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卷:雷神剑
第196回、踏转三山神宵步,引剑凭空画雷符

大少爷要亲自下厨做菜,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所有人就连知焰仙子都好奇的一起来到了齐云观,把厨房里的米缸团团围住,把梅家的下人们都吓了一跳,不知出了什么事,大少爷怎么突然对米缸来了兴致?

提溜转没有用碗,施法从湖边凌空捧着湿漉漉的沙子来了,弄的可不少,梅振衣说一大碗,它至少弄来了一脸盆。常人看不见提溜转的身形,只能看见一大捧沙子漂浮在半空,湿漉漉的却不往下滴水,这要在别的地方可是会把人吓坏的。

“沙子来了,梅公子要我怎么办?”提溜转急不可待的问道。

梅振衣:“先捧着吧,还缺一样东西。”

齐云观东院的厨房不是梅太公家的小院,没有抄虾的网,梅振衣吩咐下人去找,过了半个时辰,梅二南送来一个渔民用的,带手柄的兜网。

梅振衣接过兜网,吩咐提溜转把沙子都倒入米缸中,紧接着插入兜网顺手向上一抄,沙子和米粒都从网眼中漏了下去,抄上来的却不是河虾,而是满满的一网青漪湖中特产的银丝鱼。这种银丝鱼细长半透明,一般只有三寸长,肉质异常鲜嫩,可以做汤羹也可以煎鸡蛋,是当地的一道特色菜。

众人齐声惊叹,提溜转叫道:“这是什么法术,我想学!”

梅振衣:“想学吗?把我教你的阴神炼形之术习练纯熟,然后才能教你这些。现在嘛,把这缸米里的沙子挑干净,再施法把米粒里的水气都弄干了。”

提溜转:“我知道了,梅公子以后一定别忘了教我,这叫什么法术?”

梅振衣:“神宵天雷。”

知焰在一旁掩嘴笑道:“龙虎山张道友真没白来,你自悟的神宵天雷术已可传人了,只是方才看你施法,并不是圆转无碍。”

梅振衣点头道:“这里你的修为最高,看的也最明白,我需要闭关静思,将以前所学种种与自己所悟融会贯通,也到时候了。”

……

修行人“闭关”分为两种情况,一种就像知焰曾在随缘小筑中定坐三年,元神退守断绝一切外缘,不历苦海不得出关,往往需要有人护法。这种闭关要有相当高深的修为与定力才行,一般人定坐三年是不可想象的。

另一种闭关并不是完全断绝外缘元神退守而枯坐,而是归隐于山林或静室,不见外客,专心做一件事或思索什么问题,不希望被其它的纷扰打乱。其间可能有短期的定坐与灵台推演,其它的时间还是能与人交流的,只是其它人不能主动去打扰他,出关也是自愿,未必就是解决了问题。

梅振衣在方正峰那个广场平台的尽头,面临巅峰的绝壁下,开凿了半间石室,将将只容安身定坐。他带着一只白葫芦在此静坐,往往一坐就是好几天,偶尔回随缘小筑与谷儿、穗儿等家人见面,并到书房记录下什么,过几天又去方正峰独坐。

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梅振衣正式搬出了居住了十年的齐云观东跨院,隐居入青漪三山中。玉真、谷儿、穗儿、梅毅等人也居住在青漪三山。

梅振衣刚刚闭关,就在方正峰独坐了一个月,除了知焰仙子之外,其它人都不得进入方正峰打扰。阿斑和小葱奉命守在方正峰山脚下,成了一对镇山瑞兽,这是提溜转的命令,其实也用不着它特意发号施令,整个青漪三山中只有这一对小家伙会乱跑,其它人都不会去打扰梅振衣。

一个月后知焰仙子与梅振衣在方正峰上来了一场斗法切磋,两人整整斗了三天三夜,整个青漪三山都能听见天空传来的鼓乐与风雷之声,斗法的结果当然是不分胜负,这只是一种印证并不是真正的相斗。知焰用的法器是穿云梭,梅振衣用的法器是得自西海湟的鱼骨剑。

然后两人一起下山,梅振衣又在随缘小筑中住了七天,白天在书房中与玉真公主还有两位夫人谈论诗词歌赋,也不知他都了悟了什么。

七天后他又回到了方正峰,将十三枚玉符围绕着终年云雾飘渺的方正峰绝顶布置了一个引雷阵。梅振衣擅长炼器,却很难炼制鱼骨剑,于是想到了西海湟曾用过的办法,引天雷淬炼。

玉符布成的引雷阵需施法方能发动,梅振衣不可能总是站在方正峰顶上引天雷来劈自己,他把法阵布置在这个位置,就是利用九连山地脉的灵气来成阵,这里恰好是整条地脉的灵根所在。

