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94回、慷慨投桃知报李,欲取先与不多言

妖王扣自然是一人戴一支,神识相通好配合紫电、青霜剑联手合击,白葫芦是信物,有事不仅可以去找乾元山风清、月明,也可以去找乔散人,更重要的可持此物去见十大妖王。龙空山如今已被十大妖王彻底盘踞,不是想进奈何渊就能进去的。

紫电、青霜剑要演练纯熟,以自身的修为结合神器的妙用,才可以御器相合,梅振衣与知焰毫无保留的讲授了两人合器的心得感悟,让张果与星云师太一定要在入昆仑仙境之前将这两柄剑的妙用以及配合掌握纯熟,这比他们自己摸索要方便多了。

张果走了,家中的琐碎俗事都交给菁芜山庄的管事赵启明打理,生意、田庄等事务有梅氏五兄弟负责,大事则由玉真公主作主。玉真如今不经常住在齐云观,大部分时间都留在青漪三山的随缘小筑,谷儿、穗儿也常住随缘小筑,有什么事提溜转来回传讯。

如今的随缘小筑规模相当不小了,除了前厅与两边的侧厅之外,后面又修了中庭、跨院、后院。这里相当于梅振衣的私宅,后面是平时的清修之地,前厅是待客之所,中庭还可开筵席供多人饮宴。

承枢峰对面的法柱峰脚下,绿树掩映中修了一所“听松居”,是专门供访客留宿的地方,此时的青漪三山还没什么访客,那是为将来准备的,静室客房有数十间之多。另外梅毅、立岚、张果等人各有修行居所,散落分布在法柱峰中,规模都不小。

修行居所不是仅为一个人准备的,比如梅毅平时修行的地方叫藏剑庐,两进很大的草堂院落,中间还有演武场,梅氏五兄弟练剑学艺就在这里,全住下绰绰有余。反正梅振衣不缺钱,梅家也不缺物力与人力,建造规模全按照长远筹划。

梅振衣甚至在法柱峰的另一侧,山脚下临青漪湖边的缓坡上修建了一座五湖山庄,目前只是雏形还未建造完毕。这里是给大官湖中胡龙腾等几个妖怪准备的,钟离权已经预先替他收了这五个徒弟,时间还要再等九年。

在梅振衣凿建青漪三山洞天的蓝图中,这个洞天福地有两处门户,一个是从齐云峰方向,就对着齐云观的后院,供自家子弟出入,另一处从青漪湖中的方向,迎门就是五湖山庄,供来访外人出入。这两处门户都挺有意思,从齐云峰过来先要跳过断崖,从五湖山庄进来后要翻过或绕过法柱峰。

张果刚刚离去没多久,青漪三山就迎来了第一位修行界重要的访客,龙虎山掌门张士元的嫡长子张修。

几个月前梅振衣派梅毅去了龙虎山,梅六发之事处置的不仅让张家,也让天下修行各派无话可说。梅六发是该死,但那张侥的举止也不善,仅回一封信道歉是不够的,做为往来礼数,张士元派自己的儿子亲自登门了。

张修与梅振衣同岁,今年都是二十二,但梅振衣是十月生辰,他是四月生辰,比梅振衣大了半年。此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打扮看上去像个书生,谈吐很有几分出尘之气,与梅振衣很是投缘。

张修来此无非三个目的,一是向梅振衣通报张家如何处置张侥,并表达歉意;二是对梅家的处置表示感激,上门结交修好。另外还有一个私人的请求,就是向梅振衣求药治疗一个人的伤势,这个人居然就是得罪梅家的张侥。

提及龙虎山处置张侥,不可避免的就谈到了门中戒律,一般修行人的戒律是不对外人公开的,但道友之间交流时可以相互借鉴。龙虎山的戒律与东华门的内容大体区别不多,但做为流传数百年的大派,其体系更加详细复杂。

按张侥的举止,与梅六发动手并不算违戒,在龙虎山“子弟离山二十八戒”中有一条“十三出”,规定了十三种可以与人动手斗法的情况。遇到梅六发这样拔剑拦路,并率先出手的情况,张侥不施法术难以自保,是可以出手的。

但张侥犯了另一戒,是龙虎山“子弟入门行止九戒”中的“口恶”,他不该恶言嘲笑与讥讽梅六发,更不该说什么你不配和我说话,叫你家梅公子来之类的,这显然就是一种挑衅了。如果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张侥违戒可能会受面壁思过的惩处,半年内不得学习门中更高深的道法,这在修行人中叫作“禁受”。

