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05回、小神君扬言芜州,狄梁公外放彭泽

钟离权最后总结道:“梅丹佐其人可能就躲在昆仑仙境蛮荒中疗伤,至于他盗走的佛心舍利,可能藏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的某处,所以前世守护佛心舍利的韦昙也无法找到。”

这两人就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相互补充,将梅丹佐以及佛心舍利的下落推导出来。但这个结论并没有太大的价值,以昆仑仙境之广,如果梅丹佐刻意隐藏的话,找他比大海捞针还难。

听完这些之后,梅振衣想了半天,沉吟着说道:“也许我知道梅丹佐的来历,也能猜到他将佛心舍利藏于何处。”

清风微微动容:“噢?韦昙找不到,你却能找到,告诉我佛心舍利在哪里?”

梅振衣:“我只是一点猜测,需要做一番印证,现在不敢随便开口。”

钟离权与清风对望一眼,眼神有点奇怪,似乎做了什么私下的交流,又转脸问梅振衣道:“徒儿啊,你要如何才能印证?”

梅振衣:“不可说,不可说,至少要等到我成就仙道之后。……师父,我能请教您老一个问题吗?”

“但问无妨。”钟离权看着徒弟,眼中有赞许之色。

梅振衣:“梅丹佐并非佛门弟子,怎么去的佛国仙界?”这个问题有些多余,其中的原因梅振衣不是不知道,清风也非佛门弟子,想当初梅振衣在入境观中亲眼看见清风去了佛国的普陀山道场。

钟离权却不嫌他多余发问,很认真的答道:“很简单,其一要有超脱生死出入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的修为;其二要曾听闻佛法,了解佛家修行的超脱之道,不论是否皈依尊崇,于心境有可印证之处。梅丹佐既认识妙音伽蓝,可能曾听闻她讲解佛法。”

“据我所知,梅丹佐并非是从妙音伽蓝处听闻佛法,否则怎能骗她将自己带上灵山?他曾在西域巴米扬山谷听闻龙树菩萨法会。”梅振衣不动声色的抛出了一个“猛料”。

清风脸色微微一变,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梅振衣:“相传数百年前,龙树菩萨曾在巴米扬山谷开讲上、中、下三品华严,并朝摩天山壁大哭三声。当年讲法之时,有一位三十六翼天神于云端中听讲。……我曾被左游仙挟持至西域热海,恰好听军营中的异族兵士闲话议论提及此事,也不知真假。”

钟离权:“民间口口相传至今,已难辨真假与本来面目,若真有此事,那听法的天神有可能就是梅丹佐。……但这件事,无助于如今找到此人。”

“弟子明白,但解此惑,有助于将来找到佛心舍利。……清风仙童,我听说九天玄女宫的持月仙子修为大损,你的随身神器也因此留在了九天玄女宫,如何才能早日帮她恢复修为?”梅振衣突然岔开了梅丹佐的话题,问起了另外一件事。

清风:“那要看你何时能炼成真正的九转紫金丹了,就是你说的大罗成就丹。”

梅振衣有些遗憾的摇头道:“现在尚无此能,非炼药之道不精,而是修为境界不足。我也想请教仙童,我几时才能堪破?”

清风:“你修行多少年了?”

梅振衣:“十三年。”

清风:“那就再来二十三年吧,三十六年修至世间法的尽头,算是精进神速了。”

梅振衣:“你能推算的这么准?”

钟离权插话道:“清风不是推算你的修行,而是推演你遭遇的机缘,该如何修炼是你自己的事情,还有什么问题吗?”

梅振衣下拜行礼:“多谢师父与仙童指教,我没别的事了。”

钟离权一挥扇子道:“你回去吧,不久就会有人来找你,不论将来的打算如何,眼前的事情还是要做好的。”

……

梅振衣告辞离去,阳神消失在原地,又过了良久,清风以无语观音术悄然道:“你徒儿的话大有文章啊,阳神开口以神念发出,芜州一带凡有声闻智慧神通者全听见了,也包括暗中窥探他的人。……而你,和他配合的很好,把他想宣扬的都说了出来。”

钟离权也悄然道:“他本就是想借此番问答,将那些话传扬出去,他一开口,我就知道用意了,毕竟是我徒弟。”两位仙人的对谈此刻变成了私下里的密语——

清风:“他会不会骗人?”

钟离权:“你我都是言出必诺之人,他是我的传人,行骗当然不能,可是用足心机是一定的。”

清风:“三年后第一次出山,就来了这么一出,看来伤心之余他的心境并未沉沦不振。”

钟离权:“何幼姑死了,不等于梅振衣就傻了,回过神来他绝不会善罢干休的,而这小子最不缺的就是心机手段,看他怎么用了。他以前做事,是尽量避免牵扯纠缠,只想安安稳稳的修行,而今天这一出,是主动把自己卷进去了,唯恐牵连不广。……看来何家村惨剧,对他的触动很大。”

清风:“假如他确认不了梅丹佐的来历,也找不到佛心舍利的下落,可是等于将满天仙佛都给涮了,这胆子不小!”