在张修那里学来的奇门术,结合自己所悟,梅振衣将指妖针就放在了方正峰最高处做为阵枢,借九连山地脉灵枢之气激引天雷,鱼骨剑就安置在指妖针上方,剑尖向上凌空而立,就似有看不见的力量扶持,远看上去像一根引雷针。

利用天然的力量来淬炼鱼骨剑,这里也不可能每天都打雷,但方圆数百里之内只要有雷云生成,都会向这一带汇聚,雷电之力会被指妖针引下来击在鱼骨剑上,尤其在雷雨季节,方正峰上的雷声滚滚最为密集。

后世的《芜城州府志》记载:“自大唐载初年间,青漪湖中隐隐有惊雷,一年四季断续不绝,再十余年,湖中三山一夜不见,疑为神迹。”这一段其实是记载梅振衣淬炼鱼骨剑以及最终将三山形迹隐去的过程。

引雷阵布好后的三个月,梅振衣仍坐在方正峰绝壁下的半截石室里,在滚滚惊雷中安稳定心闭关修行。三个月后,他把梅毅叫上了山,向他要过镂金剑,当场演示与讲解了一套剑法。

只见梅振衣披发持剑,剑尖直指天空,身形急转脚步交错在地上滑过,尘埃中没有留下半点足迹,但九连山地气涌动,天空随之发出共鸣的雷音。当他停下脚步时,问梅毅道:“毅叔,刚才的感受如何?”

梅毅:“少爷的剑一直指着天空没有落下,我有一种感觉,只要你把剑指向我,我避无可避,只有施法硬受一击。”

“梅振衣,你方才所踏,是什么步法?”梅毅话音未落,他身后突然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再看清风、明月两位仙童不知何时已来到方正峰中。开口问话的是清风,他不问是什么“剑法”却问是什么“步法”。

梅振衣收起镂金剑上前施礼问候:“二位仙童,今日为何有兴致光临青漪三山?”

明月微笑着答道:“你刚才踏这套步法,带动了九连山地气汇聚和天空阴阳云气分离,我们也被惊动,有些好奇所以来看看。”

梅振衣:“方才的步法,名为神宵天雷踏罡步。”

梅振衣向张修请教紫府神雷符,并不是为了偷学符箓之术,而是为了印证自己的修行。他刚才以身体为笔,手中剑为引,在地上画了一道紫府神雷符,运用的步法就是当初张修画符的笔法。

凝聚的威力却不在于地面上这道无形的符,而在于他手中的剑,他给梅毅演示的时候,剑并没有劈下来,但是法力的扰动却惊动了清风、明月。

“神宵天雷踏罡步,以你的修为竟然能自创这等法术,悟性实在惊人!”清风微微点头说道,然后又转头问道:“梅毅,你学会了吗?”

梅毅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只看了一遍而已,未得其心法玄妙,我还踏不出同样的步法。”

“我学会了,梅公子踏的每一步我都记住了,飘飘乎乎很好玩!”提溜转在绝壁半空喊道。刚才梅振衣演示的时候,它与知焰仙子就站在半空看着。

梅振衣好气又好笑道:“既然你学会了,就来演示一遍。”

提溜转飘下半空来到广场中央,它本就像足不沾地的一阵风,速度非常轻快的转了一圈又一圈,身形滑过的轨迹就是梅振衣方才的步法,学的是一丝不差。演示完毕之后站定道:“梅公子,我学得怎么样?我知道这是什么步法,就是张修那天画的紫府神雷符的用笔顺序。”

明月被逗的咯咯直笑,连清风都忍不住莞尔道:“世人常说鬼画符,眼前所见是真真正正、如假包换的鬼画符!”

明月接着笑道:“提溜转,你的步法虽然一丝不差,但也没有丝毫作用,就是学了个样子而已,未得形神之妙。……梅振衣,你今天要讲法吗?那就讲吧。”

梅振衣今天找梅毅来,就是要讲解自己新创的神宵天雷踏罡步,踏出这种步法的基础是“御天下大块之形”的修为,也就是修行人通常所说的神行之术,其中还借鉴了星云师太的云形步。但它特殊的玄机在于将画制紫府神雷符的笔法转化为步法,施用的心法是梅振衣自创的神宵天雷术。

他将其中玄理介绍了一番,清风听明白了之后道:“既然是你梅氏秘法,我就不与听闻了。……梅毅,以你的修为,完全能够掌握,只要悟透其中心法。你先学吧,一个月后,我再来,你尽管踏出这套步法,我自会助你一次功成。”

清风还挺关心梅毅修行的,虽未正式收他为徒,但也不忘为其考虑。明月则笑眯眯的对提溜转说:“你就不行了,现在还学不会这套步法,但我教你一个法子,就以阴神炼形术,炼形之时踏这套步法。”

梅振衣又补充道:“我教提溜转神宵天雷心法,它在炼形同时不知能踏出几步?”

