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85回、昨夜漫山花梦绽,可怜春来人未还

梅振衣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比如九转紫金丹的药引,丹方所载是传世特意留的缺笔,因为此丹太过神奇,有移转炉鼎造化之功。孙思邈虽为一代神医,外丹造诣天下无双,但他也从未炼制过九转紫金丹,因为丹方中的药材是万难收集齐全的。

千年夜明砂之类就不说了,只说两味药,一是波若罗摩花,人间根本没有,更难得的是另一味药——草还丹。这种东西梅振衣上哪里去弄?

有一件事清风仙童没说,那就是草还丹也分两种,一种是天地灵根上结的,叫人身果,扎根于人间却如同仙界,一万零八百年才得三十六枚。还有一种情况,同样一株树并无仙灵不染之气汇聚,那么就不是天地灵根而是普通的草还丹树,三十年一结果。但这种情况只是理论上存在,因为到目前为止,草还丹树只有那一株天地灵根。

清风仙童是昆仑仙境第一药田的开辟之人,又守护了天地灵根一千八百年,不仅熟悉天下各种灵药,而且很了解草还丹的药性。所以他知道可以用另一种东西代替九转紫金丹中的草还丹,那就是温心寒玉髓。

丹方与药方一样,也讲究君臣配伍,如果一味药有缺,可用同样药性的另一味药代替。比如后世同仁堂所制“牛黄安宫丸”,原方中要用到天然牛黄与犀牛角,用人工牛黄代替天然牛黄区别不大,但是犀牛角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再用,只能用水牛角代替,药性是一样的,而药力却大打折扣。

用温心寒玉髓代替草还丹,同样存在这个问题,所炼成九转紫金丹的药力与原方所载相比是有折扣的,或者说是另一版本的九转紫金丹。而用千年灵血为药引代替仙人泪,药性不会受影响,却能影响成丹的数量与成功率,这是炼丹与普通制药不同之处。

假如一切按原方炼制成九转紫金丹,用人身果入药,有什么药力呢?

服用之后在千年之内,只要定坐运转周身神气,法力增长即可精进无碍,如同身处仙灵洞天。另有一样奇效,如果本尊法身被毁,只要神识未散就可以重新凝聚法身,相当于多了一个真正的渡劫法身,不必转世托舍重修。

用人身果入药,一枚可以同时炼制十二炉,条件是炼丹者能搜集齐十二炉其他的药材与药引,并且有本事同时炼制十二炉九转紫金丹。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当然了,炼丹者也可以只炼制一炉,人身果多余的部分可以给别人服用,也不算浪费。

为什么是给别人服用而不是炼丹者自己服用呢?因为人身果离枝之后不可久存,必须在两个时辰之内启炉炼丹,就没时间定坐化转人身果的药力,最好是把剩下的部分给别人服。

这样炼成的九转紫金丹自然药力最为神奇,可是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普通人甚至一般修行弟子根本无法服用。修为不到地仙境界,服用此丹等于消融炉鼎血肉的致命毒药。

清风让梅振衣用温心寒玉髓取代人身果炼丹,药力是有折扣的,但却有一样好处,那就是普通人也可以服用,虽然过程也很凶险,但只要小心护法,还不至于一定毙命。如此“改方”非常巧妙,药力并不一定就是越强越好,还要看用药的目的,假如是原方中的九转紫金丹,不仅难以炼成,而且白牡丹、何幼姑、提溜转等人根本就无法服用,也偏离了梅振衣炼丹的本意。

就算是药力打了折扣,但是“改方”后的九转紫金丹仍然神奇无比。

它首先有移换炉鼎之功,对于有修行根基的人相当于脱胎换骨、炉鼎新成之妙,就算对普通人,也等于拥有全新的、毫无缺陷身体,有生之年青春永驻。对于那些化为人形的妖物来说,服用此丹可以拥有真正的化形之身,还可不失去原有的特异神通。

它还有一样奇效,那就是对有出神入化修为者来说,假如因为各种原因陨落重入轮回,只要神识未散,不论轮回为何人,服用九转紫金丹之后,虽不能立即恢复前世的修为,却可以恢复与前世一样的身体炉鼎——只要你愿意的话。

既然有丹方传世,说明以前有人炼制过原方中九转紫金丹。梅振衣推测,心猿悟空在兜率天宫偷吃的那一批九转紫金丹,应该就是按原方所炼,因此他炼就了金仙不灭之身,至于道祖当年在哪里得到的人身果,梅振衣就不清楚了。