钟离权:“他也没说自己一定能确认,只是说成就仙道之后才有可能去印证。……再说了,经过三年前的那些事情,他对满天仙佛能有好印象吗?梅丹佐是首恶,但所有出手之人都有份,包括你,甚至也包括他自己,他不仅想找梅丹佐报仇,还想追溯因果源头啊。”

清风叹了一口气:“我虽尽了力,心中无亏欠,但所行也有亏欠之处,毕竟没有守好敬亭山外。他若对我有怨意,我会离开此地。”

钟离权:“仙童何必这么想?他对满天仙佛不满,非指具体的一人一事,也并不是对你或对哪位菩萨本人有什么怨言。”

清风:“他倒是机巧,想一心一意先灭了梅丹佐再说,不因为佛心舍利的下落而有所顾忌。……想想也对,佛心舍利与他有什么关系?他就是要斩灭梅丹佐!”

钟离权:“佛心舍利与你我无关,与梅振衣更无关系。对于佛门弟子,佛法在,传承在,等同无量光照耀灵山,但象征意义不同。”

清风:“想斩灭梅丹佐,还要摆平后面的事情,代价可不小。”

钟离权:“梅振衣不怕付出这个代价,但他也不傻,所以他需要大罗成就丹,保住自己与相助之人的法身炉鼎。”

清风:“他还需要时间做自己的事情,不想再有那么多高人有意无意牵扯纠缠,这二十三年就是时间。你能推演一下,二十三年后梅振衣有何气象?”

钟离权:“待到他炼成大罗成就丹之时,知焰、左游仙已成仙道,张果不容小觑,龙空山十大妖王也成为臂助,其中或有几人成仙,就连那个小鬼提溜转,也脱胎换骨成就地仙。青漪三山洞天已成,谁再想动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清风:“你这徒弟,真是千年来的异数,你事先也没想到吧?也就是此时,你才能推演的这么明白,一时三刻之前我都不是很清楚。但刚才这番推演,却不涉及梅振衣本人,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

钟离权:“就是他的修行我推演不清,总在浑沌之中,当年随先生想必也是这个感觉,所以留下了照妖镜。”

清风:“你也将成就金仙,有事情叮嘱梅振衣就去交代,然后回去清修,历化形天劫去吧,芜州有我,暂时还镇的住。”

“先多谢仙童的吉言了!”钟离权起身长揖,眨了眨眼睛又说了一句:“当年你出走五观庄,打出昆仑仙境,也是个不怕将天捅个窟窿的人。”

清风一摊双手:“是吗?可惜我现在连金击子都离身了。”

……

钟离权说有人来找梅振衣,清风说树欲静而风不止,不久后果然有人上门,还带着梅孝朗的与另一位长辈的信,这位长辈就是刚刚被贬出洛阳的彭泽令狄仁杰。送信的人梅振衣也见过,竟然是曾在彭泽城外斗金蟾的刘海。

张果与星云师太未回,左游仙也尚未赶来拜师,左游仙的弃徒刘海怎么带着狄仁杰与梅孝朗的亲笔信上门了呢?事情还要从大周神都洛阳说起——

武皇登基之后,要做的事情就变了,以前的首要任务是扫除改朝登基路上的一切障碍,现在愿望已经实现,首要目标就成了整顿朝政巩固江山。不是穿上龙袍坐在皇位就是皇上,也不是拿着刀让人听话就能坐稳江山,武皇深明此理,虽身为女子,但相比史上很多帝王她更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

任用酷吏可以清洗朝中政敌,却不能治国承平,朝中故臣经过一番清洗之后,急需提拔一批真正有治国才干的中、上层官员。武皇于长寿元年(公元692年)改元加恩,下诏天下举荐贤才,凡被举荐者受考核有才皆录用,不论原先出身高低。

后世有人说武则天爱才,也有人说武则天不论愚贤乱提拔,实际上这是她登基初年一个筛选的过程,朝堂上进进出出的新贵很多,有人很快就被淘汰。历来帅才与良相难得,也有人脱颖而出,由梅孝朗举荐,武皇任命狄仁杰为地官侍郎同平章事,入阁拜相。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朝堂上也一样,如今的朝臣主要可分四派:一是武家亲族,以武承嗣等人为代表,无论谁上台这一方面势力都不可缺。二是功勋故臣,以梅孝朗等人为代表,他们是保持国家稳定的重要力量。三是一班酷吏,以来俊臣等人为代表,他们曾是武皇清洗政敌的工具。四是新近提拔的一班治国之臣,以狄仁杰为代表,他们是巩固统治与治理国家的依靠。

