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02回、三十六翼梅丹佐,火云腾空气焰汹

平常人只能看见天际疾速翻滚的乌云,清风的神识中却听见了震撼的咆哮,抬眼在乌云中看见了两条黑龙!

这两条黑龙一大一小,大的足有百丈身形,带角长须颌下逆鳞,全身乌黑发亮,小的那一条也不小,有数十丈长,它们正在天空疾速的逃窜,似是在躲避什么人的追赶。清风虽施法掩住了敬亭山上的天生异象,但那两条龙却能看见这里的雷鸣电闪与风云翻卷。

飞龙能借云雷之威,这是它们的天生神通,一见如此异象当然求之不得,向下朝敬亭山冲来,企图借助此地的风云雷电甩脱身后的追兵,这道理就与一般人逃跑时往混乱的地方钻一样。

清风可不能让它们冲到山上,一招手,羽衣上的银丝刺绣陡然间“活”了过来,化作道道丝状银光迎向天际,像一张交织的网迎向了两只黑龙。乌云裹挟着黑龙猝不及防撞在这张网上,翻卷的前锋一片片消散,似是被丝状银光剿灭,两只黑龙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清风以神念喝道:“二位请绕道,此地不得惊扰!”

黑龙从云飞天速度极快,被清风所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这时天空突然出现了一轮月亮。没错,就是在大清早刚刚日出的时候,中天现出了月轮,皎洁如镜还倒映出几分东边的霞光,远处有一女子的声音喝道:“孽畜,还不受缚!”

“九天玄女宫,指月玄光鉴?”清风少见的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忍不住脱口自言自语。

指月玄光一出,立刻照破了黑龙隐藏在乌云中的行迹,满天的黑雾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无形的月光似乎带着强大的束缚之力,将黑龙的身形定格在天空。小龙昂首作长嘶状却一时没有挣开清风的银丝与空中的玄光,大龙尾巴一挥凶悍的回身,挣脱了银丝纠缠,似乎并没有完全被玄光定住。

“好凶的畜生,再吃我一记息壤神珠!”空中又传来另一个女子的声音,飞来一枚滴溜溜旋转的珠子,颜色灰黄却带着五色光芒,只有李子大小却似有千钧之力。

黑龙似乎很忌惮这枚珠子,不敢以身体硬抗,吐出一道光华与神珠相击,就像撞在了一座山上,身形一震又被逼回清风布下的银丝大网,清风的身体也微微震了震,衣袂似随风荡开。

追黑龙的应该是两名女子,持指月玄光者主困,持息壤神珠者主攻,两条黑龙后路被清风所阻,看来就要被制服。就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咆哮,听声音像震耳的狗吠,带着一波波冲击之力,指月玄光暗淡了不少,天空的月轮也出现了阴霾。

清风暗叫一声不好,喝道:“明月,你助绿雪护住敬亭上空!”已化为一道神风冲天而出。

沿敬亭山脚射出无数青光,如一片光幕罩住了空中的风刃雨箭与电闪雷鸣,天生异象最猛烈的时候已经过去,明月帮着绿雪不仅护住敬亭山,也掩住上空外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梅振衣炼制成丹的紧要关头,天上偏偏出了意外,清风可不能让这些人闹到敬亭山上,同时也有相助九天玄女宫弟子之心。

说时迟那时快,空中传来女子的惊呼,两个人的身形露了出来,一人穿月白色长裙披发无钗身形窈窕,手托一轮如月圆光,玄妙的是,它从每一个方向看都是一个圆盘状,连上面出现的阴影都是不变的。

两条黑龙也趁机挣脱束缚,咆哮着向两名女子冲去,清风从侧面追了上去,大袖银丝一卷阻了阻它们的身形,随即又被黑龙冲破束缚。他却没有再作理会,喝了一声:“你们斗黑龙!”接着盘旋绕了过去扔出金击子打向虚空。

金击子似是在虚空中打中了什么东西,就听嗷的一声叫,一个穿着黑披风的男子翻着跟头摔了出去,落在云端中一滚变成了一只狗。这条狗的身形很细长,尖鼻子长脖子细长的尾巴与四条腿,张嘴露出利齿发出低吼声冲着清风就扑了过来。而那边两名女子与两条黑龙已经缠斗在一起。

金击子打中狗后又盘旋飞回到清风手中,看着那只狗冲过来,他又扬起了金击子作势欲击,就在此时突然神色一变,一回身改变方向朝天空招架。天空极高处忽有一把三尖两刃兵延伸百丈当头就向清风打了过来,有一人喝道:“打狗也要看主人!”

