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07回、仙家妙诀修行地,也如名利试心神

刘海叹了一口气道:“李元中在彭泽被妖物所伤,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梅毅脸色一变:“元中剑术高超武功了得,有什么妖物伤得了他?”

就在此时梅三西进来通报,说少爷请刘海道友入青漪三山相见,刘海起身道:“还是速去见梅真人,事情紧急,路上慢慢说吧。”

梅毅陪着刘海越过断崖一起进入青漪三山,路上听他讲述彭泽发生的事情。刘海进了青漪三山,就像《红楼梦》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左顾右盼一脸惊叹之色,此地仙家洞天虽然凿建未成但已初具气象,刘海有生以来哪曾见过这种仙家场面?走入山中如梦里一般,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境吗?

等上了承枢峰进了随缘小筑的西花厅,看见仙风道骨的钟离权与仙子临凡一般的知焰,他张大嘴都忘了上前行礼,一脸吃惊的神色——这就是仙人吗?

梅振衣看见刘海的反应倒不意外,此人就是个江湖中混日子的术士而已,见识自然一般。但他也有吃惊之处,此时的刘海修为法力远胜当初,看来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见刘海走神,梅振衣上前笑道:“道友的来意我已知晓,就算没有我父亲笔相托,我也当相助狄公。”

梅毅在一旁主动开口请求道:“我与狄公护卫李元中是故交,听闻元中在彭泽县被妖物所伤,我也想去探望,同时助你一臂之力。”

知焰在一旁点头道:“如此也好,以梅将军之威,正可震慑妖邪。”

刘海这才确认梅振衣是谁,上前一一行礼,梅振衣为他引荐众人,见礼完毕刘海说道:“事不宜迟,请梅公子速行,我不在彭泽,恐形势有变。”

梅振衣:“不妨,你远道而来想必累了,先吃顿午饭休息片刻,我保证黄昏前可赶到彭泽。”

刘海一路赶来没有停歇,路上连一顿饭都没来得及吃,先让梅毅陪他下去用膳休息,梅振衣吩咐了几句家事。他原本打算亲自去一趟洛阳,现在不必了,在书房中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交代彭泽之事已知晓请父亲大人尽管放心,另外提到了要将埋在后院的一批箱子运回,让父亲协助办理沿途的通关手续。

他将这封信交给了梅四北,命他与梅五中两人一道赶往洛阳,带领车马队押运白牡丹留下的财宝回芜州。梅振衣想了想,又命他俩将弟弟梅振庭与妹妹梅素节也捎上,回洛阳一趟,自己可以飞天来回去见父亲,但弟弟妹妹已经多年没有见过父亲了,这正好是个机会。

这些事办完,梅毅陪着刘海已经在承枢峰下等候了,梅振衣带着阿斑与提溜转走下山道:“好了,我们出发吧。”

得到梅毅这样的高手助阵,刘海挺高兴,正在猜测梅振衣还会带多少高人出山,结果却发现这位梅公子只带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畜生和一个提溜乱转的阴神,不禁有些惊讶也有些失望道:“梅公子,彭泽一带淫祠数百,你只带这些人吗?”最后这个“人”字出口还很勉强,因为那两位都不是人。

梅毅在一旁笑道:“兵贵精不贵多,对付一批山野精怪,暂且有我们几人就够了。”

梅振衣说黄昏之前可赶到彭泽,自然不会是坐车骑马,他飞到云端之上,放出丈二霞光将刘海裹挟其中,立足于阿斑的背上,提溜转牵着梅振衣的衣角也在霞光中飞行,梅毅御剑紧随一旁。

这是刘海第一次被人带着飞天,一开始大气都不敢喘,等了半天见没什么异状这才恢复平静。梅振衣看在眼里心中暗叹,想当初自己第一次被钟离权带上天也有些惊慌失措。如今也不算真正的御器飞行,不过是摄人飘空而已,没有修成种种阳神化身之力,很难带着另一个人御器飞行,弄不好会把人弄死的。

假如刘海不是修行有些根基,假如梅振衣没有自悟这护身霞光术,还真不好带着他飞天。在路上梅振衣问道:“刘道友,你身着道装,为何披发不簪呢?”

刘海:“我师父曾为道士,但却披发不簪,以示与天下道门的区别,我也披发不簪,以示尊师之意。”

原来如此,他这发型是跟左游仙学的,看来左游仙不再理会这个徒弟,刘海却没有忘了师父。梅振衣笑道:“刘海,你的师父是左游仙吧?”

