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197回、洞天成诀二十四,乱象未雨先绸缪

明月只是看着递到眼前的鱼骨剑,却没有伸手去接,皱着眉心摇头道:“好重的血腥杀气,我一点都不喜欢。如此淬炼是对的,我也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少说只需几十年,应该就能把这柄剑淬炼纯净。”

提溜转在一旁惊讶道:“少说几十年?那么多说岂不是上百年?老天,我最怕这雷声了,离得近都能将我的神识震散,每次打雷我都远远的躲开方正峰,难道青漪三山要听一百年的滚雷吗?”

明月看了一眼清风道:“清风哥哥,你就帮他们一把。”

清风点:“行,我可以施法,隐去青漪三山中的雷声与法力波动,让它传到外面去,这山在大湖之中,雷声传出之后,对外界也没什么惊扰了。”

这时知焰仙子开口道:“明月仙童,我还有一事请教。随先生送给梅振衣的那面镜子,上面有神识灵引,有什么办法可以洗去?”

明月一伸手:“拿过来给我看看。”

梅振衣取出镜子递了过去,明月拿在手里左照右照,不时还摸一摸自己的脸,就是天真可爱照镜子的小女孩模样,清风站在一旁也不阻止。过了一会,明月口中念念有词,一指镜子回头道:“清风哥哥,这镜子真是神妙,我看见天地灵根了。”

清风似乎并不意外,柔声道:“数一数,树上还有几枚果?”

明月:“还有五枚,我记得当初剩七枚来着,看来六十年过去了,镇元子又摘了两枚。”

这灵宵宝殿的照妖镜真是妙用无穷,明月拿在手里,能照见万里之外五观庄中的天地灵根。看来只要有机缘引动神识,又有足够的法力御器,这面镜子可以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

明月照了一会,放下镜子用小手抚摸,叹了一口气道:“下灵引之人法力比我深,修为比我高,我有办法把它抹掉,但法力不够,只有借助外力帮助慢慢去洗。”

梅振衣:“请问如何借助外力?”

明月:“很难,但你已经有办法。你是不是在山顶上布了一个引雷的法阵,用指妖针激引天雷淬剑?我已经施了洗去神识之法,你只要把它镜面朝天放在指妖针上,以天雷淬炼之力洗去灵引,大约需要接连不断的十年时间。这么做还有个好处,此镜能反激天雷,相当于双倍的淬剑之力。”

梅振衣欣然道:“太好了,仙童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清风却脸色一沉:“别总想着好事,这么做隐患多多,还要问随先生答不答应。”

镜子中有随先生下的神识灵引,与随先生的神识相感应,镜中所见随先生也能知道。假如以天雷淬炼灵引,随先生当然也会有感应,天雷劈击的同时也会惊扰随先生的神识。就算以随先生的修为完全不在乎,也绝对不会高兴。

假如随先生不高兴了,他可以随时收走这面镜子,让梅振衣前功尽弃。另外还有一点,这面镜子是跟着梅振衣的,假如把它放在方正峰顶的法阵中,梅振衣本人也不能离开方正峰,否则镜子会自动消失出现在梅振衣怀里。

听了清风的提醒,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一眼,笑道:“你当初问过随先生,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他不能反悔也不能怪我们,要么食言把镜子收走,要么只能看着我引天雷淬炼十年洗去灵引。”

知焰也道:“你长居青漪三山中,这方正峰石龛是你的闭关之地,只要你在这里,就把镜子放上去,断续炼它十年就是了。”

清风瞅了瞅他们两个人,忍不住又提醒道:“你们明知随先生是什么人,还要这么做?”

梅振衣笑道:“当初知焰问过随先生,我们能不能把镜子上的神识灵引洗掉?随先生亲口说有能耐就试试,他要是不愿意的话,就请自把镜子收回。”

清风:“话已出口,怎能收回?据我推演,用不了十年,随先生自会将神识灵引收回,镜子给你留下,不过你这么干,也够烦人的!”

梅振衣:“仙童怎么只说我?这可是明月的主意。”

清风:“明月无心,你是有意。”

知焰:“无心也罢,有意也好,是随先生自找,既有此法可洗去灵引,求雷得雷又何怨?”

明月把镜子递了过来:“既然这样,你们把镜子放到指妖针上面吧,也伤不了随先生,就是有点烦人。”

梅振衣接过镜子却没有着急上山布阵,又对清风道:“仙童,能不能再求你帮个忙?”

清风微微一皱眉头:“来见你一面,怎这么多事?”

