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花非花
第184回、仙身无有凡伤血,超脱却怀悲悯时

梅振衣也用无语观音术说道:“我们又想到一块去了,其实不仅可以在青漪三山开讲法会,茶话会、联谊会、法宝灵药展示交流会、弟子修为切磋大会……这些都可以考虑啊?就等时机成熟,办法有的是。”

一边私下交流,知焰又问九灵元圣:“法会开讲因人而异,既然是前辈来,总有与众不同的点拨之处才是?”

九灵元圣一边喝酒,一边从桌上拿吃的喂阿斑,笑着说道:“说的不错,每位金仙开讲,总有各自殊胜之处,讲法时以妙语殊胜神通,将种种玄妙境界印入神识,不论解与不解,今后修行中有可印证时自会忆起。”

梅振衣也问:“那么前辈所讲,适合什么样的修士听闻呢?”

九灵元圣大大咧咧的介绍:“什么人都可听,对于二位无所谓,但有三种人听闻我讲法可能收获最大。一是自悟修行的山野妖王,二是太乙门弟子,三就是这种灵智初开的小畜生。”一边还敲了阿斑的脑门一下,阿斑有些不满的叫了一声。

梅振衣:“阿斑听得懂吗?”

九灵元圣:“它现在当然不懂,但会印入神识中,将来修行过程中或可逐渐开悟。”

阿斑的运气真不错,一出蛮荒就碰到了九灵元圣开讲法会,与其他金仙不同的是,九灵元圣本就是瑞兽出身。梅振衣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敬了一杯酒又说道:“自悟修行的山野妖王我认识十位,在蛮荒深处的龙空山中,不知前辈几时开讲,我能否请这十位妖王来听?”

他想起了龙空山十大妖王,应该是最适合来听九灵元圣开讲法会的人,与人结交不该总想着自己能得多少好处,有他们福缘也不能忘了。风清很诧异问道:“梅道友怎会认识蛮荒深处的妖王,而且还有如此交情?”

月明也说:“昆仑仙境的法会,有邀约听闻与公开宣讲两类,就算是公开宣讲,也是面对自古天成道场中的各家修士,没听说过特意邀请蛮荒中的山野妖王,一来他们不知讯息,二来也不知规矩法度可能与其他修士起意外冲突。你们与那龙空山十大妖王,究竟是什么交情?”

梅振衣交代了自己上龙空山采药,遭遇以及收服十大妖王的经过。九灵元圣一顿酒杯,伸出大手拍了梅振衣的肩头一下,很爽朗的喝道:“好小子,够意思!碰见这种事不仅想着自己,还惦记着山野妖王,老子当年也占山当过妖王!……你写一份请帖,我派人送到龙空山,就算是你的面子,我特意请他们来听闻法会。”

梅振衣当即起身致谢,又一指阿斑前腿上的兽环道:“这一对神器妖王扣,是前辈失落之物,今日得见正好归还。”

九灵元圣:“这东西不仅可以用来锁拿约束,也可以作为防身攻敌的法宝,当年我祭出妖王扣,却没有锁住心猿悟空,被其打落不知去向,怎会落到你们之手?”

梅振衣不知更多的内情,只知这一双护腕后来落到了吴王杜伏威之手,梅毅因为护卫有功,杜伏威把护腕赐给了他,梅毅又将护腕送给少爷防身。现在既然见到九灵元圣,当面归还也是示好结交之意。

九灵元圣却摇头道:“这东西锁了我八百年,天尊管教约束之意自不敢怨恨,但我也不想再要妖王扣了。我与阿斑这小崽子有缘,看见它龇牙咧嘴的样子,就想起我当年未成道之时,你们留下吧,将来就给这小崽子做护身法宝。”

说到这里,酒没了,九灵元圣一拍桌子冲风清、月明道:“怎么就这点酒?我难得来一趟你们的地盘,话说的正高兴,酒得管够吧?”

风清连忙说:“元圣大老爷别着急,本没想到你会来,这就去添酒。”他与月明起身去拿酒了,月明小声道:“大老爷海量,药田中备的酒肯定不够,我们去金光洞取吧。”

两人飞天赶往金光洞,梅振衣却对九灵元圣刚才的话来了兴致,试探着问道:“我听闻前辈当年离开东极妙岩宫,占山为妖王,曾与西行求法的玄奘师徒起了冲突,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后世的神话小说《西游记》中有一段描述,分别是第八十九回“黄狮精虚设钉耙会,金土木计闹豹头山”与九十回“师狮授受同归一,盗道缠禅净九灵”。

按书中所讲,玄奘师徒西行路过玉华王府,三个徒弟收三位王子为徒,卖弄宝贝法器,玉华王请人照样打造兵器,夜间却被一只黄狮精偷走。后来心猿悟空赶来取走法器,烧了黄狮精的洞府,还打死了洞中所有的小妖。

