁杰在书房里私下商议,一直谈到深夜。

第二天,彭泽县传出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狄大人张榜求贤,终于请来了当年降妖除魔的纯阳道长。还有人亲眼看见气度超然的纯阳道长骑着一只花斑瑞兽进了彭泽县城,百姓议论纷纷,很快传遍浩州全境。

事情很快得到了确认,彭泽县令狄仁杰上报浩州府,称县衙接连遭到妖邪滋扰,经查夜袭者来自浩州一带山野淫祠中供奉的鬼神精怪。他请来仙家高人吕纯阳,主持降妖既禁绝巫风之事,此事涉及浩州全境,请州府恩准并协助。

浩州府很快就准了,说是协助也没派什么人帮忙,就是在狄仁杰送去的公文上盖了官印而已。

而在此之前,梅振衣留下梅毅和阿斑镇守彭泽县衙,自己带着提溜转渡江北上出了彭泽境,去了双峰集外大官湖中的五湖岛。他去找当年收服的那五个水妖寻问情况,浩州一带淫祠中众妖邪联手做法让彭泽大旱,这件事非常严重,他不能仅凭推测,需要确认。

只有胡秋水在岛中修行,见梅振衣带着提溜转来此,赶紧将胡龙腾、胡鱼跃、胡双全、胡冲天等人从大官湖中都叫了回来,一起上前拜见给师父请安。梅振衣虽然还没有收徒,但这几位水妖倒也很有眼色,已经以师礼相待。

五人这几年倒是很老实,隐居在五湖岛修行,保护大官湖中的乡民入水平安,遵守钟离权当年的约定一丝不苟。梅振衣招呼他们起身,安慰夸奖了几句就提起了正事,他问道:“正逢多雨季节,周边一带包括此地雨水正常,彭泽境内却连日大旱,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知道,就是浩州一带淫祠神灵干的。”、“挑头的是一对九尾狐狸精,来这里的时间不长。”、“要不是被东华上仙禁足不得离开大官湖,我早就想去芜州禀告师父了。”一听梅振衣问话,几个水妖七嘴八舌的开口了。

“慢着,别这么乱,我来问,秋水,你来答。”提溜转摆出了三山大总管的威风,打断了众妖乱哄哄的声音,等安静下来它问道:“有多少人参与这次行动了?”

胡秋水:“我听说先后滋扰县衙的有一百多,但是联手驱逐雨云的,彭泽一带受淫祠供奉的不论是人是妖,几乎全部参与了。”

提溜转吃了一惊:“怎会有这么多,他们是商量好的吗?”

胡秋水:“有人挑头串联集合了一批精怪,假如不参与,往后在这一带的日子只怕不好混。如果不是当年东华上仙与师父收服了我们,如今说不定也跟着他们一起作乱了,想想好后怕呀。”

挑头串联的是一对九尾狐狸精姐妹,姐姐叫韦九蓝,妹妹叫韦九真。她们十年前来到此地,占居一家淫祠赶走了原先妖类,她们拥有落宝金钱、蟾光散、软魂散等种种手段,是附近一带很厉害的精怪,听说当年道士刘海就是被她们戏弄的,在这些淫祠妖类中“声望”很高。

更厉害的是,这一对狐狸精很聪明心眼很多,号称足智多谋能想出种种手段,特别是那只大狐狸韦九蓝。狄仁杰任彭泽令,有传闻说他要焚毁境内淫祠,有不少妖物受蛊惑趁夜去攻击县衙企图行刺狄公,一直没有成功,去的妖怪也不算很多。

这时韦九蓝出面了,走山窜野与众淫祠妖邪商量,想出了一条借刀杀人的毒计,那就是让彭泽大旱,同时放出传言说是狄仁杰开罪神灵招致的惩罚,企图激起民怨赶走狄仁杰。假如换一个县令弄不好真会因此丢官,但狄公却不是那么好惹的,人没走却把梅振衣给引来了。

这些妖物有这么大本事吗?俗话说“兴风作浪易,润物化雨难”,想保此地连年风调雨顺不可能,做些破坏性的事情还是能办到的。一来人多有九百来号,二来大多是水妖,本就有驱逐云雨之能,联手轮番施法不让雨云落入彭泽县境。

韦九蓝与韦九真?不就是当年在彭泽城外与左游仙一起遇到的那两只九尾狐狸精吗?她们从昆仑仙境青丘山来,得到妙音伽蓝之助穿过瑶池结界来到人世间。想当初她们刚来到浩州就戏耍了刘海,但还没有什么别的大恶,梅振衣就放过了她们。如今之事,看来不能再轻易放过这一对狐狸精了。

梅振衣在心中思忖,却没有说出往事,只淡淡道:“很好,我知道了。”

离开五湖岛之前,梅振衣留下了五件法器,几乎是一样的五柄弯刀。刀身细长约有三尺,刀背稍厚,刀刃呈弯曲的月牙形,质地是亮白色半透明还带着银光,看上去很像当年梅振衣在战场上见过的突厥人使用的骑战弯刀,很适合高速飞行中劈砍。这是用那条西海湟的肋骨炼制而成,名叫“妖湟刺”。

五妖一人得了一件法宝妖湟刺,高兴的眉开眼笑口呼师父连连称谢。梅振衣不仅赐法器,还为他们举行了入门受戒仪式,下心印传授自创的“二十四洞天”丹诀的前十二洞天。这些妖物修为可能已经超过了这个境界,但梅振衣让他们从头开始筑基修行,以印证得失。