梅振衣:“这件事与您也多少有点关系,我炼的九转紫金丹与大罗成就丹也有你一份,不能只向波若罗摩求药却不帮她找人。我方才见明月能在镜中看见天地灵根,是否有办法以这面镜子找到韦昙?仙童你也见过他。”

清风接过镜子照了照,抬头答道:“若是他炉鼎身形未变,人离得又不太远,我可以用这面镜子找到他,但是找到他又怎样,你能与他说什么?韦昙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看还是等波若罗摩来了之后再说,届时让她自去见韦昙。”

韦驮天因何故陨身落入人间,现在的韦昙又是什么状况?清风并不是很清楚也没去打听,梅振衣打算过一阵子自己去问熊居士。他虽然去不了观自在菩萨的普陀道场,但可以去翠亭庵找那尊有熊居士神识依附的神像说话。

梅振衣又重新布成了引雷阵,将照妖镜放在指妖针之上,反激天雷得到双倍的淬剑之力,同时也一点点洗去随先生留在照妖镜上的灵引。清风在引雷阵中施法,青漪三山中雷声隐去。清风、明月告辞后,梅振衣将神宵天雷心法分别传授给梅毅与提溜转,告诉梅毅自去修炼,而提溜转心中有数即可。

一个月后,清风、明月又来到方正峰上,看提溜转与梅毅演示神宵天雷踏罡步。提溜转首先出场,没踏出几步就转不动了,软绵绵的趴在那里就像一阵要散开的风。明月上前把她拉了起来,像掸灰尘一般在它身上拍了好几下,提溜转这才缓过气来知道厉害,它的修行还差的很远。

等到梅毅出场的时候,他刚刚举剑跨出第一步,清风的身形就突然不见了。清风并没有消失,而是化作一道神风罩住了梅毅,牵引着梅毅踏出步法,剑上作激引的不是天空分离的阴阳二气,而是清风化作的神风之力。

一套步法踏完,梅毅本应收剑,却不由自主的挥剑向梅振衣击去,一股浩荡的无形神风之力猝不及防扑面卷到。梅振衣吓了一跳反应也是极快,全身霞光爆射尽全力抵挡这一击,耳边就听见嗡的一声响,然后眼前的天云乱飞,什么都看不清了。

不是天云在飞,而是他自己被梅毅这一剑给卷飞了。神宵天雷只是法术的名称,能激引的力量不仅仅是雷。

梅振衣不知飞出多远才张牙舞爪的摔落在地,周身霞光灭去,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也是金星乱冒,过了半天才恢复过来,却发现周身上下毫发无伤。整理衣襟站起身四下张望,才发现已飞出芜州境内,竟落在了长江北岸。

清风这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也告诉他一个事实,不论法术神通如何,论修为法力,他还差得远呢。清风上次接他神宵天雷全力一击,站在原地若无其事,而此刻借梅毅之手还了他一击,直接把他打出芜州了。

这一天,有上万名芜州百姓大白天看见一道七彩流星向北飞去,以为神迹。刺史程玄鹄也是官场老油条了,恰逢武后登基改朝后的第一年,也就此机会上表祥瑞。梅振衣听说后哭笑不得,如果这也算祥瑞的话,自己岂不成了飞天人瑞?

回山之后,梅振衣再度闭关,这次是真正的定坐断绝一切外缘,元神退守只在灵台中推演、印证种种往日所学。被金仙打飞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梅振衣最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如何建立自己的传承体系?

就他个人而言面临的考验很多,门下有提溜转这种阴神、梅毅这种剑术超绝的高手、梅氏五兄弟这种刚入门的修行人,从长远考虑,还有五湖岛上那几个水妖,甚至还可能有左游仙那种早已有出神入化修为的弟子,他怎么办?

梅振衣修行时日只有十年,就算把穿越前一点皮毛经历加起来也很短,然而所学却颇为庞杂。外丹饵药之术已是冠绝天下,还有借鉴丹霞派自创的餐霞术,借鉴符箓之道与指妖针妙用自悟的神宵天雷术。然而一个修行人无论有多少涉猎,修行根基只来源于一个体系。

比如梅振衣,他早年的修行根基就是孙思邈所传的省身之术与灵山心法,结合外丹饵药辅助修行。破妄大成之后,钟离权传了他九转金丹直指法诀,让他重头开始筑基印证,却与修为无关。但再往上的修行却是承袭九转金丹直指的丹道,钟离权单独点传法诀。

梅振衣不可能要求其它人都有自己这样复杂的经历,他必须把自己所学理顺了,成为一种不同人皆可互相借鉴、统一修习的完备体系。“九转金丹直指”虽然简练,但梅振衣觉得这套法诀只偏重于修行境界,直指向上,对一些修行中可能遇到的枝节问题并未提及,而这些容易被忽略的枝节,在日常行止中往往很重要。