此举激怒了黄狮精的祖师爷九灵元圣,率领满山妖狮攻打玉华城,将玉华王与三位王子全部拿下,闹得不可开交。后来太乙天尊下界,带走了坐骑九灵元圣,这番闹剧才收场。

九灵元圣听见梅振衣的问话,却一皱眉道:“你听谁说的?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梅振衣:“可能传闻有误,我想向前辈求证实情。”

事情从当事人口中说出来,又是另外一番情况。九灵元圣不是私自从天庭下界的,而是太乙天尊让他去人间的,出发的地点就是昆仑仙境乾元山。

六十年前太乙天尊下界,带着护法坐骑九灵元圣,也听说了五观庄之事。当乾元山法会结束之后,天尊对九灵元圣说:“你难得下界一趟,不必着急回天庭,可去人世间游历一番。我另一事吩咐,有机会的话,你去探一探玄奘师徒的底细。”

九灵元圣是带着任务下界的。他本就是一只瑞兽雪狮子成精,被太乙天尊收服之后,传以出神入化修行之法,修炼九头化身圆满历劫成仙,后来又有了金仙成就。到人间之后九灵元圣没有乱走,就在玄奘西行路上占山做了妖王,指点一批小妖修行,日子过的倒也逍遥。

两年之后,玄奘师徒路过,心猿悟空于玉华王府卖弄法宝,九灵元圣分出九头化身之一黄狮精前往窥探,顺手偷走了金箍棒、紫金钵、九环锡杖,弄回来好好研究。妖王做事倒也直接,既然是探底细,那就连法宝也琢磨透了。

心猿悟空赶来夺回了法宝,黄狮精遁走,心猿悟空却打死了洞府中的所有小妖还放火烧山。黄狮精大怒,赶回山问心猿悟空:“我偷你法宝,你已取回,为何还要打死这些小妖?你当年在五观庄偷人身果,也未见自承死罪,为何欺他人太甚!”

心猿悟空最恨别人揭短,当即挥棒来打黄狮精,并使用分身术包围偷袭,黄狮精不敌被其斩灭。这下九灵元圣火了,本尊亲自出马,率麾下妖兵攻打玉华城,将玄奘、猪八两、玉华城主及家眷一股脑的捉去,这件事就闹大了。

太乙天尊的本意只是试探玄奘师徒的底细,推演世事的发展,并不想与佛门公然撕破脸皮,见此情景,亲自下界带走了九灵元圣,放了玄奘等人。——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梅振衣好奇的追问:“天尊把你招回时,没说别的吗?”

九灵元圣:“怎么没说别的,天尊呵斥我‘要是真有本事,就弄死那只猴,谁也不能说什么!你拿玉华王父子出什么气?’可惜我虽不惧心猿悟空,却也弄不死他,他有金刚不坏之体与金仙不灭之身。”

知焰:“天尊还说了什么?”

九灵元圣:“天尊还说了,心猿虽顽劣难驯,但只是躁动业力之源而已,一番争斗已打出底细,不足大虑。倒是那玄奘西行之举不可小瞧,将来纷争恐难预料。”

梅振衣:“我有一事不解,玄奘西行,为什么带着心猿悟空这个弟子?一路惹业造孽不少。”

九灵元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心猿悟空也除魔甚多。大乘天发宏愿心入人间,已经轮转九世,每世求法都于西行路上遭遇不测。菩萨无奈才做如此安排,没有心猿悟空这个狠角色也不行,要知道,也有很多邪魔外道不希望大乘天成功,其中的是是非非就复杂了。”

这么一说事情还真复杂了,大乘天入人间,九世求法皆遭不测,到了玄奘这一世,身边还真需要心猿悟空这么个狠角色。他不怕惹业造孽,出手就是杀伐,才能一路震慑群魔,帮助玄奘完成宏愿。但这样一来也未免杀伐过滥生事太多,连明月仙童都好悬遇难。

梅振衣又想起清风仙童执意要对他点破何为天刑雷劫,好似就是在提醒他将来要注意杀伐之道。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心猿悟空应该早知天刑,怎么毫无忌惮呢?他刚一动念,知焰已经开口问道:“那心猿悟空好生厉害,金刚不坏之体与金仙不灭之身是什么意思?”

