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201回、山雨来时风漫天,子夜雷鸣隐惊魂

何幼姑不说话,一转身从后面离开了大厅,梅振衣朝何家夫妇尴尬的笑了笑:“看来妹妹真是恼我了,我去看看她想问我什么。”也朝后面去了。

何木生的表情也很尴尬,抬起手想劝阻,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等梅振衣走远了,这才冲婆娘小声道:“幼姑这孩子在使小性子,莫要冲撞了梅公子,他虽未告诉我们身份,但也没有丝毫对不住我们的地方,要不你也去看看?”

何仙姑道:“这么多年不知道他是谁,幼姑有些着恼也不意外,责他几句而已,想必不会让梅公子下不了台。……他这次上门,会不会是来提亲的?”

何火根面露喜色道:“我们家要办喜事了吗?”

何木生:“别忘了幼姑的病还没治好,梅公子这次来应该是说治病的事吧?”

不提厅中何氏一家如何议论,何幼姑一直走到后院,在梅振衣当初从天而落的水塘边站定脚步。梅振衣跟了过来,低头问道:“妹妹还在生气吗,你想问我什么?”

何幼姑转过身来,仰起脸看着他,直截了当的问道:“吕道长,这一次到我家,没发现大家看你的眼神有什么不同吗?”

梅振衣长揖及地,赔礼道:“幼姑妹妹,我不该瞒了你们这么多年,我就是梅府长子梅振衣,早想对你们明说,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你们是如何知道的?”他一见这个架式,也就不再兜圈子,痛痛快快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他不这么说还好,话一出口就见何幼姑一跺脚,眼圈都红了,质问道:“你还问我,两年前你说我有先天不足之症,天年不过三七,你刚走没几个月,你们梅家就来人了。”

“谁?我可是吩咐过家中下人,谁也不许向你们泄露我的身份。”梅振衣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

何幼姑:“原来你一直想把我们蒙在鼓里,还讲什么早想明说?来的人是六老爷梅六发,他找上门告诉我们一家,小吕道长就是梅家的小公爷,还说我的病梅家大少爷一定能治好,让我们放心等待。然后又告诫我们全家人,谁也不可泄露消息,大少爷不暴露身份必有深意。”

原来是梅六发干的,可惜这小子已经死了,梅振衣也无法再去追究,梅家的下人中知道他与何家的关系,又能私下里干出这种事的只有梅六发了。梅振衣叹了口气又问道:“六发还说什么了?”

“这些还不够吗?当时我娘正在张罗着给我找婆家,上门提亲的人很多,她是左挑右选。而我爹不同意我出嫁,认为病没治好,嫁出去是害人家,时常与我娘拌嘴。……但是六老爷一登门,谁也不敢再提这些事了,甚至都不敢让我多出门!……六老爷没明说,但意思谁不清楚?梅大少爷,你好威风!就让我这么不明不白的等着你吗?”

何幼姑发出一连串的质问,有些气喘,忍不住咳嗽起来。梅振衣上前轻轻抚着她的后背道:“幼姑,生气可以,但别伤了身子,是我不对,可我真不知道六发来过,确实不是我让他来的。”

何幼姑:“他是你们家的奴才,若不知揣摩主子的心思,敢背着你这么做吗?”

这一句话问得梅振衣难以回答,是啊,六发若不是揣摩他的心思,敢做这件事吗?说到底还是他与何家的关系太暧昧了,六发才会私下里挑明,以为猜中了少爷的想法。梅振衣也不想多做辩解,只有哄着幼姑道:“错都在我,妹妹想怎么责罚我,才能不生气?”

幼姑一扭身子上前一步,甩脱了梅振衣轻抚后背的手,红着眼睛低头道:“我哪敢责罚你,梅公子一个不高兴,芜州都要颤三颤,我们何家可承受不起。”

何幼姑说出这种话来,梅振衣也不知心中什么滋味,他不是想欺瞒何家人,没说明身份怕的就是今天这种局面。如今何氏夫妇以及何火根对他很恭敬,但却有了一种难言的生疏感,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上门蹭饭惹人疼的小吕道长。

只有何幼姑把他叫到后院红着眼睛斥责一顿,才能感觉到她还是把他当作从小一直认识的那个人。想到这里,梅振衣干脆把脸色稍微一板:“幼姑,你何苦这样说我?我是那种人吗?这些年来,我可曾做过任何对不起你们一家人的事?你们对我的好,我一直记在心里。”