但张侥造成的后果很严重,事情的起因也不光彩,他随行的三名家人送命,虽然梅六发是主犯,但他也有责任,还可能导致龙虎山与芜州梅家无端交恶,应该加重惩处。张士元打断了他的腿,并罚他思过三年,同时禁受三年,三年期满后师长认为他的心性已经有所改变,才会继续传他道法。

也许是因为张侥的身子骨实在太弱了一些,或者张士元盛怒之下出手实在太重了一些,当时可不是用棒子敲的,而是直接一挥袖,以法力将他的双腿卷折。调养了这么多天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张侥已能下地走路,却发现留有遗患,筋骨已恢复,但经脉运转凝滞竟暗带残疾。

对于正常人来说这双腿还可以用,但不能飞奔负重,对于修行人来说这双腿就等于废了。这种伤势是很难医治的,因为有内损暗伤没有及早发现,等筋骨长好痼疾已成。张士元也有点后悔自己出手太重了,这是个意外。

前文说过张侥的父亲早亡,寡母将他养大。张侥的母亲经常伤心啼哭,担心这孩子双腿终身留有残疾。

张修见叔母伤心也有不忍,见到梅振衣之后,找了个机会私下问道:“听闻梅真人是孙思邈前辈的衣钵传人,可有法能医治张侥的残疾?医案与脉象诊断我都带来了。我也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唐突,张侥毕竟是开罪梅家之人,只是私下一问。”

这不算求情而是求医,张修亲自上门私下里说出这番话,梅振衣不好拒绝。他答道:“母怜其子,人之常情,难免失于溺爱纵容。希望张侥道友经此三年之罚,日后行止有所收敛,说实话,此事的起因主要在我平日未能多加管束门下,也有责任。道友将医案和脉象给我,看看有没有办法。”

梅振衣看了医案之后说道:“此非伤势,寻常手段难以治愈,需用特殊的外丹饵药才行。我亲手配制需要一段时日,道友若无急事,可在青漪三山中多盘桓几日。”

张修一听张侥可治,而梅振衣也肯赐药,当即起身行礼道:“多谢梅真人,张某甚是感激,非为张侥,而是为我守寡的叔母道谢!……这青漪三山的风景气象我很喜欢,能有机会参观正在凿建中的仙家洞天非常难得,更难得的是能向梅真人请教切磋,尤其是炼药之道。”

龙虎山是历史悠久的修行大派,门中高人怎能不会医治内伤?假如在第一时间就发现张侥的伤势有异及时处置的话,也不会留下今日的隐疾。但拖到现在,张侥的内损连张士元都治不好,所以张修才会试探着向梅振衣求助。

梅振衣只看了一眼医案,连张侥本人的面都没见着,就说有药可医,这让张修很是佩服。像张修这种世家子弟,看上去谦和但骨子里有一股天生的傲气,要想让他佩服需要有镇得住的手段才行。张修也算是个虚心好学之人,当即就起了请教之心,愿意在青漪三山多留一段时日。

梅振衣擅长炼药,而龙虎山弟子擅长符箓与阵法,梅振衣也正想向张修请教呢,他当即笑道:“请教不敢当,同道交流而已,我可一边炼药一边与张兄解说。其实我也有事要请教张兄,这是我在昆仑仙境偶得的几张符箓,还有这十三枚阵符,你能看得出来历吗?”

得自阿斑的三张符箓已经在西海用掉一张,剩下的两张与那十三块玉牌都放在桌上,张修看见是大吃一惊:“这就是紫府神雷符,向来以我龙虎山所制为正传,而这十三道阵符是布置引雷阵所用,制符所必须。”

这些东西应该是某位前人的遗物,张修判断符箓制成的年代已经很久远,大约在三百年以上,非常有可能出自于龙虎山,但龙虎山自古传人不少,到底是谁离山之后行游昆仑仙境在蛮荒中留下这些东西,连阿斑都不清楚,已无法考证。

那十三块玉符能布成一种阵法,叫做“引雷阵”,制做紫府神雷符时需要用到,此符的制作难度极大要求也很特殊,画符的时候要在引雷阵中动笔,才能施以激应紫府神雷的妙用。

梅振衣并没有着急当场请教符箓之术,又闲聊几句互发了一番感慨,当晚设宴款待,张修就留了下来住在听松居中,随行的还有五名张家的下人。接下来的日子梅振衣有很多事要忙,再度处理得自西海湟的那些天材地宝,这不是一、两天能够完全炼化提纯的东西,同时他还要炼制灵药,就当着张修的面。

修行人之间的交流印证是很有讲究的,像他们这种情况,是不会说明门内师传法诀的,但可以交流自身修行中境界相通的感悟印证。

这一天,梅振衣将张修请到自己的炼丹房中,没有用拜神鞭,取出一个药鼎,要当面炼制治疗张侥内损的灵药。张修问道:“梅真人以何物炼制灵药,能治愈张侥的内损?”