话说孙思邈传下的九转紫金丹方,在人世间有两派传承,一是丹霞派,二是青漪三山中梅振衣的后世弟子,传世仍留缺笔,药引写的还是仙人血。

青漪三山秘传的丹方中加了两处注解,一处是在草还丹后面,写着“可用温玉髓替”,一处在药引后面,写着“可用千年灵血替,只成丹一枚”。在药方的最后,梅振衣还加了一句话“此为副方,仙界另有正方,吾别称为大罗成就丹。”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

上述这些内容,是梅振衣听闻九灵元圣讲解药引时想通的。他怎能在一时间想明白这么多事呢?别忘了他如今已有地仙修为,虽刚历苦海还算不上出神入化,但也有了灵台推演之能。推演别的事或许生疏,根据自己的所学、所见、所闻,推演自己最擅长炼药之道还是很自如的。

梅振衣在灵台中推演,同席的月明、风清却很意外的问道:“道友欲炼制九转紫金丹,竟然不是为自身修行所用,而是为了救人,这与我太乙门的祖师爷当年之举差不多,不知你要救的是何人?”

“洛阳牡丹花神,她叫白牡丹。”梅振衣答话的同时还在灵台中推演,说出“白牡丹”三个字,忽然神识一动,灵台推演定境全部散灭,没来由的有了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有一个念头似是凭空钻入脑海——白牡丹出事了。

说话的好端端的,梅振衣脸色突然就变了,一手抚额一手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众人都注意到梅振衣的变化,知焰扶着他问道:“振衣,你到底怎么了?”

“灵觉有感,白牡丹情况不妙!”梅振衣喘了一口气答道。修为有了推演之能,往往遇事之时灵台中有自然的感应,称为仙家灵觉。

这种仙家灵觉不是无所不能,受到很多限制,同时还要机缘巧合。比如对其他人的莫名感应,必须是你很熟悉,并且是能够牵扯心念的人。梅振衣对白牡丹不能算很熟悉,但对付小青却是再熟悉不过了,白牡丹绝对能牵扯他的心念。

他来昆仑仙境采药就是因为白牡丹落难,此时提起白牡丹,机缘巧合以致灵觉忽动,觉得白牡丹出事了。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一种朦胧的感应。

知焰:“既然如此,我们速回人世间,到洛阳一看究竟。”

白牡丹假如真的出事了,还真不是时候,波若罗摩花要在两年后才能开放,梅振衣尚未炼成九转紫金丹啊!

上次他见过白牡丹,虽然衰弱已极,自身修行无回天之力,但是在清静小园中尚可藏身。有玉骨扇与紫石芝,五年之内应该没什么大凶险,所以梅振衣才会想到炼制九转紫金丹相救,移换炉鼎让她从花丛中脱身。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梅振衣历苦海初成地仙,采到了千年夜明砂收服十大妖王,接着找到了波若罗摩,又巧遇九灵元圣讲解丹方,运气简直好到了极点。但白牡丹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真有些乐极生悲之感,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要赶去洛阳了解究竟。

梅振衣与知焰说走就走并未耽误,临行前给龙空山十大妖王写了一份请帖,邀请他们速来乾元山听闻九灵元圣金仙法会,并叮嘱若干行止注意事项,莫与其他昆仑修士起不必要的冲突。

他们将阿斑暂且留下,吩咐道:“阿斑,你要听元圣大老爷与风清、月明两位仙长的话,不要调皮闯祸,守好波若罗摩花,我们办完事就回来接你。”然后就匆匆离开了乾元山赶往瑶池,穿越昆仑仙境结界门户回到人世间,飞天往洛阳而去。

这一路行游历练,来时是那么悠闲从容,去时又是如此匆忙急切。

……

人世间已是大唐载初二年(公元690年),梅振衣离家行游之后,洛阳发生了很多事。

去年的时候,有一位僧人法明杜撰《大云经》四卷,经中称武后为弥勒出世,当为阎浮提主。所谓“阎浮提”是梵语,含义很广,可引申为“美好人间”之意,所谓“阎浮提主”,就是指代人间帝王之意。武后非常高兴,下令颁行天下,长安与洛阳皆建寺珍藏。

接着侍御史傅游艺又邀集关中百姓近千人,搞出一份联名上书,呼吁武后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周。武后驳回上书,却升了傅游艺的官。

这样一来朝野内外就热闹了,百官宗亲、四方属国、各大士族,还有僧人、道士,总计六万余人再次上书,“强烈要求”武后从傅游艺所请,竟呈逼宫之势,武后既不恼怒也不恩准。

武后崇佛天下皆知,僧人上书也就罢了,道士们凑什么热闹?这叫识时务见风使舵。和尚道士未必就是守望、钟离这种修行高人,混个身份享受供奉待遇的俗人有的是,远比真正的修士多得多。唐代有冯小宝这等淫僧,现代也有梅正乾这种只会骗钱花的江湖道人。