明月:“如果这样的话,提溜转若能将这套步法重头到尾演练下来,那就意味着阴神炼形圆满了,只差一步即可入妄。若破妄成功,也可凝聚实形。”

清风似笑非笑道:“那可就是鬼真人了,可惜呀,对于提溜转来说,非三年五载之功可成,还是先老老实实修炼阴神炼形术,莫想着一步登天。”

几个人都拿提溜转的修行说事,把这小鬼说的有点发懵,凑到明月身前问道:“你们是什么意思?我踏出这套步法就可凝聚实形?”

“不是说你踏出这套步法就可凝聚实形,而是说你有了可凝聚实形的修为,才能以神宵天雷的法诀,踏出这套完整的神宵天雷踏罡步。”知焰也飘落到梅振衣的身边解释道。

明月一指提溜转:“梅振衣,你就教它心法,我也过一个月再来,看提溜转能踏出几步。”

两位仙童说完话已准备告辞,梅振衣上前一步道:“清风仙童,我新创的神宵天雷,能否请您试招?”

清风瞟了他一眼:“想和我动手?那好,来吧!”

梅振衣刚才给梅毅演练时,剑一直没劈下来,因为新创的法术难以预测后果不敢轻易对人施展。现在清风来了正可以拿他试法,以他的修为之高也不怕被神宵天雷所伤。既然要和清风试,正可发出威力最大的一击。

梅振衣手中威力最大的紫电剑已被张果带走,此刻飞上方正峰顶撤了引雷阵,取下了那柄鱼骨剑。众人都远远的退开,只有清风还站在原地。

梅振衣从方正峰顶上飞身而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施法了,此时就看出地仙修为的境界妙处。他刚才给梅毅演示神宵天雷踏罡步,是站在地上一步步踏出,为了让梅毅看清楚。但此时他的身形在空中并没有踏步,而是以元神之力在周身之外踏出紫府神雷符的笔画轨迹,激引神宵天雷,半空中一剑劈下。

半透明的鱼骨剑发出耀眼的金光射向天空,空中有一道百丈金蛇般的闪电直劈而下,却听不见霹雳之声,只有周围空气受激膨胀发出一连串的轻微爆裂声,就算离得很远,也能感应到那锐利无匹的气势。

清风祭出金击子,朝天一挥正好接住了这道闪电,一团爆射的金光陡然将他包围,连他身上的银丝羽衣也被一道道电光所笼罩,此时才传出震耳的霹雳声,滚滚回音久久不绝。

梅振衣只发出了一击,已经尽了全力,飘然落地问道:“仙童,这一记神宵天雷威力如何?”

清风露出了些许赞叹之色:“以你的修为,竟然能发出这样的一击,虽伤不了我,但威力也当真了得!我若不事先出手破法,你这一击劈来的时候,我也躲闪不开,只能硬接却无法同时反攻。”

提溜转惊呼道:“如此说来,清风仙童也奈何不得梅公子喽?”

清风笑了:“我只是说他那一击劈来的时候,我无法闪避与还手只能硬接。但我可以事先出手破法,也可以接住这一剑之后再还击,比如我现在就可以一击把梅振衣打出芜州境外。……梅振衣,在我接住神宵天雷还击之前,你能再发出同样的一剑吗?”

梅振衣喘了一口气道:“不能,我得歇会。”

清风:“你毕竟只修行十年,资质再高、福缘再好、灵药再多,法力根基还是浅薄的很。十年成就地仙已是惊世骇俗,莫要贪求精进,根基扎实是当务之急。若论法力深厚,你根本谈不上,虽可借洞天灵气、修行灵药相助,但过程却一点都偷不得懒。”这话的意思很直白,梅振衣修为精进确实很快,但法力远远不够精深。

梅振衣抱拳鞠躬:“多谢仙童指教!”

清风却又以神念悄然道:“像你这种情况,真应该去找镇元子弄一枚人参果服用,对你修行中的法力增长大有裨益。”

明月看了看方正峰绝顶,又看了看梅振衣手中的鱼骨剑,皱了皱小鼻子问道:“梅振衣,你布了一个阵式,天天在山上打雷,是为了淬炼这柄剑吗?”

梅振衣赶紧把鱼骨剑递过去道:“就是为了淬炼此剑,这天材地宝加工太难,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布阵激引天雷,正想请教明月仙童,如此炼器是否最佳?”

梅振衣炼器之道越精,就愈加意识到明月的不凡之处,想当初明月把左游仙的指妖针炼化成现在这个样子,梅振衣自己是万万做不到的,有此机会当然要请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