见梅振衣也有些动气了,幼姑撅着嘴扭过脸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从一开始就骗我,独自一人在齐云观父母都不在身边,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还隔三岔五来我家骗吃骗喝,害得我和哥哥还经常上齐云观给你送东西。”虽然还是在数落,但责问的语气淡了不少。

凭心而论,何氏一家人对“小吕道长”是很不错的,何木生甚至把他当作了半个儿子。梅家虽然私下里帮了这一家人不少忙,但论家业根基,何家对他的付出未必不如梅家对何家的付出。

梅振衣为什么要“骗”这一家人,这个历史遗留问题追究起来就复杂了。他第一次上门送药,也许是因为何幼姑眉目之间酷似曲怡敏吧,牵动了他穿越前记忆中的情怀,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是怕吓着这一家人。

如果就是这么一次交往也就罢了,但是后来与何家兄妹弟结识就不那么简单了,扪心自问,梅振衣也不是单纯的要给何幼姑治病。那时候他刚刚穿越不久,仍处于孙思邈离去后有些迷茫困惑的时期,尤其是对自己的身份有些迷茫,他身边甚至都没有真正的亲人。

在与何家人的交往过程中,他找到了一种很平凡的普通人之间的亲切感,这种心境正是他当时所需要的,所以也不想开口说破。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微小的误会越积越深,到现在还真不好开口说出真相。梅振衣甚至有些感激梅六发,已经挑明了,省得自己再去为难,如果不想瞒何家人一辈子,总是要面对今天这一幕的。

“幼姑妹妹,如果我说就是为了骗你,从当初见到你第一面开始,你信吗?”梅振衣这一句话问到了关节上,想当初何幼姑只是一个五、六岁面黄肌瘦头发稀疏的小丫头,何木生也不过是个老实憨厚的农家汉子,梅家大少爷能骗他们什么?

幼姑也不再生气了,期期艾艾的说道:“其实我没什么好怪你的,你没骗我们家什么。如果说这是骗,不知有多少人家都希望能被你这么骗一次?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是梅公子?”

梅振衣一耸肩:“我也没办法,自从一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是梅振衣,开始有点想不明白,但后来也就认了。……假如叔叔婶婶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你还会当我是道士哥哥吗?”

前面几句话何幼姑听得似懂非懂,后面一句何幼姑却听明白了,假如当初就知道小吕道长是梅家大少爷,也不可能有这些年自然而然的交往了。何幼姑站在那里沉默了半天,咬了咬嘴唇抬头问了一句:“好吧,梅公子,我还把你当成道士哥哥,只想问一句,如今你打算怎么办?”

此刻何幼姑的神色含羞带嗔,说话时微微喘着气胸脯也在起伏,恍然就是曲怡敏的模样,梅振衣看着她不觉中心神有些恍惚,不知自己究竟是回到了穿越前,还是穿越后的那个妄境,忽然觉得有些晕眩,扶住何幼姑的肩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明日我就要闭关炼丹,等灵丹炼成,或许能治你的病。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此事一定需要你自己点头。”

何幼姑却误会了,低着头看着脚尖道:“我听说梅公子认了府中从小伺候的一对丫鬟为表亲,后来娶为媵妻,是个有情种子。但我等的是道士哥哥,你若上门提亲,我想要明媒正聘,梅公子能做到吗?”

明媒正聘这四个字,在当时的年代,以梅振衣的身份几乎是做不到的。就算何木生有个小小的承务郎出身,南鲁公的嫡长子也不可能娶他的女儿为正妻,婚姻大事父母之言,梅振衣自己也做不了主。

何幼姑说这句话的时候很伤感,不知道是有意为难梅振衣还是她自己的真想法,或者就是为了赌气?她明知道这个要求梅振衣肯定答应不了,但还是说了出来。

梅振衣怔了怔,随即道:“好说,但我与妹妹商量的事,却不是这个。”

何幼姑有些意外的抬起了头,神情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失望:“你要和我商量的是什么事?”

梅振衣:“你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弱,不能再耽误下去必须服药。但我炼的灵药,药性相当猛烈,你能否承受尚在未知之数。若不服药还有三、四年光阴,若服药,可能生也可能死。”

何幼姑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不再说别的,上前拉住梅振衣的袖子道:“道士哥哥,你是孙老神医的徒弟,说话我信,有几成把握?”