“我管它是谁家的狗!”清风也喝了一声,金击子架住三尖两刃兵,发出一声震天巨响,把这件兵器给磕了回去,迎面有一人飞来接住。此人是一位威风凛凛的金甲天神,白面黑须相貌甚是英武,眉心有一道细线似有光华吞吐。

“灵宵神将杨戬?”清风心中暗暗一惊,但变故是在一瞬间发生的,已经交上手也来不及说别的。此刻杨戬的哮天犬趁刚才清风招架三尖两刃兵的功夫,已经闷声窜了过来,朝着清风的小腿肚子就是一口。

但这一口却没咬中,金击子已缩回袖中,清风手中多了一根金黄色半透明的盘古藤,如一条长鞭抽向哮天犬的耳侧。这条狗还算机灵,猛的一扭身子脑袋一躲,被鞭梢抽在了后背上,又翻着跟头飞了出去,发出嗷的一声惨叫。

这时杨戬挥三尖两刃兵当胸直刺过来,清风一侧身,挥动盘古藤,同时衣袖上飞出千道银丝,绕着盘古藤舒卷,随即移换身形与杨戬斗在了一起,哮天犬倒也凶悍,挨了一击又被抽了一鞭,此刻嗷嗷狂吠着又冲了上来。

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修为到了杨戬与清风这种境界,对付普通人种种的玄妙手段都没太大用处了,就是以法力与法宝相斗,看上去更像普通人之间的武斗。当初清风与韦昙斗心猿悟空的场面就与之类似,清风似乎并不擅长这种打法,所以后来特意向梅振衣请教打猴鞭法。

此刻他以盘古藤施展打猴鞭法也是有模有样,虽不像梅振衣那么花巧,但这一根盘古藤上的法力可有山崩地裂之威,在空中舒卷带着风雷之声。清风的鞭法中规中矩,杨戬更不是吃素的,一支三尖两刃兵千变万化,眉心神目开合,不时有一道道神光射出偷袭清风,旁边还有一只见空子就往前钻的哮天犬。

清风有些顶不住了,一边舞盘古藤斗杨戬,一边大袖连挥挡住神光,以银丝追缠住哮天犬的身形,一点一点往后退,已经来到了九天玄女宫那两名女子的后面,喊了一声道:“莫慌张,我们三人结阵。”

事情来的太突然,难免显得混乱,无法一一分说。现在再看高空中相斗的场面,绿雪发动仙家洞天守护法阵,有明月相助,青光如幕护住敬亭,不仅拢住了满天异象,也护住了敬亭山道场。

往西偏北方向数十里外,高空中两条黑龙咆哮着攻向两名女子,龙须卷起化为飞云,口中光华吐出,甚至还低着头以坚硬的犄角硬往前撞。月白裙女子手捧一轮玄光,散射出束缚之力阻挡黑龙的攻势,黑裙黄绦女子祭出息壤神珠,小小一枚珠子滴溜溜飞旋却带着千钧山岳之力,追着黑龙猛砸。

哮天犬的天生神通似乎对指月玄光的妙用有天生的克制,刚才它突然出现,两名女子险些吃了大亏,幸亏有清风拦住了哮天犬。清风此刻与两位女子背对背而立,互为犄角守护无后顾之忧,挥盘古藤放出大袖银丝与杨戬缠斗,这个阵势倒是免了哮天犬的偷袭之患。

他们在高空云端之上相斗,虽然互相显露了身形,但还是刻意隐去了行迹,普通人是看不见的。九连山一带的芜州百姓却能感觉到天上的异常,抬头只见天空极高处云层翻滚,不时有道道光芒闪烁,还带着隐隐的轰鸣之声,似乎整座天幕都在微微的颤动。

大家都被惊呆了,田间劳作的农夫们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张嘴看着天空露出惊骇的表情,村庄里的狗都趴在地上不敢多叫一声。

“你是清风?素不相识,为何要打我的哮天犬?”相斗中的杨戬也知道了面前的对手是谁,挥舞三尖两刃兵开口问道。在人间突然遇到一位金仙,又是这样一身打扮,就算不认识也能猜得到。

“我在此地为人护法,突有两条黑龙惊扰,它们被九天玄女宫弟子追赶,而你的狗跳出来相助黑龙,眼见同道遇险,我不过顺手相救。……你是杨戬?为何一言不发与我动手?”清风也反问道。

杨戬:“我是被哮天犬所惊,感觉到它遇险所以下界赶来,恰好看见你挥舞金槌要打它,所以出手相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到这里,两人同时开口问道,搞了半天杨戬也不清楚出了什么状况。

说话间杨戬已经喝住了哮天犬,两人发出的法力已经渐渐缓了下来,都是成就仙道之人,数千年修行功果不易,谁也不会莫明其妙生死相搏。出了什么事还要细问九天玄女宫的两名女子,假如事情就到此为止,也就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

就在两人刚刚准备收手的一刹那,清风突然大喝一声不好,转身就向侧前方扑了过去,袖中的金击子直击而出,他是突然撤出斗法的,杨戬一个不留神三尖两刃兵就打在他的肩头上,打得清风七窍中有火光随着神风喷出。

杨戬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手了,原来清风发难不是朝他,远处有一团带着火焰的飞云如闪电般疾射而来,看去势就是要冲过这一片战团朝敬亭山的方向。

