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92回、再斗西海妖湟怪,初祭紫府神雷符

波若罗摩花还未开放,风清与月明告诉梅振衣,波若罗摩在乾元山药田中不会有事,空守在此也没必要,尽管放心离去办别的事情,两年之期将满时再来就可以了。

这两年梅振衣还真有事要办,首先就是帮波若罗摩找到韦昙,其次就是炼化九转紫金丹中其余的灵药,等到波若罗摩花开发,最终一次功成。清风交给他的那么多灵药,梅振衣炼化每一味都是小心翼翼,务求有十足的把握一次成功,丝毫不敢大意。

也许在外人看来,梅振衣如今的外丹饵药之术已是冠绝天下,炼化什么药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但梅振衣的态度还是如第一次炼药那么仔细认真,这是孙思邈教他的恭谨之道,他老人家就是这么做的,身为当世神医,孙思邈哪怕是熬制最普通不过的草药,态度也是一丝不苟。

这既是孙思邈的言传身教,也是梅振衣从小养成的习惯,这里的“从小”指的是他穿越前。穿越前的梅溪曾跟随梅家原的三叔一家走江湖卖艺,江湖人学艺的旧规矩是不能出一丝差错,否则上了台失手后果就严重了。所以身为梅家大少爷,他能够老老实实的炼制一百零八扇吉祥软草蒲团,借以锤炼炼器之道的基本功。

以拜神鞭炼药,与炼器之道相通,同时也是在磨练一个人。当初梅振衣上丹霞峰,与丹霞三子比试炼药,靠着神龙百草鞭的神奇取胜,炼药之道的根基还是不如丹霞派的诸位长老。但如今再去比较的话,梅振衣自己心中有数,他已不弱于丹霞三子。

九灵元圣主持的乾元山金仙法会已经结束,十大妖王回龙空山了,临走前托风清传话,对梅振衣感谢不已。修行大派的金仙法会,给他们这些蛮荒深处的妖王特意发帖,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好大面子也是好大的福缘,更难得讲法的金仙九灵元圣曾经也是一位“妖王”,这一趟来的太值了!

带着阿斑来到瑶池岸边的时候,梅振衣意识到另外一件事情,假如没有妖王扣,他无法将阿斑带出昆仑仙境。能穿行瑶池结界至少要有飞天之能,脱胎换骨修为达到“知常”的境界,还要有足够的法力护身。但想带着另一个人穿行,必须要有化身修为。

这种“化身”指的倒不是金仙、菩萨的历世、轮转种种化身,而是一种“阳神分身”,梅振衣与知焰的修行都没到地步。幸亏有妖王扣,梅振衣御器扣住阿斑,将它与自己的神识感应连为一体,勉强能以自己的法力护着阿斑穿行瑶池结界。此神器的这般妙用,没有人教他,是他当年亲眼见到绝壁丹霞术,自己琢磨出来的。

出瑶池结界入昆仑群山上空,梅振衣感觉有些吃力,高空寒风也有几分凉意,知焰也放慢了速度与他并肩缓缓飞行,以神念劝道:“振衣,我们还是落下云头歇一歇吧。”

带着阿斑穿越瑶池结界,比平时多承受一倍的压力,消耗的法力则远不止一倍。有些事不能以简单的数量来类比,比如你挑五十斤的担子走十里路没问题,但绝不等于可以挑一百斤的担子走五里路,有可能你根本挑不起来或者走不了几步。修为境界的巧妙差别就是这样,梅振衣毕竟修为未到。

落下云头想休息的时候,下方恰好是西海,两人不约而同落在倒淌河口上次来过的地方。眼前所见竟是面目全非,记得去年这个地方是一片大草甸如巨毯铺开十分整齐,点缀着各色刺绣般的野花,风光秀丽怡人。而今日这一片湖边十里之处已经被糟蹋的不成样子,到处坑坑洼洼布满泥泞,一片片杂草散落,像秃头上的癞疮一样难看。

梅振衣皱眉道:“这里怎会被祸害成这个样子?”

知焰:“想必是那西海湟妖法更盛,能够挟浪上岸到十里之外了,时常出水猎杀,你没发现吗,只这一片地方不见人迹,就连草原牲畜也没有踪影,估计都避开了。”

梅振衣:“避得越远,西海湟冲上岸猎杀的范围就越大,这畜生的法力越来越强了。”

知焰问了一句好似不相干的话:“如果左游仙来拜你为师,又肯受‘大成十八戒’,那就不是一般的弟子了,你传他何法,又赐他何器?”

梅振衣:“他修为虽高,但我也自有法诀技艺传他,至于赐以何器,当然是与他大有渊源之物,就是那把昆吾剑。”

知焰:“昆吾剑已被西海湟夺去,你想把它收回来?”