这个道理与当年钟离权教他是一样的,想当年梅振衣已成就大成真人,但钟离权教了他九转金丹直指,要他重头开始筑基修行,以印证以前的修行得失,与孙思邈所教相互融会贯通。为什么只传前十二洞天?一来时机还不成熟,二来妖物修行毕竟与人不同,梅振衣将丹法稍加改变适合这五位水妖修炼,后面十二洞天境界他还不能做到这般传法自如。

问道、受戒、赐器、传法已毕,这五位水妖就是梅振衣的门下弟子了,一上五湖岛他们一口一个师父叫的很亲热,也不能让人家白叫。但钟离权所立十年之期未满,梅振衣仍然让他们留在大官湖中,待期满后再去青漪三山。

离开五湖岛后,梅振衣又命提溜转去附近乡间打探消息,毕竟胡龙腾等五妖未离大官湖,外界的情况所知也有限,特意叮嘱它要小心行事,只问消息不要招惹精怪。

提溜转如今也有些修行根基,而且它的灵觉特别敏锐,最擅长潜行神出鬼没,如今也有自己的法宝——二十四片飞神鳞。梅振衣得自西海湟的天成法宝二十四片飞鳞,拜神鞭可虚可实的妙用给了他启发,想把这轻若无物、几乎透明不可见、却又锋利无比的飞鳞炼化为无形,交给提溜转使用。

提溜转是无形之身,一般的法器用不了,但将有形之物炼化成无形妙用不是那么简单的,提溜转还是用不了,主要是不能随身携带。后来还是明月仙童主动帮忙,用了个匪夷所思的办法,不仅将二十四片飞鳞炼化无形而且与提溜转的阴神之身合炼为一体,祭器之时突然出现,化虚为实十分诡异。

提溜转的修为如何不好说,但据梅振衣推演,假如刘海与它相斗,此时一定是刘海输。

梅振衣回到彭泽县衙,告知狄仁杰自己的调查结果,两人又在书房中商量了很久,梅振衣请教了很多问题,还把大唐的律令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后来梅振衣一个人留在书房中,取出纸笔开始写字。

他将东华门、妙法门、龙虎山、丹霞派自己所知的修行各派戒律都写了下来,又写出西海湟、大官湖五妖、韦九蓝、韦九真等一串名字,在书房中长思了一夜。

第二天走出书房去找狄仁杰,他们商量好了上报浩州府的公文,派梅毅立刻送往浩州,当天就取得了回复。第三天,狄仁杰派出彭泽衙役,由梅毅带队,以浩州府的名义通知全境乡村,在境内所有淫祠外张贴和宣读一道榜文。

榜文如下——

浩州山野淫祠妖邪之属,兴妖法袭扰彭泽县衙,聚众做乱驱雨云致大旱于彭泽,罪实不可恕。贫道受彭泽令狄公所请,领浩州府之命,于此地斩除妖邪。

念上苍有好生之德,山野精怪自感成灵向缺指点约束,贫道亦不欲不教而诛,特在此与各路山野散居修士张榜立约三则。

其一,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

其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

其三,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

此三则,贫道及门下弟子,受之为戒一律护持之。将助彭泽府根治荆楚巫风,张榜以告,望此地山野修士自戒之,实为利民之福、利己修行之举。

若有不受,仍欲袭扰行惑乱者,五月初五端午节,贫道于彭泽湖中大孤山持剑以待。后三日,将焚尽浩州境内淫祠。

榜文最后署名是吕纯阳,却加盖了浩州府的官印,散发于各地淫祠外张贴,并以州府的名义命令当地官吏当众宣读,在浩州一带民间起引悍然大波。纯阳道长下书与彭泽众妖,约定于五月五日端午节,在彭泽湖大孤山岛一战,他能赢吗?当地百姓议论纷纷,无不希望纯阳道长能够一战平定浩州巫风。

插述一段,梅振衣在这道榜文上立约三则,后来传开对世间影响很大,被称为“散行戒”,全称是“世间散修行止戒”。这三条不是随便立的,他考虑了很长时间很多事情,不仅仅借鉴了各派戒律中护持修行的本意,也想到了穿越前那千年之后的世界。

这些自感成灵的山野妖类,也是广义上的江湖散修,梅振衣立此三条规定,愿心发端就是针对这一特殊的修行人群,他见过很多,包括五湖岛上的五名弟子都是这种来历出身。这其实对他们的修行是一种保护,因为梅振衣很了解修行根本,从入门筑基直至成就金仙的完整境界都有见识。

再后来,这立约三则成为世间修行共守之戒,被称为“神君戒”,全称是“人世间红尘内外三大戒”。这些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此时梅振衣只是为了协助狄仁杰整治荆楚巫风,张榜告戒彭泽一带的作乱精怪。他还没预料到影响会那么大,也谈不上什么世间三大戒,只是针对眼前事端的一种约定和警告。

修行戒律与俗世间的法律是不一样的,并不仅是规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而且也告诉弟子遇到什么事应该怎么做。这道榜文中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此三则,贫道及门下弟子,受之为戒一律护持之。”

没有这句话前面那三则约定就成了一纸空文,后世也无法流传,意思就是这三条约定,你们听不听我左右不了,但是我和我的门下弟子将它作为一种修行戒律,遇见了这种情况就会出手阻止。说完这句话梅振衣从自身做起,挺身而出约战群邪于大孤山。

如果彭泽一带的妖邪想阻止焚淫祠、禁巫风之举,那就先过了梅振衣这一关,端午节那一天去与梅振衣相斗。其后三天,梅振衣将在浩州一带毁尽淫祠。

榜文发出,浩州万民既欣喜又担忧,担忧的当然是纯阳道长能不能一战而胜?而后天就是五月初五端午节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