据说当年西天佛国教主无量光在人间斩却离乱杂念,化为九窍顽石,并说了一句话:“世人乱念难消,如此顽石不化。”后来须菩提尊者云游路过诵《金刚经》,九窍顽石闻诵经声自感成灵,化为似猿似人之形,就是心猿悟空。他拜入须菩提门下修行,因其天生特异修成金刚不坏之体,却因顽劣不堪被逐。

心猿悟空曾上仙界溜进了道祖的兜率天宫,将道祖留下的九转紫金丹吃了个干净,也不知一共偷吃了多少,反正没把他药死,却因此炼就了金仙不灭之身。所谓金仙不灭之身与金仙成就是两回事,是指他炉鼎变换几乎无穷无尽,灭了一副还有一副,很难伤及其形。

此事引起天庭震动,玄穹高上帝亲自到佛国灵山质问,无量光出手惩戒,将心猿悟空镇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大乘天发宏愿下界,九世求法不成,待到玄奘之时,观自在请佛旨将心猿悟空放了出来,让他拜玄奘为师,护送其西行求法,并以紧箍咒约束。

这就是心猿悟空的来历,梅振衣却听见了另一个很感兴趣的话题,他连忙插话问道:“仙界之中有九转紫金丹吗?”

九灵元圣:“当然有,天尊当年为救我师弟灵珠子,就曾炼成一炉九转紫金丹,连我都沾光服过一枚呢。可惜现在没有了,原本有急用还可上兜率天宫去求,但自从心猿悟空偷丹之后,兜率天宫也没了常备的九转紫金丹,想用得自己去炼。……哼,我就不信心猿悟空能自己溜进兜率天宫,一定是有人暗中帮忙!”

知焰截住话头问道:“既然太乙天尊曾炼成九转紫金丹,手头就没有备用的吗?”

九灵元圣:“这种东西向来难得,门下弟子这么多,谁不需要呢,一旦炼成也就用完了。炼制九转紫金丹不仅采药过程艰难,而且药引也太难得,不是那么容易炼的,况且这一阵子没有波若罗摩花开放,仙界也无人炼成此丹。”

“药引怎会太难得?一杯仙人血不是很难求吧?”梅振衣很意外的问。

九灵元圣笑着反问:“你的丹方上所记药引是仙人血吗?”

梅振衣有些紧张的答道:“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九灵元圣:“没什么不对,假如以仙人血为药引,也可炼成九转紫金丹,但是,你见过仙人流血吗?”

你见过仙人流血吗?这句话把梅振衣问的愣住了。九灵元圣又解释了一番,历天刑飞升成仙,早已不是血肉凡躯,仙人炉鼎也可能被天劫所灭,也可能受法力折损之伤,却不会象凡人那样受伤流血。

至于人间历世、功德化身,这一世化身修行未成时,有的也可能会流血受伤,但那不是真正的本尊仙身之血,总之一句话,世间就没见过所谓的仙人血。梅振衣不是仙人并不知晓,所以没特意问过师父,而钟离权、清风等人也没告诉他。

话说到这里,风清与月明取酒而回,听见炼药的话题也很感兴趣,开口问道:“既然没有仙人血,那么天尊当年是怎么炼成九转紫金丹的,一定另有药引吧?”

这也是梅振衣最想问的,一问之下,还真有!没有仙人血,但可以用另一种东西代替,就是千年灵血。所谓千年灵血,就是自感成灵修炼千年的妖精之血,人间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找不到。

但是用千年灵血为药引炼制紫金丹有两个弊端。炼丹与炼器一样,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在炼制过程中也有损毁的可能,用千年灵血炼制,损毁的可能性非常高。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一炉九转紫金丹只能成丹一枚。

梅振衣有些发懵,他炼制九转紫金丹,需要的人很多,至少就有白牡丹、何幼姑、提溜转等人,只成丹一枚无论如何也是不够的。如果让他再去炼制,别的灵药还好说,可是那温心寒玉髓却很难再得到第二枚。

还好他并不糊涂,随即反应过来,又问道:“前辈刚才说太乙天尊曾炼成一炉九转紫金丹,不仅救了灵珠子,而且您还得到一枚,一定不是用千年灵血为药引。”

九灵元圣点头道:“是啊,真正的药引另有其物,丹方上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此丹太过神奇,有炉鼎造化之功,因此传世应留缺笔。”

梅振衣起身给九灵元圣斟了满满一大碗酒,央求道:“前辈,您就别卖关子了,都快急死我了,究竟是什么药引?”

太乙天尊炼制九转紫金丹,用的是什么药引?不是仙人血,而是——仙人泪!

真正的仙身不会流血,但真正的仙人也是会留泪的,一滴药引就可以炼制一炉九转紫金丹。道祖当年炼制的九转紫金丹,药引是太上忘情之泪。太乙天尊炼制九转紫金丹,药引是他自己的泪,因为其弟子自拆骨肉还父母,太乙天尊感叹悲悯流泪。

这种药引也是相当难得,以仙人之安稳定心与超脱性情,也能落泪,那得是什么样的孽业机缘?知焰轻声道:“振衣,你炼制九转紫金丹是为了救人,但若因此让仙人落泪,所救之人还不抵所造之业。”

梅振衣眯着眼睛沉思,似是自言自语道:“我见过仙人落泪,也知道哪里有药引,就在清风仙童的指尖,眼下就等着波若罗摩花开,可以炼成九转紫金丹。”


阅读www.yuedu.info