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86回、相对已到无言处,花雨纷纷送叮咛

南鲁公府后院,清静小园之中,牡丹花丛新叶已发,枝头有花朵吐蕊,但一眼看去,却有萧索衰残之象,与城外山野中的牡丹花生机盎然的感觉截然不同。白牡丹站在最高的一丛花树阴影下,仍然以玉骨扇为簪,手中的紫石芝已呈灰白之色。

“白牡丹,你怎会衰弱如斯?”梅振衣一见到白牡丹,就上前扣住了她的手腕,脸色剧变问道。

白牡丹的笑容很淡,淡的就像快要消失的云烟:“我留住最后一口元气,就是想见你一面,你终于回来了。”

梅振衣抓住她的肩膀:“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在城外见到满山牡丹花开,入城时听说洛阳牡丹被赦,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牡丹被他摇晃肩膀有些站不稳,轻轻的靠在了梅振衣胸前,指着牡丹花丛道:“洛阳城外山野牡丹花开,我也听说了外界的消息,此事其实与牡丹被赦无关,而是我用尽全部的法力与此生残存的元气,将牡丹花移出洛阳城于山野中破土而出,别忘了我是花神,还是能做到这些的。”

梅振衣的声音已有些哽咽:“白牡丹,你为什么这么傻?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我明明可以救你的,只要再等两年时间!”

知焰在一旁说不出话来,她也看清楚状况了,如今别说没有九转紫金丹,就算有九转紫金丹也救不了此时的白牡丹。白牡丹一世修为已经散尽,如今留在小院中的这位花神,只是一个虚弱的、行将消亡的残留形神。

白牡丹在梅振衣怀中仰望着他的脸,柔声问道:“梅振衣,你救我,又是为了什么?”

梅振衣:“不为什么,就是不想你死。”

白牡丹:“我也不为什么,就是不想洛阳牡丹绝迹。”

梅振衣:“洛阳牡丹绝迹,世间还有牡丹,可是你自己呢?”

白牡丹:“我就是洛阳牡丹,你能救我,但是能救得了洛阳牡丹吗?上次西苑牡丹未开,我告诉你花神有花神的尊严,而你也应该明白,花神还有花神的心愿,我不会独存的。如今我将去,但洛阳牡丹仍在,这便是我的心愿。”

梅振衣:“你为什么不等我?”

白牡丹:“其实这怪不得别人,甚至也怪不得武后,清风仙童与随先生上次就看出来了,我天年已尽大限将至。……我问你,一世修行定能成仙道吗?”

梅振衣:“修行者众,成仙者寡,但总有希望。”

白牡丹:“若不成仙道,去向如何?”

“重入轮回。”梅振衣眼前已经有点模糊了,却尽量忍住没有流下泪来。

白牡丹:“就算你炼成了九转紫金丹,让我从花丛中脱身,能跳出生死轮回吗?紫石芝有续命之功,无非让我如凡人般多活几年,而洛阳牡丹却将绝迹,你若是我,该如何决择?”

梅振衣抱住了她:“你不要再说了。”

白牡丹:“不,我一定要把最后的话说清楚,你之所以伤心,是不愿看见我离去,但人间这一幕你终究要看到。你毕竟也未成仙,还没有超脱心境,修行随缘,结缘也随缘,众生之生死轮回,是不能勉强的。你只看见面前的我,难道忘了这小园外的轮回众生吗?”

梅振衣:“你也未成仙。”

白牡丹:“是的,我也未成仙,这只是我临终之前的一点感悟。……梅振衣,我在风尘中数百年,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你为我做的这些事,不是因为牡丹国色,我不知道该失望还是该高兴?失望也罢高兴也好,梅公子这番恩情,只有等到来生有缘再报了。”

白牡丹究竟出了什么事,说起来就话长了。修行有成有不成,成者寡不成者众,强如昆仑仙境的离离,出神入化修至世间法尽头,仍然在天劫中陨落,世间其它修士就更别提了。白牡丹虽有脱胎换骨修为,已在人间数百年,但寿数也有尽头。

上次在花魁宴上,清风与随先生看出来了,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寿数将尽,白牡丹自己也心里有数。后来在与梅振衣独酌之时,讲了洛阳街头算命人的故事,算是一种暗示吧。

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武后将牡丹贬出洛阳,这等于削去了花神的修行根基与大半法力。幸好梅振衣有准备,在南鲁公府后院弄了这么个清静小园,让白牡丹有藏身之处,因为他的关系,随先生、清风、观自在菩萨都插了一手,为白牡丹续命。

白牡丹大限将至不是意外,洛阳牡丹绝迹是个意外。花神有花神的尊严,武后在西苑下法旨时,牡丹花就是不开,但花神也有花神的心愿,她不愿意看到自己离去之后,洛阳牡丹从此绝迹。