梅振衣望着湖水点头道:“是的,既然又来到此地见到如此光景,这就是缘法。多日以来胸中积郁,正想找它再斗一场。”

两人说话时,阿斑正在湖边撒欢的跑,跳过水坑、钻过草丛,自己玩的很开心。跑着跑着就来到了湖滩上,站在一道道浪涌中嬉戏,突然间惊吼一声似是感觉到什么威胁。这小瑞兽如闪电般蹿上了岸,转身弓着背对着湖面低吼,像是想和谁比划一番。

远处的梅振衣看似漫不经心,但阿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感应之中,早察觉到湖中有异,见阿斑不知天高地厚还想和湖中潜伏的妖物较量,立刻施法,妖王扣的法力卷住阿斑往后飞回,同时以神念对知焰道:“隐去身形,退到十里之外,莫被妖物发现。”

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顺着地势飞速滑行到十里之外,阿斑也张牙舞爪的被拽走了。它刚离开原地,湖中就掀起一道巨大的浪涌,打得湖滩发出轰鸣之声,一条四丈多长的怪鱼张着满是利齿的大口冲出了水面,细长的身体直立如龙,带着一线浪花向着阿斑就追了过去。

这条怪鱼如今已能够离开地面飞击,离地五丈多高,一个前蹿能滑翔百丈多远,一线巨浪从湖中涌出就追随在它的身下。可惜阿斑逃得更快,眨眼间就消失在大草原深处,西海湟发出一阵咆哮,回声震动绵绵不绝。

……

“那只西海湟的法力比去年更强,不仅可以携浪上岸,已经可以御浪滑翔了,比当初难斗多了。”这是在远离西海边的一座山峰上,知焰对梅振衣说的话。阿斑趴在她脚边神情有点发蔫,亲眼见到西海湟跃出水面的凶险,这小畜生也不敢乱淘气了。

梅振衣微微一撇嘴:“我们二人的修为也比去年更强,况且还有紫青双剑合击之威。”

知焰神情有些凝重:“去年相斗,我们输了,要不是师父出手就凶险了。我仔细回想当时情形,就算此时我们以紫青双剑联手合击,也未必能取胜。况且师父也说过,不是不能入湖降妖,而是这样一来必定惊天动地,高原西海面目全非,代价太大不便为之。”

梅振衣笑了:“师父当时也悄悄对我说了一番话,要避免把事情搞得惊天动地,可智取则不必力斗,只要手段巧妙,无非就是在湖边打一条鱼而已。他老人家的意思,还是要我们来除掉这只妖湟。”

知焰:“听你的意思,已经有办法了?”

梅振衣:“很简单,当初斗不过西海湟,无非因为它善用天时地利,在岸边的时候,梅毅一个人就可以与它独斗,等入了湖,我们两人联手也斗不过它。所以只要把它引上岸,就成功了一半,它如今更强,我也更强,正可与它放手一斗,你负责断其退路。”

知焰:“这是地利,还有天时。别忘了它还有绝招,能吐骨剑引天雷相击,最好选在晴空万里时出手,就算它能聚西海云气,引雷的威力也大打折扣。”

梅振衣想了想:“要是别人应该这么办,可是我不必,如今我也会引雷之术又有紫电剑在手,互相劈击就是了。在湖中都被劈落自然是我凶险,可是在岸上却是我们占便宜,它毕竟是一条鱼,而且我还想试试一样东西。”

知焰:“你算计的更狠!以其所长回击,还能来个出其不意,那就挑个雷云密布的时候动手。你已经累了,歇两天再动手不迟。”

……

高原天气多变,这一天清晨还万里无云,接近午时有阵风从远处群山卷过湖面,西海上空飘来淡淡的云层。这云层越积越厚,却密云不雨,空中传来隐隐滚雷之声,气氛很是压抑。

湖岸边跑来一只雪豹大小的野兽,身上是黑白交错的虎斑纹,一条尾巴有整个身体那么长,是一只小瑞兽斑节豸。它在离湖边一里多远的地方停住,四蹄分开站得稳稳当当,摆好架势冲着西海发出一阵阵吼声。

这声音并不高亢,低沉沉带着很强的穿透力远远传开,随着吼声传出,波涛荡漾的西海湖面上叠加了一圈圈涟漪,从岸边一直扩散到西海深处,带着躁动的挑衅之意。远处偶尔飞过的鸟儿纷纷扑扇着翅膀避走,湖面上的气息令人不安。

吼声连绵不绝,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随着一声响雷,远处湖面上突然掀起数丈高的浪花,这翻卷的巨浪如一条白龙朝着岸边疾驰而来。斑节豸看见了,却发出了几声高亢的吼叫,直到巨浪冲到岸边的时候,它才突然转身撒腿就跑,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与刚才挑衅的架势判若两兽。

巨浪中跳出一只四丈多长的怪鱼,腾身而起凌空扑击,一跃就是百丈之远,湖水被它的法力引上岸来,随之奔涌始终托住怪鱼的身形。瑞兽斑节豸天生擅长疾驰,虽然还不会飞,可四蹄腾空就像一溜烟,也不比凌空扑击的西海湟慢多少,加上二者之间本就有一里多的距离,西海湟追了七、八里也没追上。

