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93回、腥风箭雨腾戾浪,飞雪寒泽命催绝

制符与炼器有相似之处,威力越大的符箓制作起来越难,使用的要求也越高。当它被引发时,虽然是激引外物之力与制符者凝聚在上面的法力,但使用者也有法力消耗,引发符箓的威力越大,消耗的法力也越多。梅振衣很走运,他引发的符箓就是龙虎山弟子所制威力最大的紫府神雷符。

梅振衣还不懂得如何控制这张符箓,用的还是如指妖针那般激引外物之法,激引的是天空的雷电,他很难控制攻击的范围,所以干脆引下满天雷电散射而开,这样消耗的法力也是极大。符箓爆发时,他也浑身一震筋骨酸麻,控制不住身形落在地上,气血翻滚良久才调匀气息。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梅振衣使用这张符箓也巧妙到了极致,一举扭转了战局。符箓发挥的威力也要讲究天时地利,西海湟施法将西海上的雷云引来,知焰也在暗中以青霜剑凝聚云层,所以这一击才搞出这么大动静。如果一开始就扔出紫府神雷符起不到现在这种效果,反而使西海湟有了警惕之心。

西海湟被劈落在泥泞中,墨绿色接近发黑的鱼背上有十几道电丝吱吱作响,出现一片网状焦痕,然而却未伤其根本。它发出一声沉闷的牛吼,四野中的积水涌来将它的身形掩住,远处的西海涌起一道巨大的浪墙向岸上扑来,西海湟欲借迎面扑来的浪花逃入西海。

梅振衣这一击让它害怕了,心生恐惧不敢恋战,转身想逃走。这一击看似动静不小,但攻击方向是发散的,对西海湟的伤害并不大,打击主要是在心念上。西海湟最擅长的绝技发出却丝毫没有起到效果,反而被对方化解攻击自己,让它如何不心惊?再也不敢使用同样的一招。

梅振衣暗叹一声,这千年妖湟筋骨炉鼎真是强悍无比,同样的攻击,如果来不及施展护身之法打在自己身上,他绝对不能像西海湟这样安然逃走,剩下的事情就看知焰了。

西海湟裹挟着泥水向西海方向急速冲去,西海中也翻起大浪来接应,然而湖边巨浪涌起恰恰就在刚上岸的地方突然停顿,好似瞬间被定格。这只是一种错觉,原来不知何时湖边一带空气变得极冷,一片刺骨的深寒,扑来的浪涌被冻成了一道冰堤。

这是一道接近透明的屏障,浪花凝结成冰带着无数锋利的棱角,显得晶莹剔透,发出冷森森的光芒。冰堤上方半空中站着知焰,手持青霜剑,红色的衣裙就像一团火焰。

湖滩上发出一连串喀嚓的响声,是西海湟在撞碎一道道冰棱硬往前冲,一面发出咆哮,引来西海上更大的巨浪翻卷,企图吞没冰堤而过。

知焰在空中一挥青霜剑,云层中落下的不是电闪,而是一片片急速飞旋的雪花,每一片雪花的边缘都带着寒芒之光。

她是梅振衣的道侣,梅家的“切菜刀法”她也与梅振衣切磋过,此刻以青霜剑引来漫天雪花,妙处颇有相似之处,每一片雪花虽然不如剑芒那么锋锐,但是数量却多多了,纷然而落密密麻麻卷向西海湟的双眼。

西海湟钻入泥水中,激起无数水箭抵挡雪花,同时咆哮连连仍撞向冰堤,西海那边涌起的浪头也越来越高。但是它很快就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涌过冰堤的浪头越高,这道冰堤也就越高,知焰手中的青霜剑挥舞,带着森森寒气,浪花在冰墙上不断凝结,渐渐成了一道六丈高的冰墙,西海湟冲不开也跳不过去。

西海湟终于不再往前硬冲,也不再继续引浪而来,它转身向后变换方向企图绕个圈子溜回西海,面前的冰堤再高宽度毕竟有限。它一后退转身,突然觉得周身的泥水渐渐变得粘稠,也越来越寒冷。

你有没有在北方极冷的天气下刨开冻土的经验?含水的土层结冰后几乎象铁一样坚韧,一镐刨下去往往只留一道白印。梅振衣与西海湟的那一番激斗,将周围几里方圆的地方几乎都翻了一遍,泥水混杂成了一片沼泽,此刻外围已经开始结冰成为了冻土。

西海湟再也翻不起多少波浪,陷在泥泞中越挣扎越艰难。此刻梅振衣也缓过气来,重新飞上了天空,举起紫电剑与知焰的青霜剑相应,漫天飞舞的雪花突然化成了一道道细长的电丝,滋滋不绝从天劈落,集中攻击在西海湟最坚硬的头顶部位。