所以白牡丹做了个决定,将残存的法力与元气全部散尽,同时将紫石芝中的生发之气也用尽,在洛阳城外的山野中破土而出为牡丹花,这是花神的特异神通,是她一生最后一次使用。

当然了,她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躲在清静小园等梅振衣来救,如有九转紫金丹可移换炉鼎成功,白牡丹虽然失去了大半的修为法力,却可以离开此地,像个凡人那样安安稳稳再活几十年。但是白牡丹没这么选,她选择了人去花留。

至于洛阳城外山野中牡丹花开,恰好是武皇大赦天下之时,仅仅是个巧合,因为白牡丹不能再等了,她的法力正在不断消退中,再等下去就无力让牡丹花在洛阳城外破土,于是不久前做了决定。

当年西苑中的牡丹花不因武后的法旨而提前开放,如今洛阳城外的牡丹花开放,也与武皇登基无关。这就是她这样一位花神所追求的心境。

白牡丹提醒梅振衣的那番话说的也很透彻——你也不是神仙,就算你是神仙,也不能让你身边所有亲近之人都成仙,连佛陀太上都勉强不得,你必须要面对人世间的生离死别。

梅振衣已经说不出话,抱着白牡丹,想流泪却强忍着,身体在微微发颤。知焰眼圈微微有些发红人还算平静,上前轻声道:“白牡丹,你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白牡丹:“有两件事希望梅公子能答应我。”

梅振衣:“你说吧,我听着呢,只要我能做到。”

白牡丹:“不是要你做到,而是要你不去做什么。第一,你不要因为我去与武皇结怨,你虽有修为但也不是对手,更何况人间还有你的梅氏家人。第二,希望你闭上眼转过身去,我不想你看到我离去的样子。”

梅振衣不能答话,知焰轻轻上前扶起白牡丹,一推梅振衣,让他转过身去。只见花丛下的白牡丹黑色长发缓缓飘起,渐渐变成灰白的颜色,她的容颜就似花朵瞬间枯萎,紧接着身形如烟消散,小园中的花瓣如雨洒落满地。

花瓣落在梅振衣的头上、脸上、身上,当他转身睁开眼睛时,白牡丹已不在人世,满园的牡丹花丛全部枯萎,紫石芝落地化为粉末,尘埃中只留下一柄落满残花的玉骨扇。

梅振衣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眼泪夺眶而出,知焰也半跪下身子抱住了他的脑袋。梅振衣悲从中来,在知焰怀中放声大哭。哭声传不到小园之外,小园中花枝枯萎,而洛阳城外的牡丹绽放山野。

穿越以来,梅振衣曾有两次大哭,第一次在两军阵前,第二次在清静小园中,巧合的是知焰都在场。第一次知焰是来救他的,正在与左游仙斗法,第二次知焰已是他的道侣,将他抱在怀中。泪水已打湿知焰的衣襟,她柔声劝道:“振衣,莫要太过伤心,白牡丹已入轮回。”

修行追求超脱生死,要将生死看透,但这不等于冷血无情!他毕竟没成仙,就算是仙人也有落泪之时。他与白牡丹之间谈不上太多的男女私情,就是有那么一种莫名的难以割舍的挂念。他也知道白牡丹还有来生,至少一千二百年后人间有一位付小青。但他越这么想,泪水就越发止不住。

身在局中难免有看不透的地方,当初他去昆仑采药之前,清风就曾说过:“早知你会去,此去可能会有些波折,你想救治白牡丹尽力则可,若实在不行也不要太过失望。”以清风的修为眼力,看白牡丹的心性比梅振衣更透彻,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就连梅振衣身边的知焰仙子,恐怕也能猜到可能会有这个结果。

但是这些人并没有阻止梅振衣为救白牡丹的一切努力,相反,还在尽量帮忙。推演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尽力愿为,才能不留遗憾。

梅振衣在小园中哭了整整一夜,有很多事他也想明白了,但仍然伤心就是想哭。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比如梅振衣第一次见到何幼姑,无非是想她在有生之年尽量少受病痛之苦。等到他修为越高,期望就越高,炼成九转紫金丹有望,也开始想给她移换炉鼎。这倒没什么错,但有一点,梅振衣的本事再大、手段再多也不是无所不能,只能遇事尽力而已。

第二天离开小园,红着眼睛去拜见父亲,南鲁公见儿子这副模样也吃了一惊,知焰小声的告诉他:“白牡丹不在了,振衣很伤心。”梅孝朗便不再追问,只是留下儿子在府中多住两天,每日散朝回家与儿子一起闲聊饮酒。梅振衣的心情一直很低落。