眼看就要到了御浪上岸的极限,西海湟又一次落入浪尖再度腾空,口中吐出一道光华激射,这下斑节豸是再也躲不开了。

就在这一刹那,半空中传来一声断喝,一道凌厉的剑光斩下,截住那道光华,竟然将之磕飞不知去向。与此同时天空道道剑芒如雪片花雨席卷而落,灿烂缤纷煞是耀眼好看,场面虽然美丽,但每一道剑芒都带着杀机。

梅振衣终于出手了,他以逸待劳又是暗中偷袭,全力一击竟然击飞了西海湟吐出的昆吾剑,如果不是为了先解救阿斑,这一剑说不定就能伤了西海湟。

西海湟也意识到中了伏击,咆哮一声原地急旋,身下浪花飞起,无数水箭射出迎向漫天剑芒。同时一抖背鳍,十几支飞鳍梭射向天空,盘旋而下攻向梅振衣。这家伙全身都是天成法宝,难怪如此凶悍,它见梅振衣会飞,遂用飞鳍梭缠住不让他逃脱。

梅振衣也不想逃脱,持紫电剑放手一斗,而知焰却不在这里,并未与他联手合击。剑若游龙,与飞鳍梭缠斗,落芒如虹,与浪花水箭相击,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西海湟好似认出他来了,知道在远离湖边的地方难以取胜,开始向西海的方向退却。它很狡猾,向湖岸接近的速度不是很快,缠着梅振衣不经意中边斗边退,只要离西海越近,他能引上岸的浪头就越大,法术的威力就越强,等到梅振衣反应过来已无法再脱身了。

眼看离西海还有三里多远,梅振衣再次大喝,紫电剑发出风云激荡之声,剑势陡然一紧不再随着西海湟移动,同时缠住西海湟不让它退却。梅振衣刚才还留有余力,而西海湟也打了埋伏,现在它身下浪花比刚才要汹涌多了,此时一条条水柱卷向天空如一只只透明的怪爪抓向梅振衣。

半空的梅振衣周身突然霞光灿烂吞吐,击碎了一只只浪花凝聚成的怪爪。从远处看去,一条如龙怪鱼带着巨浪在平地上翻卷,半空中一条人影带着霞光飞旋,剑芒四射、飞鳍穿空、浪箭满天,战场中传出风云激荡声、巨浪轰鸣声、怪兽咆哮声,声声震耳。

久斗不下,一时又难以把对手引入湖中,西海湟终于沉不住气了,要使出它的绝招——引雷劈击。不知不觉中,西海上空的密云在飘移,已经来到一人一鱼激斗的战场上空,云层中还发出丝丝电闪,正在全力相斗的梅振衣似乎没有注意到头顶上的变化。

西海湟也没有留意到,它今天施法汇聚雷云比以前轻松了不少,引湖水掀成巨浪上岸比以前吃力几分,此消彼长,激斗中也不容多想。

天空一声霹雳,一道闪电击下,西海湟借着浪头掩护收回飞鳍梭,张口吐出一柄四尺长半透明的骨剑。闪电恰好击在剑身上,爆发出一个耀眼的光团突然改变方向,一道电光如金蛇般直冲梅振衣击来。

眼前这一幕,好似一年前的场景重演,但是梅振衣身边没有知焰保护,远处也没有钟离权护法,他会怎样呢?梅振衣早就有准备,甚至早就等着西海湟的这一招。

金蛇的电光劈来,梅振衣已经扔出一样东西,同时身形向后急退。这样东西不是法器,乍看上去是轻飘飘的一张纸,仔细看是一张用朱砂书写的黄绫。

电光劈在黄绫上,天地之间似乎安静了一瞬,紧接着黄绫突然炸开了,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响,近处云层中几乎所有的电闪都被引了下来,散成无数道电蛇四散劈击!

西海湟不知被多少道电光劈中,被劈了个跟斗把地面上的淤泥砸出一个五丈长、一丈多深的浅坑。坑中的泥水被炽热的电弧光化成蒸腾白气,还发出砰然的膨胀爆裂声响,地面露出的草叶也在一瞬间全部化为焦灰。

梅振衣在扔出黄绫的同时已飞射而出,远远的避开了,跑得比阿斑要快多了,黄绫炸裂时他的身体一震,稳不住身形也远远的落在泥泞之中。

那张黄绫究竟是什么东西?就是得自阿斑“收藏”的三道符箓之一,梅振衣虽不知其名,但他自悟的神宵天雷与符箓之术有相通之处,研究了这么多天,也基本弄清了它的妙用,这就是激引天雷的符箓,知道怎么去引发它。

但他毕竟没有学过真正的符箓之术,用起来也是个半吊子,仗着修为高深强行引发符箓,却不能精确控制,搞了一场大范围无差别攻击,所以自己先远远的躲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