西海湟终于吃不消了,这种打法几乎让它没有还手之力,发出最后一声巨吼,从越来越粘稠的冰冷沼泽中飞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吐出骨剑急射梅振衣,这一次没有引雷相击,看去势就是要射穿梅振衣的身体。

梅振衣根本就没管骨剑,知焰的青霜剑飞来挡住,就在西海湟跃起的那一瞬间,它胸前那一块浅黄色的部位露了出来,梅振衣的紫电剑脱手飞出,带着电光正斩入其中,再一招手紫电剑飞回。

这一剑非常巧妙,没有杀了西海湟,却将雷电之力引入到它身体内部,让它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西海湟侧仰着身子摔了下去,四丈多长硕大的身躯砸落了无数冰碴,这下它再也动不了了。梅振衣与知焰落下了云头,彼此对望一眼,两人都有些微微的喘息,这只西海湟的炉鼎筋骨顽强,简直是刀枪不入啊,这一番相斗虽是取巧,但也很是吃力。

大战之后松了一口气,只一个不留神,阿斑不知从何处如闪电般的钻了出来,跑到西海湟的身边,一爪子就掏进了它胸前的那一道剑伤之处,鲜血立刻喷涌而出。梅振衣赶紧喝止道:“阿斑,别乱动,把昆吾剑给我找来!”

阿斑一溜烟跑走了,而西海湟眼见已经活不成了,梅振衣那一剑伤得虽重却没有要它性命,但阿斑这一爪子掏进伤口,那是连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梅振衣叹息一声收起紫电剑扔出了拜神鞭,拜神鞭化成一片白云,舒卷成一个漩涡的形状,西海湟伤口中的鲜血涌出都飞了进去,那片旋云却没有染成红色,仍旧在半空旋转。西海湟已经死了,鲜血从那个不大的伤口喷出,接近半个时辰才枯竭。

梅振衣收回了拜神鞭,空中一片红色的细末如雾一般落了下来,他取出一个白葫芦,将这些细末全部收走。这就是千年灵血啊,就算不用它作九转紫金丹的药引,也是难得的药材,只是这千年灵血一出,不能见风太久,要立刻炼化成血竭,否则无法保存药性。

千年灵血竭已收集完毕,满身泥水的阿斑从远处跑来,嘴里叼着在混战中打落的昆吾剑,晃着尾巴到梅振衣面前来表功。梅振衣摸了摸它的脑袋,叹了一口气对知焰道:“没想到是这小畜生最后出手杀了西海湟,我只吩咐它若我们未胜不要跑回来,却忘了告诉它若我们已胜,它也不必再多事。”

知焰看着西海湟道:“杀了也就杀了,难道你还想收服吗?此物作孽深重,修行与凶性已成,是无法收服的。换而言之,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收在门下,你一时不察,就出了梅六发之事,何况西海湟这等凶性之妖?”

梅振衣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应当除此妖祸。”

知焰:“今天斩了西海湟,小葱该高兴了,它会很感谢你替它报仇的。”

梅振衣:“小葱该谢谢阿斑,是阿斑最后掏的那一爪子。”阿斑听懂了他的话,在一旁得意的仰着头甩了甩脑袋。

知焰又道:“天材地宝在眼前,若不想损毁过多,就要在一天内收集完毕。”

梅振衣:“我很累,先歇两个时辰再动手。”

这只西海湟修行千年不止,炼成一身天成法宝,可以说混身上下都是宝啊,但若不是炼器与炼药的大师同时在场,很多东西就会搜集不到而浪费,比如那千年灵血竭。偏偏梅振衣两者都擅长,在第一时间炼化了千年灵血,一番大战之后紧接着炼药他也累了,先静坐调息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后开始采集天材地宝,处理妖尸这种脏活自然不能让知焰仙子动手,而且是要以炼器之法分解,不同于普通的解剖。西海湟的皮简直是刀枪不入,连天雷劈上去就是几道焦痕,梅振衣将法力注入紫电剑上小心翼翼的剖下来,一边剖一边以文火炼化揉制,初步处理可以保存,以待日后根据各种用处加工。

西海湟全身几乎没有鳞片,只在胸鳍处有二十八片碗口大小的飞鳞,深黄色,可以像飞镖一样盘旋飞出伤人,正好护住它胸口那一片最软弱的地方,好东西,也先收起来。

西海湟背上有十八支飞鳍梭,威力梅振衣已经见过了,他发现这已经相当于初步炼成的法器了,看上去是十八支,实际使用时神识连成一体,是一件法器分了十八个部分。他以前擅长合器,紫电青霜剑就是可合击之器,这一器分击还是第一次遇到,收起来以后好好研究。

西海湟全身的筋骨包括口中的利齿都是天材地宝,梅振衣全部粗略炼化一遍去除杂质,变成相对纯净可以长久保存的材料。这些东西都收拾完了,去除内脏最后只剩一堆鱼肉了。

梅振衣笑着问知焰道:“你小时候,家里做过熏鱼吗?”