他们在洛阳南鲁公府大概留了十天左右,临去前南鲁公对儿子说:“你早已年过二十,应行冠礼赐字了,这次来的正好,就在洛阳邀集长辈行冠礼。”

古时冠礼是要有长辈在场的,还有个赐字的仪式,古人有名有姓,还有字有号。现代汉语已经混淆,但在传统中,“姓名”与“名字”是两个概念。柳伯舒门生狄仁杰恰在京中,也参加了梅振衣的冠礼,赐字“放为”。

经过这个仪式,他就算可以自立门户的成人了,姓梅名振衣字放为,因为他曾拒绝为朝官,同时又是修仙之人,这个字起的还很贴切。古人的字与名是有联系的,不是随便取的,梅振衣的名与字都出自《楚辞·渔父》中的一段典故。

冠礼之后,梅振衣与知焰离开洛阳,行至城外,见山野中点缀的牡丹花树,他忍不住怅惋驻足。知焰道:“振衣,波若罗摩花开还有两年,你既然在洛阳留了这些时日,也应该回芜州探望家人,然后再去昆仑仙境接阿斑。”

梅振衣点头道:“理应如此,但我想在这里坐一夜。”

知焰:“那好吧,我陪着你。”

他们在一丛牡丹花下坐了下来,晚风微凉吹过花丛,山野中有淡淡的清香。当满天繁星闪烁的时候,梅振衣站起身来回望着远处的洛阳城。知焰叹息一声道:“你是不是想闯皇宫?白牡丹临去之时求过你不要这么做。”

梅振衣:“我就是觉得心里憋得慌,想当面质问武皇。”

知焰:“以你的修为闯不进去,就算你能见到武皇,又想怎么办?”

对啊,梅振衣就算见到了武皇,又能说什么?说武皇不能下旨让西苑花开?还是说她不能贬牡丹出洛阳?就算不该贬吧,如今已赦,身为帝王这种事很平常。就算她不是帝王,以人间法度而言,能怎么追究?

如果说不平常之处,就是洛阳有个花神白牡丹。白牡丹大限已至,这不是武皇的责任,但假如没出这件事,白牡丹可能享尽天年而去,洛阳牡丹也无绝迹之患。武皇之举,造成的后果就是让白牡丹在大限来临之时提前散功,让牡丹花在洛阳城外山野中破土而出。武皇多事未必知情,而白牡丹知情却自择。

梅振衣想来想去,总觉得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身为人间帝王,武皇有出神入化神通,又执掌人皇印这种神器,以神通下的圣旨,所作所为就变了性质,世间行事却无法以世间法度衡量。有一个朦胧的念头在他脑海中纠结,一时之间却想不明白。

知焰在一旁提醒道:“真要去的话,切不可露出本来面目,否则会连累你梅氏满门。”

梅振衣下意识的答道:“我就是这样想的,所以先离家出城。”说话的同时一挥拜神鞭,鞭身化为白雾收走了面前的几朵牡丹花,然后白雾从自己周身卷过又缩回袖中。再看梅振衣的脸上多出很多条诡异的花纹,连衣服都变了,浑身上下服色布满了花瓣状纹路。

这副模样别说其他人,连知焰都快认不出来了,她噢了一声又道:“我呢?你给我也变个样子。”

梅振衣:“你不必去。”

知焰:“我虽不赞同你闯宫质问武皇,但你若一定要去,我也得去。假如没有紫电、青霜联手,到时候你一个人想逃都逃不掉。”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二位道友虽有神剑在手,一样也是想逃都逃不掉的,去一人还是去两人结果无差别,梅公子太小看武皇了。”不远处的山坡上忽然传来佛号之声,一名灰衣老僧一边说话一边走了过来。

梅振衣与知焰大惊失色,立刻亮出了的紫电、青霜剑,定睛望去,来者是位熟人,就是曾奉旨到敬亭山封神的“沙和尚”智诜。梅振衣与知焰说话时未察觉到附近有人,因为智诜的修为境界远高出他们二人。

智诜一见他们亮出了法器,右手在空中一划,留下一道光芒残留虚影,变化成一根月牙宝铲,单手持铲在一丈外站定,行了一礼道:“梅施主,我们又见面了,这位就是你的道侣知焰仙子吗?老僧并非有意偷听你们谈话,又是路过,恰好听见二位欲闯皇宫,又看见梅公子遮掩行藏,特意现身劝阻。”

梅振衣上前一步回礼道:“智诜大师,我也不想在此时此地与你遭遇。我仅仅是有进皇宫的念头,并无谋逆之举,也与其他人无关。大师既然听见了,又想怎样?是此刻进宫告密,还是就在此地拿下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