刘海吃了一惊:“梅真人如何知晓?我已经多年没有见过他了,想必是我修炼不用心,让师父失望了。”

“我见过左游仙,也和他打过交道。……刘海,我问你,你看我青漪三山气象如何?”梅振衣突然岔开话题试探着问了一句。

刘海恭恭敬敬的答道:“真乃仙家修行福地,我羡慕的不得了,今日还亲眼见到了东华上仙,是我的平生福缘。”

梅振衣笑眯眯的接着问:“相见即是有缘,我见道友根基不错是可造之才,想不想拜入我门下,在青漪三山福地修行,得传仙家妙法?”

梅振衣抛出了一个天大的诱惑,像刘海这种修行人谁不想有洞天福地可托身修行,谁不想受到更高明的上师指点?尤其对于他来说,左游仙多年毫无音信,修行正到关口,正苦于无人指点。而且青漪三山的仙家气象他今天已经见到了,一度惊叹的合不拢嘴。

刘海眨了眨眼睛,咽下口水,喘了几口气这才答道:“梅真人若肯指点,小道感激不尽,我正有很多修行关窍想请教。……但是拜入门下之事,还要请师父他老人家首肯,我不敢擅改门庭。”

“好徒弟啊!老左呀老左,你真是走眼了!”梅振衣在心中暗赞一声。天底下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多,这种人一旦遇到超乎想像的好处诱惑,有人会忘乎所以,会眉飞色舞趋之若鹜,但也有人还能保持清醒不失分寸——这种心性就很难得。

辛辛苦苦培养的传人弟子,别人给点好处就把师父忘了跟人跑了,这种徒弟谁想要?这样的心性也修不成金丹大道。刘海面对梅振衣抛出这么大的诱惑,仍然能守尊师之礼,回答的很有分寸。这个人虽然有些小毛病,但若下功夫好好调教,的确是可造之才。

这时提溜转忍不住插嘴道:“刘海,这回你可搞错了,左游仙就是我家少爷的门下弟子。”

“这怎么可能?”刘海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小鬼,想当年左游仙纵横江湖之时,梅振衣只怕还没出世吧。

梅毅在一旁道:“提溜转说的没错,七年前在芜州,左游仙与我家少爷打赌,说大唐江山若在十年内改朝换姓,他就拜我家少爷为师,如今武皇登基大周已立,左游仙三年内应该就来拜师了。……其实左游仙我也认识,少年时在吴王杜伏威军中,他曾指点我御剑术。”

“还有这等事?我师父会御剑术,怎么没教过我?”刘海让这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已经有点蒙了。

“你非战将,左游仙只教你道术未教其它也正常,你若真想学的话,可以拜入青漪三山,我教你呀。”梅毅跟随少爷多年,一听梅振衣的话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趁热打铁开口诱惑刘海。

刘海在云端上恭恭敬敬施了一礼,小心翼翼的答道:“若有此事,梅真人是我尊长,待到我师上青漪三山拜师之时,我也当拜见。”他没有立刻答应什么,只说左游仙如果真来拜师,他也愿意拜入青漪三山。

梅振衣一挥袖:“这是正理,等彭泽之事已毕,你可随我回青漪三山,等待左游仙到来。……这些暂且不提,先把彭泽除妖之事办好吧。”

说话间一路前行,太阳尚未落山他们就已经到了彭泽县城外,落下云端的位置正好是当年刘海斗金蟾的湖湾附近。梅振衣叫住刘海递给他一样东西,这是一柄短剑,二尺长非金非玉似是木制,呈淡紫色表面还有金、青光华流转闪烁,他说道:“降妖要有法器,这柄金乌玄木剑就暂借道友使用,可不要轻易再让妖物折损了。”

就这一句话暴露了很多事,刘海人很聪明心念转的也快,一看周围就明白了,接过剑问道:“我当年曾在此地斗法时弃过一柄木剑,难道梅真人亲眼见过?”

梅振衣笑了:“我与左游仙当日就在一旁看着呢,所以今天借给你一把一样的木剑,此事慢慢再细说吧,先入城见过狄大人。”

这柄剑从哪里来的?想当初在昆仑仙境蛮荒中得到阿斑收藏的一根奇异树杈,带回青漪三山后,经钟离权辨认是难得的天材地宝金乌玄木。这种东西炼制起来很难,消耗的法力甚巨,加工成器也要相当小心。

钟离权取了最前端二尺长的一截,先加工提纯了一番,再把半成品交给梅振衣让他试炼,断断续续历时两年才炼成一柄金乌玄木剑。今日一见到刘海,梅振衣就想起了当年他用的那柄木剑,出山时顺手把金乌玄木剑带了出来,借给他暂用。

刘海得了这般法宝自然欢喜,谢了一声收下。入城时守门的兵卒见梅振衣带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猛兽,吓得脸都发白了,以为又来了什么妖怪,刘海上前打了声招呼,没遇到什么麻烦就过去了。