其实大家看得都很清楚,朝野内外虽热闹,独缺一个人的上表,那就是当今皇帝李旦。自古虽有退位与禅让之说,但都是父让位于子、君禅位于臣,可是儿子将皇位让给母亲,千古以来闻所未闻,既不是退位也不是禅让,除非是造反,否则无先例礼法可参照。

转过年来,皇上李旦过二十九岁生辰,于离宫设宴,群臣按礼到贺,这才有机会见到幽居的皇帝。席间就有人直言不讳,提醒皇上也去劝武后从傅游艺所请,以顺应天意民情云云。

李旦满面愁容,退席之后寻了个机会找来南鲁公梅孝朗,私下问道:“南鲁公为三朝宰辅,忠心耿耿有大功于唐,必不会害我,请问如今之计,我当如何自取?”

梅孝朗拜倒于地,小心翼翼的答道:“帝王家事,臣不敢言,只说臣之家事,当年高祖起事立唐,各路烟尘酋首投奔长安异姓封王者不少,而如今继位子侄何在?臣之父南鲁王,临终自请削子嗣王爵,臣幸有寸功得沐隆恩,仍为三朝首辅。窃以为,陛下应思春秋长远之计。”

李旦叹息一声,亲手将梅孝朗扶起来道:“梅公的意思我明白,但我怎么做才能春秋长远?且此事千古未闻,无礼法可循,公有何可教我?”

梅孝朗:“自古改朝,天子易姓,言尽于此,陛下莫要再逼问于臣。”

李旦默然良久,终于挥手道:“知道了,你去吧。”

梅孝朗躬身告退,第二天李旦于宫中上表,要注意,他的身份是皇帝,写的这个东西却是“上表”而不是“下旨”,因为内容很特殊——祈请武后赐姓为武,愿儿从母性。

武后不是喜欢改别人的姓吗?那就连儿子的姓一起改了吧。民间也有儿从母姓的事例,勉强说的过去。武后下懿旨恩准,紧接着李旦发了一道圣旨,言自古帝王改姓则江山改号,请天后登基,改国号为周。

虽然也是退位,李旦这种做法却要巧妙的多,不是简单的愿意退位就行了,还要想自己的下场,这么做,是能想到的、最好的保身之计了。

为什么要改国号为周呢?因为“武”这个姓氏起源于周朝王室,与李唐追封老子为先祖一般手法,武后也追封周文王为先祖,立国号为大周看上去名正言顺。

事情至此皆大欢喜,武后下旨改唐为周,亲自登基为帝,武旦也没废,就是降了一格,立为大周皇太子。自古以来从皇帝“降级”为太子的,武旦是头一个。

武皇不仅改国号,还给自己起名,自创一字上“明”下“空”,名称“武瞾”。当年改元为大周天授元年,下旨大赦天下。大赦之旨由文昌台发出,梅孝朗接旨之后问了一句:“大赦天下,赦不赦被陛下贬出洛阳的牡丹?”

武皇与牡丹花没什么仇,说实话,她原先最喜欢的就是牡丹花,西苑所植也最多。当初下旨开花,偏偏是牡丹未开,当着群臣之面武后格外生气,百花宴就是给群臣看的,贬牡丹也是给群臣看的。

如今已经登上皇位,也没什么好计较的,武皇心情正好,当即答道:“普天同庆,大赦天下,当然也赦牡丹花。”

洛阳城中已无牡丹,但就在第二天出现了一件奇事,城外山野中有不少牡丹花开放,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有好事者如傅游艺之流,甚至还上表祥瑞,说什么牡丹花自知悔过,于城外山野中迎春绽放,庆贺大周立国武皇登基。武后一高兴,又命人从城外山野移植牡丹入西苑,还下旨封为百花之首。

还有人纷纷猜测各种可能,最流行性的一种说法,当初连根抛出城外的牡丹残株,生机顽强扎根山野,终于又开花了。至于内情究竟如何,只有花神白牡丹自己知道了。这件事,恰好发生在梅振衣到达昆仑仙境乾元山之时。

……

梅振衣与知焰飞天而来,眼看离洛阳城不远,正要落下云端,知焰忽然一指下方的山野道:“振衣,你快看,这里开的是什么花?”

梅振衣落下云头,来到一丛花树前,所见赫然就是早已绝迹的洛阳牡丹。他是再熟悉不过了,当初梅振衣曾将各色牡丹都亲手移植到南鲁公府后院。此花怎会出现在这里?刚才从天空往下看,遍野中散落分布的还有不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