知焰瞪了他一眼:“我来自昆仑仙境妙法门,小时候哪有什么家,又哪见过家人做熏鱼?你要处理这些鱼肉,这也是天材地宝吗?”

梅振衣:“不是炼器的材料,但西海湟鱼的肉本身就是药材,可解毒排脓、调经养血,更何况这千年妖湟,药性简直好的不能再好,另有补益元气之功。但是我累了,我教你以炼器之法去炼药,我来切,你先施法引水汽微蒸再以文火培制,把它加工成可入药的熏鱼干。”

四丈多长的西海湟,得有多少鱼骨鱼肉啊?梅振衣炼化完鱼骨已经无力再以鱼肉炼药了,他只管切片,让知焰去炼化,就这么也忙到第二天,几乎筋疲力尽。知焰笑着问他:“这熏鱼干可入药,能不能就像寻常的熏鱼干一样吃?”

梅振衣:“当然了,还有调理脾、肺之效,寻常人身体虚热者不可多服,修行人若服之,有补益元气、疏通血脉的用处,虽比不上你们妙法门的生元丹,但也算很不错了。”

知焰:“看你累成这样,又炼了这么多熏鱼干,自己怎么不吃,现在正好合适。”

梅振衣一拍脑门:“聪明人也犯糊涂,只顾看你炼药竟然忘了自己的状况,一会就服用,反正多的是。”

知焰一指旁边睁着眼睛看稀奇的阿斑:“那阿斑能不能吃?”

梅振衣:“你别看它长的像只小豹子,其实是吃素的,而且一般的东西根本不吃,嘴挑的很。……但这些熏鱼干已炼去血肉荤腥燥气,是一味灵药,可以喂阿斑。”

知焰一招手:“阿斑过来,给你块鱼干吃。”

阿斑啪嗒啪嗒走过来,吃了一块熏鱼干,觉得滋味不错咂咂嘴,用祈求的眼光看着知焰还想再要。知焰一连喂了它十几块,最后梅振衣道:“够了,一次只能喂它这么多,这毕竟是药。……阿斑,我教你最简单的省身行功之法,到旁边坐着运转元气去。”

鱼肉全部收拾完了,知焰不解道:“怎未见到千年妖丹玄牝珠?”

梅振衣拿出最后剩下的那柄四尺长的骨剑:“这就是,所谓玄牝珠未必是珠。这柄骨剑是这妖物千年修行的精华所聚,并以天雷淬炼多年而成,此物元神已散,只留下了这一柄骨剑,是炼制一等一神器的材质。”

这根骨刺有四尺长,剑形,一端有尖带细长双刃,另一端还有天然形成的手柄形状,通体半透明坚硬的骨质,手感却如白玉一般光润。拿在手中以神识感应,脑海中隐隐有雷鸣之声,神识变得非常的清晰延伸的范围极广,甚至隐约与周围的草原、湖泊、云层产生一种玄妙的共鸣。

这种感觉,梅振衣也只在使用指妖针这种法器时才体会过,绝对是异常珍贵的天材地宝。知焰也拿过去研究一番道:“单以此剑之妙用,若不论紫青双剑合击之威,它已不亚于紫电剑,已经是一件成形的法器,却不是能随神念化形变幻的神器。”

梅振衣:“是一件成形法器,也是一种可以继续炼制的材料,据我推演将它彻底炼制精纯之后,应该是一件威力强大的神器,只是炼制起来太难,普通的炼器之法加工不了,还得想别的办法才行。”

两人在西海边又歇了两天,养足精神这才带着阿斑重新上路。有神器葫芦就是好,那么多东西一葫芦全装走了。清风给他的这种白葫芦,能装多少东西本身也有极限,使用它也受自身法力的限制,以知焰今日的修为还发挥不了葫芦的极限妙用,却恰好能装走从西海湟身上得来的材料与灵药。

这一次出门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玉真等人见他们这么快就安然而回自然欣喜,齐云观中众修士听说了他们斩杀西海湟的经过,也觉得惊心动魄。青漪三山中添了一只小瑞兽阿斑,正好可与小葱做伴,平时也归提溜转的管束,把这小鬼高兴的够呛。

小葱也有灵性,听人说是阿斑最后出手杀了西海妖湟,对它很亲密,两只小兽虽物类不同却相处的如兄弟一般,假如他们化为人形开口能言的话,估计都有可能拜把子。

梅振衣与知焰回来三天后,命张果将星云师太请来,在承枢峰随缘小筑的西花厅内,梅振衣拿出了几样东西:紫电、青霜两柄神剑、一对妖王扣,一个雪白晶莹的葫芦。

他对两人道:“龙空山在昆仑仙境蛮荒深处,一路凶险未测,这几样东西二位带着,若一路小心善知趋避,应可安然到达,遇事也能找人求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