“共三味,千年灵血竭,千年妖骨粉,段节化润丹。”梅振衣轻飘飘的说出这三味如雷贯耳的药名,面色平淡的就像在说普通的甘草、菊花一样。

张修嘴张得老大,半天没说出话来,梅振衣几天前答应的很轻松,张修也没想到用的药会如此贵重。这不仅是价值多少钱的问题,而是根本难以寻觅,假如他事先清楚的话,估计都不好意思张嘴,这个人情太大了,梅振衣轻飘飘的就送了给他。

“梅真人,你怎么不早说?如此贵重的修行灵药,张侥承受不起。”张修说话时都快出汗了。

梅振衣微微一笑:“灵药不谈其贵,只论其用,我手里恰好有,而你又恰好开口,这与张侥无关,是我与张修兄的缘法。……况且我还有事要请教道友呢,关于龙虎山符箓之术我一向仰慕也很好奇。”

张修:“您有什么想问的尽管开口,只要我能说,无不尽言。”他没想到所求的灵药,梅振衣要花这么大代价才能炼成,此时这份人情还真不好还了。

梅振衣一挥手:“不急不急,先把灵药炼成再说,张兄不是对炼药之道感兴趣吗,有什么疑惑之处尽管开口。”他很能沉得住气,根本不主动请教什么,将江湖八大门中摆场子“兴岗抬门槛”的手段运用的是炉火纯青,欲取之必先予之。

有梅振衣这样一位炼药大师现场演示并随时讲解,炼制的还是天下难寻的珍奇灵药,这样的机会上哪里去找?张修收摄心神不再有杂念,一边仔细观看梅振衣炼药的每一个步骤,有疑惑随时发问。

张修问道:“段节化润丹我听说过,也知道它的功效,可助修行人突破易筋洗髓关口。这本已是定性成药,梅真人还能以它与千年灵血竭和千年灵骨粉再度相配炼化吗?”

“张兄果然是内行,熟知炼丹与普通的药方配伍不同。”梅振衣已经启炉炼制千年妖骨粉,不再开口说话而以神念回答,先赞了张修一句,接着解释道:“我此刻炼药之术,与御器、炼器之法同源,以多味药材炼制丹药,相当于以多种天材地宝合成一器。段节化润丹相当于成形法宝,我再以千年灵血竭与千年妖骨粉合炼,更添其妙用。”

张修叹道:“若法器已成形,很难再添加天材地宝合炼,稍不小心一损俱损,如此类比炼药,火候实在要掌控的相当精妙。”

梅振衣:“我也要很小心才行,先将千年妖骨完全炼制成纯净的粉剂,再以千年灵血竭合炼成骨血断续膏,最后以法力散开段节化润丹吸附,一次成药。……我一步步慢慢来,得有几天时间,会让你感应到每一步的手法与火候。”

梅振衣一连炼制了七天,炼药时间是从每天午后到黄昏,也不完全是炼制那一味灵药,比如碎妖骨就炼制了不少,还有其他用处,主要是为了给张修演示清楚,一边炼药还向他讲解各种外丹药性与施用方法。只有最后一步只演示了一次,因为以法力将段节化润丹散开后要一次吸附骨血断续膏完成。

最后炼成的灵药是淡雪青色的粉末,异常细致还有相互吸附之力,在药鼎中就似流动的水银形状,自动聚合在一起并不散开,收集之后装满了巴掌大小的一个玉瓶。

梅振衣将这瓶灵药递给张修道:“灵药已成,使用时既不内服也不外敷,以御器之法将之化开为无形,让药力直接沁入周身穴位,每日午时用药,每次用指甲盖这么大小的一点就可以。此药不仅可以治张侥的症状,还有洗炼筋骨炉鼎辅助修行之功,张侥用一小半大约就可以痊愈了,剩下的大半瓶,就算我送给张修兄的一点心意。”

张修称谢接过,又问道:“如此灵药,不知叫什么名字?”

梅振衣:“初次炼成,我还没起名,既然此药炼成的机缘与张兄到来有关,想请你给起个名字。”

这句话是给足了张修面子呀,同时手段也很巧。这么难得的灵药请张修起名,那么以后别人用到或提到这味药时,自然会想起这段典故,甚至可能传为修行界一段佳话,无形中梅家与龙虎山之间就好似亲近了不少。就是起个名字而已,惠而不费,讲究却很深。

张修很高兴,想了想道:“就叫凝炉散,如何?”

“好名字,就这么定了!”梅振衣笑了,笑容中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和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