通报进入彭泽县衙,狄仁杰得到消息已迎出大堂之外,老远就欣喜道:“贤侄啊,你来的这么快?……哎哟,这不是梅毅将军吗?还带着一只大花豹和一个小鬼?”狄仁杰此世未修神通道法,在朝只是文官,却也颇有特异之处,一眼竟然能看清提溜转的行藏,毫无惧意还笑着打招呼。

“这不是花豹,是我的坐骑瑞兽斑节豸,名字叫阿斑,至于这位,是我的随行护法阴神提溜转。”梅振衣一边介绍,一边撩衣襟跪拜行礼。

“贤侄千里迢迢赶来相助,老夫感激不尽,不必一见面就行此大礼,快进厅中用茶。”狄仁杰赶紧将梅振衣扶了起来,把着他的手臂一起走进客厅。

狄仁杰没有梅孝朗那等好出身,多年宦海沉浮至今,已年过六旬,但形容举止还很健硕,谈笑之间也非常爽朗。不久前曾贵为当朝宰相,如今贬到江南就是小小一县令,如此大起大落的经历,在他脸上却看不出任何颓废之色。

“梅公子,这位狄公带着天生的威杀之气,能看破鬼神行藏,我竟不敢靠近。”提溜转跟在后面悄然以神念说道。

“无妨,他是我的长辈,也就是你的长辈,一道进厅中来坐吧,你炼形也有些成就,不必太害怕。”梅振衣也以神念答道。

在厅中落座,提溜转找了最远的靠门的位置也坐下,不论仆人们能不能看见它,狄仁杰也命人给它倒茶。寒暄几句之后,梅振衣问道:“狄公,先不谈鬼神精怪听信传言来扰,你确有禁绝淫祠巫风之心吗?”

狄仁杰捻须道:“山野精怪仗着些许神通幻术,号称神灵显圣威逼乡民供奉香火财物,还发话说供奉则得护佑,不供奉则得灾祸云云,我看全是灾祸!百姓既要交朝庭赋税,又要出更多财物供奉淫祠,大多敢怒不敢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确有治理巫风之心,但力有未及尚在犹豫,偏偏这些精怪前来寻事滋扰,所以才会请贤侄出山。”

梅振衣:“狄公想如何治理巫风?”

“焚毁此地所有淫祠,彻底根治,以求釜底抽薪之计,正想与贤侄商量。”狄仁杰说了这一番话,梅振衣吃惊不小。

狄仁杰的想法可谓雷厉风行,在彭泽一带,除了各宗族祖祠、有据可查的先贤祠、来历清楚的封神祠,其它一切来历不明、有妖物做怪要挟乡民供奉的淫祠一律焚毁不留。

在有些人看来,有少数妖精鬼怪显弄神通,要求乡民立淫祠供奉骗吃骗喝骗些香火,倒也没什么大恶。但从根治这股风气的角度,狄仁杰不可能一一去分别,更不可能挨个淫祠去问:“老妖啊,你是怎么吓唬老百姓的?在这里混了多少年了,平常吃了乡亲几头牛,收了多少钱,都拿去干什么了?”

从根源上整顿巫风、禁毁淫祠才是正理,也是地方长官该用的手段,但这样一来只怕会引起众妖群起而攻之,原先没来捣乱的精怪恐怕也会来报仇,说不定就有什么厉害角色出现。

狄仁杰不怕这些,梅振衣却要为这位长辈考虑妥当,想了想问又道:“狄公张榜招贤,只来了刘海一人吗?”

狄仁杰:“这次是真有妖物轮番滋扰,那些行骗糊弄的江湖术士自然不敢登门,只来了刘海道长一人。……其实我此次张榜还想寻找另一位高人,他曾在浩州江北双峰集拿下一名修行败类,并焚毁了当地五间淫祠,百里巫风为之一肃。”

梅振衣笑了,摸了摸胡须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您是说吕纯阳吗?这是个误会,当年的事就是我做的。”当下也不隐瞒,将当初五湖岛收妖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狄仁杰一拍大腿欢呼道:“太好了,原来我要找的人就是你!振衣啊,你可不知道,如今纯阳道长的大名在浩州一带可是传开了,很多老百姓都在私下议论——为什么纯阳道长当初没有经过他们所在的村镇呢?……既然如此,我想与你商量一件事,想再借一次纯阳道长之名。”

狄仁杰要向梅振衣借吕纯阳之名,其中原因很多。首先是因为纯阳子有名,在浩州一带事迹传扬,暗中被不少百姓尊敬,都希望他能再来经过自己的家乡。

其次狄仁杰的身份有限制。浩州一带巫风盛、淫祠多,也不是全在彭泽县,据狄仁杰统计这一带的淫祠有九百多座,在彭泽县境内只有三百多座,要想全禁的话就超出了狄仁杰的管辖权限。狄仁杰只有上报请求浩州府长官同意他这次行动,主持全境根治巫风之事,这里面还另有讲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