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04回、玄鉴重圆知有日,燕钗再合已无缘

一晃三年过去了,芜州没有人见过梅振衣,钟离权抱着昏厥的梅振衣回到青漪三山后,这位梅家大少爷就再未公开露过面,梅家下人只说少爷在山中修道不问世事。问及芜州百姓,大部分人连这位赫赫有名的贵公子长什么模样都不清楚。

想当初刚刚从昏厥中醒来的时候,梅振衣并没有痛哭流泪,连全身的烧伤都浑然不觉,甚至都忘了以省身之术为自己疗伤,就是那么茫然的睁开眼睛,良久空洞无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是谷儿、穗儿惊慌的哭声让梅振衣回过神来,首先看见的是师父钟离权。

“想一想白牡丹临终的话,善待眼前之人。”这是钟离权说的第一句话,他居然在这个伤心的时候又提起了白牡丹,连知焰都吃了一惊。

梅振衣闭上了眼睛,神识变得清晰起来,周身内外的痛楚一起袭来,白牡丹还有遗言,可怜何幼姑,连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留下。

此时钟离权又说了第二句话:“你若想报仇,也是理所当然,但你得想好该怎么去做。”

三年之后,表面上的悲愤已平复,梅振衣仍旧时常坐在方正峰绝壁下的石龛中闭关修行,与以前不一样的是,这三年来他定坐时不再面朝开阔的广场平台,而是对着冷冰冰的石壁。全身上下的灼伤早已治好,以梅振衣的修为加上曲振声的回春妙手,连一块伤疤都没留下,但心中的伤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梅振衣蓄起了胡须,颌下三缕黑髯已有半尺长,古时男子成年后大多蓄须,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样子看上去却变化了不少。与相貌改变相对应的是,梅振衣的心境仿佛已经成长了几十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精通种种江湖手段自以为无所不能的少年。

……

又到了农忙插秧的季节,水田中的农夫们挽起裤管,在腰带中掖起衣襟,正在一步一退的插着秧苗。飞尽峰顶上,有两名仙人遥望人烟对坐而谈。

清风:“何家村已毁,眨眼三年,村外农庄犹在,再见农人耕作,真有桑海苍田之感。”

钟离权:“众生既处生死轮回中,成日指天忿恨也无助益。”

清风开口吟唱道:“天道如何,吞恨者多。抽琴命操,为芜城之歌。城上兮风寒,井径兮陇残。千龄兮万代,共尽兮何言。……”这是他在人世间学会的一首歌谣。

三年前,天神与菩萨显灵,芜州万民跪拜,眼看着菩萨打落了天神,落在养贤乡何家村。街头巷尾皆传那是菩萨镇压天魔之举,据说那带着火焰的天魔作恶多端,但已经被菩萨斩灭云云,议论甚为神奇。

有好事的官吏欲上表祥瑞,表文写好送给刺史程玄鹄过目,程玄鹄勃然大怒轮起桌案上的汉白玉纸镇就砸了过去,斥道:“一百二十七条人命无辜横死,尔等竟称什么祥瑞?玄鹄无能,属下府衙无法锁拿作乱神灵,但也绝不能呈此无耻之表!……此事万民所见,据实上报,勿添褒贬,更不要称半点祥瑞之语。”

何家村死了一百二十七人,当时正值农忙季节,有不少人在离村远处的田庄中耕作,侥幸躲过一劫。但何木生老爷一家人那天却没有出门,全部不幸遇难。

听见清风的吟唱,钟离权默然半晌才说道:“其实以你我的修为,早就看透了这些,我成道虽不如你长久,但经历三国两晋、五胡乱华、隋末争雄,人世间之生死别离早已历尽。”

清风止住吟唱问道:“苍海桑田之变,众生物类之变,天道循回之变,此三者,你也历尽了吗?”

钟离权微微笑了笑:“前二者,虽不敢言历尽,但也接近了悟堪破,若不是振衣这孩子出事惊扰了我的清修未历化形天劫,说不定此刻已成就金仙。至于后者,仙童你也没历尽,否则早证太上忘情成就大罗金仙。”

清风:“你我口中,不应总是提及‘说不定’这三字。若梅振衣不炼九转紫金丹,说不定就无当日之祸,若他不洗去照妖镜上的神识灵引,大天尊那日可能会及时赶来,说不定也没有何家村之灾。”所谓大天尊,就是天庭众仙对玄穹高上帝的称呼。

钟离权微微点头又连忙摇头道:“梅振衣做的事,可谓因果缘起,但错不在他。你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这种话,他的心境刚刚平复未久,乍闻此言,又可能会想不通的。……谁能想到呢,有你与明月两位金仙坐镇,在人世间小小芜州,竟然还出了那种事情。”

“这种事情自古以来多的是,只不过世人不知,你我跳出轮回后也不曾尽遇,却让梅振衣赶上了。”清风淡然说道,但此刻淡淡的神情中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悯,这是他离开昆仑仙境前不曾有过的神色。

钟离权似乎察觉到他的变化,又问道:“仙童你的伤势如何?”