这四派势力中,武家亲族与朝中酷吏多有勾结,功勋故臣与新近权臣之间也所有结交,彼此之间互有争夺。来俊臣与诸武子弟,对狄仁杰这批新掌朝中大权的人很不满,按一贯对付政敌的做法,总想搞掉他们,却不知形势已变。

就在长寿二年(公元693年)正月,新年刚过来俊臣就率先发难了,罗织罪名将狄仁杰卷入谋逆案,告他勾结同党欲反周复唐,并将朝臣任知古、裴行本、裴宣礼、卢献、魏元忠、李嗣真一并牵连进去。

《唐律》中有一条“一问即承反者例得减死”,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主动认罪可以罪减一等。等到来俊臣审问时,狄仁杰不等用刑就很干脆的说道:“反是实。”

他认罪,来俊臣问他如何勾连朝臣谋反,狄仁杰反问道:“来君说我反,我不反也是反,何苦麻烦?至于如何反,还要辛苦你等上疏了。”

其他人一见狄仁杰这么说,也纷纷认罪,只有魏元忠开口辩论。来俊臣一见这个局面,既问不出什么又无法动刑,只有将他们收押,单审魏元忠一人,严刑拷打不必多提。

天气渐热,狄仁杰在狱中托探监的判官王德寿将自己的棉衣送回去,要家人撤去棉絮换成夹衣送来,并且密写伸冤血书夹在棉絮之中。狄仁杰之子狄光远得到血书,入朝上告,血书落到了武皇手中。

武皇命通事舍人周琳查问,来俊臣将自撰的狄仁杰等人的认罪书交了上来,并且上奏道:“臣并未动刑,仁杰等在牢中也安适,若心中无鬼,为何要自认谋反呢?”

恰在此时,梅孝朗入朝面圣,武皇将认罪书与狄仁杰的血书交给他看,问道:“南鲁公以为此事如何,狄仁杰为何先认罪又暗写血书呢?”

梅孝朗深知这位武皇什么都好说,就是最恨人谋反,当即答道:“若让来俊臣推问,天下无人不是反贼,陛下英明,何不亲问呢?臣观这血书与供状,非一人手迹。”见武皇沉吟不语,他又说道:“陛下乃英明之君,深知治国之道,狄仁杰才可为相,来俊臣之流可为相吗?”

武皇招狄仁杰等七人入朝,当面问讯,狄仁杰等一齐呼冤,武皇问他们为何翻供,狄仁杰答道:“如非如此,哪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武皇亲问,谋反之事确无实据,下令放他们回家。来俊臣阴谋未成去找武承嗣商量,武承嗣发动朝中同党联名上奏,请诛狄仁杰等七人,朝堂上争的不亦乐乎。秋官郎中徐有功看不过去,出班奏道:“陛下有好生大德,俊臣等不能顺美,反劝陛下为暴主,究竟何意?请陛下明察!”当廷反奏了一本。

武皇道:“诸位勿争,朕自有主张。”随即宣布退朝。

第二天宫中传旨,涉案七人全部贬出洛阳,狄仁杰被贬为彭泽令。不久后又下一旨,削去魏王武承嗣的左相之位,这番风波才平定,但狄仁杰与武承嗣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狄仁杰离京之前,曾到南鲁公府向梅孝朗告辞,梅孝朗安慰他道:“陛下将你外放,是惜君之才,如今朝中纷争正烈,这也是保全你的身家性命之举。且去浩州,待到朝中稍定,我料想陛下定会招你还朝。”

狄仁杰:“陛下用意我知晓,放我离京保全性命。俗话说打蛇不死恐遭后患,在京中,武承嗣与来俊臣等人不会放过我。但是我去了彭泽,也未必好过啊。”

梅孝朗笑道:“怀英兄何苦自比为蛇?假如在彭泽有人暗中使坏,你可以去找小儿振衣求助,他是修行之人,颇有些手段。”

狄仁杰上任彭泽途中,曾遇到多次盗匪劫杀,幸亏身边护卫李元中武艺高超,一路护送狄仁杰来到彭泽。到了彭泽之后仍然不得安宁,夜间县衙常受惊扰,来的都是妖精鬼怪一类的东西,会种种神通法术,李元中还受了伤。

狄仁杰下令追查,结果听闻有人事先在彭泽一带散布传言,说狄仁杰要尽拆此地淫祠,根治巫风。前文说过,荆楚之地自古盛行巫祝之风,尤其以浩州彭泽一带为甚,山野之间有众多淫祠,供奉各类精怪,梅振衣当年行游时就曾遇到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