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06回、群魔乱舞行无忌,终究引火自烧身

传言一起,彭泽一带各路精怪视狄仁杰为大敌,时常半夜去县衙滋扰,百姓人心惶惶。有人建议狄仁杰发安民告示,还有人建议狄仁杰到各地淫祠祭供,以安抚神灵之心。狄仁杰都没有采纳,反而张榜招贤,请修行高人前来降妖除魔。

话又说回来,那些山野精怪难道全是傻子,一听传言就主动与官府作对?这也是有原因的,狄仁杰有过“前科”。想当年徐敬业叛乱平息之后,狄仁杰曾任江南道巡抚使,对江东吴越一代的供奉淫祠的弊俗十分反感,曾奏请下令焚毁来历不明巫祝淫祠一千七百余所,一举革除巫风之弊。

当时狄仁杰大权在握,可以调集江南道军马,有不少高人听命,山野精怪也奈何不得。据说当年有不少作乱的妖人在吴越一带无法立足,逃到了彭泽一带显弄神通要挟乡民立祠,继续勒索百姓的香火供奉,荆楚一带巫风本就不亚于吴越。

这些精怪一听说狄仁杰来此要尽拆淫祠,自然是深信不疑。如今已不比当初,狄仁杰只是小小一县令,众精怪当然是有仇报仇,想先下手为强除掉狄仁杰这个大患。

然而狄仁杰坐镇县衙,冲天威势守护,鬼神竟很难闯入。偶尔有修为高深的妖精潜入县衙,狄仁杰竟能看破行藏,呼护卫拔剑斩之,总之很不好对付。

就算如此,狄仁杰也不得安宁,来滋扰的鬼神精怪越来越多修为也越来越高,得力护卫李元中也受了伤。与此同时,狄仁杰在彭泽一带张榜寻访降妖之人,应者了了。

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不是抓两个小怪弄点钱花,江湖术士们也不敢冒险,况且彭泽一县能出的赏格不可能太高。真正有些本事的人,不想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只求这么小小的赏赐,与之相比,控制几个精怪为己趋用要轻松舒服多了,比如当年凌虚子在五湖岛所为。

真正有本事的只来了一个,就是披发道人刘海。这位道长当年被彭泽县王县令请来收服金蟾,结果却受妖怪的戏弄烧掉了一座城楼,还伤了几位在城上看热闹的当地士绅,事后连累王县令丢了官。刘海降妖却被妖戏,已在彭泽一带传为笑谈。

没想到此人并没有远走,他将此事引为平生之耻,入山修炼数年,并重新修复了当日损毁的捉妖法器血煞天罗,此刻出山又来到彭泽,揭榜入衙愿助狄县令降妖。

有人劝狄仁杰不要用刘海,并将当年的“笑话”讲给他听,说刘海道术华而不实。狄仁杰却摇头对左右道:“当年之事,证明刘道长确有降妖之术,无非技不如人一时失手。曾被妖物戏,如今仍敢来,足见其人无惧且勇志可嘉。况且如今是用人之际,笑刘海之人,又有几人如他?”

狄仁杰将刘海迎入县衙,十分礼待,并未因当年之事轻视嘲笑。刘海十分感激,自称狄公对他有知遇之恩。

其实刘海的资质与悟性都相当不错,否则左游仙也不会传他道法。但这个人有很多小毛病,比如好偷懒、爱卖弄,学了点道法就喜欢耍小聪明不肯下苦功,因此入门之后精进有限,左游仙就不爱理会这个徒弟了。

左游仙自己的修为很高,但在调教弟子方面不是很擅长也不是很用心,他为人太过狂放也有些好高骛远,一看徒弟的修行精进不符自己期望,首先就放了鸽子。左游仙当年一眼看中了梅振衣想收之为徒,梅振衣确实是好苗子,但这样的好苗子不仅可遇不可求,而且也要下功夫悉心去栽培,是孙思邈为梅振衣打好的根基。

当年左游仙与梅振衣在彭泽城外看刘海斗金蟾,他祭出木剑在水下与金蟾相斗,木剑被金蟾折断,在此之前刘海先弃了法器。左游仙骂道“没用的东西”,而梅振衣却说“不是没用,是聪明,既然挡不住金蟾的法力,还不如先弃器,否则法器被毁,人也会跟着受伤。”

由此可以看出,左游仙与梅振衣的评价是不同的,在左游仙看来刘海弃剑很没出息,在梅振衣看来是明智之举。但是梅振衣当初也看不惯刘海把场面搞得很大,爱显摆的脾气,这恐怕是师父没有调教好的责任了。

当年收妖却被妖物所辱,连累有人受伤县令丢官,刘海在浩州一带声名扫地。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几乎抬不起头来,他的脾气变了不少,为人也扎实了很多,没有远走他乡去混日子,而是入山老老实实的修行道法,以求一雪前耻。