清风:“我早已恢复,只是九天玄女宫的持月仙子想要恢复如初,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钟离权:“她是你失手打伤的,仙童的修为不伤天下有灵众生,持月并未成就仙道,你怎会伤了她?”

清风:“她没受伤,别看指月玄光鉴已裂,但她的炉鼎完好无损,我那一击削了她的法力,修为境界仍在,但神通玄功大损,修行精进大受影响。”

钟离权:“仙童的金击子,还在九天玄女宫吗?”

当初清风承诺将指月玄光鉴修复,也设法帮助持月恢复修为,这都是很难办到的事情,无奈之下,将自己随身千年的神器金击子交给了抚尘仙子以作抵押,只有自己办到了这两件事,才会去九天玄女宫将金击子取回,抚尘仙子把裂开的指月玄光鉴也留在了敬亭山。

清风从怀中取出一轮圆光,它就像一轮虚空凝聚的光华,上面还残留几道裂纹,但是比当初已经淡了许多。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轮圆光都是不变的,连裂纹的形状也不会改变,也就是说总像是同样的一面朝着你。

清风看着指月玄光鉴道:“明月告诉我,她可以将这些裂纹都修复,但需要时间,修复之后这面神器也会发生改变,不再是指月玄光鉴就是指月玄光,非虚非实,纯净光华凝聚。”

钟离权:“如此甚好,指月玄光鉴成为指月玄光,虽有改变但妙用不减,九天玄女宫也不会计较的。只是那持月仙子修为若想恢复,恐怕不是那么好办,无论你有再高的手段,也无法替她修行。”

清风:“只有另一个办法,助她修为精进弥补法力之失,需要一枚大罗成就丹就圆满了,持月仙子也算因祸得福。这只有梅振衣去找镇元子才成,他也早有这个打算。……但如今我又怎能催他去炼制大罗成就丹,炼丹二字,恐是他此刻的心境之伤。”

钟离权叹气道:“他的修为也未到,只有修成种种阳神化身,才能以拜神鞭同时炼制几炉丹药。你我所见所历已经够多,但梅振衣不一样,他只有短短十几年的修行。”

清风:“最重要的是他在苦海中未历前世种种,与一般的地仙心境还不一样,也堪破不了化身关口。”

钟离权:“其实他的堪破机缘已经有了,这孩子的情形,难道真要去轮回地狱中走一遭吗?”

清风遥望着芜州城方向,话风很突兀的一转:“该去就得去,假如当日来的是地藏王而不是观自在,可能就省事了,梅丹佐未必跑得掉。”

钟离权却仍然在谈梅振衣:“一十三年出摄阳神,振衣这孩子修为已经足够精进,况且他还遇到了许多波折。其实就他本人的修行来说不必着急,哪怕再等数百年也没关系,只怕世事变化不容多等。”

“出摄阳神?”清风微微一惊,转头看向青漪三山的方向,嘴角微微一抿道:“我虽擅推演,但你的弟子修行还是你更清楚,梅振衣果然出山了,却是以阳神出游。”

钟离权:“算算日子,他的修行也该到了这个地步,这三年可没闲着。他也不能总是待在青漪三山中不见人,是时候出山了。仙童,你猜他会问些什么?”

清风:“还能问什么,定是梅丹佐的下落,以他的性子是一定要报仇的,不过你这徒弟做事有分寸,应该不会着急乱来。”

说话间飞尽峰上有一个人形的光影凭空出现,至少在普通人眼中他是凭空出现的,事先毫无察觉就来到了近前。梅振衣定坐方正峰中,初次以阳神出游还不是很熟练,一现身是裸体,紧接着身边光华流转,身上多了一件青色的道袍,上前给师父行礼。

钟离权手捻长髯,摇扇点头道:“很好很好,你修为更进一层,能出摄阳神,初出游时一定要小心。”

清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梅振衣,你的胡须很漂亮,比你师父的好看。……你不想惊动其它人,阳神出游而来,有什么事吗?”