清风被杨戬打落云端直坠百丈这才稳住身形,但金击子已经飞出去了,正砸向飞来的火焰彤云。彤云中有一名男子穿着红色长袍,满头卷曲的棕发,手持一支金色长矛,背后衬托着三十六只飞翅状的火焰。

清风挨了杨戬一击,金击子力道已弱,红袍男子挥舞金矛砸在金击子上,这件法器盘旋着落下云端。他的去势丝毫不减,擦过战场仍往敬亭山方向去,杨戬一见这个场面,大喝一声:“且住!”伸出三尖两刃兵从侧方阻挡红袍男子。

红袍男子身形一顿,举金色长矛架住三尖两刃兵,背后火焰升腾从四面八方舒卷而来,杨戬是仓促出手,而红袍男子带着冲击之威,杨戬被震退很远,恰好飞入两名九天玄女宫弟子与黑龙相斗的战场中间,眉心神目陡然张开,一道神光射出抵住恰好飞来的息壤神珠。

真是巧得不能再巧,黑裙女子祭出息壤神珠击向大黑龙,杨戬飞了过来发现息壤神珠正砸向自己,赶紧施法抵挡,看上去就像替大黑龙挡住攻击。月白裙女子吃了一惊,指月玄光一转就向杨戬照来,刚才相斗的时候,杨戬本就是与对方一伙,她们向他出手也不奇怪。

杨戬一晃三尖两刃兵,刃尖在空中划了几个明亮的圈,抵住指月玄光的束缚之力,开口喝道:“有话慢说,莫要再斗!”就这么一个差错,那两条黑龙趁机转身就逃,现在的战场乱成一团糟,其它人也顾不上去追黑龙。

“三只眼,你放走了孽畜,是何居心?”那两名女子本就是追黑龙到此,眼见一番苦斗就快得手,又突然出了这种变故,黑龙是追不上了,指月玄光和息壤神珠都冲着杨戬来了。杨戬无奈举三尖两刃兵招架,既不想伤人一时也难以摆脱纠缠。

这边在斗那边也没歇着,红袍男子打退杨戬仍向敬亭山的方向扑去,身形刚动突然在空中顿住,原来下方无声无息飞来一根盘古藤将他的脚踝缠住,像放风筝一样拉紧了,哮天犬怒吼一声也扑了过来。

红袍男子冷笑一声挥舞金矛刺在盘古藤上,顺着这根古藤发出一连串爆响,像冲击波似的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蔓延而去。下方百丈远之外清风的身形一震,手腕一抖盘古藤松开了,他刚才吃了杨戬一记三尖两刃兵,玄功运转不灵所处的位置也不占便宜。

红袍男子的手段还不止如此,背后火焰状的翅膀飞出,交缠卷中哮天犬,哮天犬一连撞散了三片火焰,发出一声痛呼溜出了战团外,好似受伤不轻已失去了再战之力,今天它是最倒霉的,先是挨了清风两下,又被红袍男子所伤。

就在这时又出了变故,空中有一人喝声如霹雳:“梅丹佐,你休得猖狂!”

这是韦昙居士的声音,随着喝声,天空有一根扁担飞出,化成五爪降魔杵,随即尖端的五爪分开变成五条金龙,从天而降扑向红袍男子梅丹佐。

梅丹佐怪叫一声,身体迎风而长高达百丈,背后的火翅映红了半天,金矛挥舞将五条金龙同时挑开。一声长啸传来,韦昙居士收回金龙又成了一根扁担,挥着扁担又迎头砸了下来,梅丹佐金矛一挑,把韦昙的身形在空中挑了个跟头冷笑道:“这点手段,还要与我争锋?”

天空又传来一声佛号响,一朵白云涌起如莲台状,有一人的百丈法身凭空出现,正是身形妙曼容颜姣好的关小姐。这里的相斗也惊动了芜州城中的翠亭庵,观自在菩萨下界,本尊与关小姐法身一体,此刻也出手了。

梅丹佐与观自在都在云端中现出了百丈法身,仙家法力尽展,世间手段虽不过出神入化,但如此可以施展种种变化神通。这样一来却出了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再也隐藏不住身形,脚下的芜州百姓几乎全看见了。

身披万丈火焰手持金矛的天神,长着棕色的卷发,相貌俊秀已极,白皙的皮肤宛如大理石雕,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眸,是一位世所罕见的美男子。而他对面莲台上的妙龄女子,手捧净瓶身披璎珞,相貌端庄秀丽出尘,一看就是一位显圣的菩萨。

芜州乡民哪见过这种场面,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涌到院子里、大路上、田野边朝天跪拜祈祷。

万民跪拜,天空上的神灵也没闲着,观自在菩萨一现出法身,就挥起杨柳枝向梅丹佐刷来,一片清光弥漫而过,梅丹佐背后的火翅被扫灭了七、八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