这一次闭关的时间可不短,直到年末快过春节时才走下方正峰。他将自己往日种种所学在灵台中相互印证,自筑基入门时起,直至破妄大成,各种法诀境界彼此融会贯通,自成一门法诀,名为“二十四洞天”。

“二十四洞天”修行次第依次为存思、初阳、三关、内景、摄欲、炼形、退病、五气、抽添、玉液、重楼、归壶、璇玑、开光、结丹、御物、炼器、外景、内息、九转、辟谷、御形、破妄、不堕(大成真人)。

其中“炼形”之前的六层洞天法诀为显传,可以公开流传于世,它是丹道修行的基础,也是平常修身养性的法门,就算你练不成,照之习练也并无危害。梅家弟子,包括到齐云观来求医问道的芜州百姓,愿意学都可以学。

前六层洞天法诀也是接连好几道坎,若无相当的资质与悟性,过不了这么多关,就意味着这一世与仙家妙诀无缘。

从“炼形洞天”之后,法诀为师传,必须拜师入门受戒才可修习,修完二十四洞天,就算是道法大成了,有资格传法收徒。至于“不堕洞天”再往后,就属于秘传,需要师徒之间一对一的点传心授,没有成体系的法诀,钟离权就是这么教梅振衣的。

梅振衣有个愿望,就是想整理一套完备的传承法诀,直至世间法的尽头。但他本人还未修行到出神入化的尽头,这样的法诀现在还不可能整理出来,目前只有这二十四洞天。自己修为有多高是一回事,能教出什么样的徒弟又是另一回事,能留下什么样的完整传承更是另一回事了。

年终岁尾,梅振衣回到菁芜山庄与家人团聚,弟弟梅振庭已经十六岁了,是个俊朗的少年,一直在家塾中学习。梅氏子弟家塾如今已是当地最大最有名的私塾,请的教师也不拘一格,文史经典、刑名经济、各教玄学、数术格致都有人教。

唐代以杂科取士,并不像后世明清两朝那样只以八股文章为重,另一方面梅氏办家塾并不偏重于科举,这些弟子也不可能都去当官,能拥有各方面的学问是最重要的,在世间皆有用处。

除了梅氏家塾,芜州一带最有名的就是柳氏家塾了,梅振衣的舅舅柳直也效仿梅家,为族中子弟兴办入学私塾。梅、柳两大世家后来在芜州一带传承千年,是最悠久的名门望族,出了不少赫赫有名的人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家塾传统一直绵延千年。

梅振衣在菁芜山庄中过年,年后又带着谷儿、穗儿去宁国县拜见舅舅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在柳家住了七、八天,然后回芜州与玉真等人一起入城赏花灯,过了上元节才回青漪三山。

过完年之后,梅柳两大家族的私塾又多授一门功课,结合道家经典传授二十四洞天中的前六层洞天修行法诀,并不勉强,愿学就学。

在修行界往往不是徒弟拜师父,而是师父找徒弟,传人当然先从自家子弟挑起。梅家的子弟可不一定都姓梅,像何家村何木生这样的人家,也算是依附于梅家的田庄佃户,他们的子弟只要自备笔墨纸砚,每年交三百文塾资都可以入家塾受教。

新的一年到来了,再过大半年,波若罗摩花即将开放,经历了白牡丹、梅六发等伤心事种种波折之后,一切看似很顺利。但梅振衣心中隐约总有预感,这种平静的日子不可能太久,不出十年,世间必有乱象,自己的日子绝不会象这十年那么轻松了!

穿越十年所见唐代,与历史记载并无太大差异,但诸事种种内情与以前的想象完全不同。从玄奘西行,到人皇印出现、武后登基改朝,人间看似平静,但仙界纷争苗头已起。以他对历史的了解与现实中的修行经验,大周再改回大唐的历史绝不会很简单,仙界的矛盾迟早会卷入到人世间。

梅振衣只希望在这几年难得的平淡岁月中,努力做好自家的事情,好好在山中修行,同时加紧青漪三山仙家洞天的凿建,为将来不可知的事情多做一些应对准备。

张果与星云师太仍然未回,梅振衣有些为他们担心,但想想也正常,当初知焰历苦海劫可是整整三年,不可能人人都像他这样七天走过奈何渊,却未见前世种种。

闲话少述,只说新年正月十五这一天,城中灯会,芜州地方还有传统的庆祝节目,各乡各族都派出舞龙队、高跷队、花鼓队等进城表演,在各家商铺门前讨赏,还要在州府门前集会比赛,这是老百姓一年中最喜庆的时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