梅振衣的神情不再像往日那般带着嬉笑的神色,朝清风拱手道:“是有问题请教,当日你持照妖镜在一个时辰内就找到了韦昙,假如有时间慢慢去搜寻,能不能找到那逃走的梅丹佐?”清风猜的不错,梅振衣果然一开口就问这个问题。

清风没有答话,钟离权开口道:“徒儿,你坐下,你的修为精进虽不慢,但见识的仙家境界太多,远超出了你本人的修为,为师有很多话没有说清楚,今天正好对你解释一番。”

清风手持照妖镜以搜神之法,很快就能找到三千里外偏僻山沟里的韦昙,巧妙之处在于两点:第一他找的就是人并不是别的东西,山川河流草木禽兽沙石微尘都没看。第二是韦昙并没有刻意隐去形迹,谁都能看见他,所以清风的神识扫过就发现了。

高人的神识可以延伸很远,比如明月一眼就能在照妖镜中看见万里之外的天地灵根,只是以一物为灵引,并不等于将万里路途中的所有东西都容纳到灵台中纤毫毕现,那样所需的法力太大了,有时在人间是无法想像的。

还有一种情况,假如修为相当的高人在很远的地方刻意隐藏形迹的话,以搜神之法是难以发现的。如果另有仙家洞府庇护,那就更难看清虚实。以那梅丹佐的神通,如果刻意想躲藏的话,以一般的搜神之法是很难搜出来的,除非以照妖镜施展破法神通,正面撞上了。

当初梅振衣在龙空山与姚妖王打赌躲猫猫,有藏神真如佩的相助,姚妖王在白雾中发现不了他的形迹,却用了一个笨办法——定点排除,神识搜索不清的地方定是梅振衣藏身所在,但这样的笨办法却不能在这广大的人世间使用。

梅振衣找姚妖王,用了他原身上的一根毛发为引,施展神宵天雷术直接从地洞里把他揪了出来。但这也有限制,假如姚妖王不在那片黄雾中,而是斗法时逃到了十里之外,神宵天雷术想揪他就不好用了,施展不同的神通,神识延伸的威力范围是有限的。

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在人世间各种神通就有这种限制。而且在人间施法,就算威力再大,也影响不到人间之外,比如无边玄妙方广世界。

梅振衣皱眉问道:“我少年时曾听星云师太讲佛法,佛陀法眼能看遍大千世界,一念之间,一沙一尘无不了然于心,这又做何解?”

钟离权笑了:“这不是佛法,这是佛家弟子结俗缘之讲法,不能以凡人通俗之理解。”

清风:“我也有这个神通,假如在我自行开辟的造化仙界中。再比如此时我一眼能看透你周身炉鼎,并不等于我看见了你这个人,明月一念之中天地灵根无所遁形,但天地灵根还是被心猿悟空所毁,你明白其中的区别吗?”

梅振衣:“不太明白。”

钟离权:“不明白就不明白,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就是这个道理,你现在修为还早。”

梅振衣:“那好吧,修为不到也不强行问道,我只想知道,该怎么找到梅丹佐?”

钟离权:“现在还是将来?”

梅振衣:“将来。”

钟离权:“在大千世界中找一人或一物,高人最简便的方法是下神识灵引,比如随先生当年对你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最自然的办法是灵台中神识牵动,比如你有事我会赶来。……你很难用这两种办法找到梅丹佐,除非他主动现身难以隐藏形迹,否则只能用寻常之法,或猜测或推演他会在何处,然后去找。”

梅振衣:“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当初清风与韦昙、观自在、杨戬这么多高人对付一个梅丹佐,却让他给跑掉了?”

钟离权:“以他们四位的修为,当然远胜梅丹佐一人,但在人间斗法,将对手逼退并不难,完全斩灭却不容易。”四个人打一个自然更顺手,但四个人追一个未必更快,而且放手硬拼想把梅丹佐完全斩灭,毁掉的可能就不止一个何家村了。这个道理也许很简单,可是梅振衣总是觉得有些心中不顺。

清风又补充道:“当场斩灭也许非观自在与韦昙所愿,如佛心舍利不在梅丹佐身上,再找起来就麻烦了,连我也不知道此人的来历,但我可以猜测他如今可能在什么地方。”

梅振衣连忙追问:“梅丹佐可能在何处?”

清风:“三年前我伤的并不重,但也修养了一年多才完全恢复,那梅丹佐伤得比我重多了,没有数十年的功夫是恢复不了的。”

钟离权顺着话说道:“我虽不知梅丹佐的来历,但他的修为与我们不同,可能来自另一片仙界。此人纠缠的业力不小,不会带伤历天刑回仙界,只会留在人世间。”

清风接着道:“人世间养伤最好的地方,就是昆仑仙境,广漠蛮荒之中易于隐藏不为人知,仙灵之气充盈便于疗养恢复,况且梅丹佐去过,当年妙音伽蓝就是在昆仑仙境遇到他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