梅振衣:“七成把握。”

何幼姑看着他,眼中有水光,就这么默默的凝视了半响,这才闭上眼睛道:“我服药,这条命就交给你了,刚才那些话算我没说过,这些年你也是真心待我和我的家人,我不想为难你。”

梅振衣:“既然你答应了,我再去问问你的父母,这话一定要提前说清楚。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的,明日就进山炼药,下个月就来接你去服药。”

……

梅振衣炼药的地方在敬亭山后山的一片幽谷中,就是梅毅等人当初击杀明崇俨之地。这里如今已经成为敬亭山仙家洞天的中枢,这一片山区有法阵守护,一般人进不来。而山中另有玄机,就算进来了也找不到这片幽谷,除非山神绿雪放开门户——此地叫作神木林。

梅振衣进入神木林闭关炼制九转紫金丹,清风站在离山顶不远斜伸出峭壁的望天石上,对知焰道:“有我与明月在,一定不会让梅振衣受半点惊扰,你还是回去吧,守好青漪三山就行,不论敬亭山这边有什么动静,你约束好门下谁都不要过来。通知提溜转安抚满山鬼神,不要靠近敬亭山。”

知焰走了,明月在一旁问道:“梅振衣炼制丹药会出什么事,连知焰也帮不了忙?”

清风抬头看天:“那种灵丹,本就不该在人间炼制,成丹之时必然天生异象,也惊动鬼神。风刃、雨箭、卷云、落雷,如此种种惊扰不断,炼丹者必须有人护法。”

明月:“我听清风哥哥的语气,担忧的不仅仅是这些?”

清风:“丹方已改,天生异象不会太难对付,只护住梅振衣一人的话就更容易了,如果就是这些,以知焰修为勉强可为梅振衣护法。但是敬亭山不高也离人烟太近,山下不到十里外就有田舍村庄,要控制这些天象惊扰不波及人烟,就不是知焰所能。”

明月:“这对你我而言并不难啊?你为何不让知焰留在这里?”

清风:“这些都不是值得担心的,我只是怕出不可测的意外,浑沌之事无法推演,梅振衣为炼丹四处寻药,早已牵扯到人间与仙界太多的人。……明月,一会儿你去神木林以法力相护绿雪,她虽是山神但修为毕竟低微。”

明月:“知道了,有山神道场与仙家洞天依托,以我的法力帮绿雪,山中出什么事都不怕,清风哥哥就看好山外吧。”

说话间起风了,一片树叶被卷到半空,突然间无声无息的凭空被裁成整齐的两半,紧接着又化成很多碎片,明月吐了吐舌头道:“这架势,与瑶池结界中的罡风阵差不多。”

清风:“风刃已落,你去神木林吧。梅振衣的炼药之法最后成丹虽然简练,但至少也要一天一夜时间,这一天你就帮绿雪守好敬亭,无论山外发生什么事都别管。”

明月一闪身就不见了,满天的风刃却没有到落到敬亭山中,在半空就遇到一层无形的阻隔,发出一道道摩擦的火花,敬亭山上空就像落下了一片火花雨,还有一阵阵如炒豆般的噼啪声。

这是看不见的仙家洞天守护结界阻隔,清风只是背手站着并未理会,有明月相助绿雪守护敬亭山就足够了,不需要他出手。

梅振衣是从正午开始炼丹的,这一天快日落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开始变了,不断有云层在敬亭山上空生成,越积越厚,风也越来越大,厚厚的云层被满天狂风卷成了巨大的螺旋状,开始下雨了。

这雨滴十分奇异,夹杂在风刃中闪着冷森森的寒光,盘旋激射宛如利箭。风越来越大,雨越来越密,云层也越垂越低,但清风的脸色毫无变化就像没看见。天渐渐黑下来的时候,半空中一阵震耳的惊雷炸响,不是一道闪电,而是数十道刺目的闪电从云层中直击敬亭山。

这时清风终于动手了,却不是迎击闪电,这些惊扰明月自然能帮助绿雪挡下。他一挥衣袖,一片弥漫的神风从敬亭山脚下升起,盘旋而上如一只倒着张开的大袖,将波及范围不断扩大的天生异象约束在敬亭山上空,不使其冲击到山外。

这一天夜里,芜州一带很多人都没睡踏实,总是莫名觉得心里慌慌的安定不下来。从远处看敬亭山,星月无光,山上隐约有滚雷声和微弱的亮光闪烁。假如到了山中那又是另外一番光景,风刃雨箭、卷云翻腾、电闪雷鸣,到半夜子时达到了极致,简直是惊天动地。

天生异象看似惊天动地,却没有给清风、明月两位金仙带来太大的麻烦,到天色微明时已渐渐开始减弱。太阳刚刚露出远方的地平线,西偏北方向出现了一片涌动的乌云,颜色漆黑如墨,急速向敬亭山飞卷而来,清风的脸色微微一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