人的成长,要么遵从教导少走弯路,要么是从挫折中汲取经验教训。没有修行上师的指点,心性又不知反省的话,有人会越错越深,幸好,刘海及时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决定痛改前非。如今的他,修为法力比以前高深不少,易经洗髓圆满,离到达脱胎换骨境界只有一步之遥。

刘海还没有破妄成就大成真人,因为没有人传过他洗炼妄境的心法,这一步要想自己摸索实在太难,弄不好还会误入歧途。世间种种道法,能破妄未必成真人。

刘海来到彭泽县受到狄仁杰重用,李元中得以安心养伤。在击退了两次夜间惊扰之后,刘海实话告诉狄仁杰,来的不仅有鬼神精怪,还有修行人。有修行人冒充神灵精怪占据淫祠享受供奉也不奇怪,当年凌虚子就这么干过,被过路高人“吕纯阳”拿下,如今吕纯阳的大名还在浩州一带民间流传。

刘海还告诉狄仁杰,长此以往,他一人之力肯定挺不住,需要请真正的仙家高人相助。狄仁杰想起了梅孝朗的叮嘱,梅孝朗在他临行前还给了一封亲笔信,说有事可以派人到芜州找梅振衣求助。狄仁杰于是也写了一封信,与梅孝朗那封信一起交给刘海,让他火速赶到芜州。

……

刘海赶到齐云观时,梅振衣正随缘小筑与知焰仙子在商量事情。知焰道:“既然要谋划将来,就要将一切所需尽量备足,青漪三山洞天凿建虽非一日之功,但世间人力物力可凭财力增速。我建议启用白牡丹留在洛阳的财宝,埋于园中弃之不用,也辜负了白姑娘一片苦心。”

青漪三山的规模很大,完全不亚于昆仑仙境中任何一派的道场中枢洞府,至于开放的道场外围可不用考虑,它外面就是人世间,有青漪湖和九连山。就算是洞天内的凿建,也是相当浩大的工程量。梅振衣虽然有钱,但也不可能一时之间拿出那么多巨资,只有慢慢来,原先的规划是六十年。

这个规划暂且不变,但安稳的日子可能过不了六十年,知焰建议在两方面提速。

需要以仙家法力建造的地方只能慢慢来,但首先凿建道场的守护法阵,争取在二十年内,使之成为一片独立的洞天结界,宛如人间仙境不受外界所扰。至于洞天内的楼阁、药田、静室、殿堂可以慢慢续建。

另一方面,可以凭世间财力尽快解决的问题,比如各种材料的采购与运输、雇佣普通人工的建设,那就花钱尽快解决。一时拿不出那么多巨资,可以启用白牡丹留下的财宝,它如今还埋在洛阳南鲁公的后院中。

知焰早有这个想法,但一直没有说,直到梅振衣心情平复后才开口。梅振衣眼神中充满遗憾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点头道:“好的,我们不用,确实也辜负了她。明天我就去一趟洛阳,命人启出宝藏运回芜州。”

知焰牵着他的衣袖柔声道:“玉真说了,在承枢峰中建一片牡丹园,移植洛阳山野牡丹于此处,我也是这么想的。”

梅振衣:“你们想的很周到,那就这么办吧,谢谢了。”

正在说话间,有人通报,一位披发道人刘海从彭泽来,拿着南鲁公与彭泽令狄仁杰的亲笔信求见。梅振衣诧异道:“左游仙未来,刘海倒先来了,他曾是左游仙弟子,与我也算有缘。既然带着我父与狄公的信,我去见他一面。”

刚刚走出随缘小筑,钟离权迎面走来道:“彭泽之事我已知晓,你就在这里见刘海吧,先进去,我有话要说。”

梅振衣命梅三西去齐云观接刘海来随缘小筑,随师父走进随缘小筑西花厅,知焰也来到一旁,不知钟离权有什么吩咐。

钟离权倒也简单,直接发来一道神念解说彭泽发生的事情,最后道:“巫风淫祠盛行,仗神通小术勒索乡民财物供奉,于人于己,究其根源实有百害而无一利。我等经过大官湖捉拿凌虚子降伏五妖,虽还一时清静于百里,但毕竟不是根治之策。如今狄仁杰有心肃清,是正经缘法,你当助他功成。”

钟离权说的是正理,他们当初捉拿五妖是遇事而为,但却根治不了当地的淫祠巫风。身为过路修行人,总不能无缘无故一家家挨个去拆乡间的祠堂,世间事以世间法取,这是浩州地方的责任,不在其位无法越俎代庖。

程玄鹄当年为浩州刺史,有心治理却无力完成,如今狄仁杰为彭泽令,却遇到了各种麻烦,是时候该彻底清理整顿一番了。梅振衣答道:“弟子谨从师父教诲,一定全力相助狄公。”

知焰也想一起去,钟离权却暗中密语道:“知焰,你就先让振衣自己去吧,以他的修为法力对付那些精怪并不难,但如何处置稳妥并不简单。通过这件事的处置手段,可以推演他将来会有多大的成就,我正想借此机会考察他一番。”

既然知焰不去,那总不能让梅振衣一个人去,出什么事总得有个通风报信的吧。彭泽淫祠中多有鬼神之属,那就让提溜转跟着,还可以顺便打听各种消息。

把提溜转叫来一说,这小鬼高兴的不得了,又问道:“那我也得带着手下吧?对付那么多精怪呢!阿斑和小葱也该出去历练历练长长见识了。”

知焰好气又好笑道:“你就是随行护法,还带什么手下?倒可以将阿斑带去,它是梅真人坐骑。虽不必刻意摆什么威风,但为了震慑鬼神精怪,高人的威仪还是要有的。”

这时钟离权又对梅振衣密语道:“狄仁杰的来历不凡,我见过这个人,似曾相识却又不认识,暗中猜测他是某位金仙的化身入世,很可能是我的传法上师。”

“东华紫府少阳帝君王玄甫?”梅振衣也吃了一惊,以无语观音术暗中问道,“师父你能确定吗?”

钟离权:“我无法确定,就算去问狄公本人,他也不可能知道。此种历世化身,与金仙本人不是一回事,狄仁杰在人世间就是狄仁杰,只是在身后不入轮回,带着神识中这一世经历回归仙界。但你对他,一定要恭敬才是。”

梅振衣:“这是当然,狄公本就是我的长辈,我的字‘放为’还是他给起的。……其实师父想确认也简单,你去仙界找王玄甫前辈一趟不就清楚了?”

钟离权不是王玄甫的正式弟子,想当年他在山中偶遇一人自称东华帝君,给了他一卷丹诀而去。后来钟离权将这卷丹诀整理成“九转金丹直指”,他身边的童子得传丹道建立的东华门,奉东华帝君为祖师,这是世间东华门的来历。

上古之时,王玄甫与西王母在昆仑仙境并称“东西双璧仙王”,很多人都以为他们俩会成为一对道侣,结果西王母却和玉皇大天尊欢好结为夫妻道侣,出乎不少人的意料。后来王玄甫也去了天庭开辟碧桑洞仙府,深居简出极少露面,这些都是仙家旧闻了。

梅振衣不是东华门弟子,但从传承礼数角度,他如果遇到东华帝君,也是应该持弟子礼敬待。钟离权怀疑狄仁杰是王玄甫的化身入世,或者就是他的本尊法身历世轮回,所以提醒梅振衣对他要恭敬。

想想这也不是不可能,武皇明显受到佛门的扶持,仙家怎会不闻不问?有一位金仙化身入世在朝为官,以世间法化解此局面也是完全合乎情理,但一定不能暴露此化身的来历,多年来极少露面的王玄甫是最合适不过的。这种轮回化身没有天生的神通法力,但却有种种因果福报。

钟离权只是猜疑,也不能肯定,听见梅振衣的提醒,暗中答道:“你这孩子还不懂仙家事,我若见不到东华帝君,无法确定他是否下界为狄仁杰,就算见到了,他若不说我也无法追问。而这种事,他是绝不会说的。……但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确实要去天庭的碧桑洞一趟。”

梅振衣:“师父去仙界做什么?”

钟离权:“在仙界修行,以求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这一去时日不短,你要好自为之。我对狄公来历的猜测,不论是真是假,你要守口如瓶切莫对任何人透露,也不要去问任何人。”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通报声,刘海已经到了,梅毅也随他一道求见。

……

话说刘海来到芜州,从青漪湖边登上齐云峰,就被此地的灵秀山水与仙家气象所折服,心中不住暗赞道——这才是仙家高人修行的地方!

他没去过昆仑仙境,见到此地气象已经是大开眼界了。到齐云观通报求见,接待的下人们很客气,把他迎到东院一间客厅内等候。时间不大,有一人走进客厅,只见此人腰悬镂金剑,龙行虎步英武逼人,举手投足间隐然威仪不凡,给人的感觉宛如宝刃藏于匣中锋芒不吐。

这就是梅振衣吗?果然名不虚传!刘海赶紧起身行礼:“梅公子安好!贫道刘海受彭泽县狄大人所托而来,还带着南鲁公的亲笔信,有事相求道友。”

那人赶紧还礼:“不敢当,我是梅府家将梅毅,我家少爷可比我年轻多了。”

原来认错人了,刘海闹了个大红脸,连声道歉,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道:“你就是梅毅将军?我曾听狄公手下护卫李元中提起过你,今日一见,果然英武不凡。”

梅毅笑道:“我与李元中是故交,当年在长安时,他曾向我请教剑术。今天听说道友来此,特地询问故人消息,元中还好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